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那巨龍似乎和眾人打鬥的煩了,長吟一聲,直向北邊一座完好的建築飛去,飛到跟前又是噴火,又是巨爪拍擊,誓要把那建築毀在自己的爪牙之下。

「不好,王后還在裡面。」

貝奧武甫說著舉盾提劍疾奔過去,其他人也都向那邊衝去。

卓越不想暴露自己能飛躍的能力,所以一直在等機會,這時見再這麼下去情形不妙,拿出那把金色的斯卡雷利槍,對正要縱馬舞劍而去的齊格弗里德道:「小子,標槍投得怎麼樣?」

「沒練過,一直都練習這把巨劍了。」齊格弗里德晃了晃手中的古拉姆道。

「把馬給我,我也試試萊格尼的投射之法能不能湊效。」


卓越騎上齊格弗里德讓過來的那匹金色大馬,縱馬向巨龍奔去,在跑到不足百米的地方,猛然舉起金色的長槍,嗖的一聲向低飛的巨龍投去。

卓越的標槍技巧雖然和赫拉克勒斯、萊格尼等人差得遠,卻也是曾經練過的,這時又藉助馬匹巨大的衝擊力,那標槍去勢甚疾。眾人只見一道金色的光芒飛過,啪地一聲巨響,接著又是一聲巨龍的哀鳴,金槍正刺在巨龍的尾翼之上,入肉起碼有一米深。

那巨龍疼得哀鳴一聲,猛然噴出一口烈火,接著連振雙翅就要高飛。這時就見人影一閃,一人大吼一聲,瞬間縱到它背脊之上,正是霍格國王貝奧武甫。

原來貝奧武甫不知何時爬到了它正要毀的那棟建築頂端,趁卓越標槍刺中巨龍尾翼的時機,舉盾擋下巨龍噴出的火焰之後,一下躍到它的背上。

貝奧武甫這時哪裡還有一絲老態,雙腿一沉穩住身形,猛然舉起手中的一把黑色巨劍,奮盡全力一劍刺在它的脊背之上,那劍竟然讓他刺的幾乎沒柄而入。

那金色巨龍疼得連續咆哮幾聲,身體來回翻騰準備把貝奧武甫甩掉,只是貝奧武甫緊抓劍柄不放手,一直掛在它的脊背之上。那巨龍見連甩幾甩都沒甩掉貝奧武甫,雙翅連振飛到高空,直向南方飛去。

卓越這時也顧不上隱藏了,向忒提絲交代一聲,縱身直追下去。只是這時那巨龍飛得甚快,卓越一時倒追它不上。

餘下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忒提絲和小卓焱,心說我們難道遇到神靈不成?

正準備問問齊格弗里德到底怎麼回事,只聽那邊威格拉夫大吼道:「現在哪裡是扯這些八卦的時候,都給我追。」

威格拉夫說完奔到馬廄跟前,從裡面牽出一匹戰馬,疾馳出王宮,循著巨龍的蹤跡向南追去,眾人也是各拉戰馬緊跟其後。

再說卓越,他跟在巨龍後面飛了估計有十幾里遠,見那巨龍的速度越來越慢,兩者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心中不禁大喜,猛然發力直衝過去。

只是還未等他趕到跟前,猛聽前面傳來巨龍的陣陣哀鳴咆哮之聲,接著巨龍那細長的脖項處有火焰噴出,而後一道身影從空中落下,啪地一聲摔在地上,正是龍背上的貝奧武甫。

卓越大驚,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不死也會落個重傷,趕緊飛到跟前拿出一粒續命丹塞到他嘴裡,接著就想給他治療,卻被貝奧武甫一把推開。

貝奧武甫躺在那裡看著卓越苦笑一聲,沉聲道:「我就知道閣下不是凡人,果然被我猜著了。只是這時不是救我的時候,你趕緊趁那條龍受傷之際,先把它殺了要緊。」

「龍隨時都可以殺,你這命卻只有一條。」

卓越說著抬手又要給他檢查傷勢,卻再次被他用手支開。貝奧武甫急道:「先殺了它要緊,我的傷後面會有人來救的,求你了!」

卓越看他的眼神滿是哀傷,知道再勸無益,縱身向前面急追過去。 卓越向前飛了一陣,發現那頭巨龍正在前面飄飄搖搖地奮力南飛,大量的龍血從它脖項處落下,一副隨時摔落倒斃的樣子。飛近了一看,只見它不光尾巴和脊背上兩處傷,脖子上也被刺開一個大口子,傷口直達呼吸道,每呼吸一次都會泛起一捧血沫。

趁你病,要你命,卓越於是招出戰神槍,大喝一聲就撞了過去。

那巨龍也發現了身後的卓越,見他速度飛快,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一個盤旋掉轉身形,長吟一聲,張口就打算向飛近的卓越噴洒龍息火焰。只是它脖子上的傷口連著呼吸道,口中的火焰沒吐出多少,倒是有許多從脖子上的傷口裡冒了出來,燒得它自己哀鳴不已。


卓越趁機一槍刺在龍翼之上,然後抓住槍柄用力下壓,蝠翼很快讓他從中間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那巨龍一翼聚不了風力,連拍幾次都沒什麼效果,開始慢慢旋轉下墜。

卓越找准機會一槍刺在它頜下逆鱗保護的柔弱之處,長槍差不多沒柄而入,把它脖子刺了個對穿。那龍驚叫哀鳴幾聲,終於噗通一聲從高空摔落到地上,在地上掙扎抽搐幾下,眼見的活不成了。

卓越趁機取下首尾兩柄槍,又把它脊背和脖項上的兩把劍給拔下來,那把黑色的巨劍倒是完好無損,脖項處的那把卻只剩下了一個劍柄,想必是被熾烈的龍息給熔化了。

這時巨龍也已經完全死掉,龍魂慢慢從體內飄出,卓越猜的果然沒錯,那靈魂和法夫尼爾的一樣,都是一個人類的樣子。卓越想到貝奧武甫還在那裡不知道挺不挺得過來,也不再理會它,返身向來路飛去。

過去一看齊格弗里德和忒提絲都已經趕到,忒提絲正在給貝奧武甫清洗傷口塗抹藥膏,看卓越回來,低聲道:「肋骨斷了十幾根,兩腿上的骨頭也斷了兩三截,救治回來估計也是個廢人了。」

卓越點了點頭,拿出一粒回春丹掰開嘴給他服下。貝奧武甫慢慢清明過來,咳嗽兩聲,見卓越回來知道那頭龍肯定是死了,苦笑一聲道:「卓越法師,能把它的屍體讓給我嗎,我可以用所有的一切來補償你?」

「不必,他本就是你殺的,戰利品理所當然屬於你。」

卓越說著就準備給他接骨,卻又被他再次推開。小卓焱一看來到貝奧武甫身邊安慰道:「老伯伯,我老爹可厲害了,你這點傷肯定能治好的。」

貝奧武甫笑著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受多重的傷自己心裡清楚,即使先生妙手回春真能把我救活,世間也只不過多了個廢物,不過是晚死幾年而已。」

卓越安慰道:「即使晚死幾年也比現在就死強吧,再怎麼說你也得把一切安排好不是?」

「法師一定不是我們北地人,不然不會說這話的。」

貝奧武甫說完見卓越三人疑惑不解,笑道:「我們奧丁的子孫,都以戰死沙場為榮,以老死床第之上為恥,這樣一方面能激勵世人奮鬥的勇氣,另一方面也都不想去海拉的死亡國度做個冰冷的陰魂,若是戰死沙場的話,就有機會被女武神選中,成為奧丁的客人——英靈武士。法師若是不信的話,可以問問你的徒弟齊格飛願意選哪個。」

卓越心說他們倒和亞述人有些相像,剛想說話,猛聽到噠噠的馬蹄聲傳來,原來威格拉夫帶著那群領主武士終於趕到。

威格拉夫一見伯父躺在地上大驚,趕緊縱馬馳到跟前,跳下馬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查看了一番傷勢,而後默默流下淚來。

貝奧武甫卻是不悅地皺眉道:「威格拉夫,別效小兒女姿態,你是繼承人,就應該拿出繼承人的樣子來!」

威格拉夫抹了一把眼淚,點頭答應。貝奧武甫和他說了一陣,又把那群領主叫到跟前,把國事向他們和威格拉夫吩咐一遍,讓他們去把那頭巨龍焚燒掉,最後又向卓越招了招手。

卓越來到近前,見他面色紅潤,一副容光泛發的模樣,知道這就是迴光返照了,在這寒冷的天氣下,最多撐不過半個小時。

貝奧武甫笑道:「法師大才,想必已經猜到那頭巨龍和我的關係了!」

「猜個七七八八吧!我只是不大明白你們前後兩代英雄,怎麼會都逃不脫她的誘惑,難道她真的那麼美,讓你明知是個美麗的陷阱還跳進去?」卓越問出了心底的疑問。

「唉!何止兩代,赫羅斯加一樣是從別人手裡繼承的王位,我們霍格王國的國王十多代全部都是這麼得來的,所以我才拚死也要了卻這段罪孽。」

貝奧武甫說完卻是慘然一笑,仔細看了看卓越,掙扎著跪在地上沉聲道:「可惜我還是沒有成功,那怪物最終還是死在了你手裡,所以她肯定會前來找你的。法師大才,肯定不會一走了之,我懇求法師能幫我們除掉這個大禍患。」

卓越聽得心裡一突:「你的意思是說誰殺了她兒子,就會成為她下一個目標?」


貝奧武甫點了點頭,卓越卻是心中猛然升起一股憤怒,怪不得這傢伙催自己前去殺掉那頭巨龍,原來在打這個主意呢!冷笑道:「我若是也和你們一樣,跳入她的陷阱,你就不想想後果,說不定我會一劍把你的侄子殺掉。」

貝奧武甫搖了搖頭,苦笑道:「我雖然不清楚法師是哪裡人,但能讓齊格飛心誠悅服地放棄哥特王位跟著你,就說明法師必然有高人一等的本領。無論你是被那女妖所殺,還是降服那女妖,都能幫我們除掉這個大禍患,即使你像我們一樣經不住誘惑,要奪取王位,肯定也不會對威格拉夫下手,我相信我沒有看錯。」

卓越離開希臘的原因之一就是怕整天被人算計,只是來到這裡一天又被這個莽夫一般的老傢伙算計,心中惱怒不已,若不是他馬上就要死掉,怎麼也要打他個半身不遂。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道:「把你和女妖相見的經過仔仔細細地說出來,一旦讓我發現有什麼隱瞞的話,老子第一個殺的就是威格拉夫。」

貝奧武甫嚴肅地點了點頭,慢慢地把過往的經過說出來。

原來他當初殺了格倫德爾之後沒過兩天,又有一個妖魔危害霍格王國,赫羅斯加就說這是格倫德爾的母親前來複仇,最後一定會來找他。為了鼓勵他前去殺掉那個女妖,赫羅斯加立他為王國的繼承人,並把所有的一切都提前和他共享。

榮譽、金錢和權力,還有數不清的女人在等著他,貝奧武甫雖然對赫羅斯加之前隱瞞事情的真像很不爽,最後還是答應下來,第二天就隻身一人向女妖藏身的一個陰暗之所前進。

他經過荒原,穿過地道,最後從一個湖中來到那個洞穴里,上岸后發現哥倫多的母親正等著他,立即攻了過去。只是那女妖刀槍不入,貝奧武甫發現怎麼都砍不動它,於是扔下手中的長劍,撲過去扭打在一起。過了一陣,貝奧武夫看到湖水裡升上去一把寶劍,以為是神靈保佑,送給他的武器,於是抓過劍柄,幾下就殺死了女妖。

筋疲力盡的貝奧武甫剛找個地方坐下休息,猛然發現對面的湖面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絕色美人,正一臉微笑地看著自己。

那美女說自己是這裡的守護神,一直受那個女妖的侵害,所以趁他們搏鬥的時候就把那把劍送給他,讓他為自己除掉這個禍患。

英雄救美是每個青年英雄最嚮往的事,何況還是這種絕色,兩人很快就纏到了一起,在那湖邊做起了愛做的事。

兩人纏綿了兩三日貝奧武甫才從湖邊離開,只是走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到那個女妖的屍體了。那女神則告訴他女妖的屍體早已經沉入湖底,讓他拿著那個怪物格倫德爾的頭回去。他迫於無奈,只得照辦。

回去后他當然不會說自己和女神的事,就把自己的搏鬥經過講了一遍,還把從湖邊帶回來的格倫德爾的頭拿了出來。

赫羅斯加一聽就知道他被騙了,於是把自己的經歷講了出來,原來他一樣是替前王殺掉為禍的巨人後,碰到了一個絕色美人,他當時也以為自己是受女神垂青,後來發現自己再不能生育,而格倫德爾出現之後,他才想起前王的勸告,知道那個所謂的女神就是格倫德爾的母親——那個女妖。

只是這時的貝奧武甫怎麼都聽不進去,因為他是親眼看到自己殺掉了女妖的。沒過多久赫羅斯加就死了,而貝奧武甫也順理成章地當上了霍格國王。

貝奧武甫當上國王后對女神仍然念念不忘,經常前去找她,那女神還為他生了個小金人一般的兒子,說他是神靈和世間最強大英雄的後代,將來必然強大無比,只是當貝奧武甫想要兒子和自己一起的時候,那女神如何都不同意。

如此又經過多年,貝奧武甫發現自己也不能再生育,這時又想起赫羅斯加的話,只是等他前去對峙的時候,女神連同孩子都已經不見蹤影,他才徹底相信自己又走在赫羅斯加等人的老路上了。

其實他早就在等怪物襲擊,想趁自己武勇還在時親自除掉這個禍害,只是多年來那怪物始終沒有出現,一直到不久前金龍襲擊村人、王宮,他才確定那頭金龍就是自己的兒子,而這個金龍,不過是吸引下一個英雄出現的引子罷了。 「那到底是個什麼妖怪,怎麼生的孩子還都不一樣?」

卓越聽完暗暗心驚不已,據貝奧武甫的敘述,之前的那些國王有殺巨狼的,有殺巨人的,有水怪的,而他殺的是半人半魔的怪物,這次又是金色巨龍。心說這傢伙怎麼和蓋亞一樣,生一幫亂七八糟的東西?想了想沉聲道:「這妖怪到底在什麼鬼地方,我到哪兒才能找到她?」

貝奧武甫搖頭苦笑道:「她具體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我們這些人遇到她的地方各不相同。不過既然你殺了那隻巨龍,她肯定會讓你找到她的。」

「你是說根本不用去找她,她會來引誘我?」

貝奧武甫點了點頭,指了指卓越帶回來的兩把劍道:「法師,這兩把劍一把叫納格林,一把叫湖光,還有王宮裡的一面耶阿特之盾,都是我請求矮人鑄造大師專門打造的,是我的一點補償,還希望你能收下。」

卓越知道他的意思,若是收下這些東西,就代表答應了他的請求。不過卓越雖然惱怒這老傢伙算計自己,卻並不反感去找什麼女妖。他也想看看這女妖到底有何出奇之處,而且以他現在的修為,只要不是過分強大的妖怪,一個人基本就能對付的了。

他之前看過那把黑色的納格林之劍,雖然也是把不錯的武器,卻沒有器靈,就沒怎麼看上眼,倒是另一把已經只剩下一個劍柄的湖光劍,他沒怎麼在意。此時聽貝奧武甫還專門提一下,抓起劍柄試了試,並沒發覺劍身的存在,奇道:「這劍有什麼特別的嗎,我怎麼看不到劍身?」

貝奧武甫對自己的武器很是得意,驕傲地笑道:「這就是它的特別之處,此劍是我專門打造用於水下作戰的,所以劍身必須要有水才能顯現出來,而且一旦劍柄脫離人手,很快就會自動再次縮回去。」

「喔,還有這回事?」

卓越驚奇不已,拿起劍柄本來想找些水倒上,突然心裡一動,雙手運起玄陰之力,只見寒光一閃,劍身瞬間顯現出來。卓越看著這把劍欣喜不已,知道它為什麼叫湖光了,因為劍身通體幽藍,如藍色的水晶一般美麗動人。


他本想回頭把這劍送給忒提絲,只是劍身太長,有四尺開外,她用起來有些不大趁手,於是道:「你這劍找誰打的,他現在還在世嗎?」

貝奧武甫一聽知道卓越是答應下來了,也慢慢放鬆了心情,於是把那矮人鑄造大師的名字、住址告訴他。

卓越揮起湖光劍舞動幾下,感覺順手無比,就是沒有器靈有些遺憾,又拿出自己煉製的那把冰魄寒霜劍放在一起比了比,兩劍都是通體幽藍,只是一個冰冷無比,一個舒暢自然,心說它們倆要是中和一下就好了。

這時怪事發生了,就見那冰魄寒霜劍一陣抖動,然後竟然和那把湖光融為一體,變成了一把。

卓越大奇,這劍還懂自己的意思不成?於是拿起來揮動幾下,發現上面再沒有寒霜之氣,運起玄陰之力,周圍空氣又是一寒。感知中劍靈也是興奮異常,似乎終於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容身之所一般。

「哈~!通人性的好寶貝,五行劍中的玄冥劍有了,這趟北地沒白來。」

卓越想著又揮動兩下,然後把劍收起來,笑道:「貝奧武甫,多謝你的湖光劍,女妖的事我答應了。」

只是說完卻不見老傢伙迴音,低頭一看,這才發覺他已經說不了話,嘴張幾張點了點頭,然後笑著死在那裡。

「自古美人嘆遲暮,不許英雄見白頭!老傢伙,你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殺掉一頭巨龍,比老黃忠還虎上三分,這一生也值了」

卓越感嘆一句,向遠處的齊格弗里德招了招手道:「你去把威格拉夫他們叫來,就說老英雄貝奧武甫已經去了。」

齊格弗里德答應一聲騎馬向南奔去,卓越剛想把貝奧武甫的靈魂給招出來,猛然感覺又是一陣神意波動,接著一個聲音道:「好一句『自古美人嘆遲暮,不許英雄見白頭』,貝奧武甫把後事託付給你果然沒錯。」

接著銀光一閃,一騎從空中瞬間無聲地落下,正是那天碰到的那個女武神斯露德。

「唉,你可真準時,是不是就在天上盯著哪兒有搏鬥,哪兒有英雄要死了就往哪兒趕?」卓越雖然知道這是她們的職責所在,還是不大喜歡整天和屍體靈魂打交道的女人,笑著調侃道。

「南方來的勇者,別說得這麼難聽,讓你說得我們和食屍的禿鷲、豺狼一般。」

斯露德也不生氣,反倒自我調侃了一句,立即讓卓越後面調侃的話再說不下去,反倒使氣氛也不那麼沉重僵硬了。

卓越想了想拱手施了一禮,沉聲道:「女神,既然你知道貝奧武甫託付給我的事,想必也知道女妖的事了,她為禍這麼多年,你們諸神就不管管?」

斯露德沒想到他會直截了當地把這事問出來,頗為尷尬地一笑,搖頭道:「具體的事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有些東西諸神也不便插手,這就看你們自己能不能解決了。」

卓越一聽暗道不妙,諸神都不願插手的事,要麼背後有莫大的靠山,要麼是極為難纏的妖怪,這兩樣哪一樣都夠自己喝一壺的,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託大了。

斯露德這時已經把貝奧武甫的靈魂招了出來收到權杖之內,把他的屍體又扶到馬上,看著卓越笑道:「卓越先生,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最差你也能當個國王啊,也有可能你真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呢!」

卓越心說國王有什麼好稀罕的,老子本是就是雅典的大王子,只是沒興趣罷了。不過這些沒必要說出來,一笑道:「哈哈,謝女武神吉言,只是我若是戰死的話,還要有請女神多多看顧喔!」

「咯咯,我就是想多看顧,你身邊的姐姐也不會同意吧?」斯露德笑著一拍白馬,一人一騎直向北方的天空飛去。

「不凡,這麼看來,他們這裡的諸神對我們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啊!」忒提絲這時來到卓越身邊道。

「嘿嘿,了如指掌又如何,我還正想到阿瑟嘉德去看看神庭有什麼出奇之處呢!」 威格拉夫等人趕到的時候,斯露德已經帶著貝奧武甫的屍體飛到高空。眾人唱了一番北地獨有的讚歌,威格拉夫來到卓越跟前深施一禮,沉聲道:「大師,那頭巨龍的屍體已經燒完,請問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卓越把那把黑色的納格林之槍遞給他,笑道:「你現在是這裡的國王,你覺得怎麼做合適就怎麼做,不用徵求我的意見。」

威格拉夫雙手接過寶槍,轉身交給身後的一個侍從武士,搖了搖頭沉聲道:「伯父說了,只要大師在一天,我們就一天遵從大師的吩咐。」

卓越見他如此堅持,也不再推脫,笑道:「呵呵,那行,你吩咐人把惡龍已死的消息傳播出去,好安定人心,然後想辦法讓那些為此逃難的人們重返家園,晚上再按照你們的習俗辦個晚宴,一方面慶賀除掉惡龍,另一方面也慶賀你的伯父成為奧丁的客人。」

威格拉夫答應一聲帶人去準備,卓越把那把玄冥之槍遞給忒提絲,笑道:「試試喜歡不,回頭找人給你打把短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