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櫻莎盯著趙炎的眼睛,道:「你的意思是,你支持她咯?」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迎著愛櫻莎的目光,趙炎點點頭,道:「我認為她沒錯。」

愛櫻莎又道:「但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們把錢全部給她去養軍隊。那麼很多計劃,包括你親自擬定的很多計劃都會因為資金不夠而停工。」

愛櫻莎此刻又拿出另一張文件,看著上面道:「你看看,這上面全都是你所擬定的。修建王國邊境關卡,修建軍營,修建省道,國道……我親愛的陛下,我們沒那麼多錢!」

愛櫻莎的情緒有些激動。

趙炎有些詫異,在他的心裡,依稀記得將各地的金庫搜刮上來后,愛櫻國庫很充足才是,怎麼這會就沒錢了?

愛櫻莎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你不要懷疑是否國庫出了什麼問題。在我和季蒜基的管理下,這個問題出不了。我想,你是沒有仔細的考慮過,軍隊的消耗有多麼的龐大。」

頓了一下,愛櫻莎又道:「五萬新兵,五萬新兵吶!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愛櫻王國突然間多出了五萬個口袋,而王國朝每個口袋中都要扔進足夠的金幣。哆絲玲娜的重兵制度也增大口袋的深度,你想想,每個士兵的軍餉、裝備的購置與維護、軍糧、訓練、食宿……哪個不要花錢?現在還沒有戰爭,真正出現戰爭了,在沒有成功掠奪敵人之前,所消耗的軍資也是不能想像的。。」

趙炎明白了愛櫻莎的意思,在心裡反省一陣。他的確沒有如愛櫻莎考慮的如此細緻,王國的建立一時間沖昏了他的頭腦,他以為自己的實力足夠養活這些軍人,並且還能剩下很大一部分。

不過他並沒有後悔,也沒打算終止。

他在內心盤算了一陣,朝愛櫻莎微笑道:「小莎,我想你一定細算過了。你告訴我,在三個月內將這些新兵訓練合格,會用掉國家多少錢?」

愛櫻莎道:「會耗盡國庫五分之三的資金,然而剩下的五分之二,不足以應付其它的事情。而且,國庫內總要留點錢吧?」

趙炎點點頭,道:「我明白了。好了,我們先去王宮。」

「哎!」愛櫻莎嘆息一聲,跟著趙炎走去。

……

當愛櫻城堡從名稱上換成了愛櫻王宮后,整個氣派彷彿都與眾不同了。

經過簡單的修整和裝潢,王宮大廳內大氣磅礴,氣勢恢弘。和原來的愛櫻城堡軍議大廳完全不能同rì而語。

趙炎在愛櫻莎的跟隨下,威武的踏進王宮,兩邊齊聲傳來「陛下」的高聲。

卡西特先站了出來,這位老人在晚年的時候當上了王國的宰相,不禁讓他猶如年輕了十歲。。想想往rì的那些歲月,卡西特又是后怕又是感嘆。

那時候,以囚汜保為,他為輔,堅決要推翻愛櫻家族,反對趙炎上台。可趙炎在最關鍵的時候挽救了他,並把囚汜保送上了斷頭台。

想起在趙炎手下愛櫻城的強盛,想起愛櫻王國的成立,想起趙炎辣毒的手段。卡西特便后怕不已。

但趙炎又令他十分感動,從之前的不計前嫌,請凡迪科作為軍中參謀,並委以重任。到現在讓他當上王國宰相,將枚花家族的榮耀推向了巔峰。

面對趙炎,卡西特沒有對小輩的憐愛,而是深深的敬仰。

「陛下。」

趙炎朝卡西特點點頭,道:「宰相,你有何事?」

「啟稟陛下,前幾rì我便收到西艾雅大6的局勢報告。但為了事情的真實xìng,我又反覆派人去偵察,最終才確定下來。」

說到西方局勢,趙炎來了興趣,道:「他們如何?快說。」

「是!」卡西特極為規矩,每個動作說話的每個語氣都拿捏把握的十分到位。「現在,梅國的情況大為不妙。桑rì國、拉克國以及罕副阿拉王國等諸多小國已經聯合結成抗梅聯盟,並組結十萬大軍駐紮在梅國國界,並已向梅國宣戰。。梅國若不接戰,抗梅聯盟的十萬大軍將會向梅國內部打進。」

好!

趙炎爽快的答覆一聲,道:「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梅國終於把它的那些鄰居們給逼瘋了!」

卡西特點點頭,笑道:「老臣也覺得這是件幸事,近幾rì在家裡獨自開心。只是未經確定,實在不敢將此事稟告陛下,以免讓陛下白驚喜一場。」

「宰相,你做的好。多派點人過去監視,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我要時刻知道他們的情況。好傢夥!除非他們不打起來,一旦打起來,我們就坐山觀虎鬥!然後尋找機會,漁翁得利!」

「陛下所言甚是!甚是!」卡西特向趙炎微微一拜,和身邊幾個大臣興奮的談論起來,都不停的點著頭,說著「甚是,甚是……」

趙炎的目光不停的在大臣們臉上搜尋,終於,他的目光停留在崔南德的臉上,只見他滿臉愁雲,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

趙炎道:「崔南德大人,所謂有喜有憂,你們可千萬別報喜不報憂啊!說說,出了什麼事?」

被趙炎一語道破,崔南德有些尷尬,但還是聽話的向前走了幾步,道:「啟稟陛下!臣……」

說到一半,崔南德朝愛櫻莎看了一眼。。

趙炎捕捉到這個神sè,朝愛櫻莎望去。愛櫻莎道:「崔南德大人想說的,我早上已經和你說了。」

崔南德這才點頭,道:「國庫資金緊張,臣實在無法運作啊!」

此時,眾大臣中又走出來一個大臣,朝趙炎鞠躬后,作揖道:「陛下,微臣接到幾個村莊的急報,短短半個月來,他們被附近的盜賊掠奪了三回。就在前幾天,又出現了搶殺。村莊一共六百多人,經濟損失相當嚴重,請求王宮能給他們撥點資金支援。」

錢!錢,又是錢!

趙炎在桌上狠狠一拍,喝道:「好大的膽子!那村莊位屬哪個行省?」

大臣道:「天櫻行省。」

趙炎伸手一指,道:「卡丹偌貝!我從狂龍手下撥兩千人給你,你去把那盜賊團給我平了。人全部殺光,所繳獲的錢財寶物全部充入國庫。我給你半個月時間,如果時間拿捏的好,沿途再幹掉幾個盜賊團,所繳獲的錢財我會拿出一半算是你們的獎賞!」

卡丹偌貝欣喜若狂,他等的就是領兵立功的機會。當下立馬在趙炎面前單膝跪下,大聲道:「卡丹偌貝領命!」

卡西特道:「陛下,這樣……我們不等於是搶劫了嗎?」

趙炎道:「就是搶劫!他們搶我們的搶得,我們搶他們的就搶的不得?我要讓這些不安分的傢伙給我睜大眼睛看清楚,他們是強盜,我們是比他們更大的強盜!」

趙炎火氣旺盛,卡西特也不敢再說什麼。。而卡丹偌貝便跟著狂龍去調兵了。

佔領洛梅達克,收復洛希手下的軍隊,建立愛櫻王國后。趙炎對軍隊都微微調整了一番。不算上已快訓練完畢的兩萬新兵,愛櫻炎字軍共有兩萬四千人。趙炎不斷將這些兵力平均分配,並把即將訓練完的兩萬人也分給了他們。這些人只差一個月就可以成為正式的軍人加入到相應的愛櫻炎字軍中了。

趙炎從這兩萬人中選取了兩千jīng銳作為自己的近衛軍,並建立愛櫻炎字第六軍,由丘格帶領。六支軍隊分配四萬兩千人,每軍的兵力達到了七千。無論是數量還是實戰經驗,還是裝備,都比一年前的愛櫻炎字軍高出了數個檔次。哆絲玲娜此次正在招募的三萬新兵趙炎還沒給他們安排,先練著再說。

而他自己身邊,也帶領一小股軍隊。這支軍隊雖然數量上不及其它的愛櫻炎字軍,但實力卻不容小覷。因為,除了兩千jīng銳的近衛兵外,還有三百餘夜郎殺手和兩個丘陵巨人在其中。。

夜郎殺手和愛櫻近衛軍由趙炎直接指揮,夜郎則被趙炎安排在身邊作為軍事參謀。趙炎很喜歡和夜郎聊天,他總覺得這傢伙深不可測,胸中的知識更是非常之多。

趙炎實在欣賞夜郎殺手收割生命的能力,但要夜郎再練,他卻只是推辭力不從心便不再建樹。在趙炎的緊急逼迫下,夜郎無賴,只得說將這些經驗慢慢的傳授給天資聰明的娜曼姿。趙炎知道急不得,催促之勢少了幾分。

夜郎的xìng子有些奇怪,他並不接受趙炎賜予的軍銜,只是接受了一個虛職。因此,他在趙炎身邊彷彿就是一個虛設一樣,和普通的夜郎殺手沒什麼區別。很多事情趙炎並不好吩咐他去辦。而娜曼姿的xìng格趙炎更加清楚,她又是個女人,過於卑鄙無恥下流的任務自然不好找她去辦。

於是趙炎身邊雖然有夜郎和娜曼姿,但還是覺得差個人。他很看重卡丹偌貝,便把他留在身邊做副官了。

這對於卡丹偌貝而言,無疑是個天大的機會。如果沒有趙炎,他恐怕還只是卡恩塞爾一個年輕氣盛,不知道天高地厚,終rì以年輕騎士自詡的小騎士罷了。

趙炎道:「資金方面的問題你們不用擔心,我已有了解決的辦法。。為了這個,我決定去一趟南方。」

卡西特驚道:「陛下又要……」

趙炎道:「放心,我並不是要去親征。建國初期,國家還不太穩定,我又怎會隨意的侵略他國呢?我只是在南方去一趟,因為在那裡,有我們解決資金問題的辦法。」

崔南德道:「那資金缺乏的事……」

趙炎打斷崔南德的話,道:「國庫的情況王后已向我說明了,據現在國庫的情況,是能夠同時應付北方的徵兵和國家的一些建設的。徵兵需要一段時間,練兵也要幾個月,所以這些錢並不是需要同時啟用的。」



頓了一下,趙炎朝季蒜基看了一眼,道:「季蒜基大人,洛梅達克需要的軍資你仔細勘察后及時的給撥過去。但不要一次xìng給完,你可以分為兩次,三次,甚至是四次,五次。而崔南德大人所需要的建設資金,你們也可以商議商議看能不能不要一次xìng給全,而6續補齊。」

「總之,你們不要擔心國庫的空虛,這點我會想辦法。在這幾個月的緩衝期,我敢保證,國庫中的錢只會越來越多。」

嘩!

眾大臣面面相覷,都在猜測趙炎究竟想到了什麼主意。但趙炎沒有說,眾人也不敢多問。。

趙炎向王宮外望了一眼,他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

隱忍了近兩年,該是地jīng出場的時候了。

……

夜裡,愛櫻宮頂樓。

寢宮內閃爍著微微的燈光。

燈光有意的如此昏暗,伴隨著陣陣呻吟與輕喝,恰是一副溫馨而悠揚的畫面。

愛櫻莎睡在趙炎身下,幾次的**已經讓他jīng疲力竭,加上被趙炎正正的壓住,談吐都十分吃力了。

「你……你明天就要……就要走嗎?」

趙炎點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歉意,道:「對,這件事越快辦越好。」

愛櫻莎緊緊的抱住趙炎,不再說話。

趙炎感覺到,愛櫻莎的力氣越加的增大,彷彿生怕自己馬上會跑掉一樣。

趙炎在愛櫻莎的額頭上深深的親吻了一口,道:「小莎,我對不……」

愛櫻莎吐住了趙炎是嘴巴,四唇相接,頓時一股股溫暖傳遍了兩人的全身。纏綿了一陣,愛櫻莎已把趙炎壓在了身下。

她慢慢的探出頭,微笑道:「你放心的去辦事吧!愛櫻城有我在,不會有問題的!」

趙炎心裡莫名的一暖,「可是……我不希望你那麼netbsp;愛櫻莎甜甜一笑,道:「放心吧,我會聽你的話,不會再那麼廢寢忘食了。」

「你真乖。」趙炎在愛櫻莎的鼻尖上輕輕一刮,眼神突然十分落寞,道:「其實,你用不著這麼辛苦的。王宮內,還有很多大臣……」

「炎……你我心裡都清楚,人心難測,人心也是最容易改變的東西。我知道你在外面還有很多事要做。如果這個國家後面沒有我,你的妻子坐鎮。你真的能完全放下心嗎?」

愛櫻莎一語道破,趙炎頓時啞口無言。

他深深的吐出口氣,向愛櫻莎吻了過去。


愛櫻莎絲毫不迴避趙炎的猛烈攻勢,與他糾纏起來。倆人的溫舌相接,頓時將倆人的血完全點燃了。

趙炎突然雄似猛虎,一把翻過身子,又將愛櫻莎壓在身下。雙手緊握住柔軟**,虎軀一震,用力的向上挺了進去。

接著,便是來來回回的躁動和聲聲念念的呼喊。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支持正版文學」

黑暗中,劃過一道暗紫的幽紅。

幽紅的背後,一對紅sè的光芒傾然綻放。。

黑暗中看不清眾人的外型和相貌,只聽得見各自不同的聲音。

「神皇大人!」

這是倆個完全不一樣的聲音,一個粗礦而富有磁xìng,一個清脆而讓人略感到陣陣寒意。

紅sè的眼睛微微閃爍,並未答話。

波克道:「神皇,看來你離成功不遠了!太好了!」


紅sè的眼睛突然凝固。

「是喬爾嗎?」

波克道:「是的!喬爾大人加入我們后,一直未能與神皇相見。」

聞言,喬爾接話道:「神皇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