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上次幫着父親丁疤子,把她騙到鑽石人間,然後險遭不測。這件事,夢瑤一直耿耿於懷,也無法原諒。如果不是遇到了韓峯,那結果如何,可真是不可預料了!

但是看到丁丁像現在這樣,夢瑤還是十分的驚訝和不忍!想當初,丁丁和自己是何等的風光!那可是出入有豪車,進出有保鏢,花錢如流水!錢在她們這些大小姐的眼裏,簡直就跟紙片一樣!從來沒有過真正的含義!

可再看看現在的丁丁,一身髒兮兮的衣服,還弄的皺巴巴的。憔悴的面容,還有驚恐的眼神!不知是對剛纔的事害怕,還是對眼前的夢瑤害怕!

丁丁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連忙低下了頭,嘴裏諾諾的說:“瑤瑤,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那樣的!”

夢瑤本想發作,但是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又實在於心不忍。便道:“你現在怎麼樣?你沒有跟你父親在一起嗎?怎麼回事?”

一聽夢瑤的問話,丁丁的眼圈頓時紅了,小聲的抽泣起來。這是她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有人關心她,這麼關切的與自己說話!

自從丁疤子問女兒,夢瑤可能去什麼地方後,她就跟父親失去了聯繫。一直等了兩天,她才忍不住,給父親的一個手下老八打了個電話。

這時丁丁才知道,父親讓自己約夢瑤到鑽石人間,後來又問她在什麼地方,這都是一個陰謀!那就是,父親想取代夢援朝當老大。但據老八說,丁疤子好像被那個叫二爺的抓走,去了什麼地方就不知道了。

因爲,此時的老八,還有其他追隨丁疤子的人,也被夢援朝抓住。根據其當時作用的大小,分別實施了幫規。

作用小的,想留的還可以留在紅衣會,只不過從原來的核心人員變成外圍人員。不想留的,直接遣散。作用大的有幾個,或斷腿或斷手,以示懲戒!如若不然,豈不是誰都可以反水當老大了?但是爲了保障他們幾個以後的生活,夢援朝還是破例給了加倍的補償費用!

而且對丁丁來說,這纔是噩夢的開始。

沒過幾天,就有一幫人來,說是跟着丁疤子,把自己的美好前途都葬送了!本來在紅衣會幹的好好的,誰知丁疤子非要當老大!這下可好?都幹不成了,什麼都沒有了!一定要丁疤子做出補償!

於是,他們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把房子和所有的財產都給霸佔了!丁丁據理力爭,但無奈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那些人,不分青紅皁白,把丁丁推出門外,還威脅到,如果再來或者報警,他們就會把她殺掉!


身單力薄的一個女孩子,怎能鬥得過那些壯漢?她只好忍氣吞聲,到外面去住。開始的時候,身上還有些錢,還能住的起小旅館。她以爲,只要過幾天,找到爸爸就好了!可是過去了好多天,一點爸爸的消息也沒有。她身上的錢,也花的差不多了!

爲了能多撐一段時間,她去都市村莊租了一個小小的單間。那個單間,還沒有她家原來的廁所大,裏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破的不能再破的牀。作爲大小姐的她,要是在以前,進都不會進這種地方。但是,現在因爲便宜,她就要住到這裏了!

住的問題解決了,但是還要吃飯啊!於是她就準備去找工作。

在這個人滿爲患的城市,隨便一抓就是本科生,裏面還有不少碩士、博士的。她一個小小的高中生,還是沒有畢業的那種,又沒工作經驗,如何能找的到工作?

最後,被逼的實在沒招了,她只好到飯店去當服務員。但是,生性高傲的她,從來都是別人服侍他,什麼時候輪到她伺候別人了?她根本適應不了!在她眼裏,那簡直就是屈辱的!這樣的態度,也導致了沒人敢用她! 眼看着越來越癟的錢包,她最後選擇在一個酒吧當酒水推銷員!工作相對也清閒些,收入也還算可以!

就在昨天晚上,這幾個黃毛來到了酒吧,點了兩瓶丁丁推銷的酒水。但是要求丁丁陪着他們喝,丁丁以爲他們也就是胡亂說說,想都沒想就隨口答應了。

誰知後來,他們竟然真的要丁丁喝!

丁丁也喝了幾杯,但是不能一直跟他們喝啊!她還有工作。於是,再往後就拒絕了!沒想到,這下惹惱了他們,要找丁丁算賬!還好,酒吧的保安把他們制服了!

今天,丁丁來上班的路上,這幾個黃毛突然跳出來,把她劫住了!

“之後,你們也都看到了,就是這樣子的!”丁丁一邊抹着淚,一邊斷斷續續的把事情經過,大概講了一遍。

“這幫狗日的畜生!讓老孃來收拾他們!”夢瑤聽完,氣的小臉通紅,小拳頭也攥得緊緊的。“你今天別去上班了,帶我去你家,找那些畜生算賬!”

“瑤瑤,算了吧!我真的覺得對不起你,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了!”丁丁眼裏閃過了一絲希望,但瞬間就又消失了,她不想讓自己虧欠別人的太多!

“丁丁,雖然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再成爲朋友!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你這麼受欺負!這絕對不行!”夢瑤斬釘截鐵的說。

說着,就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韓峯連忙握住夢瑤的手,說:“算了,這事你叫老炮也不合適!還是我出面比較好!”

夢瑤歪着那個小腦袋,看了看韓峯,點頭同意了!

“這樣,咱們先去酒吧,然後,我再跟小舞去就行了!”韓峯這樣安排也有道理。

“不行,我也去!我要讓他們知道,丁丁還是有人罩着的,不要亂來!”夢瑤大氣凜然的說到,“這樣,以後我也會放心些!”

丁丁看着夢瑤,終於忍不住大聲痛哭起來!此刻她的心裏,一定是酸甜苦辣鹹,啥滋味都有吧!


夢瑤怔了一下,走過去緊緊的抱住了丁丁。

過了好一會,那輛路虎纔再次出發。

到了“一個叫*春的酒吧”,韓峯把林子瑜、夏天、楊偉都安頓好,就又和林小舞、夢瑤、丁丁一起往丁疤子的別墅趕去。

很快就來到了樓下。

“一會兒,你們都不要動。小舞負責保護你們,其他的我來對付,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韓峯跳下車,對她們幾個說到。“我先過去,等打開了門,你們再過去!”

這裏的安防措施,還是比較好的,每家都有單獨的監控、門禁等系統。

韓峯按下了門鈴。隨後一個彪悍的男聲問道:“誰呀!”

“喂,你好!我是燃氣公司的,我們檢測到你們這附近有燃氣泄漏,我們要上去檢查一下!”韓峯說的跟真事似的。

“是麼?那你進來吧!”說完,他給韓峯打開了門。

門一開,韓峯立馬把門別住,一揮手,率領衆人走到了屋裏。

剛纔開門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韓峯一把抓住,摔到了地上。

“你們是什麼人!”幾個正在一樓坐着打牌的人,見情況不對,連忙站起來厲聲問道。但當他們見到丁丁的時候,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剛想發作,卻又發現夢瑤也來了!

這兩位大小姐,只要是紅衣會的成員,沒有不認識的。但是,他們還是有點想不通,這倆爹都鬧翻了,這倆女兒怎會還在一塊?

夢瑤真要是鐵了心要幫丁丁,他們還真不敢怎麼着!有了錢得有命花吧,不然要錢還有什麼用?這次,能好好的走出紅衣會都不容易,他們可不想給自己再惹什麼麻煩!


“大,大小姐,你,你怎麼來了?”幾個人對夢瑤還必須要客客氣氣的,她爹的實力可是在那兒擺着呢!想要他們幾個的小命,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

“你們幾個畜生!這就是你們幹出來的好事?!居然霸佔了丁丁的房子!”夢瑤用手指着他們幾個的鼻子,大聲責罵。

他們雖然有點害怕夢瑤。但是,想讓他們把吃到嘴裏的再吐出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何況,這幾個人發現,這次夢瑤沒帶人來。說明這事可能是自己私下做主,想把以前好姐妹丁丁的房子要回來!

“大小姐明鑑啊!這可都是我們的血汗錢。丁疤子一出事,腳底下抹油跑了!我們可倒好,砸了飯碗不說,連別的幫派也都不敢要我們了。我們也得吃飯不是,這纔出此下策!”這幾個人看着夢瑤,開始哭起窮來,“而且,這也是丁疤子曾經答應過我們的,可是我們出了力,他卻跑了。這錢總是要給的,也只好拿這房子抵債了!”


“這,這……”夢瑤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了,她沒想到他們會來這一手!

“那你們也不能搶這房子!丁疤子答應你們的,你們找丁疤子要去,現在這房子歸丁丁所有!”韓峯一看就是他們耍的花招而已,直接戳穿了他們。“識相的趕緊滾出去,否則,哼…!”

那幾個人小聲商量着:“這次大小姐來,肯定是私自做的決定。咱只要別傷着大小姐,紅衣會肯定不會插手!”

“那…,咱就把其他這幾個人,都撂翻如何?”

“好,幹!”幾個人一商量,決定還是武力解決來的簡單。哪那麼多廢話,有那功夫還不如去打兩把牌呢!

想到這,幾個人對夢瑤說:“大小姐,這事你還是別管了,管了淨是麻煩事!您離遠點,一會兒別迸你一身血!”

接着,又冷笑一聲,對韓峯叫道:“我說,小子!是哪個老不死的,忘了繫褲子,把你露出來了?你馬勒壁的,咱們看看,一會是誰滾!”

話音未落,幾個人欺身上前,衝着韓峯就過來了!他們本以爲,眼前這個小夥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居然敢一個人前來叫板! 可是,他們也不想想,敢一個人來叫板的,究竟憑着什麼來的?難道,人家就是傻逼,明知道打不過你,還自己跑來送死?

說時遲,那時快!韓峯還沒等他們幾個近身,便縱身跳起雙腳連踹。這幾個人,哪見過這麼詭異的打法?他們都是拿着鋼管、砍刀硬碰硬的死磕!誰的膽大,誰不怕死,誰的力氣大,哪麪人多,那就誰牛*逼,誰就贏!

現在眼前這小子,居然不按常理出牌!這時,他們幾個人好像知道了,人家爲什麼一個人來了。可是,這時知道已經晚了,只聽“嘭、嘭”兩聲,只一個照面,兩個大漢就被踹翻在地,痛的直咧嘴!

既然打開了,那就不能退縮!幾年的幫派生活,把這些人歷練成了勇猛無畏的鬥士。只不過這些鬥士是,只爲自己高興,不管他人死活的暴力狂!


他們一見韓峯,這麼逆天的打法!幾個人幾乎同時,從身上抽出鋒利的匕首,衝向了韓峯。

“很好!居然敢拿刀了?那就讓你們嚐嚐匕首的厲害!”韓峯厲聲喝道,同時,身上的戾氣猛增。

周圍的幾個人,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冷森森的把自己包圍了。幾個人,不由得一驚!這到底是什麼人?

難不成是妖孽不成!

管你是什麼,先捅上你幾刀再說!到時候你就是天王老子,也得給我放放血!

眼瞅着,那幾把匕首就扎到韓峯的身上了!

在旁邊觀戰的夢瑤,不由的驚呼:“啊——,韓峯哥哥!”就像要扎到的是她似的!她這一喊,還嚇了林小舞一跳!

千鈞一髮之際,韓峯忽然不見了。

幾個人是從幾個方向,同時刺向他的,他現在突然不見了!這幾個人來不及反應,都結結實實的,捅在了自己人的身上!

原來,韓峯就在那一剎那,以極快的速度,迅速的跳起,跳出了圈外!而幾個使出全力衝刺的他們,也只能是自相殘殺了!

躺在地上的幾個人,都捂住傷口,不斷的哀嚎着。他們居然還不忘了回頭,看看韓峯到底跑到哪去了!他們幾個,到現在也沒搞明白, 我是木匠皇帝

夢瑤則是聽到幾聲慘叫之後,趕緊閉上了眼睛!她可不想看到,韓峯受到任何傷害!她現在後悔了,不應該讓韓峯自己來!還是應該叫上老炮叔叔他們的人!

她卻是忘了,韓峯是怎麼力戰襲擊她的那些人的時候了!那些人比這幾個可是厲害多了!那個時候,韓峯都不怕,怎會在這裏受傷?

等到她偷偷的睜開眼睛,看向韓峯的時候,發現韓峯好好的站在那裏。剛纔的慘叫,也不是韓峯發出的。這才用粉嫩的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長出了一口氣!

這時的韓峯,正笑吟吟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幾個人。

“怎麼樣?還要不要再起來練練!”韓峯用腳踩在一個人的身上,戲謔的說到。

“還不快滾!想等着老孃發威麼!”夢瑤也走過來,呵斥的說着,還一邊用手按了按,還插在他們身上的匕首。

頓時傳來一聲慘叫:“啊——!大小姐,求求你,饒命啊!我們這就滾!”

這幾個人,連滾帶爬的往門口走去,剛走到門口,就聽身後又傳來嬌喝:“站住!等一下!”

“大小姐,您還有什麼吩咐?”

夢瑤走到他們跟前,打量了他們一番,也不說話。看的那幾個人,身上直髮抖,就怕這次出不了這個門了:“大小姐,你就放過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夢瑤這纔開口說:“你們幾個給我聽好了:雖然丁丁的父親背叛了紅衣會,但是她——丁丁,還是我夢瑤的好姐妹,誰要是敢再來找事,可別怪我翻臉無情!定要他好看!”

“是是,是!一定謹遵大小姐的命令!”幾個人雞啄米一樣的點頭,“那,那我們可不…可不可以走了?”

“還有,這話你們也要告訴別人!就說是我說的!”

“是是,是!一定,一定!”

“滾——!”

等那幾個人走了,夢瑤眼裏充滿了崇拜羨慕,對韓峯說:“韓峯哥哥,你剛纔嚇死我了!你可真厲害啊!”

“夢瑤,你眼裏的韓峯,是不是就是神啊!”林小舞不失時機的取笑着,“真是肉麻死了!簡直是沒羞沒臊的小丫頭!”

穿越好事多磨 ,抓着林小舞的胳膊:“小舞姐,你是不是也有點吃醋了?我怎麼聞着這麼酸呢?!”

“去去,去! 戰團指揮官 !”林小舞說着,臉卻不自主的紅了。

“哎哎哎!你看,你看,小舞姐臉紅了!哈哈——”

幾個人打鬧了一會就要走,他們還要去酒吧玩兒呢!

“丁丁,要不你也和我們一起吧?”韓峯走到門口,突然說了一句。

“不了,我還要收拾一下房間,你們去玩吧!”丁丁低着頭,咬着嘴脣,似乎在想着什麼。她走到夢瑤跟前,好像很艱難的說:“夢瑤,我,我……”

“真的很感謝你!我……”丁丁突然給夢瑤鞠了一躬,深深的一躬!

夢瑤連忙扶起丁丁。

直起身的丁丁,滿眼的淚水,她強忍着,沒有讓自己哭出聲來!

“丁丁,雖然……”夢瑤開口之後,也不知道該對這個昔日的好友,說些什麼?嘴張了幾張,才接着說道:“丁丁,如果有誰欺負你,你還是可以來找我!有什麼困難,也可以跟我說!你,你好自爲之吧!”

等到大家都離去,丁丁還呆呆的站在原地。直過了好久,壓在她心裏的那些情感,才蜂擁而至,她“哇——”的一聲,痛聲大哭起來!任由眼淚,在臉上肆意的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