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蓮娜還沒說話,徐仁宇倒先叫了起來:“行了,有美女相伴,你就放過我吧,我可不想再跑到那骯髒潮溼的下水管道里了。”

“葉蓮娜,你們帶上我吧!如果那個幽靈,真的是米沙,我會有辦法應付他的。”馬卡羅夫倒主動要求前往。

但葉蓮娜見馬卡羅夫身體還沒完全康復,一口拒絕了馬卡羅夫的要求,叫馬卡羅夫好好在這休息,馬卡羅夫拗不過葉蓮娜,只得點頭道:“好吧,那我就先在這兒等着。”

韓江拾起徐仁宇的那支槍,檢查了一下,又將槍還給徐仁宇,道:“這裏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我們沒回來前,你們哪也不要去。”

徐仁宇滿口應允,可等韓江和葉蓮娜離去後,徐仁宇看看這間曾經死過人的公寓,不禁感到後背一陣發涼!


5

韓江和葉蓮娜冒着風雪,繞過了兩條街道,才找到葉蓮娜的那輛“菲亞特”,這是葉蓮娜爲了防止被伊留金髮現,故意停到了這麼遠的地方。

“其實,你這個車現在很不安全,一旦被伊留金髮現,那可就麻煩了。”坐上了車的韓江提醒葉蓮娜。

“你放心,這是我新買的車,伊留金根本沒見過,不過,伊凡洛夫倒是見過!”葉蓮娜說道。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槍,是怎麼來的?”

“哼,你認爲我搞一把很難嗎?實話告訴你吧,是伊凡洛夫替我搞的,P96式 9mm手槍,沒有槍號。”說着,葉蓮娜把槍遞給韓江看了看。

韓江看完後,把槍還給葉蓮娜,問道:“我就納悶了,你跟這位伊凡洛夫少校是什麼關係?他似乎對你很照顧嘛!”


葉蓮娜瞪了韓江一眼,道:“什麼關係?呵呵,伊凡洛夫是我一個瘋狂的追求者。”

“一個瘋狂的追求者?聽你這口氣,你的追求者很多啊?”韓江笑道。

“是啊!我的追求者加一起可以有一個排了。”

“真的?怪不得你總是一副傲慢的樣子,原來如此啊!我祝你的追求者早日突破一個連!”韓江故意戲謔道。

葉蓮娜狠狠地瞪了韓江一眼:“我在你面前傲慢嗎?”

韓江故作認真地想了想,“傲慢,很傲慢。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

“我對你還不夠溫柔?哼!看來我真是白對你好了!”

“唉,葉蓮娜,你說我算是你這個排當中的一員嗎?”韓江忽然問道。

葉蓮娜扭頭看看韓江,把嘴一瞥,道:“現在還不算,你還需要經受考驗!”

“經受考驗?那好吧,就讓考驗來得更猛烈些吧!”

韓江的話逗得葉蓮娜笑出了聲,笑畢,韓江又道:“說真的,伊凡洛夫沒給你透露點伊留金那邊的消息嗎?”

“我想問他的,但他嘴還挺嚴,只是一個勁地問我見沒見到你。”

“看來這傢伙不合格啊,你該把他從你那個排當中踢出去啊!既然要追求你,就要全身心地爲你服務,不能有所保留嘛!”韓江又笑道。

兩人說話間,車很快駛到了彼得保羅要塞附近,葉蓮娜把車停在了一條偏僻的街道上,問韓江:“你們那天就是從這兒出來的?”

“嗯,就是這兒,那個‘幽靈’也是在這兒消失的。”韓江道。

“那好吧,咱們就從這進去,再檢查一下裝備。”

兩人這次是有備而來,除了槍,還帶足了電池和各種工具。韓江領着葉蓮娜從彼得保羅要塞的橋上下去,很快,他們找到了那個下水管道的出口,韓江看看外面的天色,遠方已經亮出一抹魚肚白,天就要亮了,而他們,卻要在這時鑽進一個黑暗的世界。

6

韓江憑着記憶,很快找到了上次碰到的那扇鐵柵欄門,還是上次的老樣子,其中一條鐵欄杆中間斷了一截,這是上次徐博士的傑作,韓江和葉蓮娜鑽過鐵柵欄門,拐過一道彎,順着那條被廢棄的寬大下水管道,兩人走到了下水管道盡頭的地下小屋。

小屋內,一片死寂,沒有了幽幽的燭光,韓江拔出手槍,小心翼翼地走進這間小屋,葉蓮娜也跟了進來,兩隻電筒發出的光線,掃遍了這間地下小屋,韓江發現小屋跟上次他們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樣,只是書桌上的那張紙不見了……

“有什麼新的發現嗎?”葉蓮娜問韓江。

韓江指了指書桌,道:“就是原來擺在書桌上的那張紙不見了。”

“哦!看來幽靈並不想讓我們知道的更多。”葉蓮娜說着,向小屋另一頭的那堵被打碎的矮牆走去。

葉蓮娜用手電朝矮牆外面的那條狹窄管道照去,但是那條管道過於狹窄,而且還是彎曲的,電筒的光線沒能照出多遠,葉蓮娜失望地一回頭,不知何時韓江就站在她身後,葉蓮娜一頭正撞在韓江堅實的胸膛上,葉蓮娜受驚不小,手中的電筒摔落在地,緊接着,“啊——”的一聲驚叫,震得整個小屋鬼影搖曳,好生恐怖!

“你怎麼像幽靈一樣,無聲無息地站在後面?”葉蓮娜埋怨道。

韓江一把摟住葉蓮娜柔軟的腰身,道:“是你太膽小了。”

黑暗中,兩個人面對着面,越發粗喘的氣息,碰撞與交融,又回返到各自臉龐,暖暖地泛起陣陣熱意,葉蓮娜感覺身體似乎像鴻毛般飄到了空中,渾身酥軟燥熱,葉蓮娜已經失去了抵抗,她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一段纏綿的熱吻過後,韓江輕輕地鬆開了葉蓮娜,他看着葉蓮娜的眼睛,問道:“我現在算是你那個排當中的一員了吧?”

“算!當然算!不過加上你,我的排就要超編了。”葉蓮娜溫柔地回答着,同時,伸出柔軟的雙臂,輕輕纏住了韓江的脖頸,又用一個熱吻對韓江的問題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韓江喘着粗氣對葉蓮娜道:“沒關係,那你就組建一個加強排吧!”說罷,他把葉蓮娜摟得更緊了。

兩人就在這間地下小屋裏,久久地纏綿着,突然,韓江鬆開了葉蓮娜,又拔出槍走到那堵矮牆跟前,他用手電朝那條狹窄的管道照去,葉蓮娜不解地問他:“怎麼了?你發現了什麼?”

韓江收起槍,回身對葉蓮娜道:“我也不知爲什麼,剛纔……剛纔總覺着黑暗中有雙眼睛在盯着我倆。”


葉蓮娜露出可人的微笑,道:“我看你是害羞了!我第一次見到你時,你就是一副害羞的樣子。呵呵。”

韓江拉過葉蓮娜的手,含情脈脈地說道:“那是因爲你太美了,每一個見過你的男人都會動心。不過,我可能算是你那個加強排裏面最有理智的一個,別忘了,我們還有任務。”

葉蓮娜拾起掉在地上的電筒,反問韓江:“你剛纔真看見有人了嗎?”

“不知道,也許只是幽靈,幽靈無處不在。”韓江說罷,越過那堵矮牆,走進那條狹窄彎曲的管道,葉蓮娜也彎着腰跟了進來。

7

韓江完全順着上次走的道路,走出那條狹窄管道,來到他們最初發現幽靈的那條管道,韓江指了指這裏,對葉蓮娜說:“這裏就是那天我們發現幽靈的地方。”

葉蓮娜用電筒仔細查看了這裏的管道,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如果那間地下小屋就是幽靈的藏身之所,那麼,幽靈從彼得保羅要塞方向的管道出去很方便,這點從地下小屋門的方向就可以看出來。可是,那個幽靈卻打破了原來的牆壁,向這頭走過來,顯然幽靈自有它的用意。”

“呵呵,你就不許幽靈呆得煩悶了,隨便出來走走?”韓江笑道。

“得了吧,這裏出現了三條通道,我們該往哪走?”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了上次韓江碰到的那條體量巨大的下水管道中,韓江指了指對面的一條下水管道,說:“我們上次就是從哪兒走過來的。”

“也就是說那條管道可以通到聯邦安全局大樓的地下?”

“是的。你再看這並列的三條管道,上次是我選擇了走左側的這條管道。”韓江指了指他們剛纔走過的那條管道。

“然後你就遭遇了幽靈,看來你運氣挺好。”

“你什麼意思?”

“你看咱們今天已經走了這麼遠,地下小屋也找到了,可卻沒有見到一點幽靈的蛛絲馬跡。”

“你是懷疑那個幽靈的存在?”

“你上次看準了嗎?要知道人在極端恐懼,黑暗的條件中,常常會產生一些錯覺,這個你應該知道的,不能因爲發現了一個地下小屋,就說那是幽靈的藏身之處。”

韓江聽了葉蓮娜的話,也有些恍惚起來,難道是自己產生了錯覺?但他很快清醒過來,“那米沙的鋼筆又怎麼解釋?難道你父親看錯了?”

葉蓮娜無言以對,撇了撇嘴,道:“好吧,現在下結論爲時還早,咱們下一步怎麼辦?如果找不到‘幽靈’,咱們不但白跑一趟,還失去了目標。”

韓江指了指中間的那條管道,說:“不如這次我們就走中間這條管道吧。”

葉蓮娜沒再說什麼,率先走進了中間這條管道,在這條寬大的管道中,走了大約二十分鐘,沒有發現岔路,這條管道一直往前延伸,也不知要通向何方……又是一刻鐘,葉蓮娜和韓江腳下的管道終於拐彎了,葉蓮娜先拐了過去,可葉蓮娜剛一拐過去,就發出了一聲駭人的尖叫,韓江暗道不好,拔出手槍,剛一拐過去,葉蓮娜一頭又撞上了韓江,葉蓮娜緊緊摟着韓江,韓江也抱住了葉蓮娜,同時,他也看到了令他驚恐的一幕——成千上萬只老鼠正盤踞在這條下水管道中,有的在蠕動,有的在吱吱地叫,還有的正盯着他這個不小心闖入的不速之客。

韓江極力保持着鎮靜,他輕輕拍着葉蓮娜,安慰道:“好了,不就是一些小老鼠嗎?看把你這個王牌特工嚇的。”

葉蓮娜鬆開韓江,轉過身,盯着爬滿管道的老鼠,幽幽地說:“我從小就怕老鼠,特別是孤兒院裏的那些可惡老鼠,常常爬到我的牀上來,更別說在這兒一下子看到這麼多老鼠,我在克格勃學校成績最差的一門課,就是野外生存,因爲教官逼着我們生吃老鼠。而我總是拒絕執行命令。”

“老鼠,我在野外生存的時候也吃過,味道嘛,總的來說不好也不壞。唉!那你後來是怎麼畢業的呢?”韓江好奇地問。

“因爲我父親幫了我的忙,他那時是校長。”

“這麼說來,老馬是幫着你作弊嘍!”

“不許你這樣說我父親。”

“好!好!我不說他。我感到奇怪的是,這兒怎麼會有這麼多老鼠?我們在管道中走了那麼久,都沒有看到一隻老鼠,我還以爲它們都冬眠了呢!原來全躲在了這兒。”

“你感覺到了嗎?這兒比其它地方更溫暖。”葉蓮娜提醒韓江。

“所以老鼠們都跑到了這兒來,但願它們不要攻擊我倆,否則……”韓江正說着呢,離他不遠處的老鼠已經開始快速向他這裏蠕動過來,葉蓮娜完全怔住了,“快離開這兒!”韓江大喊一聲,趕忙拉着葉蓮娜向來時的管道退去。

兩人在黑暗潮溼的管道內狂奔着,也不知過了多久,韓江回頭看看,老鼠大軍並沒有追上來,兩人這才停下了腳步。韓江靠在潮溼的洞壁上,大口喘着粗氣,喃喃自語道:“看來彼得堡的老鼠還沒有阿尼瑪卿雪山的兔鼠厲害。”

葉蓮娜也在大口喘着粗氣,她反問韓江:“看來我們得原路返回了。”

韓江點點頭,“沒別的辦法,只能先離開這條管道。”

兩人互相攙扶着,走出了這條管道,在浪費了一個多小時後,他們又回到了那三條管道前。

8

韓江無奈地看看面前這三條管道,左側的管道可以原路返回,中間的管道此路不通,看來只有再到右側的這條管道里試試運氣了,於是,韓江和葉蓮娜又鑽進了右側的那條管道,同樣沒有遇見什麼岔路,兩人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來到了一座高大的地下大廳中,大廳四周,管道四通發達,韓江粗略估計了一下,這裏足有十多條大大小小的管道通向不同的地方,葉蓮娜看的也有些暈了,她問韓江“這是什麼地方?”

“像是下水管道中的一個巨大樞紐。”韓江猜測道。

“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如此巨大的下水管道,你說,這上面會是什麼地方呢?”葉蓮娜盯着頭頂的巨型券頂天真地問道。韓江看看葉蓮娜,忽然覺着葉蓮娜這會兒已經完全不像是一位身手敏捷的王牌特工。

“也許是冬宮廣場吧!呵呵。”韓江開玩笑地隨口說道。

韓江說話的時候,一扭頭,忽然瞥見不遠處的一條用紅磚砌築的下水管道中,似乎有個什麼東西晃了一下,他死死盯着那條黑暗的下水管道入口,那是一個不大的入口,直徑不會超過一米五,他感到那裏似乎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韓江朝那個入口慢慢走了過去,葉蓮娜不解地跟着他:“韓,你往哪裏走?”

“噓!不要說話。”韓江回頭對葉蓮娜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韓江小心翼翼地來到那條紅磚管道前,他用電筒向黑暗的管道內照了照,沒有人,也沒有幽靈!幽深的管道看不到盡頭,韓江終於開口道:“看上去這條管道也已經廢棄了,比其他管道都要乾淨。”

“你剛纔是不是看到了什麼?”葉蓮娜問。

韓江湊近葉蓮娜,壓低聲音,在葉蓮娜耳畔故作神祕地說道:“我剛說過,從我們進入管道里來,就一直覺着有雙眼睛在盯着我們,剛纔,我在這條管道口,又發現了那雙眼睛。”

“韓!你不要再疑神疑鬼了,你是不是產生了幻覺,我怎麼什麼都沒看到。”葉蓮娜盯着韓江說道。

韓江又走到那條紅磚管道的入口,對葉蓮娜說道:“好了,我會證明給你看的,來吧,我的美人!”

說着,韓江一頭鑽進了這條紅磚管道,葉蓮娜無奈地搖搖頭,也跟着鑽了進去。

這條管道太狹窄了,韓江在前,越走越快,葉蓮娜跟在後面,根本看不到前方的情形,就這樣,兩人魚貫而行,也不知走了多遠,他倆終於走出了這條紅磚管道,來到了一條寬大的下水管道中,管道呈拱券型,中間,有大量污水流過,管道兩側砌築了供人行走的狹窄人行道。

葉蓮娜終於呼吸到一點不好聞但還算新鮮的空氣,她拉住韓江,問道:“你剛纔走那麼快乾嘛?”

韓江叉着腰,喘着粗氣,看着眼前這條管道,說:“相信我的直覺,那個傢伙就在這裏。”

“什麼?你是說……你是說那個幽靈就在這裏?”葉蓮娜驚道。

韓江拔出了手槍,沿着管道旁的狹窄人行道疾步向前走去,葉蓮娜也拔出手槍,跟了上去,突然,走在前面的韓江停了下來,他後退了兩步,葉蓮娜正趕上來,韓江一指在管道側壁出現的一條小管道,對葉蓮娜道:“這是一個窨井。”

兩人舉着槍,走進了這個小管道,果然,沒走幾步,他們來到了一個窨井的底部,韓江擡頭朝窨井上面看了看,上面窨井蓋的兩個小孔,露出了兩點亮光,韓江順着從上面延伸下來的一排鐵梯子,一點點將電筒的光線移向下面,突然,韓江的眼睛瞪大了,他伸出手臂,在鐵梯子上取下了一塊白色的布條。

“看到了嗎?我的美人,我說過我會證明給你看的。”韓江有些得意地將那塊白色布條遞給葉蓮娜。

“這能說明什麼?”

“這應該就是那個幽靈匆忙間留下來的。”韓江肯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