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炎似乎對黑炎極爲厭恨,瘋狂的燃燒着黑炎,數個呼吸間,便是將其燃燒殆盡,炙熱的火焰纏繞着黑衣人,在其悽慘的哀嚎中,瞬間將其燃燒成灰。

手握龍闕巨劍踉蹌的站着,俊逸的臉上佈滿了疲憊的神色,玄力消耗的近乎枯竭。

“該死的廢物,竟然被兩名螻蟻斬殺!”最後一名黑衣人驚恐的怒罵着。

“你,還是擔心自己吧!”一聲冷喝,霍老鬼魅的出現在了黑衣人的背後。 墨羽森然陰冷的話,響徹黑夜之中,不由得讓黑衣人身體一顫。

“弒神殿總共派出了五組殺手,每組三人,加上我們,已經被你消滅了兩組,還剩下三組殺手。”黑衣人驚慌的說着。

墨羽背後的手掌不由進我起來,三組殺手,也就是說還有九人在獵殺自己,而且實力都是在凝魄巔峯,藉助黑炎的力量,都是能夠達到半步凝魂的境界。

對現在的墨羽來說,極爲的棘手,一種莫名的壓力,如同巨石一般壓在墨羽心頭。

“我怎麼才能夠找到他們?”墨羽淡漠的說着。

“我們之間都有靈魂黑玉作爲聯繫,在我的須彌戒中有三枚黑色玉佩,通過玉佩,能夠感知到他們的位置。”黑衣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把玩着黑色的須彌戒,精神力內視,果然是發現了三枚奇特的黑色玉佩,墨羽嘴角緊繃,問出了一直以來心中最大的疑問。

“你們,爲什麼每次都能夠精準的找到我的位置?”墨羽內心對此很是疑惑,無論自己怎麼努力的隱藏,都是會被弒神殿的殺手找出來。


“這個,具體我也不清楚,你的位置是弒神殿中的情報師給我們的,我們自己很難尋出你們的位置,弒神殿似乎是掌握了你們家族什麼東西,至於是什麼,我這種等級的殺手是沒有資格知道的。”黑衣人如實的交代着。

墨羽輕點着頭,對於黑衣人的話並沒有過多的懷疑,這些人實力雖然強大,但在弒神殿中也只是些底層的小殺手而已,並沒有資格知道太多。

“我聽說,在卿蝶城中,貌似有蛇部的分部,這話真假?”墨羽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你果然不簡單呢,看來是組織中人太過自大與輕敵了呢,卿蝶城中卻是有一處蛇部的分部,不過我是獸部之人,那出分部,隱藏在卿蝶城何處我便不知道了。”黑衣人驚愕的說着,看向墨羽的眼瞳中充滿了驚異。

一直以來,蹂躪墨家帝炎城分支這個任務,都是被弒神殿的成員認爲是最簡單與輕鬆的任務,每個人都夢寐以求的想要接到組織的這個命令,完成任務後那豐富的獎勵,實在是與任務的困難程度不成正比。

“難怪,難怪近年來,派往墨家的殺手都是以死亡告終,原來墨家出了一個不簡單的傢伙……”黑衣人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獨自一人低喃着。

自從兩年前左右,弒神殿派往帝炎城的殺手,便都是以失蹤與死亡而告終,任務一個接一個的失敗,人一個接一個死。

“原來真的有呢,呵呵!”墨羽冷笑着看着天空。

“好了,你想知道的你都知道了,該讓我復活了吧,可是即便是我復活了,我也會被弒神殿追殺的,我絕對跑不了的,我該怎麼辦,救救我、救救我吧!”黑衣人由喜轉悲,面色驚慌的哀求着墨羽。

墨羽玩弄着黑色的須彌戒,戲虐的看着驚慌的黑衣人,食指指向黑衣人,一種奇異的波動蘊含着。

“弒神殿,沒有教你隱藏的好方法麼?”墨羽笑嘻嘻的問道。

“交過我們隱藏的方法,但是那些方法對他們來說根本沒用的。”黑衣人哭喪着臉說着,一臉的無奈。

腳步輕踏,墨羽緩緩的走向了黑衣人,手臂擡起,食指輕輕的移向黑衣人的額頭,彷彿是死神的審判。

“那我來教你吧,靈魂破滅是最好的方法,去死吧!”墨羽冷哼一聲,食指觸碰到了黑衣人的額頭上。

嗡!

奇異的嗡鳴聲響起,瞬間黑衣人的身體中似乎是少了什麼一般,眼神再次恢復了呆滯空洞,血芒充斥在無神的瞳孔中。

“永遠不要被敵人的條件動搖內心,因爲那只是一個個甜蜜的死亡蜜罐,說出來,你也就在沒有利用的價值了!”

“弒神殿,是時候讓你們嚐嚐被螻蟻,反撲的滋味了!”墨羽比如刀鋒的嘴角掀起,冷厲的輕笑着,猙獰爬滿了俊逸的臉龐。

揮手間,墨羽煉製的弒神屍,便是被吸收進須彌戒中,凡是弒神殿的殺手被墨羽煉屍後,都被墨羽稱爲弒神屍了。

解決了這一組的殺手,墨羽不由的輕鬆了一口氣,看着懸掛在天際上的泠泠冷月,一陣清涼的寒風吹過,墨羽不由得緊了緊衣服,夜晚的寒冷在山腰處體現的淋漓盡致。

靜靜的站在洞口處,墨羽一夜無言,時間流逝,漸漸的天邊乏起了白色的光芒,魚肚白出現。

一縷金色陽光穿透了無數的雲層,灑落在天荒絕域的大地上,無比炙熱的曜日,緩緩升上九天,驅逐了所有黑暗,如同皇者一般,君臨天下。

啊啊啊……

墨羽打了一個哈氣,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噼裏啪啦的骨骼碰撞聲,從身體中響徹而起,遙望着曜日,燦爛的微笑再次出現在墨羽俊秀的臉龐上。

“你這傢伙,我沒時間顧你,你居然就這麼在外面站了一夜,也不怕凍壞了。”水瑤不知何時走出了山洞中,不滿的嬌嗔的說着。


“呵呵,成功煉製出崆峒丹了?”墨羽笑呵呵的問道。

“昨晚好艱險,知道最後一幅藥材的時候,方纔是險些成功煉製出來,真不知道你這傢伙從哪裏尋到那些神異的藥方。”水瑤有些疲倦的笑着。


“太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便交給我吧。”墨羽右拳輕擊了一下胸口,自信滿滿的說着。

這一刻的少年背靠着金色烈日,溫暖的陽光映照在背後,如同天神一般,一種出塵的氣質充斥着少年,水瑤絕美的臉龐上有些發癡,不由得微微一紅。

從水瑤手中取過崆峒丹,墨羽便是迅速的回到了山洞中,找打了一塊平淡的石塊,取出一些特殊工具。

輕緩的將崆峒丹放入器皿中,用力的將其磨碎成爲細小的藥沫,然後便是將一株紅色藥材用玄炎焚燒成爲液體狀。

一切步驟都好了之後,便是開始佈置起陣法來,身旁的水瑤與霍老都是好奇的看着墨羽,對於墨羽的神奇,兩人越來越的好奇起來。

“這是什麼陣法呢?”水瑤疑惑的說着。

“凝靈陣,一種能夠凝聚空氣中散佈的精神力,雖然不能化爲自己的精神力,卻是對製作符印極爲有用。”墨羽笑呵呵的解釋着。

“符印?那是什麼?”水瑤越加的不解起來。

墨羽神情一滯,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就是一類似丹藥的一種符印,與丹藥差不多,但卻有着另樣的力量。”

墨羽一邊解說着,一邊佈置起聚靈陣,聚靈陣是一個小型陣法,幾乎是沒費什麼力氣,便是不知完畢。

看着已經佈置好的一切,就差自己這股東風了,墨羽輕拂着須彌戒,光芒閃爍間,兩張白宣紙出現。

“聚靈陣-陣啓!”

一聲輕喝青色的光芒閃爍而起,一點點的綠色光點被從四方引來,漸漸懸浮在墨羽身邊,散發着迷人的光芒。

將白宣紙鋪平,食指沾滿了磨研好的藥汁,緩緩的落在白紙上,精神力異常的集中,落下的手指近乎蝸牛般的移動着。

身旁的水瑤兩人則是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看着墨羽的手指,數個呼吸間,墨羽方纔是劃出了一到橫槓。


時間悄然流逝,不知不覺間,以是日上午頭,墨羽以是畫出了兩個奇異的符號,便是篆體的崆峒二字。

“好了,第一張符印已經畫好了,霍老你試試看,有用的話,我便將剩下的藥汁全部畫成崆峒符印。”墨羽擦着額頭上的汗水,將一張散發着濃郁藥香符印遞給霍老。

蒼老的手掌,有些激動的接過了符印,不斷地點着頭,神情欣喜。

“這個要怎麼用?”霍老不解的看着墨羽。 “這個用起來倒是很簡單,只需注入玄力,然後緊貼在身體上,便是可以抵抗火海雙印的的痛苦。”墨羽指着崆峒符印說道。

霍老手掌上玄力涌動,奔涌入崆峒符印中,然後緊貼在胸膛前,瞬時間崆峒符印紅芒微閃,便是印在了霍老胸膛上。

墨羽、水瑤靜靜的站在一旁,神情急切的看着霍老。

隨着紅芒的消失,一種清涼溫潤的感覺出現在霍老身體中,如同沐浴在春風中,讓人陶懷望野,本來依靠玄力壓制的火海雙印竟然是被牢牢地壓制住了。

霍老體內的玄力在急速的上升着,如同壓抑已久的火山,爆燃噴發而出。

玄力一路飆升,短短的數個呼吸內便是進入了凝魂二重的境界,墨羽兩人站在旁邊,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火海雙印的力量壓制了許多,現在的實力在凝魂二重期,火海雙印的力量被壓制了許多,多謝小友相助了。”霍老激動的說着,蒼老的臉上神色也是恢復了許多。

“崆峒印的力量只能壓制些許的力量,還是會感到痛苦的,而且每一張崆峒印,只能壓制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過後,火海雙印的力量便是再次反撲的。”墨羽爲皺着眉宇說道。

一旁的霍老神色一滯,卻是並沒有過多的在意,到了他這個年紀,能拖一時便是一時,並沒有太多的奢求。

“小友無需在意此事,大不了到時候我用玄力壓制便是了,呵呵。”霍老和藹的笑着,勸慰着墨羽。

墨羽輕輕點了點頭,俊逸的臉上浮現燦爛的笑容,活動了一下手腳,長吸了一口氣,凝神看向水瑤與霍老兩人。

“崆峒印我會盡快多畫出幾張,以備霍老使用。不過在此之前,我們要先去解決一些討厭的傢伙了。”墨羽淡淡的笑着。

“弒神殿?”水瑤輕柔的說着。

“沒錯,此次前來天荒絕域獵殺我的,一共有十五人,還剩下九人隱藏着,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足以對他們進行反獵殺了。”墨羽傲然的說着。

“能找到那些傢伙麼?”霍老也是神情一冷,顯然對於弒神殿對墨羽下手,心中極爲不滿。

事實上,霍老內心深處已經把墨羽當成了自己的孫子一般對待,只是老者卻是不知爲何,只是將這個念頭深深的隱埋於內心深處。

“我有辦法尋到他們的位置,在這之前我先講實力提升到凝魄九重,然後我們便去尋找他們。”墨羽輕笑着說道。

水瑤、霍老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墨羽轉身進入了石屋之中,身軀筆直的盤坐在石牀上,從黑衣人的須彌戒中取出了數枚黑色晶石。

感受着黑色晶石中澎湃的玄力,但卻是有着濃郁的邪惡盤繞在其中,墨羽嘴角一撇,冷笑一聲,玄炎衝出身體,靜靜的漂浮在身前。

墨羽手指輕彈,十枚黑色晶石進入玄炎中,瞬時間,噼裏啪啦的聲響便是從中傳出,緊接着便是有着類似靈魂痛苦哀嚎的聲音從中響徹而起。

額額啊啊啊啊!

墨羽雙瞳緊縮,面色凝重的看着玄炎中的黑色晶石,此時的黑色晶石中,有着漆黑的火焰噴涌而出,與玄炎拼命的抗衡着。

黑炎散發着濃郁的邪惡氣息,但卻像是懼怕玄炎一般,被玄炎漸漸的壓制入下風,不斷的消散縮小着。

轟!

玄炎的溫度瞬間暴增一倍,炙熱的火焰彷彿能夠燃燒了虛空一般,一波波虛幻的波動散播在空氣中。

感知着玄炎傳來的情緒,墨羽眉頭緊皺,那是一種極度憤怒的情緒,對於黑炎有着難以名狀的仇恨,就像是遇見了自己的宿敵。

感受着黑炎的邪惡波動,墨羽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在葉相城中感知到的那團精神力量,那種邪惡如出一轍,甚至更勝一籌。

“弒神殿到底隱藏着什麼,普通人類怎麼會有如此邪惡的力量?”墨羽不解的思索着。

隨着時間的流逝,玄炎的溫度也是急劇下降了許多,再次恢復了原本的形態,彷彿是疲憊了一般,火光略顯暗淡的融進了墨羽的體內。

剩下十枚化爲純白色的晶石,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晶瑩純透,沒有了邪惡的氣息,澎湃的玄力波動在其中。


“終於是淨化完了。”墨羽手握着晶石,長吐了一口氣。

經過連續的激烈戰鬥,墨羽現在的實力已經是徘徊在了凝魄八重巔峯,只差一步便是可以進入凝魄九重的境界。

身軀筆直的盤坐在石牀之上,兩隻手掌平坦,分別有着五枚晶石,散發着澎湃的玄力。

一絲絲的玄力如溪流一般涌入墨羽的手掌中,順着體內的經脈,在身體中循環,然後進入丹田之中。

漸漸的,玄力流淌間,墨羽的體內有着嘩嘩的流水聲傳出,玄力流淌過經脈後,涌入了丹田之中,丹田處紫金色的圓球開始越加的凝實起來。

淡青色的玄力如同一場龍捲風,圍繞着紫金圓球瘋狂旋轉,墨羽的身體都是微微顫動起來。

天荒絕域本就是玄力雄渾之地,濃郁的玄力包裹着墨羽的身體,從無數張開的毛孔中鑽進,本就是八重巔峯的墨羽,進入凝魄九重可謂說是水到渠成。

一團淡青色的玄力出現在墨羽的頭頂上,隱隱間發出嗡鳴的聲響,一圈圈玄力圍繞着墨羽的身體快速的旋轉着,最終全部都是凝聚到了頭頂上的玄力氣團中。

隨着時間的流逝,墨羽頭頂上的玄力氣團越加飽滿起來,竟是凝聚出一副皇冠,懸浮在墨羽的頭頂。

轟!

一聲轟鳴,淡青色皇冠迅猛的融進了墨羽身體中,筆直盤坐的身體都是輕微的顫抖起來,不過卻是沒有絲毫的痛楚,一種舒服到了極點的感覺充斥在墨羽的身體中。

丹田處大的紫金色玄丹轟然一聲碎裂,近乎液態化的玄力充滿了墨羽的丹田,精神力內視着丹田中情況,墨羽卻是很是欣喜,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凝魄九重,飽滿的玄力,讓墨羽有一種強大到推山崩嶽的感覺。

欣喜過後,墨羽控制着體內的玄力再次凝聚擠壓成一個渾圓的球體,圓球的出現,身體中玄力像是找到了根源一般,嘩嘩的奔涌進圓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