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邪命深呼吸,調整心態,張開雙手,展望未來,歡聲笑語帶着盾遊玩,完全向帶着狗腿子的紈絝子弟,雖然盾一點也不像獻媚的狗腿子,反而向一位沉默寡言的貴族少爺!

“傳說雕刻居!!”

夢邪命遊玩到精品雕刻區,徒然來到一個雕刻商店,雙手抱胸託着下巴,眼神詭異的巡視那雕刻商店!不由想到幾秒前,夢逆系統突然發佈的任務:

“滴!!隨即任務:罪孽寶石,在‘傳說雕刻居’中,有一枚罪孽寶石,尊敬的宿主,請想盡辦法,拿到那罪孽寶石!任務獎勵:一萬源夢點,特殊卡片‘領域類卡片’製作(注意;素材自備!)。”

舒了一口氣,夢邪命走進商店,這是一間充滿神話氣氛的商店,四周牆壁一幅幅傳說中的人物的傳記!但是爲什麼?

“……”

這些傳說都是女的?而且一個個但是傾城傾國的絕世美女!靠!夢邪命妒忌羨慕着!

夢邪命滿眼冒金光的欣賞,那一座座玉石雕刻的傾城傾國美女的雕像,她們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吟一詠,一幽一怨,一喜一怒,說不出的妖嬈傾城,誘人心扉!動人心神!

恍若她們從神話中復活,再現人間,舞動九天,魅惑天下!

“嘿嘿!真美!!”

夢邪命這瞧瞧那摸摸,雖然他自認爲是欣賞,但是那那笑容那動作,完全是色狼行爲!跟在後面的盾,實在看不下去了,

“咳咳!!”

大聲咳嗽提醒夢邪命,要注意形象!形象啊!掉了快撿起來!雖然夢邪命自己不覺得怎麼樣,但是他的動作,盾都替他感到臉紅啊!!

“怎麼啦!盾!你喉嚨不舒服是吧!自己去買些水果飲料!!”

聽到盾的咳嗽提醒,轉頭關心的對盾說道,然後繼續自己的欣賞大業,完全白費盾的心機!盾嘴角抽搐,無語凝咧!!

算啦!反正又不是我丟臉!盾轉過頭眼望天花板,心裏不由自問,我是不是跟跟錯主人了!!

夢邪命肆虐過遍,整理衣冠,敞開嗓子高聲道:

“老闆!有客到!!”

“喊什麼喊!買東西!拿貨交錢!概不還價!不買滾蛋!別打擾你大爺我!!”

商店裏屋傳出這樣的聲音後,又一次陷入沉寂,恍若開始的聲音是幻聽是的,如若不是十幾分鍾後,一陣陣**怪笑聲傳來,夢邪命都準備,揮揮衣袖,帶走全部美女雕刻!

當然,至於給錢!那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嘿嘿!!快完成了!我有救了!哈哈!!”

柔和蠻紅的裏屋,滿臉**奸笑的老者,滿臉皺紋笑得擠到一起,無暇的雙手快速揮舞刻畫神祕紋路符文,然而在他面前的卻是,恍若祭壇的石臺,石臺閃爍閔紅光暈!

但是那石臺之上,卻是**的傾城傾國美女玉體!

“嘎吱!!”


等得不賴煩的夢邪命,自己推開門,闖進裏屋,頓時被裏面的景象雷到了,雷得那個外焦裏嫩!非常想問一句:

“哥們!!你哪裏人啊?是不是穿越滴!!”

蠻紅催情的光芒,擺列十七具各色輕紗幔掩的,傾城傾國的絕世嬌軀,若隱若現的婀娜曲線,前凸後翹的玉體,說不出的誘人心扉,

“咕嚕!!”

吞吞口水,肆無忌憚打量那些玉體,眼中盡是貪婪!不知咋的,夢邪命感覺自己的佔有非常的強,只要喜歡的,都想得到!特別對女人的佔有慾最強!

見到這些恍若前世卡伊娃一樣的,傾國傾城美女玉體,充滿佔有慾!

夢邪命戀戀不捨的轉過頭,輕聲慢步的靠近,在石臺的老人家!!一身亂糟糟的白髮與黑袍,站在傍邊看着他不斷勾畫符文,啓動一個個石臺上的法陣!然而那老者卻沒有發現夢邪命似的!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見到石臺上的東西,夢邪命的心放下來了,這老不羞不是我想的那樣,是穿越衆!

瞟一眼那老者,忽然看見他躺在他手上的鑽石似的星環,立馬轉過頭來仔細查看,夢邪命又疑惑了,鑽石聖域強者,怎麼這麼弱啊!!

打開星環的查詢功能,查詢那老者的信息,透明水晶屏投影顯現紫色文字:

“姓名:未知;等級:鑽石聖域;功法:未知;成名絕技:未知;……。”

對星環的查詢功能,夢邪命完全無語!

“靠!這麼多未知,夢逆姐姐查詢一下他的信息!”

“滴!姓名:未知;等級:上位鑽石聖域;戰力指數:三千;身體狀態:不健康狀態,……”

“聖域強者只能發揮黃金階的實力!真是夠杯具滴!可憐的娃啊!!”

夢邪命憐憫的望着那老者,很想拍着他的肩膀說,你杯具了!

隨着那老者不斷揮舞,勾畫符文引動神祕陣法,閔紅的詭異光暈不斷將那玉雕,轉化爲血肉之軀,潔白似玉,凹凸有致,曼妙婀娜,如果不是沒有生氣,夢邪命都認爲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由雕刻轉化而成的!

“一定將這項技術弄到手!!”

突然消失很久的其他性格中的‘全知’出聲道。頓時將夢邪命嚇一跳,他都快忘記自己是精神分裂症病人的一回事啦!他欲哭無淚啊!

“你出來做什麼,不是讓我想起我是精神病嗎!!靠!!”

不過逃避不是辦法,只好面對啊!蒙邪命憤憤不平問道:

“幫你弄到手!我有什麼好處!”

“小夢同學,我的就是你的,哪有幫我之理!還要什麼好處!你臉皮真厚啊!!……”

全知無休無止的說教,快趕得上唐僧的嘴炮啦!但是,夢邪命去不鳥他,擺出一副‘不給好處,想都不要想’。

“呃!!”

說得有聲無氣的全知,TM的放棄了,投降啦的道:

“好了好了!我給你技能總可以拉吧!真是貪婪的傢伙!!”

聽到他這樣說自己,夢邪命一臉洋洋得意的厲聲反駁道:

“什麼我貪婪,這污衊,**裸的污衊,對我精神的污衊,就是是對我人民的污衊,也是對我民族整體的污衊,你!你!你!!…得賠償我精神尊嚴的損失費!!”

說道賠償,馬上轉爲財迷似的笑呵呵道:

“呵呵呵!!賠償不多!隨便來過七八百千技能!就大概可以啦!!”

全知無語,丟下一句話,繼續做自己的事去啦,理都不理夢邪命:

“四個技能,要不要就算啦!”

“喂!!四個太少了吧!要不,一百,八十,最少,五十,十個總行了吧!喂喂!!迴應一聲啊!!”

夢邪命大吵大鬧啦半天,沒有人迴應,心裏狠狠鄙視全知!然後轉過頭來思考,怎樣動手弄到東西!突然靈光一閃,有啦!

“呼!唔!!”

夢邪命拿出摺扇,翻手橫掃,摺扇晶芒瀰漫,化爲三米月牙晶刀,破空架到那老者的脖子上!! 夢邪命學着悍匪,匪裏匪氣威脅道:

“別動打劫!!舉起手來!!”

“嗡!!”

月牙晶刀輕輕嗡鳴,銳利的刀氣斬斷老者幾根白髮,斷髮飄舞落地!老者額頭驚汗,慢慢流下,神情氣急敗壞,卻硬是深深抑住情緒波動,小心翼翼,一筆一畫的勾畫符文,完成自己的心血結晶。

“呃!!”

夢邪命完全沒有想到會這樣,自己的第一次打劫竟然以失敗告終!心裏氣憤無比,靠!太不給面子啦吧!竟然反應都沒有一下!

夢邪命一副進退兩難,一邊想完成自己的第一次打劫,一邊想要**的老者完成,美女玉體轉化,因爲他已經無恥的將她們當做自己的東西了!


就在夢邪命難以取捨間,那老者終於勾畫完最後的筆畫,那傾城傾國美女玉體,完全轉化完成了!

“啪啪!!完成啦!!”

老者心裏一陣舒暢,不過想到開時差點失敗,他破口大罵:

“混賬!!混賬小子!!你差點敗壞我的創作!這可是我的希望啊!你大爺我能否雄風的希望!你這混賬!王八蛋!!”

那老者罵得,唾沫噴射,噴得夢邪命就是滿臉,讓夢邪命臉色烏青得可怕!

“吟!!”

“呃!!小心刀,刀劍無眼!小心!!”

見到夢邪命滿臉唾沫憤怒的臉,架到脖子上的刀,那老者顫顫笑着移開月牙晶刀,恍若開始破口大罵的不是他似的,然後搓着雙手,一臉奸商模樣道:

“請問尊貴的客官!有什麼能爲你服務的!你是要雕刻!還是買美女雕像!我們這裏樣色衆多,不管,少婦,**,御姐,靚女,蘿莉,應有盡有!!”

夢邪命瞟了一眼,指着那些轉化爲血肉之軀的玉體,一臉傲氣凜然的道:

“我要這些!!”

“呃!!對不起,那些是非賣品!請你選其他的!!”

老者一臉堅持的道。這可是他辛辛苦苦,三年吐血之作,也是他解決身體問題的籌碼,請那變態醫聖的醫藥費,怎麼能賣掉!

“真的不賣!哪怕我醫好你的身體!!”

夢邪命無所謂的問道,揮着月牙晶刀比劃。

“當然……呃!你能醫好我的傷??”

老者滿臉不信的看着夢邪命,以他聖域強者的能量與人脈,可是找過大量醫學宗師整治,都沒有辦法,也就那變態魔醫,纔有辦法,但是也不過是五五之數!他可不信,這過帶着面具,還戴着藍寶石耳墜的小子,有這能耐!

“不過…試一試何妨!!小子你能治好我,這些都給你!甚至我欠你一份人情!如果治不好我!呵呵!!”


老頭滿臉陰笑威脅道,然後一副豁出去了的樣子,準備接受醫治。

突然夢邪命叫道:

“等等!!”

老者面帶笑容,但是眼裏卻是失望,心情複雜問道:

“呵呵!!怎麼醫不了啊!!”

“怎麼可能!!”

夢邪命敲敲騰龍面具,狂傲牛叉哄哄的道:

“請注意你面前,站着的是醫道巨頭,沒有我治不了的病!!你不過是邪氣入侵,侵蝕靈魂,簡單沒有壓力!只是你的醫藥費太少了,我還要你關於血肉轉化與傷你的東西,不然有得商量!不治!!”

“呃!!”

嫌少!那老者瞟了瞟自己的心血之作,心在滴血啊!要不是身體問題,鬼才給你,你還嫌少,還想要我拼命得來的‘罪孽石’,與我辛辛苦苦的心血祕術!

不過看夢邪命的樣子是,沒得商量,但是他確實說到我的身體癥結所在,並且如何我不同意,那渾小子一定動**,我太瞭解啦!因爲大爺就是這樣的人,遇到同志了,可是TM爲什麼是我!靠!鬱悶!

老者咬牙切齒的道:

“好!我給!”

翻手間,從空間戒指中,拿出羊皮卷與記憶晶卡,還有一魔氣深深的黝黑寶石,一副於心不忍的遞給夢邪命,然而夢邪命快速搶過來,扔進收藏夾中,收到東西心裏舒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