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凌王境界之後,伊辰的感覺愈來愈深,當初若老爺子透露給自己的一番話,並沒有結束,所謂的規則,遲早會遇上。事情因伊辰而起,伊辰自不會袖手旁觀。

縱使漫天強者襲來,自己又有何所懼!!

“戰!”重重的話音在腦海中迴響起,伊辰猛然向前進了五步,磅礴的奧氣在體內不斷地涌動,瘋狂地遊蕩在經脈之內,便是等待着伊辰的出手。

伊辰的表現讓倆道神祕的聲音大感意外,卻又在情理之中。若是伊辰沒有這份面對強者的勇氣,他們也不會在意,更不可能親自過來見伊辰?

凜然的氣氛在虛空中飄蕩,伊辰的氣勢在不斷地飈升中,周圍的空間頓起一個個激盪的旋渦,散發出濃郁的能量,圍繞着伊辰。


“好了!”神祕聲音忽然響起,便是這樣簡單,伊辰的氣勢瞬間消散,體內的奧氣也瞬間恢復平靜。整個虛空中又恢復了伊辰初見時的祥和與穩定。

“伊辰,我的來意你已經知道,好好地斟酌一下,假設以我爲對手,你會有什麼樣的下場?”神祕聲音平靜地說着,淡淡地聲音彷彿有種魔力,伊辰雙眼一黑,又陷入到昏迷當中。

“大人,就這樣放了伊辰?”

“秋雲山,難道你想讓我在這裏殺了伊辰嗎?”莫名的,虛空迅速回攏,轉眼間消失不見。 如同是睡了一覺,做了一個夢,伊辰慢慢地從夢中醒轉過來。只不過這個夢如此的真實,而且身上輕微的傷勢清晰可查。緩緩吐出一口濁氣,伊辰快速運動奧氣,將身上的輕傷調好。

起身走動了幾步,伊辰的臉上不由地露出滿意的笑容。四道屬性奧氣已經完全融合,不分彼此地在丹田內涌動,磅礴的能量一遍一遍地在經脈中迴盪。先前在虛空之中,所受到的打擊不過是伊辰歷練的踏腳石而已,即便是震驚,也不會影響到伊辰的決心。

輕輕地向前推出一掌,密室中便是出現一道道的能量旋渦,呼嘯着衝向牆壁。‘蓬’地輕微聲音響起,牆壁上清晰地出現了一道頗深的痕跡。

“凌王強者都有自己的域,那麼我的域又是什麼呢?”伊辰喃喃的念着,靜靜地盤腿坐下。手掌不自覺的揮動起來,天地間此時涌進來的能量全在伊辰的雙手控制下,散亂在周圍,沒有半點涌進伊辰的身體。

達到凌王境界,已經與天地間能量融合在一起,全身上下皆可以無時無刻的吸收天地間的能量,讓他們在對敵的過程中不至於會能量消耗一空。

伊辰的心神全已投進了演練之中,此時,他就是身處在自己的天地之中,一遍又一遍地攻擊出自己的招式,磅礴的勁氣在自己所幻化出來的星空中不斷會聚,力求盡善盡美。

深黑的火焰隨着伊辰實力達到凌王境界已隨着奧氣便成了淡藍色,火焰圍繞着伊辰的身體快速流動,便似一道閃動着的流光,印着伊辰的呼吸吞吐前進。周圍的氣流因此而紛紛散到一邊,在火焰的速度達到極點時,火焰沖天而起。

即將要衝破伊辰的控制時,火焰被一股無形的力道緊緊地拽住,慢慢地向下移動,使之不能隨意地脫離伊辰的軀體。

另一處,天地中,萬道劍氣縱橫,撕破虛無飄渺的空間,在伊辰所處的位置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劍網。劍網裏面,凌厲的劍氣如同是毒辣的毒蛇一樣,嘶嘶地作響。

雙手不斷地快速揮舞,劍氣跟着伊辰的意念變化着各種的角度,彷彿在一瞬間,這些劍氣被賦予了靈性,刁鑽地遊走於每一個空間之中。

驟然間,密室消失不見,伊辰便是盤腿在無盡星空中,那一顆顆星體成了他演練的目標。劍氣迅疾前進,肉眼捉摸不到的速度,射中每一個顆星體。伊辰的感知中,一顆顆星體瞬間化爲虛無。

所有周邊的星體消失後,劍氣迅速聚攏,形成一柄巨大的寶劍,緩緩地出現在伊辰的手中。伊辰就像那巨人一樣,揮舞着手中的利劍,朝着前方無盡的星空,猛力地劈了下去。

頓時,星空分開倆半,利劍所過之處,一道巨大而深塹的鴻溝出現,宛如一個黑洞,周圍所有存在着的,無論是什麼,全都被這鴻溝吸走。空間中,只剩下伊辰手持着巨劍。


鬆開雙手,巨劍驀然消失不見,伊辰的臉龐上顯現出一絲笑容。單手輕輕望前,星空陡然恢復原狀。心神突動,奧氣瞬間移到體外,藍色的奧氣爲這平淡無奇的星空增添了幾分色彩。


源源不斷地奧氣涌到星空中,讓平靜的星空頓起顫抖,幅度愈來愈大,整個星空就要陷踏。而伊辰的身軀也開始搖晃,似乎沒有辦法阻止奧氣的流出,更沒有辦法來穩定星空。

忽然之間,在伊辰的注視下,周圍的星空承受不住龐大的奧氣而倒塌。伊辰的身軀也隨着劇烈的晃動,隱隱有了倒下的感覺。

此時那盤旋在伊辰身邊的火焰與劍氣瞬間涌到伊辰的下方,將伊辰的身軀拖住。本身的奧氣丹田中瘋狂涌動,伊辰淡漠視之,雙手疾速變動,星空中的奧氣顏色急速地變化着。

視線中,奧氣一分爲四,四道屬性奧氣重新出新,逐漸涌到崩潰的星空的邊緣,緩慢地修復着已經倒塌的虛空。


不知過了多久,一片狼籍的星空竟然慢慢地被修復回來,重現原先的平靜與安和。而那四道屬性奧氣在穩定星空之空,突兀地消失,並沒有回到伊辰的體內。

隨着伊辰輕輕一喝,星空陡然消失,當伊辰睜開雙眼的時候,自己仍是盤坐在密室之內。不同的是,伊辰的臉色無比的蒼白,半邊的身軀已被汗珠打溼。

“僅僅是演練一遍,便是如此費力,威力如此之大,對敵的時候,若不能將敵人快速絞殺,只怕自己也撐不了多久吧?”伊辰喃喃地道着,默默地恢復着消耗的精氣。

時間快速的流逝,伊辰的衣服已經乾透,奧氣的運行也已經結束。站起身子,快步地走向密室大門,輕輕地推開大門,陽光快速照進密室,不由地讓伊辰微微地眯上眼睛。

“猜想的果然不錯!”當伊辰成功晉階凌王境界以後,體內原先那股磅礴的奧氣便是推動着伊辰突破了原先的境界,達到了二星凌王。

在霸尊顛峯時,體內的奧氣已經遠遠超出了那個境界,當晉階之後,便是輕而易舉地衝破了原有的束縛。

懶洋洋地享受着陽光的照射,伊辰的視線中快速出現了佳人的身影。一抹笑意顯現,伊辰疾步上前,將佳人緊緊地摟在懷中。

“鑫兒,讓你久等了。從此以後,我便可以擁有大把的時間陪你了。”

若鑫兒幸福地靠在伊辰的懷中,甜蜜地笑着:“辰哥哥,我好想你。”

“我也是!”一瞬間,天地中便只有這對戀人的身影。。。

久久之後,若鑫兒忽然啊了一聲,忙道:“辰哥哥,差點忘了大事了,快跟我來。”拉着伊辰,二人快速地步入到了大廳中。


伊辰的出現,似乎並沒有令廳中的一干凌王強者感到驚奇,以他們的修爲,伊辰在如此短的距離內突破到陵王境界,他們怎可能感覺不到呢?或許不知道的,就是有一段時間伊辰忽然的氣息全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着衆人臉上嚴肅的表情,伊辰疑惑的問道。

若軒慢慢地將最近發生的事情道了出來,憂心忡忡地道:“伊辰,現在各地都已爆發了不大不小的規模戰爭,所有的百姓都等着你出面,消弭這場戰亂。”

伊辰微微擰緊眉頭,自嘲地道:“看來我真是個災星,對付聖殿,竟然會讓大陸上的百姓遭殃,枉費了他們對我的信任。”

繼而冷冷地道:“四大帝國也太不將衆多百姓放在眼裏了,當真以爲上面沒有了左右他們的力量,便可以爲所欲爲了嗎?”

李天明咳嗽一聲,苦笑地道:“伊辰,不是四大帝國爲所欲爲,而是彼此之間的矛盾和仇恨太深了,驟然之間沒有了束縛,戰爭便不可避免的出現。”

“若老爺子呢?他應該可以阻止這場戰亂啊?”大廳中並沒有若老爺子的身影,伊辰不由感到好奇。

若軒道:“父親他去追查最近一連串針對各大帝國高級將領被襲殺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伊辰你現在出關了,便接受此事吧,畢竟,大陸上有着衆多的百姓在日夜盼着你呢?”

伊辰點點頭,道:“這個不用說,我也不會袖手旁觀。若叔叔,你說最近有許多帝國高級將領被殺,會否是有人落井下石呢?”

月悅笑道:“伊辰,你這個想法與綺兒一樣,她認爲是聖殿在背後搞鬼,所以父親纔會親自去查。”

“聖殿?”伊辰冷冷一笑,腦中自動地泛起在虛空中發生了的事情:“二位,現在不是我想與聖殿爲敵,若查出這件事情與聖殿有關,那麼即便是我肯,大陸上的百姓也不願意。”

“對了,伊辰,你在進入到凌王境界之後,爲何忽然有一段時間氣息全無,我們都探不到你在那裏?到底出什麼事了?”冉電關切地問道。

伊辰玩味地笑了笑,道:“我被一個陌生人請到了一個不知名的空間中呆了一會。”

“是什麼人?”廳中數位強者齊齊大驚,憑空將一位凌王強者攝走,並瞞過這麼多位凌王強者,這份實力即便是若老爺子也辦不到?

伊辰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他只和我說了一句話,讓我以後不要對付聖殿。”

衆人相互對視數眼,面容上皆是迷茫。若軒沉聲道:“此人修爲如此之高,而且明確讓伊辰放棄對付聖殿,極有可能是原界中聖殿的強者。但是他們如果如此忌憚伊辰,爲何不借此殺了伊辰呢?”

李天明道:“任何人修煉到凌王境界,原界人不得在他還未到達原界之前將其格殺,這是規則,想必那人也只是威脅伊辰一番,讓他放棄對聖殿的討伐?”

若軒苦笑道:“伊辰,你現在已經引起了原界聖殿強者的注意,不知道是好事呢,還是倒黴?”

伊辰淡淡地道:“不管怎樣都好,人界的聖殿都已覆滅在即,任何人都無法阻攔此事!”平淡地語氣中透露着強烈的自信。 冉電心中猛地一跳,伊辰的豪言使得他眼中快速地掠過一抹欣慰的眼神,“伊辰聖殿的事先不忙,將大陸上的戰亂解決纔是現在最要緊的事。”

凡尼道:“伊辰,現在的局勢這麼亂,你有什麼想法?”

伊辰冷冷地道:“以暴制亂!四大帝國紛爭不斷,無非是以爲現在大陸上已經沒有勢力可以威脅到他們,我們要做的是,以強大的實力讓他們屈服,使他們乖乖地守着自己的地盤。”

李天明嘆聲道:“伊辰,你的想法我知道。憑我們這些人,橫掃大陸絕對不是一個問題。但是我們面對的是軍隊,即便是可以將軍隊們瓦解,可到時候,帝國不穩,將會引來更大的災難。”

帝國的保障,便是經濟的強大,與軍隊的強大。一旦沒有軍隊,那麼這個帝國將會引起更多勢力的覬覦,到時候,任何一個大小勢力都想來分一杯羹,後果將更加嚴重。

“老前輩,各大帝國存在的矛盾,已不是我們現在所能化解的,用溫和的態度自然是不能解決。但每一個帝國所作出的決策,自然都是君主,只要我們能令各帝國的君主罷手,這戰亂想必也會不了了之吧。”伊辰淡淡地道。

李天明道:“每一個帝國都有一個守護神的存在,實力都在凌王境界。凝荒帝國的守護神是我,你 不用擔心,只有其他三大帝國罷手,凝荒帝國自不會挑起戰亂。只是你怎樣讓其他帝國罷手,僅僅是擊敗他們的守護神根本不行,不然,若老爺子早就出手了。”

“伊大哥,大陸上的百姓都奉你爲救護神,你可以利用百姓的願望來做砝碼,來對抗各的帝國,他們同意也就罷了,否則,你告訴他們,不介意讓他們的帝國內大亂。”思綺平靜地道。

衆人一陣汗顏,想不到文文弱弱的思綺,竟會想出如此大膽的想法。伊辰沉思片刻,笑道:“這個想法不錯,人心所向,才能穩定整個國家。失去了民心,這個帝國也就存在不了多長時間,帝國的君主們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吧?”

“伊辰,你想怎麼做?”李天明戰戰兢兢地道,虧了是伊辰,沒有稱霸的想法,不然只要稍微有點想法,帝國們都有麻煩了。

伊辰望着思綺,後者淡淡笑道:“伊大哥到各個帝國的大城市裏去轉一圈,這些帝國的君主就會知道有問題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伊辰微沉半響,而後陰陰地笑着:“諸位,那我們先走了。”牽起若鑫兒與思綺的玉手,瞬間消失在大廳中。

衆人爲之一楞,凡尼苦笑道:“這小子到凌王境界以後,這速度連我們也無法出感應了。冉電,當初你是怎樣訓練他的?”

幾人好奇地看着冉電,後者敬佩地道:“我遇見伊辰的時候,他已經十五歲。你們應該知道,這之前,他不能修煉奧氣,體內無法積蓄奧氣,但是他每一天都在努力地修煉奧氣,十年如一日。你們想想這需要多大的毅力。也正因爲如此,他的肉體極爲的強勁,經脈也因此比常人來的更寬,在他修煉的時候,我更是在他身上加重了千斤的重量,伊辰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他自己努力得到來的。”

幾人若有所思,臉現欽佩之色。大陸上不乏天才,但只有忍的住清苦和磨難,才能成爲人上人啊!

被伊辰牽着小手,思綺的俏臉不由地通紅,雖然不是第一次被伊辰牽着,但是沒來由地心中還是砰砰直跳。

若鑫兒嬌笑道:“姐姐,怎麼你的臉比蘋果還紅,害羞羅!”

“那有?”思綺嬌嗔,頓時空中,灑下了一陣銀鈴般地笑聲。。。

無垠城中,伊辰三人騰空而立,伊辰溫和地聲音在空中響起:“你們不要擔心,戰亂很快就要過去,相信我!”

伊辰的出現,讓百姓們信息若狂,民衆們紛紛走出房子,齊齊地跪倒在地,高聲喊道:“伊辰大人沒有忘記我們,沒有忘記。”

李玄站在高高的皇宮城牆上,看着城中的一幕,不由地,臉面上泛起複雜的神色,不知是驚訝,感嘆,還是嫉妒,憤恨。

李天明淡淡地道:“伊辰現在在大陸上的地位不是任何人所能比的,你最好把心中的不滿壓下,否則,第一個被消滅的,必是凝荒帝國。”

伊辰出現造成的轟動,連伊辰自己都始料不及。若鑫兒輕聲道:“其實在辰哥哥你將聖殿的陰謀傳回學院後,老院長等人就爲你在大陸上造勢,那個時候開始,普通的百姓們對你就有了一份期待。”

思綺接口道:“尤其你們在達慶城除惡,更是被當地的百姓們大肆渲染,一夜之間,便讓民衆們知道了你。接下來除掉林家勢力,一次次地與聖殿抗衡,後者的不得人心,與你一對比,便是將你推上了頂峯。”

伊辰沉重地道:“這次定要將戰亂消弭,不然就對不起這麼多可愛的百姓們。我們走。”

樓蘭帝國都城雪域,古華帝國都城明水,雲臻帝國都城滄浪,以及帝國中各個大城市,都出現了伊辰三人的身影。民衆們紛紛高呼,膜頂禮拜,在達慶城時,民衆們更是瘋狂。整個大陸上爲之感到震撼。

各國君主緊急召見各個大臣們,商議着這件事。非常的相似,他們心中的疑問是,伊辰的高調出現,到底是爲了什麼?爭霸天下嗎?一時間,所有的帝國軍隊們全都按兵不動,靜觀着伊辰的舉動。

聖殿裏,一衆人的臉色無比的落寞。對他們來說,原來的大好形勢竟然會被伊辰的出現,攪亂成這樣。聖殿殿主鐵青着臉道:“難道就任由伊辰這樣下去?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話,帝國之間很快就可以恢復平靜,屆時,我們的夢想也就落空了。”

左之南沉聲道:“我們是否可以派人去殺伊辰呢?”

葉如劍搖頭:“左宗主,如若伊辰這麼簡單被殺,我們之前多次的襲殺早已將伊辰殺了。而且伊辰消失了幾個月後現在出現,必是實力有所精進,以我之能對上他都沒有了信心,何況還有若鑫兒在身邊,你們誰敢對若鑫兒出手嗎?”

左之南無語,若家人,在大陸上便是無敵的代名詞,何人敢惹若家?左鵬忽然道:“若家人我們是不敢惹,難道不能將若家人引開,我們全力地狙殺伊辰嗎?執事長一人不行,我們多派些人去,難道也不行麼?”

大殿中一片沉默,左鵬的建議很好,但是聖殿中人已經襲殺伊辰失去了信心,一次又一次的行動,伊辰僅僅是受傷,但聖殿卻是元氣大傷。堂堂地聖殿執事長與大主教雙雙被人砍掉一隻胳膊,這是聖殿由始以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看着聖殿中人唯唯諾諾的樣子,左鵬的眼中不由地掠過一絲鄙夷的神情,自傲地道:“既然你們聖殿害怕的話,就由你們派人引開若家人,我們來襲殺伊辰,如何?”

“左鵬?”左之南一聲厲喝。

聖殿殿主擺擺手道:“左長老有這麼心思,我們自然答應,就照你的意思,我們派人引開若鑫兒,你們去殺伊辰。本殿就祝各位馬到功成!”

“好,那麼我先去通知兄弟們,你們出發的時候告訴一聲就行。”左鵬絲毫不理左之南的喝聲,轉身理開了大殿。

左之南躬手道:“殿主不要見怪,大長老久不出世,脾性難免會傲人一些,就恕罪。”

“無妨,我們都是朋友,都有同一個目的,本殿怎會爲這個見怪呢?左宗主寬心。”聖殿殿主微笑着說道,神色中沒有半點的不滿。

待左之南離開後,格雷道:“殿主,當真要與玄雲宗合謀襲殺伊辰嗎?”

聖殿殿主臉色微微一沉,陰狠之色快速涌現,獰聲道:“他們有這個想法,就讓他們去做好了,成功了更好,反之,對聖殿也沒有損失。”

伊辰三人馬不停蹄,快速地趕着路,在青兒與自身的速度下,很快地就走遍了四大帝國各個大的城市。每到一處,萬民磕求的情形讓他們久久不能忘卻,這樣的一份感動,讓得伊辰三人縱使辛苦也是值得。

雲臻帝國滄浪城,皇宮外面,一塊巨大的廣場,由於情勢的緊張,廣場上已經沒有多少遊玩的人。大隊全副戎裝的士兵不時地經過。皇宮的城牆上駐站着衆多的弓箭手,犀利的箭頭在陽光底下散發着陰冷的光芒。

忽然之間,高空雲端上,三道人影憑空出現。讓的衆多弓箭手架好了弓箭,對準三個陌生人。三道人影毫不爲意,在雲端中,竟然如同是有階梯一樣,緩慢地走了下來,直至到城牆上方,才停下了身子。

“我是伊辰,告訴你們的君上,一個月後,到達慶城外的連雲山脈見我。”緊接着,一片精緻的卡片飛快地射到城牆之上。

不久之後,各個帝國的君主都收到了伊辰的請貼,內容全都一樣,“連雲山脈一會,不來者後果自負!” 一張請貼,惹的大陸上現在最有勢力的幾人人物忐忑不安。去,抑或是不去,都是無奈的選擇。以伊辰在大陸上的影響力,那句“後果自負”絕不是無的放失,他們不敢去冒這個險。去的話,威嚴盡失不說,這是不是伊辰的一個陰謀呢?安全誰來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