……

……

劍修長老叫古修文,在宋家隱藏多年,外界都不知道宋家竟然有這麼一位長老,畢竟越陽城地界是煉體的地盤,一般來說是沒有劍修的,而且早年的時候,城主府的那位深不可測的城主曾經被劍修打傷過,一直對劍修有些芥蒂。

所以古長老很少在人前顯露,要是被人發現自己是劍修,那城主免不得要拿自己泄憤。

自從宋青來到越陽城之後,古長老的任務就是守護宋青,他今年已經八十九歲了,沒有多少年可以活下去了,宋家的家主宋白山最近一段時間已經閉關修鍊,衝擊更高的境界。

保護宋青自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容馬虎。

不過這一次,古長老跟丟了,眼錚錚的看著宋青在自己面前就這樣丟了,古長老一直都跟在宋青的身後的,看著宋青和林索一干人等去黑木叢林,他心想也好,這樣能夠鍛煉宋青的能力。

可到了黑木叢林的時候,宋青等人已經進入了黑霧之中,古長老當然也跟著進去了,以古長老臨境第五層的實力,這黑木叢林就沒有能夠威脅到他的存在。

可古長老在黑霧之中迷了方向,宋青等人也不知道去哪了,這黑霧實在是有些詭異,就連自己都能在這裡迷失方向,宋青等人肯定會遇到危險,古長老打定注意,就算把整個黑木叢林翻過來,自己也要找到宋青,希望自己能夠及時找到宋青。

「恐怕宋青有危險。」古長老低沉的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也有危險,你就要死在這黑木叢林了。」在黑霧之中,穿過一聲諷刺的話音,只是這一句話,是那麼的難聽。

「你是誰?」古長老活了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了,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冷靜,死並不可怕。

「殺你的人。」黑霧中傳來陰冷的聲音。

「殺死我?這一句話不是說說而已的,老夫活了這麼多年,有多少人都說過要殺死我,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古長老諷刺的說道。

「哈哈,姜還是老的辣,不過這一次你註定是逃不了了。」黑霧中的此時顯露出兩個身影,古長老頓時心神一跳,沒想到竟然來了兩個都不弱於自己的臨境高手。

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大漢,身高八尺,黝黑的皮膚,全身爆炸般的肌肉,正是城主府的二當家王永年,還有一個中年文士,手中拿著一把摺扇,面帶微笑,這是城主府的三當家,楊堅白。

那個滿臉絡腮鬍的大漢是在池家大堂出現過的人物,臨境第九層的煉體,一身功夫深不可測,當初就連宋白山也不敢輕視他的存在,還有那個中年文士,楊堅白,也是臨境第五層的高手,這城主府還是藏龍卧虎。

城主是兵境的實力,二當家是臨境第九層,三當家是臨境第五層,不愧是城主府,就憑這三人的實力就可以橫掃整個越陽城了。

除了楚家宋家,其餘的寧家宋家江家的各位家主都是臨境第五層的實力,臨境第五層的實力已經是家主那個境界的人了,整個越陽城能夠有臨境第五層或以上實力的人不多。

五大世家和城主府的加起來也超不過十五位。

「沒想到,城主府的兩大人物都出來了,我這個老骨頭還真是值了。」古長老看著兩人,知道這次城主府是準備充足,竟然城主府的二當家還有三當家都派過來了。

「呵呵,你竟然認得出我們,就不用我們多說了吧,這次你是在劫難逃了,你若是投降的話,恐怕還能有一條生路。」王永年說道。

古長老的嘴巴微動:「投降?你們城主不會放過我的,城主對劍修的憎恨我們都知道,怕是只有死路一條,要不是宋家收留我這麼多年,我早就死了,救命之恩豈能不報。」

萬永年臉色變了一下,周圍的靈氣都向著他涌過來,氣勢宏大,一拳向著古長老轟擊而來.

「那你就去死吧!」

……

……

越陽城,宋家,戰堂。

此時語凝正在大廳里焦急的走來走去,已經兩天了,宋青還沒有回家,語凝現在真的是非常焦急,生怕宋青出什麼事情,一般來說宋青都會準時回家的。

而讓語凝更加擔心的就是那個劍修長老也是絲毫沒有消息,一個臨境第五層的高手怎麼可能會一下子就沒有了消息了呢?

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語凝真的不敢往這方面去想,宋青早年失母,語凝一直把宋青當做兒子一樣對待,要是宋青出了什麼意外,語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宋青的父親,宋家的家主,宋白山這個時候正在閉關,更不能隨便打擾。

宋家的諸多事務都是交給了長老宋白城處理,這宋白城倒是把家族裡的事務處理得很是妥當,不過這宋白城一向都是和宋白山不和的,但宋白山不能為了個人恩怨而棄家族大事不顧,還是把這重要的事情交給宋白城。

「宋白城,宋青現在失蹤了,你現在代行家主的職務,難道你不派人去找尋嗎?」語凝焦急的對著宋白城說道。

宋白城臉色微動:「語凝,小孩子出去幾天到處玩鬧一下,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這有什麼擔心的,而且還有那個古長老在暗中保護著宋青,不會有什麼事的。」

語凝對著宋白城不客氣的說道:「不會有事?難道出事了你能夠負責嗎?宋青是奇瞳者,可是宋家非常重要的子弟,若是他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我們後悔都來不及,而且現在有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我們宋家,你也是知道的,你還不快點派人尋找?」

宋白城臉上露出不喜的臉色:「我們宋家,你真以為你是宋家的人嗎?你只不過是暫時寄住在宋家,並不是我們宋家的人,你沒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些話,更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秋分過後,秋風漸起,天空,原野,山巒,秋意忽然變濃了,人們都說秋高氣爽,而今年的秋天好像比往年要冷了一些,一陣風吹過,讓人感覺有些寒冷。

一陣風吹過,吹得道路兩旁的落葉沙沙的響。

坐落在越陽城中心位置的城主府是整個越陽城最大規模的建築,而城主府也是整個越陽城地界實力最強大的勢力,雖然說是城主府,卻不是一般的官府,除了越陽城裡面,殺人越貨之類的事情,城主府是不會多加理會的。

只要百姓不在越陽城裡面鬧事,城主府就不會管什麼事情,這世界就是這麼殘酷,很多的修士都是在修鍊的道路上莫名奇妙的死去,百姓的生活更加沒有什麼保障。

雖然城主府的政策很好,很多平民的孩子都可以修鍊,都可以習武,可有多少人能夠在這條路上出人頭地的?答案是很少。

殺人越貨這種事,不要說那些個世家,城主府幹的最多,雖然越陽城是離火王朝的地方,但朝廷並不管這些地方上的事情,只要城主府每年都能上交一定的賦稅就行了,至於誰當城主,朝廷也是不在乎的。

城主能夠有今天這樣的一番基業著實不容易,燒殺搶掠,無所不做,只要能夠強大自身,削弱對手,他都會非常樂意去做,不過這些年來,好在有這些世家的牽制,也不至於讓城主府做事太過出格。

可城主府又何嘗不希望除掉這些個世家?

這些世家最看重的就是家族的利益,平時死了個把弟子不會有什麼事情,只要動了那些個世家的根基,世家肯定會拚命,不過讓城主府安心的事情就是那些個世家並不同心,彼此之間的爭鬥很多。


雖然世家能夠牽制城主府,但這些年來,世家的力量在自身的爭鬥之中也是減少不小,池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一夜之間,不用城主府下手,那些個世家就已經下死手了。

深夜,城主府,東院正房,城主坐在窗邊,手裡拿著一隻兩個瓶子,瓶子里裝得是綠色的液體,液體里有兩個眼珠,細看之下,正是宋青的奇瞳。

「林索,俞塵,你們兩個人做得很好。」

城主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看起來分不出他的年紀,絲毫沒有變老的痕迹,他的面前正跪著兩個弟子,正是林索和俞塵,這兩個人在黑木叢林的時候,把宋青引入岩洞里,成功完成任務,拿到了宋青的奇瞳。

「是城主你安排的好,平時對這宋青還真是不好下手,要不是城主你精心設置了這個圈套,這個宋青還真是有些棘手。」俞塵抬起頭說道,城主手中的奇瞳,正是他們的戰利品,不過美中不足的是自己的黑木魔蠍死掉了一隻。

「俞塵,這次你出力最大,而且你的黑木魔蠍還死掉了一隻,但這個奇瞳不能給你,我會另外補償給你的。」城主看著跪在地上的俞塵說道。

「你們兄弟四人,都是我精挑細選之人,丑文有鐵臂,狄豪有血脈,俞塵有魔蠍,也就剩下個林索了,這一次,奇瞳就賞賜給林索了。」

俞塵詫異的看了一下身邊的林索,沒想到,城主竟然把這麼珍貴的奇瞳給了林索,俞塵和林索可是一同見識這奇瞳的厲害,宋青憑藉奇瞳竟然能夠以煉體訣第八層的實力在黑木魔蠍面前撐過幾個回合,真是平常人不敢想象的。


「謝城主,林索一定會為城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林索跪在地上磕了一個響頭。

「呵呵,奇瞳的能力你們都清楚,這個奇瞳還沒有完全成熟,以我的年紀不能移植,不然我是非常心動的,只好便宜你了,只要你記得我的好便是,你們若是敢背叛城主府,下場你們是知道的。」城主的聲音很冷。

「絕不敢背叛城主,誓死為城主效忠。」林索和俞塵連忙一同大聲的回復。

「鬼醫師,你去給林索移植奇瞳,只能成功,不許失敗。」城主的眼睛看了角落邊一處黑暗的地方說道。

「屬下明白」

只見黑暗之中,飄出一個人影過來,整個人就像鬼一般,感覺不到一點生機,這人是城主府的醫師,林索和俞塵都是認識的,這人的醫術高明,專門喜歡研究人體,把自己也搞得不人不鬼。

「林索,你跟著我來。」鬼醫師的聲音很詭異,讓人聽了很不舒服。

林索從城主手裡接過奇瞳,跟著鬼醫師走向城主府的另一處房間,林索此時心中欣喜萬分,沒想到城主竟然把奇瞳賞賜給自己,想想擁有奇瞳者無一不是大能者,林索的*跳動得很快。

「鬼醫師,這奇瞳,移植在我的身上,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林索柔聲細氣的說道,這個鬼醫師可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存在,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臨境高手,而且鬼醫師的一身詭異的醫術讓人更不敢小瞧。

「副作用嘛還是有的,但也要看你和這雙奇瞳的契合程度,若是能夠非常完美的融合這雙眼睛,那自然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不過這也難說。」鬼醫師不陰不陽的說道。

林索沉默了一下,也不答話,雖說移植這雙眼睛是有風險,但好處總比這風險要大,這雙眼睛的能力,林索可是比較了解的,能夠看穿周圍的事物,想想也是,奇瞳自然是比普通的眼睛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那些個擁有奇瞳的人,哪個不是天才妖孽般的存在?

在上古的時候,擁有奇瞳的人,都是成聖,成神的,就算擁有什麼副作用,但也是值得的,況且林索經受過的痛苦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你想啊,要是一般人能夠得到城主的青睞嗎?

城主府的四大弟子都是不同一般的存在,他們都是從小在城主府一起接受嚴酷的訓練,在一百個人之中脫穎而出的,當初這一百人都是精挑細選的,在這一百人之中,再嚴加訓練,選出來的四個人,而城主的選拔非常殘酷。

這一百個人都是朝夕相處的同伴,而城主的挑選就是讓他們互相殘殺,本來一直是很好的同伴,轉眼之間就要殺死對方,這些人的心靈早就扭曲,不過這樣的人比一般人強大不知多少倍。

「林索,你躺在那裡不要動。」鬼醫師指著房間里的石板說道。

這件房間有些陰暗,只有一兩隻蠟燭在照明,讓人看得腦袋有些陰沉,就是在這樣的房間裡面有這麼一塊石板,而且整個房間有一種異樣的氣味,當然這氣味很難聞,房間里放置的東西都是稀奇古怪,有蛇,有龜,有花,有草,甚至還有器官,這些東西都是用透明的瓶子裝著,還有綠色的液體浸泡著。

這也是林索第一次來到這個房間,房間里的情況讓他有些反感,都是一些噁心至極的東西,不過他還是按照鬼醫師說的去做,躺在了石板上面。

鬼醫師拿起石板旁邊放置的一把絢麗的銀刀,流動著醉人的光澤,劃開了林索的眼睛,鬼醫師的動作非常麻利,如行雲流水一般。

林索眼睛鮮血頓時涌了出來,而林索卻是無動於衷,都沒有吱一聲,實在是讓人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只有十多歲。

「放心,不會出什麼意外的,我查過上古的醫書,移植眼睛是能夠成功的,雖然我還是第一次移植這樣的奇瞳。」雖然鬼醫師這樣說著,但從他的聲音裡面還是能夠聽到一絲不自信,不過更多的是激動。

鬼醫師從瓶子里拿出那雙奇瞳,這是一雙黑色的眼睛,整個眼睛都是黑的,只有幾點黃色的光亮,可此時那黃色的光點卻顯得意外的亮,讓鬼醫師看了都心跳不已。

不愧是奇瞳。

緊接著鬼醫師又把林索的眼睛取了出來,鮮血淋漓的一雙眼睛,讓人看了有些害怕,可是鬼醫師卻絲毫不為所動,把奇瞳給林索換上。

鬼醫師冷冷的掃了一眼林索,這傢伙竟然連叫都沒有叫一聲,毅力驚得嚇人,也就是只有城主培養出來的怪物才會有這樣的毅力,一般的少年早就嚇得渾身發抖了,更不可能這麼冷靜。

「你小心一點,不好出什麼差錯,這奇瞳能不能和你融合,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若是能完美融合,你小子算是走了天大的運氣。」換了眼睛,鬼醫師慢慢地將林索的眼睛給包紮好。

「多謝鬼醫師,若是我能夠融合奇瞳,絕對不會忘記鬼醫師今天移植眼睛的恩情。」林索平靜的說道。

鬼醫師的眼中很是瘋狂,更加確定,自己這樣做是值得的,傳說中的奇瞳,今天就要被自己移植成功了,這樣活生生的創造出一個奇瞳者,想必也是前無古者後無來者了。

整個房間都安靜了下來,只有林索靜靜的躺在石板之上,他的眼睛被鬼醫師用紗布包好,宛然能夠看到有些光芒流動。

從窗外望去,夜空更加陰暗了。 自從宋青那天出門之後,已經兩天沒有回來了,凝姨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宋白城現在管理家族事務,對宋青失蹤的事情始終不上心,就連派人去找都沒有找一下。

雖說宋白城和宋青沒有什麼直接的恩怨,但是宋白城的兒子宋石峰和宋青之間的梁子可不小,族比的時候,宋青以煉體訣第七層的實力打敗了宋石峰。

之後,宋石峰發憤圖強,應該是覺得自己煉體訣第九層輸給了宋青太過丟臉,不小心一個頓悟,踏進了臨境的門檻。

說起來,這宋石峰還是要感謝宋青呢,人們都知道知恥而後勇,但是宋白城不是這麼想的,宋石峰在知道宋青擁有奇瞳之後,就不再找麻煩,可他的老子可沒有這麼大度。

越陽城的範圍還是挺大的,這些個地方語凝不可能一個個找過來,不過幸好語凝是臨境高手,支使幾個煉體訣的子弟還是可以,畢竟實力擺在那裡。

「該死的宋白城,當初白山就不應該家族事務交給他打理,宋青失蹤這樣的大事都不派人去找,要是宋青有個好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語凝咬牙切齒的說道。

找尋宋青的人數還是太少一點,就連語凝都親自出發了,她從越陽城的北城區一路尋找過來,一路打探,有沒有見到宋青,但結果是茫然的,那些人都說自己沒有見過宋青。

「客官,下次還來啊!」

就在語凝在北城區火急火燎的尋找宋青的時候,突然見到一個穿著青色的衣服的人,頭髮蓬鬆自然,一雙眉毛擰成了疙瘩,就像黑棕的毛刷,方臉大耳的。

語凝見到這個人,頓時眼前一亮。

「放心,我下次一定會來,你要好好伺候我哦。」這個男子對著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子說道,臨走前,還在那個女子身上摸了一把。

而這兩個人的年紀相當不協調,那個男子,不,應該說是一個少年,雖然長得又些高大,但他稚嫩的臉龐還是掩蓋不住他的年紀,只不過是十多歲的少年。

語凝抬頭看了一下那個少年走出來的地方,那是一棟樓,上面的招牌寫著春滿樓,看到那個招牌,語凝只覺得哭笑不得,就連她的嘴角都不免抽了一下。

「我哩個去,是凝姨,快跑。」那個少年剛一轉過身來,就看到了語凝,打死他也沒有想到在這裡能夠碰到凝姨。

只是覺得自己的事情被凝姨知道有種非常尷尬的感覺,最好她沒有看到我,咦?凝姨來這邊幹什麼?難道她是來……


怎麼會呢?

寧胖子一想到這裡就搖了搖頭,凝姨可是臨境高手,不可能的,我去,還管這麼多幹嘛,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