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人?”

門口一位青年,立刻上前詢問。

“走開。”

雷震天單手一提,直接將這個體重一百五十斤的青年,給提在半空中,隨後往門外一扔。

整個動作,眨眼間,一氣呵成。

包間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心中出現的想法是一致的。

來者不善!

“請問這位先生,爲何這般大動干戈,我們李家得罪你了?”

作爲家族年青一代最核心人物,李成明立刻上前,客氣的詢問。

對方來者不善,沒有弄清楚底細之前,他也不敢大吼大叫。

“你就是李成明?”

雷震天淡淡的看了看李成明。

“是我。”

李成明愣了一下,近距離站在雷震天面前,一股壓迫感,讓他很不自在,他疑惑道“我們認識?”

“這是我家掌門送給你的,三天之後,掌門希望李家的人,會把這個籃子送回去。”

雷震天根本不在意對方問什麼,我行我素的留下這句話,丟下菜籃子,轉身就走。

“什麼意思?”

李家一羣人,看着蓋着白布的菜籃子,一個個愣住了。

“先生,請留步!”

李成明立刻問道“雖然我不知道,我們李家和您說的那位掌門,有什麼恩怨,但是你總該留下一個地址吧?”

“葉氏醫館。”

雷震天的身影消失。

“葉氏醫館?”

李成明立刻想到了葉一凡,怒道“那個小子回來了!”

“哪個?”

老爺子李鶴榮問道。

“爺爺,您忘記了嗎?”

李成明解釋道“五年前,李欣然和一個窮小子私定終身,給我們李家造成很大的聲譽影響,那個窮小子葉一凡,他回來了!”


“是他!”

李鶴榮聞言,這才記起,冷眼說道“我都快忘記這個人了,沒想到他還會回來。”

言罷。

衆人將目光看向李成明手裏的菜籃子。

李成明立刻將菜籃子上的白布掀開,只見裏面有一把菜刀。

“這什麼意思?”

衆人立刻議論紛紛。

“菜籃子,白布蓋着,裏面留下一把菜刀……”

“以我們李家當初對葉一凡的動作,以及這些年她妻子一家的遭遇來看,這個菜籃子的意思,只怕是……”

衆人一個個的看向李鶴榮以及李成明。

尤其是李成明,他首當其衝,因爲對李欣然李欣怡這兩姐妹的打壓之中,他是最盡力的!

李成明臉色鐵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怒道“他這是想要我,提頭來見!”

……

老街區。

隔天,李欣怡再次走來。


之前一氣之下,她丟了攤位,帶着葉詩詩離開了。

可畢竟,這是她的營生手段,一家子全靠着這個攤位了。

“欣怡。”

葉一凡出現,攔住了李欣怡的去路。

“你給我滾開,我,還有葉詩詩,以及我們一家,我們都不想再見到你!”

李欣怡立刻打算繞路離開。

“我會彌補我的過錯。”

葉一凡攔着去路,拿出一個別墅的房產證,以及一輛豪車的車鑰匙,交給李欣怡。

“你以爲,你現在有了點破錢,就可以收買我?”

李欣怡冷冷的看了看,當着葉一凡的面,先是將車鑰匙扔到了下水道里,隨後一片片的將房產證給撕爛。

看着這一幕,聯想到李欣然留下來的遺囑,葉一凡覺得心裏更加的愧疚。

“給我閃開。”

李欣怡一把將葉一凡推開。

她再次來到攤位旁,她打算換個地方擺攤,徹底讓葉一凡找不到。

本以爲攤位會被洗劫一空,可事實上,攤位不僅完好無損,所有的玩具都擺得整整齊齊,也一個不少。

而且攤位的旁邊,還跪着一人。

是那個讓她害怕,經常找她麻煩的亮哥…… “李欣怡,求求你,求求你原諒我以前的過錯。”

看到李欣怡前來,亮哥哭了,在這裏跪了一夜,腿都要斷了。

可是他不敢起來。

“亮哥……你……”

李欣怡驚訝的看着亮哥。

這個曾經讓她害怕的人,這是怎麼了?居然跪地不起?乞求原諒?

“不不不,叫我阿亮就行,不,叫我小亮,叫我小亮……”

亮哥毫無威嚴,居然如同犯了錯誤的孩子一般。

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李欣怡還是點頭原諒了亮哥,這些人她惹不起,以後想要在這一塊擺攤,免不了和這些人打交道。

幸福小區。

葉一凡獨自來到了這裏。

遠遠的便看到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在那邊歡快的奔跑“外公,你快點啊。”

“慢點,慢點,你這孩子……”

不遠處,一位老人,坐在輪椅車上,使勁的推着車輪,想要追上小女孩。

碰。

小女孩一下子撞在了葉一凡的身上。

“對不起叔叔。”


葉詩詩立刻道歉,很是害怕的看着葉一凡。

“孩子,我可不是叔叔。”

葉一凡蹲下,微笑的看着葉詩詩。

“對不起大哥哥,大哥哥真是年輕可愛。”

葉詩詩想到了上次的教訓,立刻改口說道。

年輕,可愛?

“我是你的爸爸。”

葉一凡微笑,溫柔的看着葉詩詩說道。

“爸……爸爸……?”

葉詩詩聽到這兩個字,害怕的看着葉一凡,整個人都愣住了,她年紀還小,但卻那麼可愛懂事。

爸爸這兩個字,對於她而言,只會出現在夢裏。

看着小區裏別的孩子,都有一個個爸爸,她是多麼渴望,可是現在爸爸真的出現在眼前,葉詩詩卻愣住了。

“詩詩,慢點……等等外公……”

李博緣推着輪椅,趕了過來。

“爸。”

葉一凡看向李博緣。

“是你!”

看到葉一凡的瞬間,李博緣立刻覺得自己的雙腿隱隱作痛,眼神變得通紅,怒吼道“你還有臉回來!”

“爸,我回來,是想照顧你們。”

葉一凡言道。

“你害得我們一家這麼慘,你還有臉叫我爸?!”

坐在輪椅上的李博緣怒吼道。

“我想彌補這一切,這也是欣然的遺願。”

葉一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