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相隨,我一定帶你到北靈山。

堅持,堅持,我們一定能夠抵達那座山,一定能夠拜師練成本事。


『嗯,我們一定能到達……』

星一樣明亮的眼睛……

那記憶中的小女孩年齡太小,長大后的模樣恆毅猜測了很多,甚至請神腦推測過。

其中的一種,就如眼前他看見的聖王那張臉一樣。

是,她嗎?

不應該是……

可是,恆毅就覺得是。

當朦朧的彩光又遮擋了聖王的容顏時,恆毅猶自怔怔失神。

自然王很高興看到恆毅的神情。果然,無雙神果然只是對前面的人選不夠滿意,以無雙神妻子的各色嬌美。原本眼界就該不同尋常,大約也只有如冰璃那種集武勇於別緻美麗於一身的女人才能夠打動他的心。

聖王當然可以,自然王非常有信心。

而此刻無雙神那失神的姿態,縱然是個笨蛋也一定看的出來。

「無雙神對聖王可還滿意?」自然王的語氣里滿是明知故問的笑意。

失神的恆毅緩緩回過神,不由自主的張了張嘴,明明覺得不妥當,卻仍然忍不住問說「聖王嗜吃么?」

自然王暗覺詫異。覺得這問題很奇怪,但沒有不高興的打斷,她當然希望看到聖王一眸動無雙神心的魅力。

然而。聖王還沒有回答這個奇怪的問題,洞穴口出現匆忙飛入的女龍族頂尊。「請自然王、無雙神移步會議廳,我族新大族神已經找到!」

女龍族頂尊的突然而至,大出洞穴里三人的意料之外。

這本來是龍族的內事。原本不需要讓他們兩人參與龍族十二色族神的內部會議。新族神的事情固然重要,但也沒有如此驚急的必要。

出事了。

無論是自然王還是恆毅都立即意識到,一定出現了讓人始料不及的特殊事故,讓他們參與必定是龍族內部出現嚴重分歧,需要藉助他們參與。

根本不容細說,洞穴里的三人跟著女龍族頂尊飛出外面,飛入通往會議廳的傳送陣。

聖王沒來得及回答恆毅的問題,在意聖王的恆毅也無暇私話更多。

十二色龍族族神會議室。

清一色十二色龍族族神。副族神,分兩邊整理在列。

主持會議的是紅峰。他身邊還站著鳳凰族如今的族神。

恆毅和自然王來了后,被請到上座。

恆毅發現在場的人臉色都有些不對,而且都在盯著自己,許問峰也在,端坐左首,目光有些困惑的盯著自己。

紅峰操縱監察陣,白色的光幕在恆毅並排上首坐著的恆毅和自然王面前亮起。

「請兩位副盟主看。」

監察陣的光幕里,是蟒蛇族所在星系,粗壯的巨木林環繞的中央,一顆矮些,卻粗壯繁盛的火紅色鳳凰樹尤其醒目。

樹身處,一個恆毅沒見過的黑甲男子壓著化作人形的血鳳曌在樹身處。

恆毅稍覺窘迫,沒想到是這種情景。

卻又止不住猜測血鳳曌才剛得到自由,難道是在神獸文明本來就有戀人,相會了?

一旁的自然王輕笑道「神獸文明果然奔放,周圍許多蟒蛇族看著,又在監察陣眼皮底下便如此激情四射。」

這一刻,恆毅也覺得疑竇,十二色龍族就請他們來看這個?

未免荒唐,絕不可能。

沒多久,當血鳳曌顯然達到交合時最愉悅的時刻,壓著她的黑色龍鱗家男子也緊隨爆發。

爆發的時候,那男子的額頭亮起清晰的印記——

十二色龍族大族神的印記,十二色龍環繞飛天而起,居中一龍獨領先於眾。

恆毅不禁恍然,原來這個男人就是人形化的黑魔老龍,十二色龍族的新族神。


光幕里的景象消失,會議廳里的十二色龍族族神,副族神的目光全都落在恆毅臉上。

見恆毅神情疑惑,紅峰抬臂作禮道「請問副盟主,認識黑魔老龍嗎?」

「未曾見過此人。」恆毅困惑搖頭,心裡卻隱隱湧起不祥預感……

血鳳曌,黑魔老龍,鳳凰樹下的激情時光……

這些串連在一起,一個念頭浮現恆毅腦海……

紅峰轉而對會議廳里的十二色龍族族神道「現在清楚了,副盟主並不知道事情究竟。剛才鳳凰族族神也確認了事情,此血鳳本是鳳凰族一百多年前上代鳳凰族族神之女,如今鳳凰族族神的妹妹。但一百年多前就已經意外失蹤,如今的人形化是在不久前得到鳳凰族副族神贈予的鳳魂珠,同時修鍊了鳳凰族新創不久的秘法才能夠以武魂之身離開副盟主,當天鳳凰族副族神也親眼目睹,親耳聽見無雙神是為讓血鳳在故土自由飛翔,那之後的事情不可能是副盟主的授意。」

自然王也意識到情況不對,卻沒有急於追問,而這時恆毅已經意識到他的預感並非多想,事情十之**就是如此……

鳳凰族族神穿著神火紅色的法衣,亮放火紅朦朧光芒的皮膚根本看不見下面的血管,猶如燒紅的火人一般。「這的確是鳳凰族的秘法,當日我族副族神親眼目睹黑魔老龍追血鳳而去。」

紅峰又操縱監察陣,一面白色光幕亮起眾人眼前。

光幕里,顯示出血鳳曌離開后黑龍一直追逐的情景,最後停留在一片虛空的時候發生爭鬥。

在場的龍族都明白那是起於血鳳拒絕黑龍追求的武力反擊。

片刻,停下來的血鳳和黑龍言語了幾句后,黑龍獨自穿過時空之門——

望龍星的監察陣記錄里,黑龍直接出現。

恆毅原本做夢都沒想到這個突然殺出來的所謂黑魔老龍竟然是他的器魂黑龍……

那是黑龍追逐血鳳出去,他也沒有多想,血鳳修鍊秘法得以離開自己,黑龍也跟著練成,他當然願意兩個武魂都享受自由。

哪裡想到這期間竟然發生這麼多事,黑龍殺死紅天絕,奪取大族神印記……


黑龍曌倒是征服了所愛的身心,卻留下這樣的爛攤子惹得十二色龍族族神齊聚,如今自然王和他一起猜測為龍族的局勢憂心。

黑龍是他恆毅的武魂,想都知道查清楚情況的十二色龍族族神里肯定有很多人疑心殺死紅天絕是他的授意,所以才會請了自然王同來,以期必要的時候主持公道。

紅峰則顯然是站在相信恆毅這邊的,於是請了鳳凰族族神訴說知道的實情。

金龍族族神一雙金光的眸子緊盯紅峰質問道「既然是無雙神的武魂,哪怕有獨立意識靈魂共同,無雙神怎麼能不知道他自己的武魂在哪裡,在做什麼?」

鳳凰族族神抬臂作禮道「這件事情我必須說明,我族的這種秘法能夠讓武魂離開宿主極遠,以這種秘法離開后宿主和武魂的聯繫只有一絲,彼此不能知道對方,僅僅憑藉那一絲聯繫,宿主在需要的時候能夠立即召回武魂,其原理是憑藉靈魂的特性,留下一絲靈魂之力在宿主處,歸來時憑藉那一絲距離也無法切斷聯繫的靈魂力量瞬間將武魂帶回。所以說,黑龍的作為無雙神可以肯定不會知道。」

鳳凰族族神過去的態度人盡皆知,而且本來這次就是受龍族邀請而來,十二色龍族的族神自然都不懷疑。

白龍族族神聽到這種秘法的神妙,驚嘆道「鳳凰族這等秘法非常厲害!」

其它龍族族神也都驚嘆不已,同為獸族的他們當然都能意識到這秘法的價值。

鳳凰族族神並不掩飾驕傲的情緒,抬臂作禮道「此法耗費我族三百年之功,昔日族神感念神獸文明眾族被捕捉為武魂的窘境,當時其妻女都被捕殺,後來想到如果武魂能夠離開宿主,又能在宿主需要的時候立即幫助宿主作戰,那麼許多族眾的悲哀就可以化解,於是修鍊靈魂類法術,鑽研這種可能。後來族神寂滅,未完成的秘法被族中修鍊有志者繼承,直到半年前才算初步完成,至今還在完善觀察,一個月前才修補了發現的許多細節不足。現在也還不敢說完全沒有錯漏,所以還沒有對大家公開,等到這秘法徹底完善的時候,鳳凰族絕不私藏,願意無償公開共享!原本這就是為所有神獸文明同族共創的法術,我雖然不如前族神,卻也不敢以此謀取私利。」(未完待續。。) 十二色龍族族神紛紛起身抬臂作禮,恆毅也為鳳凰族的無私肅然起敬,隨眾而起。

自然王見狀也站了起來,但其實她並不對這種秘法感興趣,武魂能否離開主人,對宿主而言無關緊要,緊要的是武魂而已。

長久以來宇宙中可沒有對武魂太在意的傳統,各大文明歷來的慣例都是把武魂的自我意識抹殺,猶如傀儡狀態,然後實現人魂合一,確保能夠完全掌握武魂的力量,越強的武魂越如此,反而弱小的武魂不必如此,因為強大的武魂個性都很強,難以征服。

如恆毅這般在意武魂感受的一直都屬於極個別的異類,自然王當然不是這樣的人。

眼前的情況只是隨眾,不必要在神獸文明十二色龍族和鳳族面前留下毫不在乎神獸文明的惡劣印象而已。

坐下的時候,自然王附耳聖王耳旁道「許問峰和無雙神的武魂都是黑魔龍,為什麼許問峰的如此不濟?」

許問峰武魂之強,宇宙中人盡皆知,十二件兩套靈魂一體法器,神獸級龍魂。

可是卻敗給了恆毅的魔龍武魂,自然王固然樂意讓許問峰稍微受挫,以打擊其自信和鋒芒,但更在意的是為什麼許問峰的武魂敗的那麼慘。

「同為精靈族或人類,本有高下之分;龍族內也是如此;魔龍當然也不例外。許問峰的龍魂絕不會是無雙神龍魂對手本是必然,縱然兩者實力本相當。無雙神武魂擁有獨立意識,猶如我族騎士人龍合一術的差距,原本不可同日而語。」

自然王微微點頭。結束私話,沒有打量許問峰的神情,根本不需要,以許問峰的驕傲,武魂慘敗給無雙神的魔龍武魂,那種打擊只是猜,也能猜到。

眼前十二色龍族族神會如何決定。才是自然王關心的大事。

奪取龍族大族神印記的竟然是武魂,這大族神的印記該當如何?

鳳凰族的澄清讓恆毅免卻被指控干涉龍族內務的重大嫌疑,但事情跟恆毅有關係。眼前的難題仍然需要解決。

恆毅抬臂作禮道「黑龍曌的妄為為龍族帶來很大的麻煩,作為黑龍的宿主我不能免責,但我對龍族的內務知道的不多,如果能有補救的辦法。請諸位族神儘管直言相告。」

紅峰便立即接話道「黑魔老龍雖然是武魂。但擁有獨立意識這一點我們都能肯定,戰勝紅天絕是符合龍族挑戰規則的決鬥,於情於理,不能說有什麼過錯。既然鳳凰族族神肯定了秘法的作用,我以為黑龍曌理所當然能夠繼承大族神位置,黑龍族族神原本也表示願意依照黑龍族規矩禪讓黑龍族族神之位給黑龍曌。」

這件事情本來十二色龍族在請自然王和恆毅來之前就已經商量過,都沒有異議,依照十二色龍族慣例本該如此。

自然王沒想到十二色龍族明知道新大族神是恆毅的武魂仍然願意遵奉為大族神禮待。暗暗擔心起來,但眼前是龍族的事情。她也不能公然干涉龍族的內務,只能指望那些親近花園精靈族的龍族族神說話。

白龍族族神道「既然如此,就該請大族神回來主持會議。」

紅峰便朝恆毅作禮道「勞請副盟主幫忙把我族大族神請回。」

場面多少有些滑稽,十二色龍族的大族神,他們請不回來,反而需要恆毅幫忙。

但恆毅只覺得這滑稽是自己這個宿主的責任,忙鄭重其事的作禮答應。

當即意念召喚,頃刻間本在蟒蛇族星球的黑龍曌和血鳳曌一併回到他靈魂意識中,緊接著從他額頭印記飛了出來。

化作人形的黑龍曌看了眼會議廳的情況,已然知道情況,心裡十分不耐煩,開口便道「大族神的印記屬於意外,現在我正式命令你們當場公選,支持者最多的就是新大族神,把大族神印記的轉移法術告訴我。從今以後別再來糾纏。」

在場十二色龍族族神一時都無言以對,龍族大族神的位置好像變成什麼臭不可聞的東西,讓黑龍曌如此不屑一顧,還唯恐不能儘快丟出去。

紅峰清咳一聲,作禮道「大族神有所不知,這印記只有大族神身死才會離開回到龍族大族神山,並沒有轉移之法,跟系主的印記並不一樣,這是我們龍族代代相傳的龍族族神魂靈的結晶,並非法術絕技製造的物品。大族神既然得到印記,就必須承擔起相應的責任。我們知道大族神能夠離開無雙神很遠的地方,又有獨立意識,完全能夠但當此任。」

黑龍曌冷冷然一笑,掃視會議廳的群龍一圈。「讓我黑龍曌當你們大族神?知道那是什麼下場?以我本性,不服從我的全都咬死撕碎!我看你們也不會想要這樣的大族神,我此刻尤其想咬死撕碎的就是黑龍族族神——黑龍族竟然變的如此孱弱!過去聽說神獸文明有黑龍族,我還頗為自豪期待,沒想到所謂的族神都如此不堪一擊!你是我黑龍族還是黑蛇族?如此飯桶,活著都是黑龍族的恥辱!」

在座的十二色龍族族神全都面上無光,尤其是曾經跟黑龍曌交手的黑龍族族神。

紅峰沒想到黑龍曌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忙道「大族神有所不知,神獸文明長久受侵擾,黑龍族為神獸文明貢獻極多,長久的防守侵略戰爭中黑龍族死傷最重,如今族眾最少,當然……」

「廢話!黑龍族不戰鬥難道天天閑著睡覺?黑龍族就是要戰,越戰越強!越經歷戰鬥的生死考驗才越能激發黑龍血的力量!你們這些龍族孱弱的簡直慘不忍睹,我雖然靈魂受損不記得什麼事情,也有部分跟各色龍族廝殺的零星碎片,那些十二色龍族比你們強的太多!我看你們說什麼長久戰鬥,十二色龍族根本躲藏在神獸文明最腹中的地帶,不過時時派人支援戰鬥而已,怎麼可能持續不斷的激發龍血龍魂之力!什麼廢物人形化,通通是孱弱的螻蟻!」

恆毅坐如針氈,真沒想到黑龍曌會說這些話,哪裡像個大族神?

簡直就是個崇尚武勇過了頭,嚴厲苛刻至冷血無情的首領才會說的話!

恆毅暗暗自責,過去實在太屬於對黑龍曌的引導,眼看黑龍曌越說越不像話,他實在忍不住的開口提醒道「曌,你既然是大族神就該有大族神的責任心。」

不料恆毅的話剛說完,白龍族族神便不高興的道「請無雙神不要干涉我族內務,我族大族神如何行使大族神的責任是其自由,如果有不妥當的地方我們十二色龍族族神必然會規勸建議,外族不能插手。」

恆毅只能苦笑搖頭,忙道「不敢幹涉龍族內務,剛才是我失言。」

黑龍曌早知道恆毅不會接受自己的這一套,沒了興趣再說,掃視一圈,拳頭擊落桌上,威風凜凜的逼視一圈。「廢話不必多說!你們十二色龍族各管各的事情,要不要大族神沒有區別,大族神印記既然無法轉移,有必須我負責的事情我來就是,沒事情你們自己商議,別來煩我!現在有事就說,廢話別說,沒事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