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你開國際玩笑了吧?你說得這些,別是你想象出來的吧?”胖子等到我說完,立刻就反駁了我。

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道:“這是什麼地方,這又是什麼時間?我在這兒和你開玩笑?而且我又沒有妄想症,我怎麼可能想出來這麼多的東西?”

“胖哥……”高翔看了四周,說道:“曉哥說得也許是真的。雖然我們現在沒有變老,但是這裏面很古怪,我感覺發生那些事情,應該是有很大可能的……只不過,你說我詭異的笑了,這一點我認爲絕對是曉哥想象出來的。”

聽着高翔的話,不用說了,這兩個人都沒有相信我,不過,我也懶得再和他們解釋了,於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道:“現在什麼都別說了,我們先走出這個山洞再說吧!”

“對,胖哥,咱們先走出去再說。”高翔也贊成我的意見。

胖子點了點頭,說道:“行,那我們趕緊出去。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些消失的兄弟。”


我們三人達成一致,然後再次結伴而行,不過大概走了有半個小時之後,接過依然是迷路了,和之前遇到鬼打牆一樣,這條通道變得很長很長……

“鬼打牆?”胖子皺着眉頭說道。

我喘了口氣,然後轉臉說道:“是啊!剛纔我們就是遇到了鬼打……”

只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發現胖子的容貌又發生了變化……

“胖子,胖子,你特麼又要變老啊?”我指着胖子的臉說道。

高翔一聽,連忙緊趕了幾步,看着胖子,說道:“這是怎麼回事?胖,胖哥,真,真的變老了?”

高翔的話一說完,胖子也指着高翔,喊道:“高翔,你特麼也變老了……”

看着兩人的造型,我直感覺頭疼的厲害,這特麼又來了一遍,剛纔兩人就變老了,現在又來變老,還他媽有完沒完了……

“我和你們說過了,你們會變老,還不相信,現在信不信了?”我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裏面還是感覺不可思議。

胖子和高翔摸着自己的臉,顯得特別的急躁,雖然我之前和他們說過了這件事,但即使是這樣,兩人還是顯得特別的煩躁。

“怎麼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和高翔怎麼會老了?”胖子有些緊張的說道。

“是啊,曉哥,我和胖哥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就變老了?”高翔也一臉恐慌的說道。

我看着他倆,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唯一納悶的是,爲什麼我們三個,只有你們倆個變了,爲什麼我沒有……”

我說着說着,突然戛然而止,心裏面“咯噔”了一下,因爲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總感覺我好像說過了似的……

“江曉,你怎麼了?”胖子見我臉色不好看,立刻問道。


我連忙伸手阻止了胖子,說道:“胖子,我好像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胖子變老了,自然不能站得時間長,所以就蹲了下來。

“是這樣的!”我也蹲在地上,看着胖子,說道:“之前,我說了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們就變老了,當時我和你們說了一些話……可是剛纔你們再次變老的時候,我們的對話,竟然和之前一模一樣……所以,我懷疑,我們真的掉進了什麼錯亂時空,好像我又要重新的來一遍,然後再次遇上你們年輕的時候……”

胖子摸了摸花白的頭髮,說道:“江,江曉,你說的什麼時空啊,年老啊,年輕啊什麼的,我是一句都沒聽懂。”

“我也沒有聽懂。”高翔也隨聲附和着。

шшш⊕ ttκa n⊕ ¢ ○

我搖了搖頭,然後把我要表達的意思,又對他們說了一遍。

胖子看着我,沉寂了有半分鐘,才說道:“江曉,時空不時空的,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感覺,我們肯定是被什麼盯上了。現在只不過逗我們玩呢,等到它什麼時候玩膩了,還不會殺了我們麼?”

“是啊,我們趕快想個辦法吧!要不然,非死在這裏不可……我感覺,我感覺咱們,還是往回走走吧!剛纔曉哥可是說了,往回走的時候,就遇見了年輕的我們,而我們再往回走的時候,我和胖哥一定還會變年輕的。”高翔自信滿滿的說道。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不可能的,就算是我回去了,而且遇上了年輕的你們,但是你能保證,那年輕的你們,就是你們自己?不會是假的,永遠代替了你們?”

高翔聽了我的話,頓時便偃旗息鼓不再說話了,他也害怕,如果被人替代了的話,他可就永遠的不存在了。

“那你說怎麼辦?你現在拿主意吧,我和高翔都聽你的。”胖子在一旁,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看着胖子,然後從地上站起來,說道:“行!如果真聽我的,那就繼續往前走,我倒是想看看,前面到底是人還是妖在作怪,而且那牆上的壁畫依舊存在,所以我們邊走,邊看看壁畫,說不定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可以,那我們就繼續往前走。”胖子二話沒說,就從地上站了起來,雖然動作有些慢了,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是特別信任我的。

我和胖子站起來後,高翔竟然沒有再害怕,也朝着我們倆點了點頭,就超前繼續走去。

我們三人一邊走着,一邊看着牆上的壁畫。

只不過,看了好幾副壁畫之後,我們的臉色就越來越凝重了,因爲後面的壁畫,竟然交代了我們三人的最終歸宿。

看着後面的幾副壁畫,令我,胖子和高翔都大跌眼鏡,因爲,這壁畫竟然把我們三個人的歸宿,都畫了個清清楚楚。

照着壁畫上的描述,我們三人繼續往前走着,接着就看見兩旁的石人燈,竟然變換了位置,而且所有的石人燈的外殼,更是紛紛破解,露出了一個個乾癟的屍體……

接下來,就是我們三人狂奔,只是,只是胖子和高翔挺倒黴的,一頭栽在了乾屍的懷裏……只不過,我們看到這裏的時候,壁畫竟然不連貫了起來,直接跳到了一個更大的山洞裏。

山洞中間是一個大大的火堆,而四周圍的都是人,只不過每個人的身上,都圍了獸皮樹葉之類的東西,很虔誠的跪在火堆前……

“這是什麼意思?”高翔指着一羣跪在地上的人問道。

我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說道:“大概是某種古老的祭祀活動吧?” “古老的祭祀活動?”高翔看着我,不太相信的說道。

我先是挑了挑眉,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上學的時候,雖然學習不是太好,但就是喜歡一些課外書,尤其是關於華夏曆史方面的書籍。曾經我在書上,就看見過這種情況,當時介紹的是一種古老的祭祀活動,而且還需要活牛活羊活雞活鴨等等一系列的活物,敬獻給他們敬仰的圖騰。”

“圖騰?”胖子想了一下,說道:“從這壁畫上能看得出來,他們敬仰的是什麼圖騰麼?”

我盯着那幾副壁畫看了一會兒,才說道:“他們的臉上,好像是畫了圖騰的,只是這有些太模糊了,看不太清楚,他們臉上到底畫的是什麼。”


“那,那,我們再往後面看,看看吧……”高翔一臉的求知慾,想要我們再看看後面的壁畫。

只是有一點,我發現高翔老得速度好像變快了,只見他臉上的皮膚,已經開始下垂,好似一個真正的暮年老者。

我看了看高翔,然後轉頭又看向了胖子,只見胖子變老的速度,好像比高翔還要快一些,都接近了油盡燈枯了。

шωш● тт kán● ¢ ○

看着他們倆人這個樣子,我沒有說破,生怕他們知道了,心裏會難以接受,於是接着往後看壁畫。

後面的壁畫很簡單,只見我們三人被那些塗了臉的野人,已經高高的舉起,然後毫不留情的直接扔進了火堆之中……

“不是吧?把我們三個扔進火裏燒死了?”高翔感覺特別意外的說道。

“難道,我們三個的命就這麼長了?沒有一點掙扎就結束了?”胖子心有不甘的說道。

“這,或許就是我們三個人的歸宿吧!”我嘆了口氣說道,因爲這裏應該是有着一種神奇而又未知的力量,所以說,我們三個普普通通的人,幾乎是沒有什麼反抗餘地的,最後的結果,就是被那火堆給活活的燒死。

這是預言麼?如果這種預言成真的話,那麼我們三個,真的很難逃出生天了,不過,我不太是相信這些,因爲他們真的能預言成真的話,那他們還不是神了?

“不行,我還沒有結婚呢,怎麼能這麼早就死了……”高翔知道了最終的結果時,自然不願意相信,也不願意接受。

胖子倒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慢慢地蹲在了地上,然後掏出煙來,不停的抽着煙,直到他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才把手中的香菸狠狠地按在地上。

我理解胖子的心情,本來無緣無故的變老了,心裏就特別的不開心,現在牆上的壁畫,竟然又預示着我們逃不出的歸宿,換做是誰,心裏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的。

不行!我一定要救他們和自己,我相信,這一些都是障眼法而已,並沒有什麼超自然的神祕力量,這只是個客觀世界……那些壁畫上面的東西,肯定是有人事先見過我們,然後連夜刻在壁畫上的,而這樣做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滿足他們變態的心理,看着我們怎麼被自己折磨而死……

“胖子,振作一點,這些壁畫,肯定都是別人提前預備了的。所以說,我們根本不需要害怕,只需要想一個辦法走出去這裏就可以了。”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說道。

胖子茫然的擡頭,看了我一眼,說道:“江,江曉,別的我不怕,我,我就是怕我堅持不到,不到那個時候了……”

胖子擡頭的那一刻,我的心裏猛然一驚,因爲胖子老得已經不成樣子了,好像比剛纔還要嚴重的多,看來目前

“胖子,說什麼呢!告訴你,其實你根本就沒有老。”我看着胖子,突然斬釘截鐵的說道。

“什麼?”胖子和高翔聽我這麼一說,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從他們的表情裏可以看得出來,她們倆人並沒有相信我。

只是,剛纔我的心裏有了一種大膽的想法,而現在只是想驗證一下,正好就在他們驚訝的一剎那,我突然感覺心裏所想的,肯定是對的……

“胖子,高翔,我問你們,我們進來之後,是不是就迷路了?但是有一點,對於迷路來說,只不過針對我們而已,可是針對這個山洞來說,就根本不存在什麼迷路不迷路的說法,因爲它們都是客觀事實的存在在那兒的……”我看着他們倆,有些激動的說道。

可是,胖子和高翔面面相窺,然後同時搖了搖頭,很顯然,這兩個人是一句都沒有聽懂。

我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這麼和你們說吧!我先舉個例子,現在假如有人去電魚,當他電到了很多很多魚的時候,這對於這人來說,是不是對的?是不是他最喜歡的結果……”


胖子兩人看了看我,同時的點了點頭。

“那麼,等到他還想繼續電的時候,卻不小心電到了自己。那麼這個時候,問題就隨之而來了,你們認爲這是不是個悲劇?”我繼續說道。

“當然是個悲劇,爲了幾條魚,把自己的命丟掉了,這簡直就是得不償失了。”高翔撇着嘴說道,胖子也想說話,但是他比高翔蒼老得多,幾乎快要張不開嘴了。

我看着高翔,笑了笑,繼續說道:“但是,你如果從魚的角度來看呢?這簡直就是魚的幸事,眼看着就再也活不了了,可因爲電魚人的死亡,他們成百上千的魚都得救了,這還不是最幸福的事情麼……那麼,我要說的論點就已經到了,雖然我們迷路了,但這只是從我們的角度出發的,可是從路的角度來說,它是客觀存在那兒的,根本就迷惑不了人的,所以說,最根本的問題,只是出在了我們的身上……”

“等一下,我似乎明白了一點……但是我卻發現有兩個問題。”高翔突然打斷了我,說道:“如果你說得是對的,可我們在這山洞裏,只能從我們的角度去看問題,並不能從路的角度去看問題,所以說,我們不問怎麼做,依然會迷路……另外,我和胖哥都已經在變老,而且胖哥老得比我還快,現在就算是解決了迷路的問題,我還是怕胖哥撐不到那個時候……”

我掏出香菸,遞給了高翔一根,但是沒有給胖子,他這種情況,我怕一根菸沒有抽完,就會咳嗽而死。

“下面我要說的,就是關於你們老的問題。”我吐出了一口煙,說道:“目前來看,你和胖子確實是變老了。但是這也只是我看見了,或者是你們相互看見對方變老了……不過,這只是我們主觀認爲的,也許你們兩根本就沒有變老,這只是障眼法而已。”

“咳咳咳……”胖子沒有說話,因爲他剛剛一張嘴,就咳得不行了,我連忙給他拍了拍後背。

“障眼法?”高翔揪下了一根白頭髮,遞給我,說道:“可是這頭髮明明是白了啊,而且胖哥咳成那樣,也是真真實實的啊!那我們怎麼又沒有變老呢?曉哥,你還是說清楚點,我不太懂。”

胖子好不容易咳完了,歪着頭不停的看着我,他也想早日恢復成昔日的自己…… 我看着胖子,放下了拍着他後背的手,然後說道:“其實我的推論,就是你們倆並沒有變老,而是說我們被眼睛欺騙了。當我們的眼睛看見你們變老的時候,眼睛就把變老了的這個訊號,傳遞給了大腦,大腦再把這個訊號傳遞給身體,然後身體就把老年人的各種症狀,都一一的呈現了出來,那麼此時,就等於以假亂真,接着你們整個人都被欺騙了,而到最後就會真的老死了……”

“雖,雖然,不,不是太懂,但,但是我,我相信你……”胖子大口的喘着氣。

“不對啊!”高翔還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曉哥,如果你說的是對的。可是,我爲什麼沒有胖哥老得快呢?你看看胖哥都快……”

我明白高翔的話,胖子也確實老得快,而且就快要壽終正寢了,所以我立刻說道:“高翔,你給我說實話,你的心裏面,是不是不太相信你自己變老了?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有過心理準備似的,所以,你老得非常的慢。”

我說完話,胖子艱難的轉頭看向了高翔。

高翔並沒有什麼慌張的表情,只是說道:“曉哥,你這是不相信我啊?我和你們一樣,第一次經歷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一直保持着懷疑的態度而已。你想想,我們突然變老了,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聳了聳肩,雖然感覺高翔有些不太對勁,但是他這麼一說,也讓我猜到了,他變慢的原因,就是他一直保持着懷疑的態度,而從這一方面,恰恰也證明了,我所做的假設已經成立了。

“好,我暫且相信你!”我看了看高翔,然後對着他和胖子說道:“你們倆都把眼睛閉上,不要再去看對方了,也許這樣,能拖延你們變老的速度。”

胖子一愣,然後艱難的點了點頭,接着就把眼睛閉上了;高翔倒是乾脆,直接點了點頭,就把眼睛閉上了。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想要胖子和高翔變回原來的模樣,我的心裏只有一個辦法,希望能幫到他們倆人。

於是接下來,我便在洞裏四處的尋找着我需要的東西。

“江,江曉……你在幹什麼?”胖子應該是有些着急了,然後張嘴問我,不過聽他的聲音,身體狀況似乎趨於平穩了,這更堅定了我心中的想法。

“你們倆千萬不要睜開眼睛,我一定會讓你們恢復原樣的。”我一邊很自信的說道,一邊繼續低頭尋找着。

這長長的山洞裏,雖然讓人感覺有些毛骨悚然,但是此時,不把胖子他們救活,那他們倆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我也有些着急了起來。

可這麼一着急,我就沒有了什麼距離感,竟然離胖子他們越來越遠了……

走着走着,突然,我看見一個石人燈的後面,好像影影綽綽的有着什麼東西。

“誰?”我立刻大聲的喊了一句,可惜的是,對方沒有任何的聲音回覆我。

山洞裏的回聲很大,也很空蕩,讓人非常的不舒服,可是這並不是恐懼最大的來源,因爲隨着我的喊聲,四周的石人燈便開始搖晃了起來,而這樣一來,那個石人燈背後的影子,便也跟着一會劇烈,一會慢悠悠地晃動着。

這個時候,要是說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害怕又能怎麼樣?爲了胖子和高翔,就算是再危險的地方,我也必須闖一闖。

想到此,我回頭看了一眼,這才陡然發現,胖子和高翔竟然不見了。

我這是走到哪了,不知道等會還能不能找到胖子和高翔了……我想了想,最後決定先不去管他們倆了,因爲我相信,只要找到我需要的東西,我就一定能找到胖子和高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