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巫族富裕,果然如此。」林風輕道。

就南宮夫人所言,人類三大族,巫族最富裕,其次是古族。人類幾乎是撿巫族和古族剩下的骨頭在吃,自然是窘迫。自己這才剛入巫族境,便收穫六件地階先天寶物,更有一件黑級存在,當真是意外收穫。

凱旋而歸。

靳棘和釋芷心兩眼發光,盯著林風如看著偶像般。

便是千戀皇,亦是美眸輕光粼粼。

「別這樣看著我。」林風無奈笑了笑,「對了。先天寶物有要的么?」

揚起手中六道孑然光芒,攤開給眾人看。自己自然不會吃獨食,錢財是身外之物,自己人並沒什麼捨不得的。三人幾乎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林風莞爾一笑,卻也並不勉強。

千戀皇自是不用提,靳棘和釋芷心家境亦是相當不錯。

父親都是響噹噹的聖者。自是不缺寶物。

「那我先收著了。」林風淡然一笑,便將幾件先天寶物收入,「如果有需要的話問我拿便是。」

「好。」千戀皇應道,打破這片沉寂。釋芷心和靳棘亦是笑了笑,卻是誰都不會如此『厚顏』問林風拿。取之有愧。

「對不起,林大哥,都是我們……」釋芷心輕抿嘴唇,愧疚開口道。

「好了,自己人如此見外做什麼。」林風打斷道,微笑望著兩人,「托你們的福,這次我們收穫不小。」倏地,儼然想了起來,取出元魄,目光落向千戀皇,「對了,戀皇,你可知這『元魄』有何作用,為何巫族如此著緊?」

若只為了保留已故族人的尊嚴,不忍其魂魄被糟蹋,未免有點太做作。

這其中,顯然有原因所在。

「作用很大。」千戀皇美眸閃動,「元魄,蘊藏著一個巫族所有的精華,一旦失去肉身便為無主之物。」

「你的意思是……」林風若有所明。

千戀皇徐徐點頭,沉吟道,「它就是巫族的『傳承』。」

「噢?」林風頗感訝然。

身旁釋芷心和靳棘亦微張著嘴。

千戀皇清亮的雙眸望過三人,解釋道,「只要是同族群的巫族,便可吸收這『元魄』,獲得已故巫族的傳承。當然,有一定的危險性,然一旦傳承成功,實力將會突飛猛進,對任何一個未至聖級的巫族來說,這都是絕佳機會!」

林風恍然點頭。

確實,能很快突破成聖,晉級斗靈世界最高實力層次,誰不想?



但……

「為何聖級的巫族對這『元魄』也如此感興趣?」想到之前幾個後土巫族爭奪的神情,林風不禁好奇。

「很簡單,或是留著給自己親人使用,再不然,前往『閻皇城』賣了它,能獲得不菲價錢。」千戀皇冉冉而道,讓的眾人眼眸精光閃動,頗感興趣,林風亦然。

元魄,竟還能買賣?

而且能在巫族境中,在閻皇城中買賣?


當真有趣至極!

輕然點頭,林風思索聯翩,倏地想起千戀皇剛才所言,雙眸閃動不禁一怔。

等等!

元魄,無主之物?

巫族精華所在?

…(未完待續。。) 結果不用說,自然是又被金王八逮住了往死里整:在他眼裡,干擾升旗這件可大可小的事絕對是非同小可的事,於是再記大過一次;另,「好事」成雙,再掃廁所一周,以資「鼓勵」。

我非常想當著金王八的面指著他的鼻子罵他個狗血淋頭,把我的唾沫和不滿統統塗在他那張令人望之便痛恨不已的臉上。

但令我萬分詫異的是,我偏偏忍住了。

周威認為那是我長大了,不再耍小孩子脾氣了。為表示贊同,我給了他一腳。

不過,往長遠看,雖然我被罰掃廁所並記大過,可好處也是很明顯的:

一是我再次出名了,二是終於沒人再追著我打了——想打我的人現在都想跟我打籃球,我成功了!

於是我又回到籃球隊接受魔鬼訓練。

重回籃球隊的第一天,碰巧便是球隊內部的練習賽,A隊控球後衛王輝、得分後衛黃謀、小前鋒洪思凱、大前鋒顧正平、中鋒安平,B隊控球後衛孫亮、得分後衛趙光、小前鋒伍兵、大前鋒劉野、中鋒武澤群。

我萬萬沒想到伍兵居然也上場了,而且還是以小前鋒的身份!

我一邊拍著球,一邊問旁邊百無聊賴打著呵欠看球的熊嵩、鄭孝雄和余季三人:「你們怎麼不上?怎麼讓伍兵那小子上了?」

余季猛回頭,向我怒目而視。

我心裡一咯噔,問:「怎麼了?我離開這兩天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

鄭孝雄點點頭,嘆了口氣說:「伍兵很厲害,我們……都打不過他。」

我表示懷疑:「有這樣的事?他這麼厲害還用得著金王……主……那個任硬生生把他從後門里塞進來?」

熊嵩接話說:「沒辦法,他太低調了,如果不是那天看他出手……我還以為他是個只會泡妞的二世祖。」

我撇撇嘴說:「說不定他就是覺得籃球打得再好也吸引不到女生,這才放棄進籃球隊的。」

余季悶聲說:「有道理!說不定他就是這樣想的。」

我停下運球動作,說:「敵人的敵人都是朋友,既然是這樣,咱們乾脆成立一個『落伍』聯盟吧!」

「什麼落伍聯盟?」熊嵩三人異口同聲地問。

我壞笑著說:「就是專門落伍兵的面子的聯盟。」

「好!我加入!」余季第一個響應。

「那我也加入!」熊嵩也答應了。

鄭孝雄遲疑了一下:「大家都是一個隊的,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不好個屁!」我口沫橫飛,「他搶你們小前鋒位置的時候有想過大家是一個隊的嗎?他冒我的名給全校二百多位女生寫情書的時候有考慮過我的聲譽問題嗎?」

「什麼?!情書是他寫的?!」熊嵩三人再次異口同聲。如果他們能一直保持這個默契度的話,我相信他們絕對能把伍兵拉下馬。

我點頭:「對!就是他!還有葛亮!」

鄭孝雄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就陰險了。不行,我得加入落伍聯盟!」


熊嵩問:「那我們這個聯盟現在能做什麼?」

我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咱們先從各自的渠道去搜集伍兵的資料,然後匯總一下,再根據他的弱點來制訂作戰計劃。」

熊嵩搔搔頭,說:「我怎麼總覺得你有一種在制訂籃球戰略計劃的感覺呢?」

余季也贊同,說:「對,就像莫教練……」

說莫教練,莫教練馬上便出現,比阿拉丁擦神燈時燈神出現的速度還要快。

「你們幾個!在這裡嘀咕些什麼?還不快去訓練?」

「哦……」

不管怎麼說,這個聯盟勉強算是成立了,我心無旁騖地拍著球,一下一下,姿勢越來越標準,動作越來越規範……

晚上,靳靜找到了我,說:「今天有人告訴我說伍兵是個籃球高手,還擠下了熊嵩、鄭孝雄和余季,成了正選球員,如果有這樣的人盯著你,月底考核的時候你會很麻煩。」

我點頭:「是很麻煩。」又奇怪,「你是怎麼知道伍兵是個高手的?這個消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告訴你這個消息的人也是籃球隊的人嗎?」

靳靜岔開話題說:「我是有些內幕消息,不過這個人是誰你就別管了,反正不會影響到你就是。」

我冷不防說了一句:「是姐夫嗎?」

靳靜臉上一紅,說:「不是。」

我指著靳靜的臉說:「不是你臉紅什麼?」

「我哪有臉紅?」靳靜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繼而才回過神來,「你騙我!」

「我沒有騙你。」我說著又轉移話題,「姐夫很帥吧?」

「哪有?」

「那他球技很好了?」

「哪有?」

「你心不在焉了。」

「哪有?」

「想姐夫了吧?」

「哪有?」

我嘿嘿一笑:「你能換個詞來複讀嗎?」

靳靜愣了一下,馬上又想明白了,拉著我說:「你找打!」

我連連擺手:「別別!我認輸了,我不說了……」

靳靜只是做做樣子,並不是真的要打我:「話不能亂說,會引起別人誤會的,你知道嗎?」

我除了點頭還能說什麼?

靳靜說:「好。伍兵既然這麼厲害,那我們就得防他在技術層面使壞。投籃雖然是個殺手鐧,但如果對方有心要封你,你是得不了分的。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可以考慮一下三步跨籃,這是避開別人封你球的一個好方法!」

「三步跨籃是怎樣的?」我好奇地問。

靳靜很快便回答我:「三步跨籃是一個很實用的技巧,當別人圍攻你的時候,你可以抱著籃球往前奔跑兩步,然後起跳,將籃球投出去。這一招既可以避開對方的圍攻,又可以縮短投籃距離,更可以提高投籃命中率。」

「那就是一次滿足三個願望了!」我用了個肯定句,「我要學!」

於是靳靜為我作了一次講解、一次示範。

這個技巧我學得很快,幾乎是當天就跑得很麻溜了。

靳靜把這個歸功於我的彈跳力和爆發力,她異常鄭重地說:「既然你都學會了,那我再教你一個技巧!這個技巧,可以成為你真正的殺手鐧,不到最後,千萬不要使出來!」 三天後,我接到了第一次挑戰。

一個又高又瘦的男生找到了我,聲稱要把我打個落花流水,結果籃球剛拿到手便走步了,只好眼睜睜地看著我一次又一次地投籃、一次又一次地得分。

五天後,又一個男生找到了我,口氣很大,說要用籃球狠狠地羞辱我,結果三下五除二,被我剃了個光頭。

後來便沒什麼人找我了。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籃球新手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是很沒面子的事。

但是伍兵這傢伙從這件事上看出了門道,他專門讓葛亮給我傳了話,說要跟我切磋切磋。

我沒答應:「切!你是什麼水平我是什麼水平?一個老手欺負新手有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