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熱流到了魅姬的體內,就向着她被魑郎封住功力的筋脈衝去,瞬間就幫她衝開了被封住的功力。

原來,蕭長風剛剛想到了這個香豔的方法,就不由自主的試了試,想不到這一試之下居然成功了。


小狐狸看的是面紅耳赤,剛剛在幫蕭長風融合兩個元神時,自己還不覺得怎麼樣,現在看到魅姬和蕭長風那麼親熱的抱在一起,她只覺得全身發燙。

就在小狐狸看的面紅耳赤時,她突然發現魅姬的身上正冒着陣陣熱氣,小狐狸頓時就覺得很奇怪,這魅姬的身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異樣情況,難道說她真的可以幫長風療傷不成?這未免也玄了,自己剛剛說是在幫蕭長風療傷,也只是在瞎說罷了。

話說魅姬的身上的禁制被蕭長風解開之後,她並沒有立刻就離開,而是又親熱了一會兒,才依依不捨的和蕭長風分開,此時的魅姬已經是眼角含春,蕭長風也是兩眼赤紅。

魅姬離開蕭長風之後,就立刻飄身到了小狐狸的身邊,拉住小狐狸的雙手,輕笑道:“絮葉妹妹,原來這樣真的可以幫長風療傷啊。”

小狐狸也不敢亂說什麼了,只好胡亂的答應了一聲。

蕭長風看了看二女,道:“你們連個都呆在這裏,不要出去,知道嗎?”

小狐狸立刻乖巧的點了點頭,魅姬則柔聲道:“你要小心哦!”

蕭長風點了點頭,轉身就飛出了結界。

結界外,人界高手都站在一起,沒有大戰的跡象,不過見到蕭長風出來,他們都歡呼了起來,將蕭長風緊緊的圍在裏面。

丘真心抓住蕭長風的手道:“蕭兄弟,已經恢復了?”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多謝前輩關心,晚輩已經完全恢復。”

丘真心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蕭長風接着道:“前輩,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丘真心道:“魑郎說不見到你絕不出手,只是他也不讓我們離開這裏半步。”

蕭長風輕輕的“哦” 了一聲,望向不遠處的魑郎。

魑郎望着蕭長風笑道:“蕭兄弟,你已經將元神合而爲一了?”

蕭長風笑道:“不錯。”

魑郎笑道:“那就好,見到蕭兄弟沒事我很高興,現在我也可以出手了,要是想要離開這裏,那就要看蕭兄弟的手段了。”

蕭長風笑道:“你放心,我是絕不會手軟的。”

魑郎笑道:“好,就請蕭兄弟帶着各位來破我的幻術吧。”魑郎的話音剛落,在蕭長風等人周圍立刻就出現了無數的魔兵。

蕭長風笑道:“好手段,各位,請小心了。”

這是,王恆、楚酒和聶平都靠到了蕭長風的身邊,蕭長風笑道:“各位兄弟,爲了我的事,讓你們費心了。”

王恆笑道:“蕭大哥說這話不是讓人心寒嗎,都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兄弟,居然還說這樣的話。”

楚酒在一邊笑道:“不錯。”

這時,丘真心的話語從遠處傳來:“各位同仁,可否還記得我們昔日初進魔界時的情形?”今天來的人大多數都是昔日和丘真心一起殺進魔界,而後又一起從妖界回到人界的。

蕭長風眼前一亮,道:“不錯,昔日我們可以在談笑間滅掉幻魔,那今日一樣可以滅掉魑郎。”

王恆笑道:“雖然現在的魑郎比昔日的幻魔要厲害,但是我們也都不是以前的我們了。”

楚酒感嘆道:“只可惜黑袍老怪不在,昔日他和我比誰屠掉的魔多,今日他不在這裏,多少有些遺憾。”

聶平笑道:“無妨,今日我們就來一個屠魔大賽,看看在場的各位誰屠掉魔頭最多,好不好?”

羣雄之中立刻就發出了一陣振奮人心的歡呼聲,楚酒笑道:“好,那就開始吧。”說完後他就握住孔雀翎撲向了那些剛剛出現的魔兵。

其餘人沒有一個落後的,都一起吶喊着撲了過去,蕭長風微微一笑,對着丘真心道:“前輩,我們是不是……”

丘真心笑道:“我們去找魑郎,哈哈。” 月明苑龐大的佔地面積,容納這些士兵不成問題,只是有些作物不能再種了,騰出來做軍營,軍訓期間雲飛也不想閒着,自家的業務也該同步進行,這裏離風嵐國太遠了,物資運輸不方便,出雲國人口多且富裕、市場很大,雲飛準備在這裏建造生產基地,雲飛親自修書兩封,讓烏廷鋒帶人迴風嵐國,將其中一封信帶給陳月如,另一封是給牛小路的,因爲雲飛想到縫紉機的事還沒做,這次將縫紉機的用途和大體構造寫在信裏,又畫了一個模糊的草圖,雲飛也記不太清楚了,讓他自己鼓搗吧,搞成了就送給周補衣試試看,相信牛小路知道怎麼做。

當天晚上,第一階段魔鬼訓練的科目制定完畢,這一部分的核心是體能,包括跑步、游泳、閉氣、負重越野等等,爲期一個月,這些科目對這些精挑細選出來的士兵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可是,當他們完成第一天的訓練下來,雖然沒人掉隊,可是一個個癱在地上不想動彈,訓練科目不是很特別,飯菜也很好,可是訓練時間太長了,一天十二個時辰除了一個時辰吃飯和休息,四個時辰睡覺,其餘時間都在訓練,一天下來就已經筋疲力盡,痠痛不堪,可是第二天以後這些士兵就覺得原來昨天是這麼幸福,每天都會增加負重和距離,一次次挑戰着人類的極限••••••

訓練的事由秦嶽全權負責,這一次的訓練比較系統,比當時訓練秦嶽他們要專業多了,這次不但要訓練七殺,同時作爲教官的破軍也跟着訓練。

又過了半個月,東方明月回來了,他的身後跟着長長的車隊,這次雲飛制定的裝備有鐵盔、防彈背心、軍服軍靴、手套、匕首、軍刀、弓弩、野戰套件、急救包、護膝護肘等等,這還不算以後要配備的望遠鏡,打火機,野戰服等,所有的這些,都是暫時未即將到來的作戰準備的,用雲飛的話說,就是臨時的,起碼刀具什麼的,以後會用鋼或堅固的合金來做,只是現在條件不允許,只能湊合用了,這次難度最大的是設計了弩,爲了便於攜帶,弩做的很小,所以射程就很短,只有十來米左右,單手可持,弩身可放五隻弩箭,每次發射需要手動上弦,就像拉槍栓一般,費不了多長時間,在兩軍衝鋒的時候,如果來上一輪齊射,效果絕對是顯著的!

雲飛讓秦嶽召集士兵,東方明月講了一番話,然後就將裝備分發下去,別說這些新來的士兵,就連秦嶽他們都沒見過這些裝備,雲飛沒準備教他們該怎麼用,只是讓他們收好,先將第一階段的訓練完成再說。

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訓練,七殺士兵終於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他們的教官跟他們一同訓練,但是展現出來的素質讓他們望塵莫及,他們曾經是軍中的嬌子,可是來到這裏後,連當普通士兵的資格都不具備,這也激發了他們的血性。

“明月,咱們也不能閒着了,有些東西得着手準備了,你在出雲國有沒有關係比較好的朋友?”雲飛問道。

“都是狐朋狗友,幾年沒見了,感情早沒了。”東方明月說道。

“這樣啊,那算了,就不找人合作了,這次咱們自己幹,以後月明苑就作爲七殺的軍營吧,首先我們要在上京城內將客棧建起來,需要買塊地,可是現在咱們銀子不夠,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先把地弄到手?”雲飛問道。

“我只能找父皇了,應該不需要銀子的。”東方明月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要不了多久,銀子我肯定會還上,還有一個難題,如果要招募十萬,甚至更多的工人,你能做到麼?”雲飛再次問道。

“出雲國別的不多,就是人多,你要一百萬也能招到。”東方明月信誓旦旦地說道。

“嗯,那麼就開始吧,以後我只管部署,你負責具體業務,我就不跟着跑了,事情太多,你一個人也忙不過來,無論你用什麼方法,找幾個幫手吧,這些銀票你都拿着,儘快拿到地,另外,派人去上京城周邊尋找石油、橡膠樹、適合建玻璃廠的地點,價格合適的話直接收購陶窯也可以,總之最好在南華城來人之前將這些都準備好,上京城沒有的去別的地方找。”雲飛交待道。

東方明月領命而去,他從來沒幹過這麼多事,也夠他忙活的了,雲飛則開始制定第二階段訓練計劃。

一個月體能訓練結束後,第二階段訓練正式展開,相比第一階段,這次不算太累,主要是技能訓練,所有人要熟悉自己的裝備,並熟練使用,以往在軍隊裏,這些人有的是刀斧手,有的是騎兵,有的是弓箭手,但是現在,所有技能都要掌握,在第一階段的時候,不會游泳的人也學會游泳了,這次要練習潛水,駕駛衝鋒舟,秦嶽負責教導戰場上使用的軍體拳,白拓則是教導刀法等武功,不求個個都成爲江湖高手,起碼要成爲江湖好手,增強單兵作戰能力,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雲飛將這個觀念貫徹得很徹底,即使結束了第一階段的體能訓練,早晚二十公里負重越野一直沒停過,技能是手段,身體是本錢!

三路皇子軍全部兵敗回京,“大金國”沒有乘勝追擊,或許他們覺得地盤夠大了,不需要擴張,又或許他們覺得實力不夠,不想擴張,可是出雲國朝廷並不想安於現狀,一直派兵嘗試剿滅,效果很不理想,局勢就這麼僵持住了。

又過了將近一個月,烏廷鋒護送南華城的人來到月明苑。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告訴月如派幾個陶窯工人來就行麼?”雲飛見到陶然居然在隊伍中,感到有些意外。

“掌櫃的,你不厚道啊,來出雲國居然不帶上我!”陶然幽怨地說道。

“我又不是來旅遊的,帶你幹嘛!”雲飛沒好氣地說道。

“好吧,那些來十個也趕不上我親自來啊,說吧,啥事需要我幹,保證妥妥的!”陶然保證道。

“來就來吧,你們這一路累壞了吧,先休息一晚,明天開始工作。”雲飛說道。

這次從南華城調來一批人手,其中涉及到方方面面,這羣人就是實實在在地專家組,李大嘴也被雲飛叫來了,這次要興建酒廠,進行規模化釀酒,省的李大嘴到處跑,而且還脫不開身,報紙雜誌方面雲飛是讓蘇小小派人來的,結果來的人還是雲飛非常熟悉的白冰,雲飛覺得他這堂姐應該是主動請命來的。

第二天上午,雲飛將“專家組”、東方明月和東方明月最近新找的兩個幫手叫到一起開個會,這兩個幫手跟東方明月年紀相符,應該是以前的朋友,一個叫夜開,一個叫柳青,這個叫夜開的人就是當初賣給東方明月月明苑的商人兒子,雲飛對這個商人也很是好奇,這眼光和魄力絕對不凡。

雲飛將衆人互相介紹一下,然後就開始安排工作。


“明月,石油還是沒找到麼?”雲飛問道。

“沒有,我已經派人到外地尋找了,上京城附近是沒有了。”東方明月回答道。

“好吧,這事急不來,今天明月你帶着陶然去你考察過的地方看一下,合適的話,立即着手安排生產,建材廠、玻璃廠和瓷器坊,規模要大一些,讓工程隊的一部分人帶領新招募的工人開始清理地表建築哇地基,準備建客棧,月明苑裏的軍營也要開建,白冰到明月給你找的辦公樓開始籌備報紙和雜質的發行,雜質你們要獨立做了,缺人、缺銀子找明月要,大嘴你跟明月說說建酒廠的要求,他會安排人手建設,你培訓人手釀酒就可以,以後你就解放了,少華那裏來的人直接去新買的鍊鐵廠裏,指導工人鍊鋼,做一批打火機和鋼刀、鋼盔出來,大體上就是這樣了,初期銀子緊張,多想想辦法,等瓷器出來後就會有所緩解,好了,你們去忙吧。”雲飛說道。

東方明月終於感受到雲飛的強大了,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而且這麼多事,哪一條沒有想到都會耽誤進度,甚至出現紕漏,頭昏腦漲不說,還得到處跑,協調各個部門,越是這樣,東方明月越是敬佩雲飛。

東方明珠最近可悶壞了,雲飛不能陪她玩了,她的九哥也沒空搭理她了,這次看到唯一的女性白冰,立即黏上了,跟着白冰來到上京城辦公樓,反正白冰也是一個人,有人作伴也不錯,而且東方明珠活潑開朗,兩人相處的很愉快,只是東方明珠不停地向白冰詢問着雲飛的過往,傳奇的經歷加上少女的幻想,雲飛不知道自己無意中又征服了一個••••••

每個人都有事情做,反而云飛閒了下來,銀子現在又成了硬傷,雲飛也是苦惱,不過他相信,軍隊煉成那一天,就會有大把大把銀子進賬,戰爭,從來都是伴隨着財富,大金國怎麼說也算個小國,金銀財寶也還是有的,只要能拿下,雲飛在出雲國的宏圖偉業就有了啓動資金。 七殺的底子好,比秦嶽他們都好,訓練的進展很順利,一個多月後,各種技能已經熟練掌握,只是有些人還不夠火候,這需要時間,雲飛可不能等他們完全成手,通過這兩個多月的訓練,冒出了一些表現出色的人,在開展第三階段之前,雲飛將表現好的人選出八百一十三個人擔任十人隊隊長,同時將軍銜提升爲少尉,少尉不一定是隊長,但隊長一定是少尉,一個是軍銜,一個是軍職,軍銜意味着榮譽和待遇,軍職則是責任和權力。

第三階段主要是戰陣演練和分組對抗,訓練士兵的戰鬥意識和團結合作,當然,體能和技能訓練也沒停,負重越野和武功將作爲常規訓練永久保留,在分組對抗中,涌現出幾個指揮人才,指揮得當可以以弱勝強,擁有優勢的時候能減少自身傷亡,乾淨利落地贏得戰爭,這樣的人是難得的,雲飛讓秦嶽記下這些人的名字。

東方明月憑藉九皇子的身份,各項進展都很順利,自從那些皇子兵敗回京後,三個熱門皇位繼承人分別找東方明月赴宴,以前東方明月不想加入任一陣營而遭到排擠,這次東方明月還是不想加入任何一個陣營,但是結果卻是截然相反,那些皇兄見到他親切得不得了,給東方明月的感覺這已經不是拉攏了,簡直是巴結嘛,他們明白,東方明月不會參與到皇位的競爭中,但是現在他手裏卻有一支私軍,而且這產業鋪得也大,將來銀子是少不了了,如果能爭取到東方明月的幫忙,將來繼承皇位的機會將會大大提升,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好處,東方明月深刻地明白了,只要有實力,就算不當皇帝又怎樣,別人不敢輕視自己,甚至還得看自己臉色,這感覺,爽就一個字!幹活也有勁頭了。

建築材料已經開始源源不斷地產出,同時支持三個工程還綽綽有餘,東方明月準備着手民居開發,只不過上京城裏已經沒有空地了,只能徵地,這就需要銀子了,他周旋於皇子之間,籌集了一批銀子,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房地產開發,他親自主持過預售和參觀樣板間活動,這一套他很熟悉,不過,現在沒有樣板間,而且知名度不夠高,預售情況不太理想,只能先把第一批項目做好再說了。

瓷器已經投入市場了,一經投入就引起了軒然大波,皇室、王公貴族紛紛下單預訂,東方明月也是樂得眉開眼笑,現在能收到回頭錢的就是瓷器了,而且絕對不愁賣,現在只在上京城開了一間店鋪,一直都是供不應求的狀態,店鋪的名字當然是陶然居,燒製瓷器的規模也在不斷地擴大。

新造出的鋼製打火機已經給七殺發了下去,東方明月也要了一些來送人,鋼刀沒有發,練習的時候都是用的鐵刀,這批鋼刀是爲戰爭準備的。白冰那裏也招了十幾個人,現在正在培訓中,起碼要等一個月左右才能發行,東方明珠也參與到寫作中來,貴族家裏都要教琴棋書畫的,何況皇族,只不過這次寫作模式與以往不一樣,東方明珠卻很感興趣,想到自己的作品將有成千上萬的人閱讀,心裏急得不行,就想早點發表、刊印,讓母后也見識見識她的才能。

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發展着,七殺的士兵逐漸成熟,雲飛將作戰事宜提到議事日程了,烏廷鋒和他的手下全被雲飛撒了出去,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首先要摸清那批神祕軍隊的主力在哪裏,只要把神祕人消滅了,其他僞軍自然潰散,在他們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七殺的第一戰必須要給他們一個狠的,以後有了防備就不好打了。

軍中多豪傑,亂世出英雄,人的潛力是無限的,當被逼到一定份上,要麼瘋了,要麼爆發了,如果把七殺放到軍隊中,每人都能勝任百夫長,四個多月的訓練,讓他們脫了一層皮,也脫去稚嫩,以前他們是“老爺兵”中的精英,現在他們絕對可以秒殺一切出雲國的軍隊,雖然還打不到雲飛的理想中的特種兵,但是已經可堪一戰了,經過戰爭的洗禮,他們將成爲一把尖刀,攻城陷陣不在話下。

這一天,雲飛將七殺召集起來,讓東方明月當着衆人的面開始任命軍職和軍銜,其中包括八百一十三個小隊長,八十二個中隊長,八個大隊長,沒有任命主將,只任命了兩個副將,總共九百零九人,主將將由東方明月親自擔任。

東方明月勉勵了一番,雲飛將八個中隊長和兩個副將留下,然後解散軍隊。

“這些日子憋壞了吧?你們可能會想我到底是誰,我跟你們的九皇子到底什麼關係,訓練你們這些人到底是爲了什麼,今天我就給你們解惑。我叫白雲飛,這個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是一個掌櫃,雲來客棧的掌櫃,你們別急着驚訝,聽我說,我和明月,哦,就是你們的九皇子,因爲他不想當皇帝,所以離家出走,陰差陽錯地我們就結識了,一直在幫我管理客棧,後來聽說出雲國有難,所以特意回來,爲的就是將敵人消滅,於是就有了你們七殺,你們是爲戰而生,但你們將不再受出雲國朝廷管轄,你們只能效忠於東方明月,只能聽從東方明月一個人的命令,他不會成爲皇帝,甚至連皇子的地位都可有可無,你們還願意繼續追隨他麼?”雲飛像說故事一樣,平靜地說道。

“這••••••”這十個人面面相覷,猶豫了。

他們從軍是爲了什麼?不外乎建功立業、保家衛國或者混口飯吃,雖說當初招兵的時候已經說清楚去向,也知道以後不受朝廷節制,可是從正規軍成爲一個人的私軍,而且這個人以後可能只是一個商人,能有前途麼?軍餉還能保證麼?自己戰死了還有撫卹麼?功不成命不就救算了,如果連軍餉和撫卹都沒有,那麼自己當兵還有什麼意義?

雲飛明明白白地跟這十個人說了現狀和未來,爲的是將這十個人的心收住,他可不想日後會出現背叛和逃兵,把真實情況告訴他們,如果有不想幹的,可以走人,這樣對七殺整體沒有影響,如果瞞着他們,以後要是叛逃,危害可就大了。

“你們有問題可以問。”雲飛見衆人慾言又止的樣子,於是說道。

“白教官,我們當兵就是爲了打仗的,我們也不會貪生怕死,我想問一下,我們脫離出雲國會不會被當做叛逆?畢竟我們的家人還在出雲國生活,我們不能不爲他們着想,還有,我們有沒有軍餉?我們戰死後有沒有撫卹?這場戰爭打完後我們要做什麼?請白教官爲我們解惑。”一個副將說道,衆人也跟着點頭,期待地看向雲飛。

“呵呵,你叫師勝衣吧?文韜武略樣樣精通,你的表現可是讓秦教官讚不絕口呢,東方將軍,你的副將提出的問題,還有由你來回答吧。”雲飛笑着說道。

“師將軍,你,以及七殺的所有成員,你們進了月明苑這一刻起,就應該慶幸,你們質疑掌櫃的,哦,就是白教官,是因爲你們不瞭解他,你們可不能被他的年紀和身份欺騙了,你們的教官就是白教官的護衛,也相當於私軍吧,只是規模比較小,只有一百多人而已,但是他們幹出的事蹟,是你們以及所有軍人所望塵莫及的,一年前,正是這些人闖進烏拉爾皇宮,劫持馬其頓皇帝,而自身卻毫髮無損!半年前,也是這些人帶着風嵐國第七軍奔襲千里,佔領烏拉城,逼得馬其頓皇帝割地賠款,相信這些事你們都有所耳聞吧?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你們的白教官,我的掌櫃主導的,你們想想看,有哪支軍隊可以獲得這種無上榮耀?至於軍餉和撫卹,你們知道第七軍陣亡士兵的撫卹金有多少麼?除了風嵐國朝廷給的雙倍撫卹意外,掌櫃的還爲這些士兵額外每人發放了一萬兩黃金的撫卹金,爲這些人在烏拉城中央豎起了英雄紀念碑,讓他們萬古流芳,你們跟着掌櫃的,不但不會有後顧之憂,更有立下豐功偉績、讓世人傳頌的機會,你們覺得你們不該慶幸麼?我不想成爲皇帝,皇子的身份對我來說也不如一個掌櫃手下的夥計實在,我也不想對你們承諾什麼,該有的你們一定會有,甚至更多,對別人來說不可思議的事,我們也能做到,比如這次我們就憑藉七殺這八千多人要將那二十萬神祕人趕出出雲國,不光別人不相信,就連我父皇都不信,但是我信,沒有掌櫃做不到的事,你們去留隨意。”東方明月說道。

“什麼?這••••••”兩個副將八個大隊長徹底癡呆了。

“明月,就是讓你說說咱們的待遇,你看你說這麼多,說得我怪不好意思的,過去就過去了,別提了,而且現在咱們得重新開始,能否成功還要看七殺的表現,你們要留我歡迎,你們要走我也不阻攔,但是至少得打完這場仗再走。”雲飛說道。 對於要大戰羣魔,人界之中沒有一個人感到有絲毫的怯意,相反,每個人都是鬥志高昂,因爲在他們看來,今天的魔界已經沒那麼可怕了。

魑郎冷笑道:“就憑你們幾個也敢來輕纓我魔界之威,我倒要看看,你們會怎麼去死?”說完之後,他就完全失去了蹤影。

就在魑郎失去蹤影之後,蕭長風等人的立足之處立刻就出現了鋪天蓋地的魔兵,聶平笑道:“昔日在魔界之中,那幻魔用的好像也是此招。”

楚酒突然皺了皺眉頭道:“有些不對頭,要小心!”

聶平笑道:“不就是幻術這樣的小把戲嗎?”他的話音一落,已經有着數位魔兵直接撲向了他,聶平頓時被嚇了一跳,不過,那些魔兵快要靠近他時,好像都被什麼東西給擋住了。

聶平驚嚇之後笑道:“果然和以前不一樣,幸好我早就布好了結界。”原來聶平一早就在自己的身外布好了結界,要不是這樣的話,他恐怕已經受傷了。

楚酒大喝道:“各位同道,屠魔開始了。”隨着他的話音一落,人界衆修者都紛紛擎出法寶、符咒等,一時之下,昔日在魔界出現過的人魔大戰又一次的出現了。

雖然說此次魔界的幻術出現的魔兵都十分的厲害,但是人界衆人在這麼長的時間裏經過了血腥的洗禮,早就脫胎換骨了,更何況還有像楚酒和王恆這樣的高手在坐鎮,一時之下,這幻術之中出現的魔兵都被人界衆人給壓制了下去。

蕭長風對着丘真心笑道:“前輩,我們該去找那魑郎了。”

丘真心笑道:“不錯,我們走。”說完他就踏上了鬿雀之背飛到了高空之上,蕭長風也腳踏着神龍緊隨其後而去。

丘真心對着蕭長風道:“蕭兄弟,你說這魑郎會在什麼地方?”


蕭長風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不過這次和上次不一樣,那幻魔只是魑郎**出來了一個小角色罷了,現在我們要面對着的是那魑郎,想要找到他恐怕沒那麼容易。”

丘真心突然笑道:“其實不用我們去找他,魑郎也會來找我們的。”

蕭長風驚道:“什麼?”說話間,他就見到魑郎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不遠之處,只是此時的魑郎連一點波動都沒有,所以剛剛蕭長風纔沒有發現他。

蕭長風望着魑郎笑道:“魑郎,原來你沒有躲起來。”

魑郎冷冷的道:“你們兩個這麼想死,那我就來滿足你們。”說完之後,他就化作了一道藍色的光華逸向蕭長風和丘真心。

只是魑郎剛一動,就聽到丘真心喝道:“爆!”只聽“轟”的一聲,魑郎竟被活生生的炸飛了,而且他整個人好像已經破碎了,只是就在瞬間他就又復原了。

丘真心嘆道:“魑郎就是魑郎,居然連‘起爆符’都傷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