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此行是那司空典讓我來的,假如沒有他們的告知,我還不知道你居然還活著,而他們讓我來的目的就是……」

蘇杭說到此處有些難為情了,假如他真的說了,那就真的成為漢奸了,他豈好真的背叛葉天。

宮中有大王 !」

葉天突然淡笑著介面道,對於司空典兩人的想法他早就想出來了,以陸少華那怕死的性格,率先探查是唯一且正確的選擇,而派出蘇杭也是最佳的選擇。

只是司空典兩人都沒有想到蘇杭忍辱負重三個月是有很大的預謀的。

其實這三個月也等於司空典兩人對蘇杭的考察期,一般心懷鬼胎的人根本就堅持不下來。

試想一個修鍊者,三個月不修鍊,天天干雜貨,這事放在葉天身上也很難忍受。

但是唯獨蘇杭卻忍耐了下來,當初在風雨樓之時他為了報兄弟之仇隱忍了十年,最終卻依舊沒能得手,此刻三個月對於他而言確實不算什麼。

「葉天,你儘管放心,今日之事我蘇杭是定然不會與那司空典說的!」

蘇杭當即起誓道,他要讓葉天放心,因為他不想失去這麼一個好兄弟。

「哈哈!蘇杭你還是不了解我啊,我豈會懷疑你呢?」

葉天看著蘇杭這番認真模樣突然暢快的大笑了起來,對於他而言,實在是找不到比蘇杭更好的兄弟了。

而他的隱忍能力更是眾人所沒有的,就連葉天也自嘆不如。

「額……葉天,真的,真的謝謝你!」

蘇杭表情突然激動了起來,在這一刻,他不僅將葉天當成了好兄弟,更是自己的知己。

「兄弟間何必答謝,我的現狀你儘管告訴司空典那個畜生便是!」

葉天直接隨意的說道。

「什麼?告訴他們?」

蘇杭聽罷身子猛地一頓,而一直在安靜聽兩人講話的風月也驚呼了出來,這該有多麼危險啊! 「沒錯,我就是要讓你告訴他們,此刻我正居住在黃院主峰之上,擁有著九階巔峰的修為,這些你都可以詳盡的去說!」

葉天嘴角浮現一絲笑容,點了點頭說道。

「九階巔峰?」

蘇杭聽到葉天此刻修為後微微一愣,這隻過去了三個多月,但面前這位兄弟卻提升了近整整一階,這也太恐怖了。

不過隨後他便從震驚中退了出來,苦笑道:「葉天啊,你確實是天才,但是此刻那司空典已經進階圓滿境了,而陸少華也已經來到九階巔峰,我怕你會吃虧啊!」

「放心吧,當初他們倆對付我的時候實力本就強大,此刻我的進步遠遠比他們來得多。」

葉天滿臉自信的說道,同時內心也十分的鄙視司空典兩人。

這兩人在當初修為就已經很高了,沒想到這三個月下來只有這麼一點點的提升。

「這……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那司空典畢竟是圓滿境強者了,與能量境差距很大啊!」

蘇杭依舊提醒道,他與司空典朝夕相處,深知此人的強大。

「蘇杭大哥,這點你無需過多擔心,他越強越好,此刻我停滯九階巔峰之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那樣的戰鬥可以有助我突破!」

葉天當即擺了擺手說道,此事他已經決定下來了,再怎麼勸說都沒用。

最快速的修鍊方法其實不是多麼強大的功法,也不是吞服丹藥,而是戰鬥,這是最為實質的辦法,也是葉天一貫使用的。

因此他也不再指望下域無崖子手中的破障丹來突破圓滿境了,一切境界還是自己突破來得穩固和紮實,丹藥最多只能提升修為之用。

「這……那好吧,我會將話通報給司空典他們的!」

蘇杭最終只能點頭答應下來,其實在這三個月內他也突破到了九階巔峰,萬一到時候葉天出點什麼事情他也可以幫下忙。

「恩,勞煩蘇大哥了,三天後我將會去一趟功德堂,這件事你可以暗示給司空典!」

葉天繼續說道,既然要做,那就做的徹底,讓敵人知道自己的一切信息。

有得時候,知己知彼也不一定能百戰不殆。

「去功德堂?」

蘇杭聽罷微微一愣,不明白無緣無故的葉天去那地方幹嘛。

感受著蘇杭疑惑的目光,葉天臉上的自信漸漸消失,苦笑道:「蘇杭大哥,你可能還不知道,寒楓這傢伙此刻修為盡失,丹田破裂,我此行就是為他去尋求破立丹的,正好藉此機會剷除了司空典!」

窮三胖與富老王 原來如此!」

蘇杭聽罷也是一臉惋惜之情,在他們這些下域人的眼中,丹田破裂便沒了修鍊的希望。

「蘇大哥,我看今日天色也不早了,要不留下來休息一夜吧!」

葉天望了一眼周圍,突然說道。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談話了很久,天空完全成了黑色。

「不了,不了,我還得回去交差呢,你既然打算引蛇出洞,一網打盡,那我就繼續留在那司空典的身邊,到時候好有個照應!」

蘇杭忙搖手說道,他是騎著一頭六階風狼來得,速度並不是很快,因此必須要連夜趕路。

其實他原本是打算直接來投靠葉天,現在為了葉天的計劃只能再忍辱負重一段時間了。

「那好吧!蘇大哥,真的是幸苦你了!」

葉天滿臉真誠的說道,能有蘇杭這樣的兄弟簡直是一大幸事。

「哈哈,無妨,無妨!」


蘇杭爽快一笑,直接踏出了小殿的大門,隨著葉天的回歸,他終於看清了未來的方向。

只要能忍,任何事情終有熬出頭的一天,這便是蘇杭的人生信條。

待蘇杭走後,風月說話了,只見她俏臉上滿是擔憂,道:「葉天,你真的打算這麼做嗎?這會不會太過危險了,司空典在地院的地位不低,到時候可能會找其他的人來一起對付你的!」

【楚喬傳】不攻略反派的人生不是好人生! 丫頭,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聽了風月的話,葉天故裝生氣的反問道。

「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假如你真要去的那我也去!」

風月突然語氣一轉說道。

「你也去?這不行!」

葉天當即就拒絕道,他不會容忍自己的女人犯險的。

「葉天,你擔心我出事對不對,你的心中也沒有足夠的把握對不對!要麼都別去,要麼一起去,你自己選擇吧!」

風月突然詭異一笑,俏皮的說道。

此刻她露出了心中的小心思,原來跟著葉天一起去才是她本來的目的。

聽到這話,葉天心中也終於懂了,有時候有一個聰明的女人也不是一件好事。

「月兒,你不要鬧了,此事關係重大,其實沒有我所說的那麼輕鬆,所以你不能去!」


葉天直接了當的說道。

「哼!怕我拖後腿嗎?」

風月的話中透著絲絲不悅。

葉天淡淡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此刻他不想爭辯。

見到葉天堅決的樣子,風月突然靜了下來,兩人目光相對幾秒后小妮子終於妥協了,道:「那好吧,這次我就聽你的,但是你不準再出事,否則……」

「哈哈,沒有否則!」

葉天直接打斷風月的話,哈哈一笑抱起了她的嬌軀往房內走去,此刻已經是夜晚,當然是要行該行之事。

「你這壞人!」

風月在葉天的懷中沒有掙扎,反倒緊緊靠著他的身軀。

「砰!」

房門被葉天一腳踢上,裡面則是一副香艷欲滴景色。

第二天一早,葉天就緩步行出了小殿,如此長的時間,他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由於體內的靈氣已經趨於飽和,此刻葉天再怎麼努力修鍊也沒有用,因此他才想出了之前那個計劃。

有的時候人就是需要逼出來的。

葉天所要去的地方乃是黃院主峰的大殿,他要去找上官周立。

很快他就來到了上官周立的房外,因為同為直系弟子,他們倆的住處可謂是緊挨著的。

「周立叔叔!」

葉天在外面敲了敲門,輕聲喊道。

「嘎吱!」

門開了,上官周立從裡面緩步走了出來,雖然是早上,但是他的精神卻是很飽滿,怕是修鍊了一夜。

「葉天?」

看到出現在門前的人影,上官周立身子微微一愣,疑惑道:「大早上有什麼事嗎?」

葉天點了點頭,淡淡道:「不知周立叔叔有沒有可以快速溝通其他直系弟子的辦法,我想要讓你幫我聯繫一個人!」

「當然有,不知你想要聯繫誰?」

上官周立直接問道,暴風學院這般大,四大學院各大主峰相距甚遠,互相間聯繫當然有特別的方法了。

「我想聯繫一下陳友宜!」

葉天直接回到,現在上官周立已經是自己人了,也沒有好隱瞞的了。

「那就跟我來吧!」

上官周立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直接帶著葉天往著大殿深處行去。


在經過一系列的房間后,葉天終於來到了一個圓形的大型房間。

房間十分空曠,唯有在中心處放著一塊長相奇怪的石頭,這就像是一面鏡子,可以反射一切光芒。

「這是什麼?」

還沒待上官周立說話,葉天就已經問了出來,對於新生事物總是有些好奇的。

「此乃奇物傳音石,也就是我們四大學院平時通訊的工具!」

上官周立淡淡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