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能量驀然劃去!

轟~!

能量碰撞,血契殿三長老這一攻擊對此並沒有起到太大作用,能量繼續向血契殿的三長老等人駛去。

血契殿衆人不禁赫然,臉色大變之餘,紛紛運起體內的武氣抵擋。

轟隆~

猶如蘑菇藤一般的炸開,這一片地方就像是被空間撕裂了一般,巨大的能量衝擊四處蔓延,離得遠的大長老一聲厲喝“防禦!”

衆位學武學院長老立刻運起武氣,使得學院這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光罩。

禹皇攻擊的是學院之外的血契殿衆人,但是這無以匹敵的恐怖一擊,足以把空間撕碎,恐怖的能量四處蔓延,就連後方的學院之中,那大長老等人施展出來的防禦關罩也給破了去。

大長老等十幾名先天強者都皆噴出一口鮮血,而學院的一些建築也倒塌了不少,好在大長老等人把大量的能量都抵擋了去,遠處的學院之中的學員倒還沒有任何傷亡,只是不少實力低的學員被這餘波震傷不少。

煙霧消散,那學院之外皆是一片狼藉,血契殿先天強者中的一片區域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血契殿衆先天強者死傷大半,十幾名先天強者只有五六人活了下來。

擋在前面的血契殿三長老受傷頗重,恐怕這一下,便是讓他再無再戰之力了。而乾冶這個血契殿七長老,因爲和三長老與那個老嫗離得比較近,本身實力雖然是先天尊者,但在三人中,他是實力最弱的先天尊者,所以在面對禹皇這恐怖的一擊時,便徹底死亡了。三人中,要數那名老嫗要好一些,但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實力大減。

其餘血契殿只有三人存活,那名先天皇者的老者,還有血契殿殿主的親傳弟子浩南,三人離得較遠,實力也是除了三位尊者外最強的。因此雖然受傷頗重,但卻存活了下來。

發出這恐怖一擊後,禹皇並沒有再次攻擊,而是身體生生消失,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中,就連氣息也消失全無。只有大長老清楚的看到,那個少年快速的消失,朝着玄武學院後山遁去。

“前輩你怎麼…”烈禹驚訝禹皇這等恐怖的實力,三名先天尊者,十幾名先天強者,居然在禹皇隨手一擊後,便死傷大半。而現在居然快速的逃走。

禹皇一邊快速逃離,一邊對這烈禹道“我動用了靈魂來引動先天之氣,現在靈魂極度虛弱,我快要陷入沉睡了,短時間內是不會覺醒,所以我們要儘快的離開此處。”

“哦!”烈禹一時沒反應過來,怔怔的回答道。

玄武學院中,恐怖的能量消散之後,學院中被波及到了不少,等學員們恢復過來望向那少年的地方後,卻發現那個給這裏帶來一切的少年已經消失不見。


天玄山,茂密的樹林之上,隱蔽在樹林之中的兩個黑色影子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兩人嘴裏都快塞住一個蘋果了。

“師…師父!”那黑袍男子怔了半響,吃吃的問道“怎麼回事?”

暗夜魔君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這血契殿要倒黴了,這等恐怖實力,就算是玄武學院中的那位神祕院長都不曾具備。還好,還好,還好我們並沒有與那少年硬來。我們趕快走吧…”

說完,便轉身向遠處飛去。

“哦!”

黑袍男子‘哦’了一聲,後怕的再次看了一樣下方那狼藉之處,也向遠處滑翔而去,不時的伸着腳尖一點,要做到向師父那般不接觸任何東西飛行,他還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玄武學院典籍室頂層,那個邋遢老者站在建築的最高處,巴巴的望着學院大門那處,嚥了一口唾沫後,搖了搖頭,正要返回典籍室。卻發現一個人無聲無息出現在自己身後。

邋遢老者頓時一驚,連忙轉身望去!


那是一個身穿紫色華麗衣袍的中年人,身上全無半點武氣,竟然讓自己感到一絲威壓。

剛毅的面龐,有着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啊,拜見李斯大人!”

邋遢老者雖然有些驚訝,但還是恭恭敬敬的朝着中年人一拜。

中年人笑着點了點頭,隨即看向天空,咧嘴笑了笑“裴立,你可來的比我晚了,哈哈!”

天空中一陣晃動,隨即一條紅色血影從其掉落下來,落在地面!

血紅色的衣袍,哪怕頭髮也比例外,皆是一片血紅。

紅衣男子毫不在意,撇了撇嘴“你守着萬獸森林當然很近,我修魔海到這裏有多遠你知道嗎?”

不去理會紅衣男子的抱怨,中年人轉頭看向邋遢老頭,有些意外道“葛進,最近又領悟了?哈哈,想必突破在即了。”

老者有些欣喜“多謝大人誇獎,葛進在這瓶頸已經停了太久了,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夠突破。”

“呵呵!”中年人沒有多說,境界提升這事情,並不是外界幫忙就能提升的,這得靠領悟。

正在這時候,周圍一陣空間波動,三個人影相繼出現在一旁。 三個人影出現後,模糊的身影逐漸凝實,顯現出來。

一個年齡偏大的中年人,和一個頭發花白麪容和藹的老者,最後一位是一個一襲白色連衣裙的女子。

葛進看清楚後,頓時一驚,連忙像三人恭敬的打着招呼。

那名女子冷若冰霜,但看到裴立之後,臉上露出幽怨之色。

裴立被盯得不自在,打了個哈哈道“那個…各位可曾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我從修魔海那邊就感應到,此處有一道很強大的神識波動,原本我還以爲是李斯弄得,可神識一探,卻發現此等神識比我們都還要強大。”

李斯搖了搖頭道“不清楚,當我感到的時候,那人的氣息便消失全無了。”

“會不會是魔界?”那個年齡偏大的中年人突然開口道。

“不可能,不說此人氣息沒有一絲魔氣,再說魔界之人當初與神族人大戰後就消失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出現過一次”李修反駁了中年人的話。

幾人說到這裏便陷入了沉默。

那名從始至終就沒有開口的老者打破了沉寂“這件事情李斯便查證一下,還有幾十年便是開啓神魔禁地的時候了,哎!這一次不知道又有多少強者會在此隕落。”


李斯點頭允諾,幾人又隨便聊了一下。

倒是那個血紅色衣袍的裴立,在聊了幾句後,丟下一句話便第一個逃似的先行離開,那名宛若仙子一般的女子氣憤的跺了跺腳,隨即跟了上去。

“哈哈,這個裴立”那個中年人笑道。“兩人這般這麼多年了還是這樣。”

三人大笑片刻,便離開了。

…………………….

吳國的最北方邊緣處,這裏離萬獸森林也僅僅只有幾十里路。甚至於站在這邊緣處,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蔚藍森林之海。

在萬獸森林邊緣處,有着一條連接陸雲國的通道,而翻過萬獸森林就是楚國。這條寬闊道路上,幾乎每天都有大量的行人。

此刻,這一條大道上,正有着一支數百人的商隊正停歇着休息,不少人正在進餐。

“宇葉兄弟,來喝一盅!”

一輛馬車上地一個壯碩漢子爽朗的跟着旁邊一個青年說道,“哈哈,想不到宇葉兄弟既然還是後天高手啊,嘖嘖!”

青年笑了笑,沒有回答,也是爽快的接過漢子遞過來的酒囊,猛的往嘴裏一灌。

“好!宇兄弟是個爽快人,我鐵傑交定你這個朋友了。”

喉嚨中頓時有一種火辣辣的味道,長長的舒了口氣。

“血契殿!我烈禹發誓,今後比讓你覆滅在我手上!”

這個青年就是烈禹,那日禹皇以靈魂之力擊殺血契殿先天強者,讓血契殿死傷過半,只剩下幾個實力強悍的先天強者。而禹皇本人卻因爲過度使用靈魂力量,從而沉睡起來。

而不久,血契殿高層知道了此事後,便派出大量的高手緝拿烈禹。烈禹尋到了一處隱蔽地方後,開始恢復傷勢。

吳國是不能呆了,烈禹便想到了父親。雖然父親經過那次與血契殿高手大戰重傷逃離後,便銷聲匿跡。但烈禹想到了當初自己在清源山時,父親給自己的信。那封信上面說着,父親在楚國好友家族中。父親那位好友烈禹也是認識的,早在小時候,自己父子被人追殺的時候,他們父子曾經便在他好友哪裏躲過數個月。

父親既然之前有去過楚國,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楚國父親好友那裏找線索呢?至少可以知道自己父子爲什麼會被血契殿追殺了吧。隨後,烈禹便喬裝改面的打扮了一下。

一身青色普通勁裝,背上再扛着一把巨劍,稍稍化妝後,烈禹整個人就像是十八九歲的小夥子一般,褪去了往日的青澀。

血契殿已經把吳國所有的道路都封鎖起來了,各大城中到處都是張貼着烈禹的畫像,所以烈禹儘管有所裝扮,但還是擔心被血契殿的強者認出來。

不過要前往楚國,那就一定得經過萬獸森林邊緣,沿着萬獸森林到達楚國需要經過陸雲國,而血契殿的勢力所在便是陸雲國。除了這條道路以外,想要通往楚國,那就必須從萬獸森林穿過。萬獸森林是人類的禁區,一般人別說深入,就是萬獸森林邊緣,便是不敢靠近,裏面的妖獸不僅多,而且非常強大,就算是父親都不敢深入萬獸森林內部,可想裏面的兇險。烈禹不敢冒然進入,所以就隨便改了個名字,混進了前往陸雲國的商隊之中。

“哈哈。”烈禹痛快的笑了起來,“好啊,我宇葉也交你這個朋友了。鐵傑大哥,你們做傭兵的,都是護送商隊嗎?”

鐵傑聞言點點頭道“傭兵雖然有分很多種類,不過大多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都不容易啊!”

“呵呵!”烈禹笑了笑,接着道“做傭兵的,酬勞也是很高的,像你這麼幹下去,不超過三年。你就可以在你的家鄉買下一座莊院,再買幾個漂亮的侍女,僱傭幾個僕人,過快樂的莊園主生活了啊。”

“三年?媽的,還幹三年,恐怕我小命就沒了。”大漢咒罵道。“我們這樣的新人總是要做最危險的事情。唉……再幹一年,老子我回去買個漂亮的女人,過快樂日子了。莊園主?還要看我有沒有那個命呢。不過像宇葉兄弟你這麼厲害,不做傭兵的話,簡直可惜了,人又這麼年輕,將來說不定在一些大型傭兵團裏面混個身份呢!”

在鐵傑看來,烈禹絕對是一個後天中期以上的後天高手,前兩日,他可是親眼看見烈禹從一森林之中,扛着一頭蒼風狼走出來。

烈禹搖了搖頭“我這一次是去陸雲國辦點差事,傭兵我可做不了。哈哈,不過這一路上多了你們傭兵團的護送,我就放心了。”

鐵傑點了點頭“原來兄弟你有另外的差事呢,難怪了,不過一個人想要前往陸雲國那可是非常危險,這次你可是跟對商隊了。我們團長可是一名後天玄氣後期的高手呢,嘖嘖,要不是有我們團長坐鎮,我們護送商隊可沒這麼輕鬆。”

烈禹笑了笑,兩人又一起聊了些其他的。 三天之後,商隊已經快要駛出吳國境界了,再有大概一天的時間就能到達吳國與陸雲國的交界處。

商隊在這個時候卻慢了起來,而護送商隊的傭兵們都警覺了起來,烈禹把這看在眼中,覺得有些疑惑,隨即便向走過來的鐵傑問道“鐵傑大哥,商隊出了什麼事嗎?”

鐵傑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事,這天穆山這一代,強盜很多,他們一般不會惹強大的傭兵團,所以基本沒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提防着點還是應該的。”

烈禹點了點頭,強盜他也聽說過,通常都在一些山路崎嶇,叢林大道旁攔着一些單獨前行,或者人數較少的的普通人,從而以搶劫爲生。像一般商隊都有僱傭一些傭兵來護送,所以這些強盜匪徒們便也不敢打他們的主意。


天已經漸漸的黑了起來,商隊找了一處寬敞的空地,把馬車都聚攏在一起。

烈禹與鐵傑和另外一個身材壯碩的青年坐在馬車裏,三人正在大口喝酒。突然,烈禹驀然一頓。

有強盜?通過風的感應,烈禹敏銳的感覺到了附近有很多人靠近商隊。

“宇兄弟,怎麼了?”那個青年叫做陳二狗,也是剛剛加入傭兵團不久的,看到烈禹手中的酒囊停在空中,疑惑的問道。

“有強盜!”

烈禹手放到了身後的巨劍劍柄上。

“什…什麼?宇兄弟,你說有強盜?”鐵傑驚聲道。

烈禹點了點頭,直接的說道“大約一兩百人左右地強盜團體,在前方大概三百米處。正緩緩朝這裏靠近。”

陳二狗被嚇住了,剛做傭兵不到一個月就倒黴的遇上了強盜。

“別傻站了,快把兄弟們都喊醒了。”鐵傑倒是沉穩的很,雖然他也有些疑惑,往常看到自己的傭兵團護送商隊經過時,都遠遠的避開,這一次卻跑來劫持商隊來了。

“哦,知道。”陳二狗立即去喊一個個傭兵,而鐵傑也竄出了馬車。

正在這個時候,一輛馬車中一道聲音急切的傳出“大家警戒,有強盜!”

一個個正睡下或者的傭兵們大半夜被喊醒,自然不高興。

“強盜來了。”一句話就嚇得他們都立即爬起來了。

“哪有強盜?”一個個醒來的傭兵看看黑漆漆地四周。鬼影子都沒有。不過聽到的是傭兵首領的聲音,那就應該不假。

“有強盜…”傭兵滿頓時慌亂了起來。

傭兵首領,一個身穿鎧甲的男人從馬車中彎身走了出來,看到有些慌亂的傭兵滿。頓時一把抓住那個傭兵的衣襟:“鎮定,大家把所有的馬車都聚攏,圍起來。”

商隊裏面,那些商隊護衛都騷動了起來,聽到有強盜,一個個的都有些驚慌。聽到傭兵首領的話後,一個個也配合起那些傭兵來。

傭兵首領皺了皺眉頭,往常走這條道路根本沒有任何強盜敢來搶劫的,可今天卻突然出動人馬,有些不同尋常啊。

在這個時候,傭兵首領聽到了遠處非常輕微的密集腳步聲。以他後天玄氣後期的武者修爲,剛剛還只是略有感應,有人靠近商隊,但此刻卻真實的聽到那密集的腳步聲,顯然這夥強盜數量還不少。

傭兵首領臉色一變,大喝,“強弩。準備,快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