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用力過猛,沒想到這東西長得嚇人,但是不經打。”姜衍微笑的說道。

“哈哈,是嗎?那你就錯了!”通天魔主得意的說道。

這時候姜衍發覺不對,如果擊殺了,就應該有系統提示聲,可是到現在還沒有提示。

“嗡”的一聲,通天魔主脫下黑色長袍,露出他真實的面目,一個金色頭盔,紅色的披風,一身黑色鎧甲,手中提着一柄寬刃火焰刀。


又一聲“嗡”響,通天魔主的雙眼出現紅色的火焱,小城周圍散落的肉塊慢慢開始蠕動起來,朝着周圍魔宗弟子沾去。

痛苦的哀嚎聲不斷的響起,姜衍眯着眼睛看向那些正被吸收的魔宗弟子,只要被肉塊黏在的弟子,沒過一會全部變成白骨。

通天魔主慢慢的飄向空中,而那些吃飽的肉塊也飛速凝聚起來,幾名魔宗長老們看到情況不對勁,連忙將身體周圍凝聚成一個簡單的防禦罩。

這時候的通天魔主慢慢的落在肉塊之上,姜衍看着即將要變回夔牛的怪物,連忙再次衝殺過去。

“仙法,捲土重來!”姜衍左手掐動指訣,右手再次蓄力。

無數的飛石和尖土朝着通天魔主射去。“砰砰”的撞擊聲,不斷的在通天魔主身上響起。

“轟”的一聲炸響,通天魔主橫刀擋住姜衍的一擊,從二人接觸的一瞬間,地面也出現了一個巨坑。

“哼,你的招式用完了吧?該我出手了!”通天魔主得意的說道。

一刀直接劈向姜衍,帶着罡火的寬刃劈出之時,夾雜着撕裂空間的威力。

“咔嚓”姜衍周圍的空間出現裂痕,一道道扭曲的裂痕就好像要吞噬他一樣。

姜衍雙手拉住空間裂痕,輕輕一合,整個空間再次平靜起來,就在他準備反擊之時。

“哞”的一聲讓他冷靜了起來,再看那怪物,已經成爲通天魔主的坐騎。

“哼,小子我問你,鯤冥大陸的結界在那裏?”通天魔主問道。


“哈哈,就你這水平還想問我?你配嗎?仙法,大五行鎮殺術!”姜衍大笑道,說完雙手再次掐訣,五行之力運行在他身體周圍。

通天魔主看到姜衍周圍的五行之力,直接脫離坐騎,寬刃的火焰刀直接拋向姜衍。“當”的一聲脆響,整個火焰刀卡在半空。

“愣着做什麼!上殺了這小子!”通天魔主喊道。

愣神的幾名長老聽到魔主大人的話,連忙回神拿出武器衝向姜衍。

“轟”整個小城化成廢墟,幾名魔宗長老瞬間消失。

叮~恭喜宿主擊殺大成期修士,獲得經驗6000,獲得空間戒指一枚。

叮~恭喜宿主擊殺大成期修士,獲得經驗6000,獲得空間戒指一枚。

陸陸續續幾個系統提示聲響了起來,姜衍神識立即釋放,因爲他發現系統提示音中沒有一個引聖期強者的擊殺記錄。

“哼,臭小子,你比我想象中的強,但是就憑這本事,還是無法擊殺我的!”通天魔主說道。

“是嗎?那你怕雷嗎!”姜衍不屑的說道。

“哈哈,你說天劫嗎?你有那本事嗎?在說普通的天劫根本拿我沒辦法!”通天魔主張狂的說道。

看着通天魔主再次騎上夔牛,姜衍嘴角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右手指向天穹,心念一動。

“轟隆”聲不斷響起,密密麻麻的雷雲開始凝聚起來。

通天魔主驚慌的看向天穹,內心也是無比的震驚,怎麼可能?怎麼會有滅道雷劫?連忙又看向姜衍。

此時的姜衍嘴角依然保持着微笑,就好像早有預謀一樣。 怎麼可能?這真是那小子招來的天雷,他到底是什麼人?通天魔主的心已經被姜衍攪亂。

“不,不可能,你到底是誰?你不可能召喚到滅道之力。”通天魔主瘋狂的說道。

“哼,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即將死亡!天罰!”姜衍狠聲說道。

“咔嚓”一道水缸粗細的雷霆直接貫穿通天魔主。

叮~恭喜宿主擊殺冥將,獲得經驗15000點,獲得空間戒指一枚,獲得玄冥盔一件。

“嗯?什麼情況? 妖精的魔匣 ?比引聖期強,比仙人低?”姜衍一臉懵圈的問道。

“宿主,冥將是冥界的修士,他們的等級分差詫異很大。而這個冥將在冥界也只能算小仙級別,上面還有冥君,冥宗,冥王等……”系統解釋道。

聽到系統的解釋,姜衍瞬間臉黑,沒想到自己擊殺的只是一個小嘍囉。

“哞”一聲牛叫,直接將姜衍拉回現實。看着遠處憤怒的夔牛朝着自己衝來,右手再次舉起。

“咔嚓”又一道滅道雷霆落下,朝着夔牛劈了過去。可就在這時夔牛自身開始分裂了起來。

“轟”的一聲,滅道之力直接砸在地面,煙塵籠罩着廢墟。姜衍神識慢慢向裏面探去,他發現天劫好像對夔牛不管用啊。

“小全,怎麼辦?天劫根本劈不到它。”姜衍問到。

“宿主,夔牛有分裂屬性,建議宿主使用極寒冰火。”系統提示到

聽到系統的提示,姜衍深深吸了一口氣,“呼”的一下,直接將煙塵吹散。

看着正在聚合的夔牛,姜衍雙手掐訣,一道道極寒冰火出現在他的周圍,“仙法,天火燒萬界。”一聲大喝,所有的極寒冰火直接飛向夔牛。

叮~恭喜宿主擊殺夔牛,獲得經驗15000點。

“小全,就15000經驗?這可是冥界級別的,就沒有其他獎勵?”姜衍問到。

“宿主,它是異生物,是無法攜帶空間戒指的,而且它跟屍鬼一樣,屬於死亡的生物。”系統解釋到。

姜衍無奈的聳了聳肩,現在他算是明白了。看着已經化成廢墟的小城,他也只能搖了搖頭,或許以後也不會有這個小城池了。

左手一招,天穹上的雷雲也慢慢退去,就在他想離開之時,突然想起了一個魔宗弟子,神識外放,查探着那廢墟的角落。

當姜衍看到那已經化成白骨的弟子,也只能替那魔宗弟子惋惜。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右手朝着虛空一劃,一道虛空裂縫出現,姜衍直接走進裂縫當中,一直說魔宗是那裏的土皇帝,正好去搜刮一番,也好了解了解冥界。

就在姜衍離開的時候,通天魔主遺留在房間中的魂玉碎裂。

半個時辰過後,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羅門大陸上空。姜衍走出裂縫,看向下方的大陸,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沒讓他懷疑人生,破爛不堪的廢墟,一幕幕就好像末日一樣。

“小全,來份羅門大陸的地圖。”姜衍說道。

“宿主請稍等,正在挑選目前大陸地圖。”系統回覆。

姜衍神識直接展開,他就想知道現在到底在哪。當神識探查後,結果真是不出意外,連個活物都沒有。

“叮~已幫宿主挑選完畢,500點裝X值就可購買。”系統提示到。

購買完地圖,用掃描儀過濾了一邊,看到上面的幾個紅點,他差點沒罵娘,這羅門大陸真是窮鄉僻壤啊。神識直接將地圖記憶完畢,朝着魔殿方向飛去。

三息的時間,姜衍來到魔殿上空,黑色的戾氣籠罩着整個魔殿,下面那羣魔宗弟子一個個就好像丟了魂一樣。

“小全,你說冥界也是這樣嗎?”姜衍問到。

“對不起宿主,此類問題無法回答。”系統回覆。

“我去,行,你牛掰,等我有實力,一定去看看。”姜衍吐槽到。

就在他吐槽系統的時候,黑色的戾氣就好像有意識一樣,朝着姜衍飄了過來。

“我去,我沒找你們算賬,你們卻找上我了。”姜衍怒道。

一拳直接砸向戾氣,這時候他發現不對的地方,好像實質的攻擊不起任何作用。

“你是什麼人!”一名魔宗弟子朝着天空喊道。

本來還在想怎麼對付戾氣,這時候姜衍才發現,自己已經暴露了。

“我只是過來拿點東西,然後在看看魔宗的歷史。”姜衍微笑的說道。

“大膽,竟然敢擅闖魔殿,你可知道通天魔主的強大?”那名弟子說道。

非禮個首席老公 ,左手掐訣直接喝到:“仙法,天火燒萬界!”

無數的天火同時迸發,朝着下面魔殿飛去。嘶喊聲,哀嚎聲,不斷的在魔殿中響起。

無數的經驗值瘋狂的滾動着,姜衍躲着戾氣直接飛向魔殿大殿中。

“宿主您可以使用光明仙法,將這些戾氣驅散掉。”系統提示到。

“對啊,你不早說,我差點都忘了,仙法,光明洗禮!”姜衍說完,雙手慢慢的掐動指訣。

一個小光球突然出現在姜衍手上,光球越來越大,他雙手朝着天空拋去。

“嗡”的一聲,光球直接開始運轉起來,無數的光線灑落在魔殿上空,而黑色的戾氣遇到光明之後瞬間消散。

姜衍得意的看向周圍,發現戾氣越來越少,神識再次展開,他需要找一下寶庫的位置。就在此時,大殿上的寶座出現一個人形虛影。

“你是何人?爲什麼要滅掉魔宗!”虛影說道。

“喲,你就是冥界之人吧?沒想到消息這麼靈通。”姜衍微笑的說到。

“哼,我正是冥使,而魔宗就是我們冥界的前鋒軍,難道你不怕我們冥界追殺你嗎?”虛影問道。

姜衍只是聳了聳肩,他纔不在乎這些呢,在說了,冥界大門已經被封印,怕個毛啊。

虛影看到姜衍沒有說話,又繼續問道:“加入我們冥界如何?我們可以給你最好的修煉資源,而且我們冥界可比仙界強大的多。”

“呵呵,你這騙騙其他人還行,騙我就算了,你們冥界大門都被封印了,還說給我資源。你當小爺真的就那麼好哄騙嗎?”姜衍不屑的說道

虛影一愣,完全超出他的預想期啊,而且這少年竟然知道冥界大門被封印,難道他已經得到所有傳承之地的祕密?

虛影連忙改變態度:“年輕人,你可知道這大陸禁地的祕密?”

“呵呵,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說白了,你也不知道,對吧!”姜衍嘲笑的說道。

“混賬,我乃冥界冥宗強者,你竟敢戲耍本座,難道就不怕死嗎?”虛影再次問到。

姜衍也懶得跟他廢話,右手一閃,虛影直接消散。

叮~恭喜宿主獲得冥界仇視成就,獲得裝X值1萬點,獲得憤怒值1萬點。 喲,這還弄到一個憤怒成就,賺了。就在姜衍得意之時,後面又來了一羣魔宗弟子。

“你是誰?竟然敢擅闖魔宗大殿!”一名弟子喊道。

“我去,你們煩不煩啊?不想死就給我滾!”姜衍怒聲到。


那羣魔宗弟子也是被這一聲音所震驚,一個個向後倒退着,姜衍也懶得管了,等拿完寶物,一會一個仙法全給滅了,還省心不少。

半刻鐘的時間,姜衍終於溜達到寶庫門口,他主要是觀察一下羅門大陸與其他的大陸有什麼不同,結果真讓他發現了很多有趣的東西,比如中州和望月大陸都無法培養聖級的靈材,這裏卻可以培養,而且這裏除了戾氣之外還存在這一絲絲的魔氣,這讓他開始覺得這冥想不簡單啊,要知道魔氣和仙氣是相同等級的氣。

“轟”一拳破開寶庫大門,姜衍踏步走進寶庫,此時的系統又開始報響。

叮~恭喜宿主發現聖階功法《修羅典籍》

叮~恭喜宿主發現聖階功法《魔性怒濤》

一段段的報響,讓姜衍都感到意外了,他可不知道,魔宗在這裏發展了多久才存了這一寶庫的寶物,這也是整個羅門大陸的藏寶庫。

“小全,開工咯。”姜衍歡呼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