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辦公室的幾個人員嚇壞了,王娟本來想說兩句好話,沒想到陸浩辦事太乾淨利索了,根本不走程序,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錢,當場給哪個人結了工資,讓他走了路,這件事影響力太大了,整個辦公室的人員,不論是男,還是女,一見到陸浩都非常的老實,做事也認真多了。就連她這個職場老手,對陸浩心裏也有了一點敬意,她還真不敢小看這個年青的老闆。

王娟默算了一會兒,這才小心的對陸浩說道:“前段時間,東郊剛成交了一塊地,每畝是五萬元,不過哪邊稍偏了一點,但目前的地產生意是非常紅火,這價位是一天一個價,據我估算,6#地從地理位置,到明天有多家競爭對手的擡價,少說也要6萬元每畝,這樣一來, 我們的賬戶裏就只剩一兩百萬,運轉還是沒有一點的問題”


陸浩一聽,這才擡頭看了一眼王娟,就見她白色襯衫,黑色西服,盡顯着白領的非凡氣質,這女人的身材保持的可真好,可以說是玲瓏有致,曲線畢露。陸浩一想到這裏,心裏不由得暗暗好笑,你說做爲一個公司的老闆,和下屬談話,談着談着怎麼就想起這些事情來了。

女爲悅己者榮,當王娟發現陸浩看她時,她心裏也是一喜,這個年青人很特別,好像任何美女在他的心裏都沒有一點兒的感覺,從來不正眼看她,就連她剛招回來的女大學生,人家可長的漂亮了,陸浩也是一樣的態度,其實王娟哪裏知道,她這個年青的老闆,對美麗的女人,是見得太多了,所以他纔會這樣。

陸浩收回了胡思亂想,忽然問王娟道:“如果這塊地漲到六萬以上,甚至十萬,你覺得我們還有必要要這塊地嗎?”

王娟這次不用想,而是直接回答道:“呵呵,我認爲如果超過六萬,我們就沒必要再搶了,因爲,第一,我們的資金總共兩千萬,第二,這裏雖然說隔江相望,但中間畢竟是一條江,要到市內還得繞好大的一圈路,從這個方面去想根本就沒有必要出更高的價去搶這個塊了”

陸浩點了點頭,接着又問道:“那以你的眼光,這塊地,人家買回去會做何種開發,三百畝不至於種莊稼吧”

這小老闆,說話有時也很幽默,王娟輕輕一笑道:“那怎麼可能,我個人認爲,開發工業區的可能性很大,現在市內正在招商引資,缺少的就是這麼大面積的工業區,如果有人買回去,建成成片的工業廠房,然後出租,這也是一筆不錯的生意”

王娟見陸浩沒有吭聲,輕輕笑着問道:“你有什麼高見,不防說出來也讓我聽聽,開闊一下我的視野”王娟這句話聽起來好聽,實際暗藏玄機,她是在考陸浩,也是在試探這個年青老闆,到底是何種水平,不要老是覺得自己是老闆就很了不起了。

陸浩這小子可有心眼了,她知道王娟這女人在業內很厲害,但他纔是老闆,他總不能什麼事讓她都說了算,他要好好的磨磨這個女人的銳氣,否則後面這工作就無法開展。陸浩指了指茶杯,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讓王娟給他倒杯水,他並不是想喝水,而是在考驗這王娟對他的態度,這態度關係到他對她的信任度。

王娟站了起來,端起陸浩的茶杯,給他接了一杯水,笑着遞給了陸浩,這個女人也太厲害了,她明明對她這個小老闆心裏有點不服氣,但她還是笑着給陸浩倒了一杯水,因爲一會兒她要給陸浩難堪。

陸浩纔不管這些,他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小口,然後對王娟說道:“我和你的想法截然相反,這塊地買回來後,我不是開發什麼工業區,而是建商品樓”

“哈哈哈哈,你不會搞錯了吧,這麼偏僻的地方,建商品樓誰來買,這不是明擺着瞎化錢嗎”王娟的目的達到了,她不禁大笑道。

陸浩看了一眼王娟,很淡定的說道:“偏僻,那裏偏僻,我覺得一點兒都不偏,而且和市內遙相對應,建起來後,那風景不知有多好”

王娟冷聲說道:“老闆,你太有想象力了,可是中間隔着一條大江,要過去必須要繞很多的路,這你還說不偏,是誰都不想住這樣的地方”

“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在這三百畝地上,如果全建商品房的話,就會配套的去建,還有你想過沒有,如果在這江面上架一座橋的話,這兒還會偏嗎”陸浩反問道。

“架橋,如果真是架了橋的話……”王娟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老闆的想象力也太天才了,她這個業內老手就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 陸浩好像越說越有勁,他站了起來,情緒有點激動的說:“A市是國際大都市,是我國人口聚居最密集地方,這兩年大批的外省人員的流入,驅使了A市場經濟發展,但是隨着這些人員的增多,住房成了急需解決的問題,而這些人口的住房,國家是不可能全部解決的,唯一的途徑,就是商品房,商品房從哪裏來,首先就要有土地”

王娟真沒有想到,這陸浩才步入這個圈子幾天,就能有如此的見解,確實不易,她好像聽老闆娘李麗珍說過,這個小子原來是混社會的,難道這裏面的人也有懂經商的。說什麼她今天第一次和老闆辯論,絕對不能給輸給他,要不這些年還真白混了。王娟笑了一下,有點不甘心的問陸浩:“那好,如果說**不在這裏架橋,那你的想法不就落空了嗎?‘

“怎麼會呢?6#地沿江,只能建商品樓,就像你剛纔說的一樣,如果都建成工業區,那就免不了江水會受污染,你要想想,這A市人民吃的就是這江水,如果江水被污染了,恐怕**和A市人民誰都不會答應吧。那這個工業區建的還有意義嗎,再換個方向,從城市美觀的佈局上,這塊地絕對不會讓你建工業區“陸浩胸有成竹的說道。

陸浩的話說完了,可是王娟卻沒有了聲音,她在思考着一個問題,陸浩爲什麼看問題這麼的獨道,而且非常的有道理,不得不讓人佩服起這個年青人來。

陸浩看了看王娟發呆的樣子,心裏不由得暗喜,看來是自己的方案讓她閉上了嘴巴。陸浩走了過去,拿了一個一次性杯子,給王娟倒了一杯水,輕聲的說道:“喝杯水吧,這不過是我個人的分析,你也知道,商場上的事情千變萬化,我們還是要提前做好準備工作,你趕快讓人做一套6#地全建高層高品樓的精略預算,我需要這個數字“

王娟沒想到陸浩並沒有嘲笑她的意思,還給他親自倒水,還讓她找人做預算,最起碼來說,老闆對她的看重一點都沒有減輕,不由得對這個年青人刮目相看。王娟喝了一口陸浩給她倒的水,有點擔心的問陸浩道:“這塊地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得到它,就是我怕剛纔你的想法別人也能想到,那到時這塊地不知要炒到什麼價位,我怕到時候我們的資金跟不上“

陸浩點了點頭說:“所以我才向你要預算,而且越詳細越好,今天下班之前一定要給我,還有,你馬上去一趟銀行,立即申請一份一千萬元的貸款,四大銀行各上交一份,動靜弄得大一點,最好是讓這個圈子裏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事,這事立馬就去辦,而且是越快越好“

陸浩忽然性的決定,王娟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公司剛成立,一點收益都沒有,那個銀行會給你貸款,而且一貸還是獅子大開口,一千萬,哼!一百萬人家也不會給你貸。王娟滿心的不解,但是她不敢也不好意思問陸浩,她總覺得她這個小老闆,考慮問題就是和常人不一樣,他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王娟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經過分析,她這才恍然大悟,天哪!老闆原來是讓她去放***,讓強大的對手知道,她們這個剛開的遠洋國際有限公司,實際上就是一個空殼,這招太高了,這小子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懂得這麼多的商戰策略,此人看來是跟對了,王娟心裏不由得一陣暗喜,既然老闆讓她演戲,那她就把這場戲給演逼真了。

王娟拿出明片夾,逐個給銀行分管信貸的部門打了電話,意思就是說她今晚請客,目的就是讓他們幫忙,給遠洋公司貸一千萬的款,這不是明擺着的事,個個退縮,根本沒有一個人敢說來吃她這個飯,都找藉口推辭掉了。帷幕都已經拉開了,那這場戲一定要唱精采了,王娟迅速起草了一份貸款申請,找陸浩簽上大字,安排人員送到了各大銀行。

下午快下班時,6#地的預算也做好了,王娟送到陸浩辦公室,親手送給了陸浩,她以爲陸浩看完,多少會說兩句,沒想到陸浩竟然一句話也沒說,繼續看他的經濟與管理,這小老闆最近太好學了,從經濟學到法學,還有企業管理之類的書,一上手就捨不得放下了。

王娟本來不想打擾老闆,但這事太大,她實在忍不住,所以就輕輕的問道:“老闆,你看了怎麼沒有任何的表示,是不是你覺得哪裏不對,或者不滿意“

“噢,沒有啊,這和我大概估計的差不了多少,確實是一筆大數字,沒關係,這塊地只要搞到手,我們有能力建,我們就自己來做,如果實在不行,我們就把這塊地壓一壓,壓它一個一年半載,等價格升起來了咱們再出手,我想這樣我們會輕省點,省點資金再多買幾塊有價值的地皮,我們只是倒買,只要能跑到別人前邊就行“陸浩放下了手中的書,很認真的對王娟說道。

王娟點了點頭,心裏在想,這小老闆,心思變化的也太快了吧,上午還在籌劃着說要自己在這裏建商品樓,怎麼一下就改了,變成只買不建立了呢,他的心思到底是如何的,王娟覺得她也不清楚,這個人把幾千萬的東西好像看做是玩一樣不在意。

王娟本來是走出了陸浩的辦公室,可是到了門口,她又退了回去,聲音壓的非常低,她對陸浩說道:“今晚你就別回去了,我一個人住一套房,是兩居室,什麼都有,來這兒上班非常的近,你這樣跑來跑去太累了“

陸浩有點驚訝的一擡頭,笑眯眯的說道:“不妥,孤男寡女在一起,人家會說閒話的,我還是回我的老地方吧!噢,對了,明天你給我報個駕校,我想把駕照先拿到手再說,還有我們的辦公室,該配電腦的地方,都給我配齊了,我要自動化的辦公,給我也裝一臺,我也要能跟的上時代的潮流“

王娟沒有想到這個小男孩,還挺封建的,像她這樣的單身女人,男人們只要一有機會就往上貼,那像陸浩,她都發出邀請了,他還好,三言兩句,就把她的一番好意就推辭掉了。當王娟聽說陸浩要學駕照,心裏還是有點小高興,看來公司買車是遲早的事了。

陸浩下班後,他沒有打迪,而是和其他人一樣,擠上了公交車,他想一邊走,一邊看看外面這個世界,瞭解一下大衆的所需,說白了這也是社會調查的一部分。陸浩始終記得一句話,’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經商也是如此“

陸浩換了好幾趟車,才把自己弄到了家,一回房,老闆娘就笑眯眯的跟了進來,她把一張紙條往陸浩的茶几上一放說:“李萍來電話了,向我們問了好,還給你留了電話號碼,有空的時候你給人家回過電話,千萬記着別忘了”老闆娘說完,笑眯眯的就下了樓。

陸浩按照老闆娘給他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電話很快就通了,陸浩在這邊問道:“喂,你好!麻煩給你找一下李萍”

電話聽筒那邊,先是一陣笑,繼而接着說道:“我是李萍,你是陸浩吧,聽麗珍姐說,你可發達了,都成立了公司,要不要我來給你打工”李萍笑的好開心。

陸浩開玩笑道:“好的呀,你來給我做祕書吧,我這兒正缺一個私人祕書的活,你幹不幹?“

“去你的,又拿姐開玩笑“李萍輕聲的責怪道,兩個人聊的開心極了。 爲了6#地競標的事,陸浩把自己關了起來,查這方面的相關資料,諮詢相關知識,他越來越覺得自己這方面知識性的貧乏,他必須充電,要不,他怎麼做大公司。

陸浩撥通了桌上的電話,一會兒,王娟抱着一摞資料走了進來,陸浩示意她坐下,這纔對王娟說:“你看我們公司是不是該請一個法律顧問,這樣我們做事也方便點,最關鍵的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必須符合國家的法律政策,你認爲呢?”陸浩笑着問王娟道。

王娟對這個小老闆,是越來越不敢小看他了,今天他忽然想請法律顧問,不知他的用意又是什麼,像一般性的小公司,這個根本用不着,等萬一有事了,找一個律師事務所就可以了,這法律顧問可是常年要拿薪的,難道老闆是爲公司將來的擴大做準備,這也不至於吧。

陸浩見王娟沒有吭聲,就知道她還沒有領會他的意思,於是陸浩拿出一本企業法,對王娟說道:“是這樣一個問題,隨着經濟不斷的高速發展,如果想走的穩,走的遠,就必須遵照這個往下走,否則兔子的尾巴長不了”陸浩把手裏的企業法給王娟晃了晃。

王娟點了點頭,輕輕的說:“這個是要的,但這是我們將來的事,目前就我們公司這個規模,我認爲沒有必要先搞這一套,等公司壯大了我們再說”

陸浩搖了搖頭,把手中的一份資料遞給王娟說:“這是我曾新規化的公司組織結構圖,你下去着手這方面的準備,爭取在6#地競標之前搞定它”

王娟接過一看,不由得睜大了眼睛,這小老闆怎麼想到一出是一出,到底想幹什麼啊,公司目前還沒有一毛錢的進項,他反而要擴充公司門面,招這麼多的人來幹什麼啊,還真是考慮的不錯,從上到下,每個部門都存在,還設了保安部,這個有必要嗎?王娟看着,心裏一點都不理解。不過讓王娟心裏稍有點得意的是在組織結構圖上,副總經理這個職位寫上了她的名字。

王娟忽然在保安部部長這個位置上,看到了王倩兩個字,王倩,王娟覺得很熟悉但一時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她眼睛假裝在看這張公司組織結構圖,心裏還在想着王倩這個名字,噢!她就是和麗珍姐一起來參加開業典禮的那個女的,英姿灑脫,王娟一想起王倩的樣子,心裏不由得一顫,她不知道自己這是爲了什麼。

“怎麼了王小姐,這件事情不好辦,還是有別的原因,說出來我聽聽”陸浩見王娟不說話,所以追問道。

王娟用手攏了一下額前的頭髮,有點不解的問道:“你這樣做我一點都看不懂,公司目前這種情況,沒有必要搞這些,因爲你我都不能保證6#地一定就是我們的,比如你還設了個保安部,這不是明擺着弄個空架子,我不理解,除非你能說服我,否則我不去做這種無聊的事”

王娟認真的樣子真好看,陸浩心裏不由得一蕩,不過他馬上收回了胡思亂想的心思,一本正經的說道:“那好吧!我說給你聽,第一,6#地我們勢在必得,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都要拿下,這是其一,最重要的一點你應該能想到,在這麼多有實力的大公司中,如果我們把這一塊肥肉搶到了,像我們這種名不經傳的小公司,他們怎麼輕易會把這塊地給咱們,肯定要組織人員前來考察“

王娟聽到這裏,馬上明白了過來,她忙說:“你是要應付他們的檢查“

陸浩點了點頭說:“這是其一,6#地一旦到手,我們馬上就要進行下一步的用做,這些人都會有用處的,退一萬步,6#地搞不定,還有7#地8#地,難道我們一塊地也弄不到嗎?這些我們得提前配備這些人員,等到時立馬上崗就行了“


哎呀,這老闆簡直就是個商業奇才,無師自通,他根本不用去學。王娟這次真是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了,不過她還是有點弄不明白,陸浩爲什麼還要設一個保安部,就算是百十號人的公司,也沒有這個必要啊,因爲一樓就有人家物業上的保安,王娟想問陸浩,欲言又止了,她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妥。

陸浩看出了王娟的心思,笑着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設立保安部有點多餘,這個我也來給你解釋一下,第一,這棟大廈原來的物業想撤出,我想把這棟大廈給整體租下來,再分租別人,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自己的保安部,至於部長人選爲什麼要用王倩這個人,因爲她是特警出身,所以我覺得這個職位由她來擔任,最爲合適“

原來如此,王娟聽到這裏,只要佩服兩字了,她立馬站了起來,對陸浩保證道:“那我就明白了,我會在三兩天,把這事全部搞定,不過這樣一來,我們的辦公點就有點小了,要不大家先擠着坐?“

“不行,你馬上找物業,讓他們動員18樓另外幾家小公司,讓他們搬到別的樓層去,整個18樓就我們一家來用,這樣不小了吧!另外,告訴物業,如果這幾家小公司能搬走,他們搬家時所產生的費用,由我們來掏,這樣一來還會小嗎?陸浩說的很果斷。

王娟太欣賞這個小老闆了,她不由得多看了陸浩兩眼,那種脈脈含情的樣子,讓人酥到骨頭裏面去了。陸浩感覺到了王娟的眼光,他不敢正視,因爲像王娟這種成熟女人的眼光,柔情裏帶着殺傷,他怕自己會被俘虜。

第二天正好是個星期天,如果是平常,他都要到公司裏去的,但今天不行。陸浩起了個大早,按照老闆娘給他提供的地址,他今天要去A市的北郊,去請一個人,哪就是王倩。

車窗外陽光明媚,看着叫人心情特爽,由於是星期天,街上的人特別的多,可以說是人來人往,車水馬龍。A市真的好大,從西邊到北邊,光坐車就是好幾個小時,等陸浩找到王倩時,都快中午了。

王倩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工業園,周圍的配套設施不是很齊全,她們倆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個環境較爲舒適的湘菜館,老闆看只有她們兩個人了,說什麼也不給她們包間,最後陸浩說再加點錢,老闆無奈之下就通意了。

當倆個人面對面坐在一起時,陸浩從來沒有過的尷尬,王倩也是覺得不知從何說起,她先給陸浩倒上了一杯茶水,然後輕輕的問道:“你這麼忙,怎麼有空來我這兒?“

陸浩也是一笑說:“還好吧,我是想請你到我那邊去“

“怎麼,又是同情我,我說老實話,你們做的那些,我一點都做不來,也不感興趣,就目前我的工作而言,我只能是勉強應付,不要是家裏欠人家債的話,我早都不幹了“王倩說着,用手拉了拉她的工作衣,看起來意志很是消沉。

陸浩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你說這麼一個好姑娘,人不但長的漂亮,而且本來有着不錯的一份職業,都是因爲家庭的原故,才讓她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陸浩喝了一口茶水,笑着對王倩說道:“我請你過去,是讓你幹你喜歡的工作,而且這個工作我覺得只有你最合適“

王倩擡起了頭,眼睛裏帶着一絲好奇,“什麼工作,我覺得這裏根本沒有我喜歡的工作“

“我想請你過去當我的保安部部長,怎麼樣,這個工作你喜歡嗎?“陸浩的眼睛裏充滿了期待。 “保安部部長“王倩有點詫異的問道。

陸浩點了點頭,說:“對,主管我們公司的所有保安,負責全公司人員及財產安全,公司剛開始成立,人員不多,等到公司壯大了,這個部門的任務也是不小“

王倩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這比她在工廠裏所從事的工作有意思多了,她有點不好意思的對陸浩說道:“太不好意思了,什麼事都得麻煩你,那我回去就打辭職報告,這事等批下來也要好幾天的時間,一個月後我來報到行不行“


陸浩想了一下,痛快的說:“行“

菜上齊了,都是些地方特色的小吃,很合她們的口味,倆個人吃的很是開心,慢慢的,王倩的話也多了起來,她對面前這個充滿正義感覺的年青人又是敬畏又是親近。她從雲南來A市,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又出了那種事,多虧了陸浩的仗義,要不她不知能不能坐在這兒。

王倩最後又問到有關陸浩出國的事,其實這也是陸浩的一段血淚史,陸浩說的較詳細,有些地方也很有感情,聽的王倩臉色時而高興時而憂愁,看來是王倩真的用心去聽了,當他講到歐陽虹和娜塔莎這兩個女人時,陸浩這才意識到,自己又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自己回國也有一段時間了,他應該給她們打個電話了。

陸浩和王倩一直聊到下午三點多,茶水都喝了好幾壺,結帳時老闆一臉的不高興,還好陸浩深知人心,多付了二十元錢,老闆這才臉上有了笑容,出門時連着說了好幾個歡迎下次光臨的話語。


王倩把陸浩一直送到了公交站,兩個人好像多年沒見的老朋友,揮手之間充滿了離別的不捨。

晚上八點多,陸浩纔回到了旅店,剛進門,陸浩換上了拖鞋地,正準備去洗澡時,老闆娘來了,身後還跟着王娟,這讓陸浩有點小小的吃驚,難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這王娟怎麼來了,陸浩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發現一切重常,他這才稍有放心。

王娟走了進來,完全沒有上班時上下級的拘謹,她在陸浩本來很小的房間裏走來走去,一雙大眼睛到處亂看,等把整個房間看了一遍後,這纔打趣的說道:“這裏條件也很一般,我還以爲是五星級的待遇,我家裏比這裏強多了,叫人家都不去,看來還是麗珍姐的魅力大“

“你給我坐下,說話一點正形都沒有,我有什麼魅力,都老太婆了,那能跟你這美女比“老闆娘說着,把王娟拉着坐在了沙發上。

陸浩看着兩個女人說笑,見她們鬧完了,這才插話道:“王小姐,你怎麼來了,這裏離你那也有一點距離“

“怎麼,不歡迎我來啊,王小姐王小姐的,有這麼生疏嗎?叫我王娟好了,人家又不是沒有名字“嘿,這王娟撒起嬌來,還真像個小姑娘。

陸浩不由得多看了兩眼王娟,覺得這女人真不像快三十歲的人,除了胸部有點成熟女人的飽滿外,其它地方真像一個二十三四的小姑娘,尤其是兩條修長的美腿,在裙襬下顯得格外均勻滑潤,看了讓人有一種想摸一把的衝動。

老闆娘是過來人,她看到了陸浩火辣辣的眼睛,他邊打旁敲的對王娟說道:“妹子,姐把你介紹給你們這個老闆,別的事我不管,就是你必須給我盯緊了,這小子不能對你們辦公室的任何女的有什麼花花腸子,因爲他的女朋友已經夠多的了,如果再不控制,將來還不知會不會把他的皮給扒了,做老闆千萬不能好色“這老闆娘雖然是給王娟說話,但她實際上是有所指向,這個陸浩心裏明白。

沒想到王娟冷哼一聲,對老闆娘做了個鬼臉說:“你就省省吧,人家身邊女人多,說明他有那個本事,那個女人喜歡他,那是她的事,誰像你,守着人家不動,還不讓別的人動,有你這樣的嗎“王娟話鋒一轉,數落起了老闆李麗珍。

沒想到平時開朗大方,嘴巴像一把刀的李麗珍,這時被王娟輕描淡寫的說了兩句,弄得她滿臉的紅暈,急得伸手在王娟的身上亂擰:“你胡說什麼,沒大沒小,你以爲我像你一樣風流“

王娟咯咯笑着,邊躲邊說:“我是風流怎麼了,你不風流,臉紅什麼啊,爲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打門鬼不驚“兩個女人竟然當着陸浩的面,有他的牀邊鬧成了一團,房內熱鬧極了。

陸浩怕她們這樣鬧下去,如果不小心傷及到對方,其中有一個生氣了,那就太沒意思了,他忙說:“好了,我有正事要問王娟“

老闆娘和王娟嘻笑着這才鬆了開來,王娟對陸浩說:“今天是休息天,有什麼事明天上班了再說,現在你可不是我的老闆,我是來這兒找麗珍姐玩的“

“切,你就別在這裏給我賣乖了,找我玩不過是個藉口吧,我在這裏見過你幾次啊,如果常來的話,也不至於連路都跑錯了吧“老闆娘一點都不給王娟留面子,看來她們兩的關係真是不同一般,要是換了平常人的話,翻臉的可能都有。

王娟臉色一正說:“好了,不跟你說這個了,你這人是馬列主義的手電筒,光照別人不照自己,在你家來做客,飯都不給人家吃,這下是不是該開飯了,你要等的人不是坐這裏嗎?”

李老孃站了起來,用手在王娟粉嘟嘟的臉上輕輕一摸說:“真漂亮,姐這就給你上菜了”說完,扭着圓圓的屁股,跑了出去。

“記着弄瓶好酒上來”王娟高喊着。

這有了女人的房間就是不一樣,陸浩不禁問道:“怎麼你們還沒有吃飯,這都幾點了?”

王娟衝陸浩拋了個媚眼說:“這個你心裏最清楚,你的這位老闆可疼你了,怪不得寧肯每天坐那麼遠的公交車去上班,也不願住我那兒”這王娟說着說着又來了。

可能是王娟不常來的原故,老闆娘的菜整的很豐富,什麼雞鴨魚的,還有很少吃的牛肉也給弄上了桌,可能是真餓了,王娟和老闆娘這纔不鬧了,吃的很是帶勁。

陸浩這時也覺得有點兒餓意,坐了幾個小時的車,吃飯的事也給忘記了,他本來是想洗個澡就準備上牀了,沒想到李板娘還弄了這麼豐盛的一桌,既然有好吃的,那他還用客氣嗎。陸浩一邊吃,一邊給她們三個人分別滿上了一杯酒,酒看來是老闆娘珍藏的好久的劍南春,喝起來很是帶勁。

喝着喝着,大家的話就多了起來,王娟一雙眼睛在酒精的作用下,變得撲塑迷離,再加上她的衣着打扮,混身充滿着一種性感與嫵媚,剛開始,陸浩有點顧及,隨着幾杯酒下肚,大家都有點放開,陸浩的一雙眼睛就不再那麼老實,他覺得這麼好的身材,不多看兩眼就是一種浪費。

王娟喝白酒也不含糊,這可是出於陸浩的意料之外,她喝了一大口,笑着問陸浩:“老闆,我能問你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嗎?” 武俠三千年 ,足足可以殺死一個男人,最少陸浩是這樣認爲的。

陸浩心裏明白,王娟想要問他的,除非就是兩個問題,一個就是他的女人,而另一個就是他的錢,除了這些他身上沒有王娟所感興趣的東西。

果不其然,王娟好像還思考了一下,接着問道:“你是不是在俄羅斯有女人,而且還不止一個,她們都是大款吧!我們現在賬戶裏的兩千萬,是不是她們聯合投資的”

“兩千萬”李板娘舉着筷子,驚恐的睜大了雙眼,她也不由得向陸浩投來了不解的眼光。

既然大家都這樣認爲,自己是傍了女大款纔有了這筆錢的,那他又何必去解釋呢,更何況這種事情他又無法解釋,陸浩沒有吭聲,只是點了點頭。 “天哪!這是真的,你小子可真不簡單啊,這麼多錢那女人也捨得給你啊,是不是孤寡老人,身邊沒有一個可信任的人,我知道,你很仗義,肯定是你打動了她“老闆娘被這兩千萬嚇的語無論次,說的話前言不搭後語。

倒是這王娟,見廣識多,她一臉的坦然,她擡起她的美腿,悄悄的從桌子下面伸了過來,在老闆娘的腿上輕輕的踩了一下,老闆娘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點兒失態,她忙乾咳了一聲,舉起了手中的酒杯,大聲說道:“喝,喝好纔是真的“

陸浩心裏想,還喝個屁,這瓶底總不能翻過來吧,王娟倒是很認真,她對老闆娘說:“酒都喝完了,你讓我們還喝什麼,還不快去再弄上一瓶,讓大家儘儘興“老闆娘被王娟這樣一說,有點生氣的站了起來,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娟,拉開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