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天面色吃驚雖然他現在收斂心神不敢放出靈識,可依然能夠感覺得到那漩渦是真的在吞噬,如果要形容是什麼感覺。

羅天覺得那漩渦是在——進食!

一想到進食這兩個字,羅天心裡就是一陣哆嗦。漩渦下一定有著什麼存在,而這存在進食的對象竟然是四周天地的一切。

這種吞噬天地般的恐怖存在,但是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慄。

嗷!

漩渦中又是一聲恐怖的吼叫,接著風勢又增強了幾分。

這下隱藏著陣型的羅天幾人,再不能泰然持之了。吸力已經開始拉扯他們的身形,因為不敢貿然使用法能害怕暴露隨意幾人開始緩緩的下海面落去。

儘管那落下的速度比孩童咿呀學步的速度還慢,可終究是向海面落去的;誰知道那恐怖漩渦中的傢伙什麼時候停止吞噬,只要不停止吞噬他們就會不停的下降,最終都是被漩渦淹沒。

羅天四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駭、難以置信,以及其他一些難以尋味的想法。

被動承受顯然是不明智的做法,羅天先是看向木靈見對方含笑的看著自己,又將目光投向赤蓮和蘇風。

赤蓮仍是一臉靜淡,但看向羅天的眼神卻充滿了信任。蘇風更是咧嘴一笑,似乎有些不在狀態滿不在乎。

隨著高度下降,羅天感覺到拖拽的力道越來越大;而四周被龐大吸力拉扯過來的生靈也越來越多,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慘叫的飛禽、海面上也出現了一副『萬魚爭躍』的異象。

這些魚獸不是在嬉戲,而是在逃命;但在恐怖的吸力下卻是在向著漩渦倒游,四周的一切就像是法則逆轉了一般,所有的生物都在拚命的向前,換來的卻是不停的向後。

慘叫、哀吼、攪咋在一起,形成一片末日交響曲。

甚至於羅天還發現一隻體型之龐大,不下百丈的虎龍蛟也驚恐萬分的從海中躍出,想要向空中飛去。

可以飛天的虎龍蛟,那是絕對的海中霸主;根據圖鑑中的資料,實力至少在化神境巔峰期左右。

然而此刻,這隻海中的霸主更像是喪家之犬在臨死前的掙扎。

它也是至今為止,羅天他們見到的異獸中唯一一隻還能夠向前逃命的異獸。

雖然它看起來很狼狽在逃命,可這一慕卻令羅天稍稍的心安了一些。

化神境巔峰實力的虎龍蛟可以逃命,那就說明正在吞噬天地生靈的漩渦下的恐怖,其實力不會太恐怖。

羅天猜測那漩渦下的存在,應該是聚靈境的存在。甚至有可能不過凝神境極限而已,只不過是因為有了某種特殊的法門。

嗡!


忽然一道狂暴的波動自海中傳來,緊接著一條粗壯的觸手便自漩渦中射出直直射向那虎龍蛟。

那虎龍蛟本在逃命,察覺到觸手襲來立時向一旁一躲;令羅天意想不到的是,那虎龍蛟竟然在躲過觸手猴竟是一口咬向觸手。

一口之下黑血橫飛,漩渦中一聲巨吼又是兩條觸手射出,虎龍蛟似乎逼出了血性,對著漩渦也是一聲吼叫吼聲震天撼動天地。

一時虎龍蛟不在逃命,而是反身與那觸手廝殺起來。

但在羅天等人眼中虎龍蛟雖然驍勇,可那三根觸手儘管此次進攻被虎龍蛟咬傷,可一瞬間就會恢復原狀繼續圍攻虎龍蛟。

這種情況下,羅天幾人不難想象一段時間后。待到虎龍蛟力竭,便是其力盡而亡的時候。

嗷!嗷!嗷!

那漩渦下的存在似乎也被虎龍蛟的反抗激怒,漩渦中竟然接連傳出一陣吼聲。


從哪吼聲中羅天不難聽出,那恐怖存在的惱怒。

嗖!

這一次顯然那存在動了真怒,同時五道觸手飛出觸手的數量增加到了八條之多。

嗷!

這聲吼叫不是那漩渦下的存在發出,而是那隻虎龍蛟。


八條觸手圍攻下,虎龍蛟不過堅持了幾息時間便被八條觸手繞纏繞,被生生拉近了漩渦中。

轉眼之間化神境的虎龍蛟就被吞噬,從虎龍蛟出現到被吞噬時間不過一盞茶的功夫。

羅天還未從那震撼的場面中回過神來,忽然一道波動掃向空中。

「不好!快走!」羅天一臉驚恐額頭冒出細汗,對身邊幾人吼道。 羅天剛剛吼完,眾人不過提起一絲氣力漩渦之中便衝天而起三道觸手。

遠處看去觸手衝天而起,彷彿要至此蒼穹將天捅出個窟窿;又像是那觸手本就是連接天地的神柱。

漩渦中的存在竟然是發現了隱形中的羅天等人,幾人來不及多想便紛紛祭出自己最快的遁器法術向高空飛去,而那觸手也是緊緊相隨追著幾人的影子不停地飛舞掃射意圖將羅天等人掃落。

蘇風對風的造詣非常,加上腳下的遁器不俗速度自然極快;再向上騰飛間仍能不是向下打出一道道風勁想要阻止那觸手。

然而,觸手怪的恐怖是超出眾人想象的。化神境的強大虎龍蛟都成了它進食漩渦下的亡魂,更何況蘇風不過凝神巔峰的修為。


那看似氣勢如虹的風勁,打在那觸手上就像是撓痒痒一般一個水泡都沒激起來,甚至於觸手都沒有破防。

「不行,你們先走我留下來阻止它!」蘇風見形勢不對,立即停下身來對眾人吼道,衣襟隨風而舞面狂如虎氣勢飛速增長;雙手反動如花四周空氣立即向他手中匯聚,眨眼間變成了一道恐怖的黑風龍捲呼嘯著向觸手打去。

羅天也停下身形轉身向蘇風靠去,隨即赤蓮、木靈也停了下來四人立時匯聚在一處。

蘇風努力的操控龍捲,回頭看到羅天立即吼道:「快走!這傢伙這麼兇殘,留下來必死!」

「你就不怕死?」羅天慢悠悠的回道,揮手數十枚靈石飛灑空中自動組成一個陣型,接著散發出道道靈光組成一個複雜的團。

蘇風一愣看向羅天的眼神變得複雜,誰不怕死?更何況惜命的修士。

「必死還要留下來?」一旁赤蓮的語氣竟帶著一絲促狹,臉上的笑嫵媚動人。

羅天不好法陣,對蘇風嚴肅道:「別忘了咱們現在是一隻隊伍的!四殺陣!起!」隨著羅天的喝聲,空中組成的複雜陣勢開始劇烈的旋轉,一道道靈光從陣中飛出,在空中化作光劍向受到龍旋阻止的觸手射去。

四殺陣本事用於困住對手的陣法,一般都是依勢在地面布置然後將對手引入其中,使其不能從陣中脫出然後待對方力竭之時將其擊殺。

可羅天卻是將此陣建議更改之後,使其成了用於攻擊的陣法。至於陣名則是羅天太懶,不想改動了而已。

羅天能夠做到將陣法效果改變,不單單是他如今對陣法早已的精湛;更是因為玉簡自從上次之後發生了很大變化,對於期內傳承的限制明顯少了許多,幾乎包攬的眾多修鍊法門。

哪怕一些至上三天的法門的又有一些涉及,可惜羅天現在修為過低;哪怕看到了也是兩眼一抹黑,腦中一片迷茫,若是強行剛看感悟便會神魂震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重傷。

羅天四殺陣的加入,蘇風的壓力立減不少。

赤蓮也祭出自己的那條靈鞭,靈鞭飛舞空中化作一道骨龍。龍嘯中九天而落將那觸手纏住,令其動彈不得。

三人一番努力終於是將那觸手的危機暫時壓制住了,但羅天知道這只是暫時而已。

要知道觸手怪掠殺那虎龍蛟時,可是最終用出了八條觸手;而現在對付他們的也不過三條,只有三條觸手就逼得他們不敢爭鋒。

可想而知,一旦那觸手怪騰出更多的觸手;三人的處境必將險之又險。

嗖!嗖!嗖!

被羅天三人壓制,那三條觸手也不甘心。忽然變得軟綿,隨即從赤蓮手中的骨龍中脫出,然後便分化出無數的細小觸手向空中幾人射來,這些觸手更帶著金屬光澤,寒光凌冽鋒利無比。

細小觸手散開面積之廣散布幾人腳下方圓數百丈,那密密麻麻的尖刺讓人看了就心糾不已。

骨龍飛舞、劍光四射、颶風暴掠,羅天三人均是儘力施為努力的阻止那觸手之林的靠近。

然而,那觸手就像是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可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如此雙方竟陷入僵持,觸手在靠近百丈範圍內后無法在靠近;羅天等人用盡了辦法也沒辦法將觸手擊退。

就這樣劇烈的對峙持續了一個時辰之久,四周天空中的海霧早已經被那漩渦中的觸手怪吸食乾淨,倒是難得的出現了一片朗朗晴空。

黑色海水中的漩渦也早已經消失,那異獸被吞噬的場面也消失不見,只剩下三道巨型觸手衝天而起,首端化作滿天尖刺。

羅天不知道海水中的觸手怪消耗如何,但是他卻明白在這麼下去自已一方很可能就會堅持不住。

蘇風的風勢雖然凌厲,但因為範圍性且很難操縱是以損耗起靈力來極為驚人;三人他是第一個開始氣息不穩氣喘吁吁,赤蓮至始至終都只是揮舞骨龍,但赤蓮的靈鞭化龍對自身的消耗也不小,額頭也已經出現了細汗逐漸匯聚然後從臉頰低落。

相對而言羅天卻是最輕鬆的,以為他的只需要維持四殺陣運轉即刻。四殺陣本身就是困陣,但凡困陣都有自行吸收天地靈力的輔陣,儘管黑雲流沙域靈力稀薄,但終究是有的。

這就為羅天節省了一些靈力消耗,自然需要輸出的靈力也不會太多。

「木靈!」羅天喊道。

木靈不知何時手中已經捏著幾張靈符,聽到羅天喊她立即拍出靈符;三道靈符飛出到了羅天三人身前便化作幻彩之光沒入三人體內。

三人直覺體內經絡猛地一顫,眨眼間就被海量的靈力注滿。

「這是注靈符?」蘇風興奮的喊道,雙手飛舞更快風勁強勢不少不說,竟然還以風化刀劈向觸手威力驚人可怕生生在觸手形成的觸手林上辟出了三道巨大的豁口,透過豁口三人再次看到了下方的海面。

海面之上一直巨大的黑色肉盤盤踞海面,肉盤上長滿凹凸的凸起;衝天而起的三條觸手便長在其中三個肉凸之上,由此可見這巨大的肉盤生物有多少凸起就有多少觸手,而那密密麻麻的凸起令人心顫。

不過還好那被肉盤觸手怪抓住的虎龍蛟顯然還未氣盡,雖然被肉盤上的觸手僅僅纏住,但仍在肉盤上拚命的掙扎,那肉盤上大半的觸手都在於其糾纏拚命地想要將那虎龍蛟拉扯進肉盤中間的巨型鋸齒大口。

細小觸手林上的豁口很快恢復,隨之而來的是更加瘋狂的進攻。

羅天見蘇風殺的興起似乎有離隊的樣子,哪裡敢讓他亂來連忙以靈手將其拉扯了過來,吼道:「你瘋了!」

蘇風尷尬一笑鬱悶道:「這個……我的御風訣有個弊端,殺得興起有事容易失控……嘿嘿……」

還有這事?

羅天一愣心想是不是以後不要太靠近蘇風?嘴上卻道:「剛才的看到沒?」

蘇風點頭剛才他弄出那麼大的動靜,怎麼會看不到下面那一幕。

「有什麼想法?」羅天這句話是對赤蓮說的,赤蓮雖然在蘇風在時不怎麼說話;但是羅天知道赤蓮的心智是極敏捷的,希望對方能夠想到一些辦法。

「很簡單!救或者不救!」赤蓮的眉頭面對密密麻麻的觸手也皺了起來,作為女性她對這種噁心的怪物本能的厭惡不喜。

蘇風一愣將龍旋勁化作屏障抵擋觸手攻擊,回頭疑惑道:「什麼救不救的?我怎麼沒聽懂?」

「救不救那隻虎龍蛟!」赤蓮解釋道:「如現在的形勢來看,一旦這怪物吞噬了虎龍蛟騰出手來,就是我們的死期。」

「趁現在我們離去不行?」蘇風不解。

赤蓮看白痴般的看了一眼蘇風,心道怎麼以前沒發現你的腦筋這般不開竅?

「自己看!」赤蓮伸出玉手一指四周的觸手,冷冷道。

蘇風這才開始仔細的觀察四周的形勢,一看之下也是大吃一驚。

觸手形成的陣勢就像蓮花一般,而他們三人此時就在觸手蓮花中間,已經被包圍其中。能夠堅持如此久,連蘇風自己都感覺到難以置信,不由得扭頭看向羅天。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羅天剛才讓木靈用出的注靈符,恐怕他現在已經脫力而亡了。

經過赤蓮一番解釋,救與不救的選擇似乎已經非常明顯。

救便是自救,不救就是自取滅亡!

四人紛紛保持防禦姿態,商量起如何救下虎龍蛟。

說起來很容易,但當決定下來時,幾人才發現事情很難。幾乎不可能是不可能的地步……

單是突破這觸手蓮花的防禦三人恐怕就要耗費很大的氣力,更別說要靠近那鋸齒觸手怪的本體從對方的巨口下救出虎龍蛟。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