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總之在飄渺的宇宙中,這道聲音十分響亮,直接震懾了萬界的所有高手。

其實,凡人界認爲宇宙並不能承載人類的聲音,但是在除卻凡人界的任何一個地方,這種法則是被打破的,而且不僅僅是聲音,就連自身本尊都可以遨遊宇宙。

確實,天道主的智慧超乎了我的想象,本來以爲這種生物僅僅依靠自身蠻力的,卻沒想到他居然還懂得戰鬥之法。

就在左側有人喊完那句話之後,那片空間立刻就傳來了慘叫聲,真沒想到天道主無視六道之境的任何物理攻擊,直接突破數百名六道高手的防禦,將其拍成了肉泥。

諸天萬界的高手是越來越少,而天道主卻看起來依然沒有任何的問題!

而且強大的萬界技能居然就連一些小傷痕都不能給天道主造成,真不知道這種戰鬥還能怎麼打。

『師傅,不如我們分批行動,組成戰鬥小組如何,如果我們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的實力將會不斷遭受削弱。』

我看了看魔祖,隨後將自己的想法傳音給他,但是魔祖也沒有說什麼,我見他只是大手一揮,頓時渾身魔氣滔天,給人一種君臨城下的感覺。

『每一名飄渺高手帶領十名六道高手組成戰鬥羣組,分開行動,近距離攻擊天道主的本體。』

魔祖說完之後,看了看我和我身邊的天帝,隨即和我們招了招手,示意我和天帝向他趕去!

我倒是很大大咧咧的向魔祖飛了過去,倒是天帝,此時卻顯得有些沉悶。

這種隱情我是知道的,畢竟天帝曾經有愧於魔族衆生,還曾親手對魔族衆生處以血的壓迫,然而一切居然只是爲了鞏固在萬界之首的地位。

當然,這些也是天帝在他最沉悶的時候告訴我的,他還說,假如時光法則可以倒流或者能夠被人控制,那麼他一定會避免這種事情發生,或許這也是他的懺悔吧!

我們兩人到了魔祖身邊,魔祖也沒有提及這件事,可能對於魔祖來說,這種事情早已經過去了無數年,如果非要報仇的話,恐怕魔祖自己一人就足以顛覆整個天界。

而目前又不是計較個人恩怨的時候,我和天帝只能豎起耳朵聽魔祖分配任務,畢竟這是一種大膽的嘗試,稍有不慎,恐怕大家都將會永不超生。

『天帝率三百六道之境高手攻擊右側,記住,最好變成巨人形態,因爲我發現物理攻擊貌似對天道主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魔祖對着天帝凝重的說完以後,拍了拍天帝的肩膀,示意天帝組織下去組織一下,隨後便扭向我的這邊。

天帝也不說什麼,畢竟在魔祖面前,實力早已經決定一切,如果可以的話,魔祖的一根手指頭就足以碾死天帝。

但是天帝也明白事理,之所以魔祖沒有對他刁難,是因爲魔祖早已經把他看成了戰友,再說這種情況下也是需要團隊合作的,如果真要產生分裂,恐怕萬界衆生也將不保。

……

『曉東,你知道嗎,盤古其實就是你,他一直在你體內,只是你沒有覺醒他的意識而已,如果你能徹底打開心扉的話,估計你的實力將會達到無極太上之境,那種超越大小三道,無形陰陽之境,是任何人包括天道主都望塵莫及的!!』

魔祖說完之後,用凝重的眼神看着迷茫中的我,說實話,魔祖說完一句話以後,他給我的感覺只是很厲害的樣子,並沒有讓我真正的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還有盤古,爲什麼盤古偏偏是我呢,他爲什麼不是別人,或者那個印度阿三!

還有我所經歷的一切難道都不是巧合嗎,它難道只是一些前世預料和我必須經歷的事情,爲什麼,這一切我都不明白?

然而現在也容不得我多想,只能弱弱的問魔祖一句:『師傅,如果我是盤古,爲什麼我只有他的力量而沒有他的意識呢,再說了,我的心扉已經很開了,爲什麼還沒感覺到那種無極太上之境的一點意思!』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切的緣由,這一切都是魔祖親口告訴我的,他說盤古與天道主在遙遠的星河一戰,盤古隕落!

只留下一縷殘魂獨自返回天界,後來自封於西方神域,由天帝的分身看管,而這件事並沒有幾個人知道。

天帝在將盤古界父的殘魂處理妥當之後便開始了漫長的守護,也不知道是哪一天,盤古界父自封的那縷殘魂發生了變化,只留下浩瀚的能量之後便向凡人界墜去。

當時天帝十分驚訝,於是急忙打開了窺世鏡觀望,但是卻沒有任何結果,後來纔在盤古界父自封的結界中發現了遺筆。

盤古界父讓天帝親自看管這些被封印的力量,在多年後爲一位擁有神魔血統的少年而開。

並將其引入封印之中,將這些力量全都灌入這位少年的體內,很顯然,這位少年就是我。


我吸取了這些無上的力量,自身也早已經達到了一種無上的境界,早就凌駕於飄渺之上。

只是我不懂的使用,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真正發揮過自身的這些力量。

…….


與此同時,各小分隊組合完畢,成千上萬個小隊也準備完畢,似乎就在等誰的號令。

『諸天萬界的勇士們,爲了你們的後代和榮耀,爲了生存與反抗,戰吧!』

魔祖霸氣的說完以後,也不忘比了一個衝向天道主的姿勢,那氣勢,別提有多霸氣了,簡直可以稱爲一代君王。

『戰!戰!!戰!!!』

只見衆人口中的三個戰字出口,氣勢足以震天響,看這氣勢,已經被我師傅魔祖給徹底搞上去了。

嘭,嘭,嘭…..

右側的三百名六道之境高手也紛紛震碎上衣,迅速膨脹身體,變成了一支由百丈高的巨人組成的隊伍,在這宇宙洪荒中向萬米之外的天道主狂奔而去。

看着這萬界中的一隊隊鐵血精英,個人情感不由得自心底而生,或許這就是戰爭,也或許這就是生存!

戰爭,一個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字眼,一個醜惡的字眼,一個充滿殺戮的字眼。

除了那些喪心病狂的傢伙,沒有人會喜歡它,它的一出世,必定是無辜人民的鮮血洗禮,它的一咆哮又會使無數曾經的笑臉消逝。

然而,它消亡的時候卻是伴隨着平和的歌聲,和一大羣和平鴿共同飛藍天,它產生的原因很多,權勢、領土、憤怒都會使它產生。

當然也有許多荒謬而可笑的理由,就如混元界在修羅界的滅絕人性的屠殺,理由竟是他們自認爲高等民族,要消滅劣等民族。

多麼荒唐啊,懦弱膽怯的混元界,居然因爲惟恐別人超越他們,就做出這種天地不容的惡罪,真可謂是慘絕人寰。

還是這場戰爭,還是與混元界的戰鬥,萬界衆生一直都處於自衛的狀態,因爲這是一場由混元界挑起的紛爭。

…….

又是一次衝鋒,各種大技能各種帶有攻擊力的星圖和大小型陣法在天道主的本體上爆發,一時間,整個宇宙洪荒中的驚天巨響不斷。


然而與此同時,在凡人界地球之外,先進的衛星正對着各個星球和星雲進行遠距離探查,突然發現有一處的不知名的黑洞出現了不穩定現象。

隨後地球科學家便在地球開始了計算,並根據衛星給的資料編程,展開一種學術上的算數和發表各種學術論文。

有人說,那是能量離子的不規定運轉,也有人說那是粒子聚集和中子不穩定因素。

總之說什麼的都有,一時間在整個凡人界的科學家這一行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我估計也就只有當事人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當然,勞資就是當事人之一!

而這種情況下,我只能告訴大家,我們在銀河之外的黑洞中使用異能力打仗,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的樣子。

但是我可不這麼認爲,因爲面對大boss天道主,勞資只要稍有不慎,恐怕就會以後連陽光都見不到了。

……

戰鬥依然在繼續,天道主終於出現了一些小小的創傷,這對我們來說,是個不小的收穫,一時間,萬界高手士氣再度高漲。

而天道主身體上的創傷也越來越多,但是創傷多歸多,可是就連一道致命的都沒有。

也就是說,萬界高手的攻擊力,壓根就無法穿透天道主的肉盾防禦,只能在其表面造成一些無大礙的皮外傷。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呃啊!!!

『不好,我的頭又痛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的頭突然又開始了痛,就像要炸了似的,感覺身體內那種久違的膨脹感再次發生,渾身肌肉又發生了突變。

尼瑪,不會又讓勞資變成巨人吧!

和我想的一樣,果然是讓我變成巨人的節奏,只不過我感覺現在成巨人貌似太不合實際了,畢竟我在和天道主戰鬥,如果此時變身的話,豈不是自尋死路。

但是我這也沒辦法,畢竟這種突然也不是誰想阻止就可以阻止的。

所以我就在天道主暫時看不到的地方盤膝而坐,任憑四周的靈力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向我的身體內雲集。


『快,守護曉東的真身,不要被天道主破壞了這次覺醒,這是界父歸來的徵兆,我們有救了!』

魔祖對着說完之後,頓時將實力攀升到巔峯,率領衆人衝到天道主的正面,與遍體鱗傷的天道主發生了叱吒風雲的正面交戰。

要知道正面交戰的危險性遠遠高於兩側,而且那也是天道主最堅硬的地方,但是沒辦法,勞資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高手一個個隕滅而不能出手相助。

血液在體內沸騰,異能力也開始發生變異,大量的氣勢外泄,而我此時就如同一位高大的不滅至尊一樣在不斷變大增高。

漸漸的,我開始超越了那些攻擊天道主右側的那些百丈高的大巨人,而且越來越高,似乎是永無休止一樣。

就這樣,勞資的身體變得越來越高大,渾身肌肉暴起,慢慢的將那些萬界巨人給超越至膝蓋,而這種差距還在不斷的拉伸。

然而縱然如此,我目前數千丈高大的身體在天道主面前居然纔剛剛現形,根本就不能與之匹敵。。。。

不過還好,我還在不斷變高變強壯,而且還有大量的靈力在滋潤着我的軀體,補充着我那顆浩瀚無窮的大地內丹,並時刻補充着我經脈中的靈氣。

……

與此同時,在距離這片戰場億萬光年之外的一個地方,一道暗黑色的大門在一片看似荒原的地帶打開。。

隨後又從中涌出了大量身披暗黑色鎧甲的強壯士兵,手持兵器快速列成隊伍,在幾位將領的帶領下向前挺進。

『狼三,你率五千萬魔狼族精英士兵駐紮在這附近,狼四,你安排大家先就地紮營!』

一道女漢子的聲音在這個空蕩蕩的地方傳遞,隨即其手下兩名戰將便開始了行動,快速集結和就地建立營地。

『魔祖大人遺留的預言終於實現,想必魔祖等人正在很遠的地方與天道主交戰,只是不知道魔祖大人爲什麼會將我們魔狼一族給派到這早已空無一人的水元界之中駐守!』

一位老狼說完之後,弓着腰從隊伍中走出,徑直走向此時正凝望着遠方的殺破狼,語氣中滿是飄渺。

對,水元界是諸天萬界與混元界的交界處,早在千萬年以前,水元界的居民就移居了。

因爲即使是和平時期,混元界的士兵還是會越界掠奪,搞的水元界民不聊生,不得已才集體遷移至其他界。

『祖狼,你看哪裏,想必你就會明白了。』

殺破狼說完之後,看了看身後的祖狼,隨即將手指向遠方的一座山谷,示意祖狼仔細觀察一下那個山谷的結構。

祖狼是殺破狼一脈的老祖,曾經是被認爲是魔狼一族最有望登上魔狼族寶座的人選。

但是沒辦法,由於當時祖狼是剛剛崛起的狼族分支,並沒有太強大的後盾,所以寶座被搶之後隱居了起來,一直被認爲早已坐化。

但是直到殺破狼近日在魔界狼山中視察時才發現,祖狼依然在早已封閉的山洞中沉修,而且早已突破了六道之境,進入了很多人都望塵莫及的飄渺之境。

『原來如此,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魔祖大人原來是有此想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想必這裏將會是混元界大軍突襲火元界的必經之路,如果火元界一旦被偷襲成功,諸天萬界也就相當於陷入了丟失二分之一的土地。』

聽起來似乎很屌的樣子,但是其中的背景祖狼並沒有看出來,他只是說了表面的意思,而有些事,只有殺破狼自己心裏明白。

『呵呵,或許是吧!』

殺破狼看了看祖狼,說了一句讓祖狼似懂非懂的話,而殺破狼說完之後,就騰空而起,向着遠處的那座山頭飛去,在其身後跟着祖狼。

可能祖狼這麼多年不問世事,早已經老了,即便他可以看破紅塵,但是他始終沒有蒼穹之見,或許他有飄渺之境的戰力,但是多年的沉修早已讓他失去了原來的靈敏和智慧。

『祖爺爺,這裏好美啊!』

殺破狼和祖狼在到了那座山頭之後,殺破狼瞬間就變成了一隻溫順的小綿羊,不再有以往的女漢子形象。

在祖狼面前顯露的是一位完完全全的小女子形象,但是這種感覺總是給人一種陌生。

是啊,一個女人掌管的一個國家,一個種族,歲月總會無情的摧殘她的那顆本來童真的心靈,讓一些憧憬和愛慕不能夠表現在衆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