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江洲標誌性的建築,江洲大酒店,在當地人心中,那可是神一樣的地方。雖然近段時間來,上面加大了對三公經費的管控力度,也給服務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縮水期。

但是江洲大酒店,作爲江洲服務業的航母。依舊難掩其升級與活力。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對策。不搞鋪張浪費,可以。不過山人自有妙計,總有一款適合各路人馬的心意,會讓顧客滿意。

只不過這時的大酒店卻被一股難以言表的壓抑的氣氛籠罩着。

酒店內,一個豪華的總統套房裏。兩位面目和善,卻難掩駭人氣勢的中年人相對而坐。

各自身後都羅列着不少的人馬。只不過這會少了點劍拔弩張的氣勢,卻多了分令人窒息的靜謐。

兩人只顧着抽菸喝酒,心裏卻是思緒翻飛,各自有着如意算盤。

此二人正是江洲兩位大佬級別的人物。其中一位頭髮微白,慈眉善目的中年人正是五湖幫幫主冷秋生。他對面的看上去年輕一點的則是另一大幫派四海幫幫主胡鬆南。

平日裏兩位大佬可謂是井水不犯河水,少有見面的時候。即便是見面也都是在一些大型的社交場合,他們都不能推辭的情況下見面。

只不過這會兩位相見的目的,就不是爲了溝通感情那麼簡單了。

原因很明瞭,爲了利益,敵人也可成爲朋友,雖然這朋友只不過是暫時的,但雙方的目的是一致的,所以短暫結盟也不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基於雙方利益的考慮,所以兩個幫派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一旦遇到涉及整個江洲地下勢力局勢的事情的時候,就可以緊急啓動應急機制。而這個機制裏面重要的一環當然是雙方大佬的會面了。

俗話說無利不貪黑,冷秋生和胡鬆南深知這個道理。今天被迫相見,也是不得已而爲之。誰叫這段時間突然冒出個興風作浪的龍虎幫呢。搞得整個江洲那是人人自危。

他們作爲江洲勢力的管控者,自然有權利也有義務爲江洲局勢出頭。

之所以選擇江洲大酒店這樣的地點見面,這也是有考究的。這裏是是胡鬆南的地界,在江洲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地方,像他們之間這種重要的會面,必須注重場合,而且這裏相對安全,又不隱蔽,對外界也是一個威懾。

這樣一來,龍虎幫等小幫派一旦聽到風聲什麼的,自然會有所畏懼。而白道那便,他們自然沒有顧忌。

“冷大哥,這龍虎幫的事,你怎麼看。”終於,胡鬆南坐不住了。

作爲江洲大佬,胡鬆南還是很有禮貌,畢竟年齡上自己比冷秋生要小,像這樣的禮節性的東西還是少不了。

“這個?”冷秋生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而後意味深長的道。“胡老弟,這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了,我啊,都半截身子進黃土的人了,管不了許多咯。胡老弟你自己看着辦就是,只要用得着我冷某人的地方,一句話,隨叫隨到。”

胡鬆南也不是善茬,當即就聽出來冷秋生是話裏有話,不過卻不露聲色道。“冷大哥,言重了。江洲還是你我兄弟二人的,怎麼着你的話語權還在,只要老哥一句話,我們四海幫一定聽招呼。”

“嗨,胡老弟,這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謙讓,你就說說吧,有什麼想法,”冷秋生不想多繞彎子。畢竟他不想因爲龍虎幫的事在這乾耗着。

胡鬆南沉吟一會,想到了什麼,看了看冷秋生身後立着的一個男子。此人正是燒烤店的吳老闆,只不過這會卻是另一幅打扮。

“怎麼,對我們三當家的有意見?”見着胡鬆南目光不對勁,冷秋生直截了當的來了這麼句。

胡鬆南眉頭一動,當即含笑道。“哪能啊,不是吳副幫主的在學校那邊嘛,加上老弟我又聽說這龍虎幫唯一一次露面還是和學院的那一學生接觸,所以想看看吳副幫主有什麼看法。也好我們做個參考不是。”

“哦?”冷秋生恍然大悟,頭也不回的說道,“三弟,說說你的想法。”

吳老闆在身後並未有什麼拘束的,反而是很輕鬆的在冷秋生耳邊嘀咕了幾句。只不過冷秋生聽着他的話,眉頭立馬皺了起來。

“不行,這絕對不行。怎麼能讓小月冒這個險。”對於吳老闆的提議,冷秋生當即就表示反對。

“大哥,我發覺小姐她,她!”吳老闆看了看胡鬆南,欲言又止,顯然是有些顧慮。

“她怎麼了,說,胡老弟不是外人。”冷秋生看出來他的顧慮,這才說道。

“她可能是對這小子有些意思了。那小子最近無緣無故的被校內的混混暗算,而且還跟突然冒出來的龍虎幫有牽連。所以小姐去試探是最合適的人選。”吳老闆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過依舊有些疑慮,畢竟作爲一個幫派老大,女兒的安全是最先應該考慮的。如果冷秋生不願意這麼做,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只當這話沒說過。

“這個小月——”冷秋生顯得有些詫異,又很無奈。

只不過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冷秋生閉幕沉思了一會,當即摁滅了手中的雪茄,“好,就這麼辦,不過小月的安全一定要給我保證好。”

說完,也不跟胡鬆南打招呼,頭也不回的邁着步子走出了套房。 方正將盧楠仍在學院路路口之後,就騎着車子,趕在宿舍關門之前回到了宿舍。

都十多天了,宿舍裏的情況依舊,沒多少變化,只不過這陳大美依舊沒有回來,他的牀位上空蕩蕩的,不知怎的,方正覺得心裏有些空落落的。

吳小胖和劉二炮兩人還在艱苦奮鬥着。

最近網遊出了不少新服,所以像吳小胖這種資深的菜鳥當然不會錯過。而網文方面,新文好文更是層出不窮。這就讓劉二炮這書蟲大飽眼福。

基本上都是通宵達旦的埋頭苦讀,真有當年奮戰高考的架勢。只不過他們這樣的做法實在是有些欠妥。

反倒是自己覺察不出什麼。見着方正回來了,兩人頭也不回的繼續埋頭苦幹,一切似乎又恢復到了以往的狀態。

不過這樣倒是讓方正很滿意。至少大家的生活沒被打亂,這就足夠了。

方正急忙沖涼之後,又把衣服給洗了,這一忙就忙到了熄燈時間。

不過真正的生活果真是纔剛剛開始。

因爲一旦熄燈,這宿舍是要斷電的,但是吳小胖這樣的網蟲怎麼可能想不到這一點,只要不斷網,什麼都不是問題。宿舍裏專門配了一個手搖式的發電機,不過經吳小胖一番改造後,這傢伙愣是讓手搖式變成了像是自行車踏板的那種腳踩式的了。

這樣一來,既方便發電,又不影響玩遊戲,還有健身功能。

方正他們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平時有什麼急事,趕上手機沒電什麼的,吳小胖那邊發電機一啓動,都不再是問題。


只不過也有苦惱的時候,就是這每天都到下半夜才熄燈,睡眠時間就成問題了。

所以宿舍裏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二、四、六這三天,吳小胖可以通宵達旦,大家不說什麼,但是另外四天要是過了凌晨還不睡覺,那就要挨罰了。

好在吳小胖這段時間踐行的還不錯,並沒有違約的嫌疑。

劉二炮倒是樂得自在,一個人躺在牀上,目不轉睛的看着手機屏幕,享受着網文世界帶來的驚險與刺激。


這會他更得意,不是前不久順走了夏豐的愛瘋嘛。這小子倒是得意的自己用上了,還說的一套,誰撿着就是誰的,而且這愛瘋上面沒有寫夏豐的名字,所以他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蘋果機就是蘋果機,質量什麼的不是蓋的,而且還能下載那個網站專用的看書軟件,不但可以搜書,還支持手機寫作,其他的功能和電腦沒什麼兩樣。

據說這劉二炮還在網上小試牛刀,寫了篇叫《我被女神倒追的日子》。不過目前看來點擊慘淡,人氣欠佳。當然方正他們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個人總得有點想法,夢想雖然很殘酷,但是沒有夢想,那生活將會很無助。

劉二炮總是嚮往着能得到女神的親睞,所以能有這樣的想法還是可以值得肯定的。不能說他白日做夢,這網絡不就是讓人暢想的平臺麼?

他倒是振振有詞了,這別人能通過寫文出名賺錢,他爲什麼不能泡妞呢?所以懷着這小小的願望,夢想着有一天女神真的降臨。時間長了大家也不再打擊他的積極性了。


但是由於更新慢的緣故,所以他的這篇倒追文的前景堪憂。不過樂天派的他倒是看得開,依舊堅持着。

由於暫時沒有睡意,方正不禁想到了那個U盤的事,所以就問一遍還沒關電腦的吳小胖。問他知不知道有種U盤還用密碼的。

結果吳小胖聽完立馬來了精神,問他是不是有當紅‘女星’的A.V,也就是俗稱的種子。

這話一出,一邊忙活看書寫文的劉二炮也不忘摻和進來,說兄弟之間一定要有福同享。並威脅方正要是不給他看的話,將這醜聞揭發出去,最先告訴的那就是盧楠。

最後方正只好打住,只是問了相關的常識性的問題,說是一個朋友的U盤被人上密碼了,裏面都是公司的重要文件。

雖然方正的辯解,終究還是沒得到吳小胖和劉二炮的信任,但是吳小胖還是憑藉着自己僅有的一些墨水,再結合度娘提供的相關資料,給了方正一個答案。

現在這種設密的盤還真有,不過大多是一些網站的通行證,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密鑰。

就像要進某某網站,輸入網址什麼的還不行,得用這U盤,輸入密碼才能登入。而這種設計主要是爲了保密需要。往往都是一些隱蔽性很強的網站纔會用這樣的手段。

至於方正爲什麼問這個,吳小胖最後也不再多問了,因爲方正不想說,是問不出什麼來的。

方正聽完,有些後悔沒有將那U盤從韓悅那裏拿過來。要是在身邊的話,就可以讓半桶水的吳小胖幫忙解密了。

最後有些無趣了,加上之前的約定,大家在凌晨的時候,基本上就休息了,只有劉二炮還在不倦的奮戰着。

… …

第二天的生活照舊,大家充實而忙碌。畢竟只是學生,又有多少真的會勤工儉學,憂國憂民的呢。多半在大學的時光,都花在了戀愛上了。

方正他們也不例外,一如往常。只不過在中午吃飯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讓方正很是意外的事情。

當時方正三個,還有盧楠正在食堂吃午飯。本來有說有笑的,還在拿陳大美度假旅遊這件事開玩笑,結果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讓現場的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他們才接觸過的夏雨涵。

依舊是青春洋溢,卻沒有了往日高傲的樣子。好一副小鳥依人的景象。

當她出現,並自來熟的坐在方正身邊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其中反應最激烈的要數盧楠了。

“哎呀大家都在啊,怎麼不等等我啊,方正。”夏雨涵倒是一點不陌生,挨着方正就坐了下來,而且手上的動作更是讓人咂舌。

要知道作爲一個女生,給男孩子夾菜的動作,在校園裏算的上曖昧之極了。那麼兩人的關係也就不言而喻了。

沒錯,夏雨涵很直接,明目張膽的就將自己沒動過的飯菜盡揀好的往方正碗裏夾。

方正在一邊不明所以,推脫又推脫不掉,卻又躲不過好幾雙要吃人的眼睛的毒視。

“夏主席,夏雨涵。請你自重。”無奈之下,方正只好撇清關係,但是這碗裏的飯菜只能將就了。

“我怎麼了,”夏雨涵詫異的看着方正,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瞪圓,很是可愛。“我沒什麼啊,給男朋友夾菜有什麼啊。”

突兀的來這麼一句,不光是盧楠等人聽的都覺得肉麻,就連周邊的人都不禁循聲而來。要知道這夏雨涵在江洲學院可是女神一般的存在。大把男同胞對她虎視眈眈,卻無從下手,想不到方正卻捷足先登了。

一時間方正無疑就成了,全民公敵了。

方正驚愕又無奈的看着夏雨涵,心道,有沒有搞錯,她該不是沒睡醒,說夢話的吧。只不過剛剛夏雨涵的話,明顯就是故意說給大家聽的,要不這‘男朋友’三個字怎麼就要故意強調性的加重聲音呢。

只不過夏雨涵這麼做的目的,方正一時間還真無從瞭解。

正在他想要問明白的時候,一邊的盧楠轟地一聲,憤然而起。“夠了,你們好好恩愛吧,我們走。”

說完就招呼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離開這個讓人作嘔的地方。

要說他們兩個倒是覺得沒什麼,只不過盧楠心裏不舒服,見着他們不爲所動,再次喝道。“怎麼你們這麼快就想着要喜糖啊。在這耽誤人家溝通感情,喜糖可就要泡湯了。”這會說完,不再停留,直接氣沖沖跑出了食堂。

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後還是在方正的示意下,他們才追了出去。

只不過方正這邊想走,卻被夏雨涵給攔住了。並揚言說,方正要是這樣走了,就把他們之間的祕密說出來,讓方正身敗名裂。

方正鬱悶的不行,見過無理取鬧的,沒見過這麼無厘頭的,他真的不知道這樣一個強勢的夏雨涵到底是要鬧哪樣。

可是就在衆目睽睽之下,他走是絕對不可能的了。只能耐着性子伺候着這個不能惹的姑奶奶。

“來,親愛的,吃一口。”見方正鬱悶的不吃飯,夏雨涵倒是高興的不行,還不忘當起貼心女友,連餵飯這招都用上了。

方正怕了,連連後退,有些恐懼的看着這個平時不愛搭理人的夏雨涵。這會他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她的目的絕對不純,要不誰會平白無故的讓他難堪。

“你有什麼目的直說的,要我身敗名裂是吧,你目的已經達到了。”方正想了想,正言道。“怎樣,現在你滿意了?”

“方正,你不是人,人家都跟你那樣了,你,你竟然——翻臉無情。”真不知道夏雨涵是演戲演得入迷了還是咋的,這情緒一下子就激動的不行,那指着放着的手顫抖着,不多時就哭了起來。“你等着,我夏雨涵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會讓你這麼好過的,”說完,哭着跑出了食堂。

只不過誰也沒想到,這夏雨涵哭泣的背後,竟然是得意的笑。

而這一切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方正這看似平靜的生活,已經被突然從天而降的‘女友’夏雨涵給生生打破了。而且很無情。

方正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這夏雨涵究竟目的何在。最終在衆多目光的關注下,方正有些狼狽的離開了。

有沒有身敗名裂方正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一點,他在江洲學院已經出名了。 方正萬萬沒想到,夏雨涵的出現竟然是如此的驚豔。着實讓他五招架還手之力。

想想和夏雨涵之間的交集,加上最近在醫院見面的那兩次,前前後後接觸不過十次吧。他想不出哪裏得罪了這樽女神

難道是昨晚無意中撞見了她的身份祕密,所以她今天就來報復了?這有點不可能,方正怎麼想都覺得這樣的機率不大,再說昨晚上的事情純粹就是意外的收穫。他又把握這夏雨涵和吳老闆不可能會發現的。

一切的一切,出現的毫無徵兆,似乎就像那天意外走錯片場一樣,來的太突然了。而且不容他有喘息的機會。

方正甚至想,是不是有人背地裏可以安排這一切,就是要暗算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