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斯隆的嘲弄,來自空中幻影的直接衝撞,不過斯隆似乎是有些小瞧教皇的手段了!

一陣耀眼的七彩光芒,利爾西多夫渾身如閃電一般轉瞬急閃,不過即便這樣那蘊含恐怖的刀氣還是將利爾西多夫的盔甲刮的稀爛。


向後倒退數米,一臉的陰沉!區區的一個幻影竟然就足以將人界幾乎最強者的教皇打至這樣,神威果然不同凡響。

“嗯?”

蘊含着龐大黑暗能量與死之能量的正反的之力從前後迎面突來。

“死靈歸結”

鐮刀輕輕一揮,艾德琳娜與萊恩黑暗體的魔法頓時如同被禁錮一般停在了原地,如果不是那魔法還在悄聲運行,衆人恐怕都會以爲是時間靜止了那。

“背叛者就應該有背叛者的覺悟,納靈”伴隨着斯隆的話語,存在於斯隆身旁的兩股龐大魔法竟然開始扭曲,旋轉……顫抖,最終竟然一點一點向斯隆的本體(伊利貝卡)流去。

“可惡!被同化了嗎,不能在用本院力量了”艾德琳娜咬着牙齦原本就不太冷靜的外表頓時更加陰沉起來,不過不用本源力量,艾德琳娜還有什麼力量能夠運用那。

“浩隕塵世,萬物俱滅!死,死,死”斯隆連續的三聲死如同某種暗語,最先承受不住竟然是賢者之塔的光系長者。

“我……”一道耀眼的白光,長者連同的附近一片的生物一同化爲了血水。

“什麼!!!”身處於斯隆身後始終保護莉亞迪斯的哈德羅特滿臉的愕然。

是什麼魔法,禁咒?還是神術!不但殘忍的秒殺了一名上位禁咒法師還連帶了一片精靈族的人,可怕的實力!雖然以旁觀的視角從萊恩的視角觀察到一次斯隆,但是那次畢竟是夢境,像這次如此的真實!就連對視的勇氣哈德羅特都無法做到,神嗎……好可怕的物種。

嗯?等,等等,這種感覺!萬分凝重的哈德羅特敏捷的砍斷飛身而來的數名不死生物,突然身體猛地顫抖起來。

“萊……萊恩?”一瞬間,哈德羅特彷彿經受被抽離靈魂的痛苦一般,汗水透過剛硬的盔甲,力量幾乎完全被抽出,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哈德羅特卻的確感受到了那股異常的契約波動。

“莉亞迪斯!!!哈德羅特,我要殺了你”利爾西多夫咆哮的怒吼聲令哈德羅特猛地再度一顫。

“莉亞……迪斯?”哈德羅特猛地回身,空氣如靜止一般!

赤紅色的血水,被紅色觸手狀的物體撕扯慢慢化爲肉塊的莉亞迪斯由半空中墮落,右手輕微探出,彷彿是爲了確認某不可能發生的事一般。

“我竟然……”

強烈的契約波動令哈德羅特一瞬間陷入了失神,戰場中的變數可想而知,不過任誰也想不到最先糟害的會是沒有任何威脅的莉亞迪斯吧。

“哈 德 羅 特”利爾西多夫揮動着初開劍橫掃四周,強大的劍技掌控令周圍的不死生物如同大敵一般,從死靈中衝出來的利爾西多夫完全的放棄了防禦,又一次……又一次、明明纔剛剛確認莉亞迪斯還存活的事,但是馬上又。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忍受着緋紅之氣入體的撕裂感與快要崩裂的神經錯燒敢,利爾西多夫揮動着初開劍如同瘋子一般朝哈德羅特衝去。

“哈德羅特!”萊恩無法停止正面與斯隆的接觸,在場所有人中唯有萊恩自己能夠無視這場中的風雲變幻,原因無非是自己是斯隆的部分神識與神體的功用,但是萊恩卻無法幫助任何人。

只要自己精神稍一分散,之前那名禁咒法師死亡的魔法就會落到自己身上!暫時只有放棄所有加固精神纔是上策,而斯隆似乎也有着自己的顧慮一般,並沒有再次釋放羣體的神術。

瘋狂而至的利爾西多夫並沒有砍中哈德羅特,在距離還有數米的路途中,手持約束的勝利之劍的阿爾託利亞成功攔住了利爾西多夫。

“滾開!”利爾西多夫是瘋狂但還沒到分不清實力的地步,眼前的騎士可是傳說中騎士的頂點,單拼武技的話兩個自己恐怕才能與之匹敵吧。

“還不明白嗎,殺她的人是死神而非哈德羅特!若你再繼續對我的人猛追,休怪我先斬殺於你”劍尖猛然一動,一股霸道絕倫的勢頓時將利爾西多夫鎖的死死的,而此時下方閃爍七色光芒的理想鄉慢慢上浮最終飄到了阿爾託利亞手中。


反手緊握,劍鞘別於腰間,不死不滅沉睡於神話理想鄉中的王者在度迴歸!不過敵人是神,即便是最強形態依舊……

“哼,老頭子的東西嗎?隕塵世,萬物俱滅!死,死,死”

“來了嗎?”阿爾託利亞雙眼猛地睜開,一股直達內心的恐懼從大腦開始傳遍全身,每一根血管,每一部分肌肉組織,骨骼!開始發出不協調的震動。

相比於自爆,到更有點像被迫自爆,血順着阿爾託利亞的鼻孔,耳朵,眼睛嘴角緩緩流出,漆黑的盔甲竟一點一點出現裂紋,就好像是那副盔甲在壓制體內那股暴亂即將自爆的能量一般。

“阿瓦隆”阿爾託利亞顫抖的聲音令斯隆不由的再度注視了幾眼,在承受將近本體九成神壓此子竟還能吐言,恐怕意志以達半神之境了。

“給我死!”雖然斯隆是如此想但是手中卻並沒有打算放過阿爾託利亞,九成不行那就十成,十成不行就負荷百分之一百一十!

“休……想”顫抖的聲音似乎標示着阿爾託利亞的決心。

漆黑的盔甲竟然發出了原本屬於玻璃碎裂的聲響,一口鮮血不受控制的噴涌而出!不過緊隨其後卻越發的清明起來。

“聖盃!!”斯隆的臉色一變,別人或許看不出阿爾託利亞的變化,但是斯隆卻不同。

洪荒至寶,初開劍!聖盃再加上原本就存在的大地祕鑰都在人間,若此時在……

“我費盡心思苦苦籌備了數萬年之久,豈可令你們如意!死,都給我死吧”斯隆的華語充滿了癲狂,但是其手上卻倒是沒有猶豫。

神力碾壓再加上之前的的死神過境,整片精靈森林竟然完全被移入了地下,那是黑暗根源的效果。

“斯……隆!我是死神!你是,殺不死我的哈哈哈哈哈!”斯爾拖其的樣貌比斯隆還要瘋狂許多,不過他的笑聲卻沒有幾秒變戛然而止了!斯爾拖其的空間轉移地點都被斯隆用無盡神力徹底的扭曲了,當斯爾拖其爲了躲避卡爾薩斯的技能再次瞬移的時候,變中了斯隆的套,伴隨着扭曲的空間消失的還有瘋狂的斯爾拖其。 被臨時插了一腳的利爾西多夫可不會感謝斯隆,那一臉的憤怒之色若不是因爲此時是最糟糕的現況恐怕……

“讓你們先搞清楚一件事吧,究竟誰纔是戰爭的支配着!和神匹敵的力量?你覺得你們會有嗎!嗯?”斯隆一臉輕視的撇了一眼在場之人,雖然依舊還是那一副從者的姿態,但是萊恩卻莫名的在斯隆的眼中感受到了什麼,那是一種恐懼!絕對是來自上位者從未有露出的那種厭惡與決絕。

“我……阿爾託利亞!自國破山亡那天起,就再也不信任何東西了,敢站在我面前的混蛋,我纔不管你到底是神還是什麼,我所要做的!就是將你們統統送回天上的地獄去!(阿爾託利亞的口誤,但是斯隆在最早的時候的確也是與衆神生活在洪荒之地)

“送我回地獄?可笑之至,哼!太麻煩了,你們就一起死吧,這就是死神的慈悲”斯隆的話中充滿了不屑但是卻又有一種不敢等待的焦慮。

亡靈風暴的形成令正抵抗的衆人瞬間陷入了災難的最底層、迎面抵抗的話還稍好點,但若是抱頭逃竄,那等待的絕對是最慘烈最無人性的死亡。

鮮血被抽離,化爲風暴中的給養、肉身被侵蝕,化爲新生的亡靈!如同龍捲般的存在,這已經完全超越了在場所有人的限制範圍。

身體被死靈之氣團繞,如同蝙蝠一般密密麻麻的不死生物繞着萊恩與阿爾託利亞等人四周飛掠,每一次的接觸!那都是摻雜着靈魂深處的腐蝕與灼傷。


“萊恩,你想要做什麼”就在所有人拼死抵禦這股能夠同化所有生物的超禁咒的時候一句無比吃驚的聲音令所有人都不得不望向萊恩。

此時的萊恩有一種令人看不透內心的感覺,某種意義上此時的萊恩已經不是萊恩了,黑暗體狂躁不羈的血色面容,如同螺旋一般的絞殺肆虐的黑氣。

“安娜塔西亞!快回去”安娜路西法的黑色雙翼猛地振翅,雖然精靈王也很在意那名黑暗者的舉動,但是此時他要做的就是衝到最重要的女兒面前,但是這樣卻也要面臨着被斯隆“點名”的危險。

“太慢了,浩隕塵世,萬物俱滅!死!死!死!”

“噗”一口鮮血猛地噴出,安娜路西法雖然成功的將安娜塔西亞護在身後免受了亡靈的侵蝕,但是自己的體內卻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出現了道道波痕。

精靈族的回覆雖然已經足夠強悍了,但是……這種足以毀滅內部全部構造致命一擊,即便是龍族恐怕也無法完全抵禦。

“不……”望着一點一點化爲點點星辰,甚至連肉身都無法剩下德安娜路西法,安娜塔西亞的渾身開始抽搐起來。

淺黑色的羽翼從腰間竄出,就算現在沒有王權!我也要……安娜塔西亞咬緊牙關,身體騰空而起,強隱着搖搖欲墜甚至被擊落同化的危險。

死神,不能饒恕……絕對!絕對!!!!

“安娜!危險,黑暗體!去救他”

“不行,如果撤去這股能量去救她的話,那幾個老傢伙*賢者之塔的人)還有小公主,哈德羅特,在場的所有人都會受到波及,百分之七十的機率,死!”

萊恩的心如同被一雙無形黑色的罪惡之手扣住一般,每次的跳動都會伴隨難以忍受的疼痛。

“救……救她”萊恩低着頭顱,嘴角輕微抽搐的嘀咕道,那是精神與身體上的雙重摺磨。

面對斯隆,即便是至強者的精靈王只要稍稍露出破綻,都會死無葬身之地!何況她還只是……一名半精靈。

“亡魂煉獄”黑暗體沒有再次拒絕萊恩的再次請求,作爲禁咒級的魔法黑暗體很是熟練的釋放了出來,加上此時有亡靈風暴作爲素材,亡魂煉獄要更加的強大不少。

如同被引導一般,地底猛地深處巨大的黑色骨爪,安娜塔西亞猛地來不及停轉,瞬間被地下這股莫名的力量包裹吞噬進了其中。

“同爲黑暗魔法,這樣!那些亡靈生物也不會專注目標攻擊她了,但是……”

遠處幾聲慘烈的嚎叫令萊恩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賢者之塔的六人在剛剛全部爆體而亡,哈德羅特的半個身體被掛在一處岩石上!雖然死透,但是卻很難再這次戰鬥中形成站立了,至於阿爾託利亞與艾德琳娜看樣還好點,不過教皇……

單手持初開劍的教皇渾身粘滿了紅黑之物,可能是血……也有可能是詛咒,不過此時的表情卻有些不同。

他……竟然在笑。

黑暗體,萊恩!艾德琳娜都不免的有些緊張。

“啊哈哈哈哈,斯隆!多虧你的厚禮,初開劍就在剛剛甦醒了”利爾西多夫一臉癲狂的樣子,不過看其有些踉蹌不穩的姿態,萊恩可以斷定的他的右腿至少廢掉了,不是詛咒!就是斷了。

“你說什麼”斯隆的眼光掃便全場最終再次望向了利爾西多夫。

“只要……只要,三件洪荒之寶重聚,哈哈,你……”

一聲劇烈的爆炸,利爾西多夫的上半身與下半身竟然徹底分離,緊緊握着初開劍的利爾西多夫恐怕怎麼也想不到,斯隆竟然連話都不讓他說完就下了殺手。

雙眼有些迷離,利爾西多夫慢慢舉起手中的初開劍,但是失血過多!初開劍在上升到一半的時候就掉落在了地上。

全場寥寂,除了萊恩,艾德琳娜、阿爾託利亞、安娜塔西亞、奄奄一息的哈德羅特外、全場基本再無生物。

“面對這樣的我,你們覺得還會有勝算嗎?”斯隆饒有興趣的望着萊恩與再度爬起來的阿爾託利亞問道。

“我不死,便是你死……”猛然站起的阿爾託利亞揮動聖劍,摻雜着無數希望,無數的死,無數的怨恨,無數的怨念,無數的迷茫!

“哼!弱小不堪”面對着數十道劍氣,斯隆連死靈歸結都沒有用,只是輕輕的一個手擺,數以萬計的不死生物瞬間攔住了那些劍氣,爲了主子而死!這些不死生物也算是盡忠了。

“艾德琳娜……我需要你的力量”望了一眼成功吸引住斯隆阿爾託利亞,萊恩朝艾德琳娜傳音道。

“我能做什麼!”如果自己是與斯隆最爲接近的存在,那萊恩就是縮小版的斯隆,如果真的有什麼辦法,恐怕也只有這位體內有斯隆神識的半神之體了。

“請!將……我的靈魂從體內引出來”萊恩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是的說道。

“什……什麼意思?”艾德琳娜心裏一驚。

亡靈的生死,建立在靈魂是否還存在!如果萊恩的靈魂被引出,只要吃上一招斯隆的神術,必死無疑。

“相信我!如果這次危機過後,大家還能活着的話!希望你……”萊恩的聲音漸漸變小,但是艾德琳娜的眼睛卻瞪得比任何時候都大。

“你會死……你肯定會死的”艾德琳娜的表情很吃驚,但是聲音卻一如往常的冷靜,說實話艾德琳娜希望萊恩這麼做,但是這麼做萊恩一定會死……而自己,多半也會一同。

“我本來就是死人,雖然渾渾噩噩又多活了十幾年!但是卻始終沒有找到活着的一絲存在感,如果我的導師還在的話,恐怕他又會爲我的衝動而訓斥我吧”萊恩自嘲的說道。

“萊恩你……”艾德琳娜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終卻無法說出口。

靈魂消散,無**回!甚至連荒魂也做不了,是真真正正的消失在天地中。

“來吧……騎士王即便有聖盃,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萊恩又看了一眼苦苦掙扎的阿爾託利亞如釋重負的說道。

“無所不能的暗之元素啊……以混沌爲生,以恐懼爲亡!以承受我意志的力量,吞噬那璀璨的星光吧—暗之力量”

耀眼的黑光伴隨着迷你版艾德琳娜的出現,整片天空完全的被陰影所充斥!

“來吧,艾德琳娜!爲了打倒斯隆,爲了復仇……讓我們最後在合作一次吧”萊恩的意識開始逐漸模糊。

艾德琳娜入體,雖然魔力與死靈之氣增強了,但是卻還遠遠不夠。

如果你是死神,那我就是擺脫生死的萬千大衆。

“你說什麼?”斯隆放棄了蹂躪阿爾託利亞,相比於聖盃護體的阿爾託利亞,萊恩的變化更要令斯隆好奇。

“哼!就讓我最後在助你一臂之力”黑暗體的聲音徘徊於戰場之中,與此同時艾德琳娜如同被人在背後猛推一般行徑速度爆發而前進,只是瞬間就以達到萊恩的神識之海中。

“如果,我還活着!我一定替你完成”

萊恩的靈魂似乎聽到了艾德琳娜的話一般,輕輕一笑慢慢上涌最終衝出體外……

身體一沉,失去了萊恩靈魂的支持!整個身體如同一塊岩石一般,瞬間從空向下墜落而去。

“你就這麼想死嗎?”看着面前與自己遙遙相望的萊恩靈體,斯隆無比嘲笑的說道。


亡靈的靈魂狀態是最強的,因爲擺脫了肉體束縛所以對於魔力的掌控與釋放都達到了飽和,但是相對的!防禦性也變得非常的差,只要是能對靈體造成傷害的靈魂武器,甚至是附魔武器都會對靈體造成致命傷的。

“伊利貝卡,等我……我馬上就來解放你”萊恩的手開始漸漸被黑炎吞噬,於此同時還有萊恩後續的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