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機甲,今夜拍賣的價格你說會在多少?”林凌問一邊的埃德森。

埃德森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這些人已經快瘋狂了,根本預測不出來。”

“你做個猜測就好了。”林凌然這麼說,埃德森卻沒有搭理他

“我不知道!”埃德森搖了搖頭,“如果你想要把這機器拍下來,你就拍吧,我絕對不會阻攔你。不過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有那麼多人在,這個價格,絕對是個天文數字。”

這機甲可與其他的東西都不一樣,當今世界最爲先進,誰不想要?

將來,這個世界就是機甲的世界了。

“大家好,歡迎來參加我們的拍賣會,此次只有一件拍品,就是這機甲……”

這主持人站在臺上侃侃而談,他手中拿着話筒,聲調不停的擡高。

最後他用抑揚頓挫的語調介紹了一下這個機甲介紹,完了之後做了一個總結。

“這機甲買了回去能達到什麼效果,不用我說諸位也能知道,現在就請盡情出價吧!”

主持人高聲介紹完了之後,場面都被吵得有一些熱了。

“起拍價一百萬,現在開始!”主持人說完了之後站到一邊,讓大家可以看清這個機甲的原貌。

這機甲就像是一隻怪獸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裏,垂在身側的兩隻手在地面上刮拉着。這機甲擡起了頭顱,雙目中透射着含光朝這邊看了過來。

那雙機甲的眼睛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

“這是激光!”有人喊了一聲。

臺上的主持人立刻高聲說道:“沒錯,這就是激光。這激光可以幫助機甲檢查再屏蔽或者臺階上面行動,特別的智能。也就是說這對激光眼睛,就是機甲的探測器!”

主持人說的慷慨激昂!他面上帶着笑意,不停的揮舞着雙手,製造着這熱烈的氛圍。

他的眼睛眼閃閃發亮,“這機甲,除了智能之外還有很多的好處。”

主持人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臺下就有一個人開口了。這人說道:“這機甲還是一臺戰爭機器,他的那雙手可以割斷你的喉嚨。他的胸口處有激光炮,爆炸起來的話,能把你整個掀飛變成肉末!”

這,是一臺戰爭機器,大家沒有想象中害怕,反倒是興奮了起來!

他們其實早就知道了,這是戰爭機器了。

他們眼底帶着興奮,特別的想要這戰爭機器下臺演示一番。

“戰爭機器的胸口處的激光炮,能不能給我們看一看?”

大家高聲喊道,他們很是興奮,就想要看自己喜歡的。有一些家族想把這機甲買回去,就是爲了研究它,或者就是充當自己的保鏢。

“好了,大家稍安勿躁,有喜歡它的人呢,你們可以告訴我,用你們的價格來告訴我。”


主持人說完了之後,他又一次高聲開口,“起拍價100萬!”

全場的熱情早就被點燃了, 這100萬的價格對於他們來說什麼都不算!在座的誰還拿不出這麼點錢啊!

開這麼個價格,是拿來搞笑的嗎?

當然了,這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起拍價而已,後面能加價到多少,看看眼前這些人的熱情就知道了。

“200萬!”立刻就有人高聲叫價,其他的人朝那人看了過去,發現他是一個賣服裝的家族。

其他的人搖了搖頭,就是個賣服裝的而已,算得了什麼啊?200萬?呵呵!

“我出400萬!”

“800萬!”

這價格不斷的攀升,這臺機甲的跨時代意義,再加上機甲本身的造價,幾百萬根本就打不住啊。

“這幾百萬的機甲,可以說便宜到極點了,如果有人能夠花800萬買回去,那做夢都得笑醒吧?”

“這臺機甲8個億都不算多,一點一點的加啦,趕緊說個實在價格吧!”

他們對這機甲有着狂熱,這些人這麼以來的這個拍賣會,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這個機甲的真實價值了,現在就看他們誰對着機甲抱有更大的熱情,誰的財力更加雄厚了!

現在的價格永遠還夠不上他們的心理價位,所以大家出價特別的豪邁

於是接下來,這價格蹭蹭蹭的往上漲!

“我出1000萬!”

“老馬克啊,你最近是不是腎虛了,怎麼這麼窮,這才1000萬,呵呵,我出2000萬。”

“2000萬又算得了什麼,嘲諷人家出1000萬的,你也是夠了,,這東西必須得上億,這才過癮呢,就看看有沒有人願意了!”

“上多少億?你能出多少,你去噴人家幹什麼?真當所有的人都這麼有錢,這麼牛逼了?”

他們吵了起來,而且吵得人耳朵嗡嗡作響。

“夠了,閉嘴!”林凌終於站了起來,他一開口說話,整個場面都安靜了。

但是很快他們又重新喧鬧了起來,這裏怎麼出來一個東方男人?這誰呀?面生的很,他以爲自己是什麼人呢,敢對他們叫閉嘴。

在場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富豪,他們不認識林凌,自然也就不會聽他的話。

“嘿,主辦方的人在哪裏呀?有人搗亂沒看見嗎?還不趕緊把他趕出去!”有人高聲喊着,就想要把林凌趕走。

主辦方的人剛要過來,就看到了林凌身邊坐着的埃德森,於是他們的動作就頓了一下。

林凌緩緩的掃視一週,也就是這麼一週……

場上的人突然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寒氣,怎麼回事,這個年輕人有這麼可怕嗎?

他們就又仔細看了一下,然後就也看到了埃德森,於是,再沒有人吵着要把林凌趕出去了。

“埃德森怎麼會在這裏?”大家紛紛吃了一驚。

埃德森他們認識啊,這人可是m國的官方人士呢,他在這兒那是不是代表這邊要出事了。

所有人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想到今天晚上拍賣的機甲,他們明白了,埃德森是衝着這臺機甲過來的,那麼他身邊那個年輕人可能就是埃德森的助理!沒看到他舉着牌子嗎?說不定也要報價。

他們誤會了林凌的身份,還在奇怪,埃德森爲什麼要讓一個東方男人當助手。

這時候埃德森也站起來了,他高聲道:“大家都安靜一下,這臺機甲可不可以讓給我們?畢竟這機甲特別的危險,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

“如果把這臺機甲買了回去,對你們也有安全隱患。”埃德森試圖勸解大家讓他們放棄購買機甲。

今天來這裏,收回這臺機甲也是他的任務之一。


但這些人明顯不願意配合。

一個家族的人哈哈笑了起來,“你可知道這種機甲已經可以量產了?”

埃德森當然知道了,就是因爲能夠量產才讓他對這機甲充滿了忌憚。

“既然可以量產,那你們着急什麼?你們完全不用着急,等到這臺機甲量產就好了!”埃德森用他們的話試圖勸服他們。

“這臺機甲若是真的量產,你們的就變成廢品了。畢竟人家的機甲質量更好,而且還會成爲萬衆矚目……”

林凌聽了,心中無語,這埃德森說這句話根本就不是在勸解這些人,這句話分明就是在火上澆油啊。

果然埃德森的話還沒有說上幾句呢,那些人就興奮了起來。

“量產那不是更好嗎?這樣的話就能夠跟上大部隊了,就算到時候還有更便宜的機甲,我們也是最早買的。”

“我是生產汽車零件的,不知道能不能生產這機甲的部件?到時候有沒有山寨機甲?要是研究出來的這臺機甲的一部分功能,一定要告知給大家啊。”

就好像是一輛車子,你是新品奢侈品牌車,但是你帶領了這開車的潮流。現在的家庭哪個不是人人有車?



如果有一天人人家裏面都有機甲的話,這麼一點點小小的投入就不算什麼了。你都不用生產機甲,你只要生產機甲的零配件就行。

“好了,埃德森,如果你真的就只是來湊個熱鬧的,麻煩你閉嘴吧!”

大家對埃德森不感冒的同時,還對他特別的不爽。他們總覺得,埃德森是來搗亂的。

雖然說埃德森的官方身份讓大家有些忌憚,但真到了關鍵時刻,這個身份在他們眼裏也就沒有什麼威懾力了。

畢竟m國是一個以經濟實力爲重的國家,在某些時候,有錢人的身份是可以拿到特權的。

“埃德森,趕緊閉嘴,你要再說一句,我的拳頭就要砸到你的腦袋上來了。”

“就是啊,埃德森,你再不閉嘴的話我們拍賣都沒有任何意思了。”

他們在高聲的叫嚷。

埃德森只能是坐了下來,臉色鐵青。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林凌說道:“盡人事,聽天命,我們還有其他的方法。”

他們安靜的等着拍賣,偶爾叫價,這個價格一路飆升,最後竟然到了五十億!

雖然說五十億,在座不是拿不出來,但如果機甲量產之後還是這個價格的話,就有些不值得了。 能夠花得出這筆錢的人,全部都是頂級富商!

而這個價格也讓林凌改變了主意。

他本來想試着自己拍下這臺機甲,買回去後做研究,可現在看這些人一個個拼命加價的樣子,最後這機甲會以什麼價格成交還真說不好。

現在價格就已經到了五十億,林凌可拿不出這麼多錢。

當然,把事情彙報回國內的話,這筆經費也還是有可能批下來的,但要是再加價,別說國內是什麼感覺,反正林凌是覺得不划算了。

看了一眼身旁臉色有些不好的埃德森,林凌說道:“埃德森先生,你們是真心誠意的要與我們合作是嗎?”

埃德森正在爲了眼前的拍賣發愁,忽然聽到林凌這麼說,他皺了皺眉頭,說道:“林凌先生,你爲什麼這麼問? 婚法三章 ?”

林凌微微笑了笑,淡淡的說道:“原來您所謂的誠意就讓我來看這個拍賣會嗎?那可是遠遠不夠的呀。”

埃德森有些不耐煩了,他敲了敲桌子,問道:“那您還想要怎麼樣呢?我已經做了我能夠做的。現在的場面你也已經看到了,我們是真的很想要合作。如果讓這個機甲流落出去,後面的事情就不是我們能夠阻止的了一下,您就不願意爲此付出努力嗎?”

林凌看出來埃德森話裏說的事情是真的,他們確實很需要與自己合作,可他們所展現出來的誠意,林凌並不滿意。

“幫我拍下這臺機甲吧,你們之前不還說要和我們在尖端科技上進行共享嗎?那就幫我拿下這臺機甲。”

所謂共享,總不會是單方面的,而林凌覺得,就先拿這臺機甲來做交換吧。

這個條件讓埃德森有些爲難,他本來就在發愁這件事,現在林凌還想把這臺機甲拿走,這不可能!

埃德森馬上表示了他的觀點:“這個你還是別想了,就算是我花錢幫你買下來,你也拿不回國的。”

當邊境檢查都是擺設嗎?這麼一個大傢伙,不可能偷偷運出邊境的。

埃德森當然知道林凌想要這個機甲是爲了什麼,站在他們國家的角度,就算是與對方合作,他不想讓林凌佔到更多的便宜。

更何況,這個錢他也出不起!

反正,埃德森說的理由也不是假的,先用這個堵住林凌好了。

而這一點林凌當然也想到了,他故作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埃德森:“不是吧,我們不是已經說要合作了嗎?既然都合作了,你們還要讓邊境卡我帶出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