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隊長還是按照國際慣例的走到兩方人中間,假意公正威嚴的掃了龍宇等人一眼,道:“大庭廣衆的鬧市,你們這也真是不把我們執法隊放在眼裏啊,破壞私人財物,外帶街頭滋事,你們這回就等着在牢裏坐了十天半個月吧,這婚嘛……”說到這裏,隊長故意頓了頓,語帶深意的道:“這婚嘛,還是推遲幾天吧。”

還在哼哼唧唧的男人和龍宇心中瞭然,是要錢放人對吧。

被打的人立刻湊到前邊,點頭哈腰道:“您,您看隊長先生,事情是因她們而起,這事……”

說着將一摞大約三四萬塊本來要用在影樓的錢塞到胖子的手中。

“嗯,這個,對方當然是先動手的,不然你怎麼能傷成這個樣子呢?”胖子看看了手中的錢,入懷中放話鋒一轉,笑道。

“十萬,讓這兩個人在牢裏住上幾天,我不想在我婚禮上看到這種人搗亂。”龍宇冷聲道。

舞在邊上看的一清二楚,衝動的想說話,被龍宇摟到懷中動彈不得。這種時候龍宇不想惹事,如果是平時,龍宇可能會衝上去把執法隊這羣人全乾倒。

“呃,這個,恩,我們是執法員,辦事一定要公平,怎麼能徇私舞弊呢!剛纔瞭解,好像事情是因你們而起吧?”胖子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轉頭對被打的一方說。

“媽的,就你有錢是吧,十萬。我出二十萬,把他們全抓起來。”暴力女高叫着。

“三十萬,如果不幹的,我也懶的浪費口舌,我會自己動手。”龍宇冷哼一聲。

胖子聞聽心一動,大手一揮,手下執法員那有不明白的道理,咔嚓一下就把那女的和輕傷的男人拷了起來。

什麼?有人在邊上嘀咕了,爲什麼不把另外兩人拷起來。

執法員沒有回答,使勁的瞪着廢話的人,心道:抓,抓你個王八蛋不成,沒看到那女的戴的幾件珠寶嗎?起碼價值兩個億。


沒用腦袋想還是怎麼着兒?一個戴着兩億珠寶的人,你覺得他身後的勢力能差嗎?我抓人,我抓人那一會就有人來抓我了。我有病不成。

胖子也是冷哼一聲,心道:三十萬,不少了,再多我怕出事,何況那男的口氣和剛纔瞭解的明顯是有實力的人,誰得罪得起。

把周圍人羣驅散,執法隊連壓帶扯的把兩個人扔進警車接着呼嘯而去。

“換地方。”龍宇拉着舞轉身離開。

進了附近一間更大的影樓,爲了怕再發生剛纔的事情,一進去龍宇就掏出銀行卡,道:“影樓我包了。”

一見銀行卡的樣式,二話不說,關門掛牌。

然後刷卡扣錢,開始幹活。

對於試穿衣服,舞是樂此不彼,然後是拍照。

龍宇委實是糟了半天罪。一向喜歡寬鬆休閒的打扮,這一來居然讓他正經八百的站在那裏認人擺弄站POSS,這罪可受大了。

三個小時,只拍了六張照片,比大戰一場還來得要命。

不過看舞的樣子,一點也沒有疲憊的樣子。

逛街,請設計師。

直到龍宇大呼受不了了,舞才勉強答應放人。

龍宇如獲大赫,拉着舞坐車就回去。

酒吧之中,大家都知道了舞要結婚,一些一向以爲自己有機會的人雖然惋惜,不過還是送來一樣樣的賀禮。

樂的太子笑個不停,就像是送他的似的。

接下來幾天,設計師的方案出來了,房子開始裝修,佈置傢俱,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龍宇又閒了下來,立刻又變成了某種肥胖的東西。

舞因爲高興特別允許龍宇這幾天可以多喝幾杯,於是龍宇認真貫徹起舞的命令,一天十杯藍色夢幻,被問及不是多喝幾杯的時候,龍宇的解釋是,原來一天喝一杯,舞讓一天多喝幾杯,幾杯嘛,只要不超過十杯全是幾杯不是。

聞聽解釋的衆人大汗,這解釋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反駁的理由。

離定好的日子越來越近,歐陽長天等人也得到了消息,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道賀。

人多了,自然就熱鬧了起來。

附近的三棟酒店全被租了下來,一天到晚燈火通明。

就算現在龍神族有消息趕來也不敢動手,一名焰神,惹火了就是禁咒,任誰也吃不了兜着走。

龍宇嘛,更不用說了,不用類神兵器就幹掉一名殿堂武士。

加之這次趕來的人中,更有幾名己經完成了調試,達到了殿堂武士的級別,就算來人也未必能逆轉形勢。 婚禮的當天,舞的打扮像極了高貴的公主。女人羨慕的看着舞,男人則一副豬哥樣的變得目瞪口呆。

原本趕來恭喜的酒吧酒客們,那想得到那個一直被叫爲小白臉的人居然有這麼大的人氣。

“龍先生,恭喜,恭喜啊。鄭總知道您結婚立刻就派我來了。”門外停下豪華的轎車,只見一人拿着禮物進來。身後跟着十幾名黑衣大漢,一個個虎背熊腰氣勢不凡,一見就知道不是等閒之輩。

龍宇認出來人,高興的笑着,“李祕書,謝謝了。”

放下手中的禮物,李國強哈哈笑道:“那裏那裏,這次鄭總選的禮物你的女朋友一定會喜歡的。”

“是什麼?”雖然經歷過很多事,舞一向很穩重,但今天的心情十分好,也就變得活潑起來。

“一顆寶石。”李國強故意神祕的說,“有時間打開來看看,您一定很滿意的。”

這時候有見過鄭國安照片的人,都知道這位鄭氏的第一祕書,心下大驚,這才知道那個被叫做小白臉的人關係夠廣。

幾人含蓄了幾句,李國強立刻就開始履行自己的另一個使命,挨個邊發名片邊道:“您好,在下鄭氏企業的祕書,以後請多多關照。”

本來這次李國強並不想來,自己堂堂第一企業的祕書,多少企業出高薪挖自己,自己都沒有過去,可是鄭國安指名這次非自己去不可以,李國強有些不明白鄭總爲什麼讓自己來做這種事,爲此事,李國強曾經問過老闆。


鄭國安當時反問他,“龍宇是一個什麼人?”

“一個戰士。”

鄭國安繼續問“他有名嗎?”

“有名,當然算了,能夠打敗火焰公爵,他的名頭不止有名吧。”李國強點點頭。

鄭國安微微笑着,“那就對了,一個打敗火焰公爵的名人,你認爲他身邊的人能差嗎?”

李國強無話可說,拿起禮物轉身離開。

鄭國安的決定總是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一個有名的人,身邊的再差也不會沒名的,這次不正是拉攏人的最好時機。

“這小子到底是來道賀的還是來拉幫結夥的。”龍宇看着李國強,有些哭笑不得,第一企業的祕書居然在自己的婚禮上派發名片。

“楊先生,恭喜,恭喜呀。”蕭涵拉着一人來到近前。

沒有那天晚上露骨的打扮,蕭涵又恢復了學校那嚴肅的打扮。

“呃。”龍宇一愣,到不是因爲蕭涵的到來,而是看到被拉來的人——凌宇寒。

這個還是冷着臉的人,此時只有無奈,無奈,徹底的無奈。

凌宇寒聳着肩,道:“被硬逼來的。”性格沒變,依舊的惜字如金。

“你說什麼?我逼你來了嗎?我只不過是拉着你而己,不想來你就跑呀。” 蕭涵聞聽,不樂意了,大聲的質問着。

苦笑,唯有苦笑了,凌宇寒乾脆閉嘴停止反駁。


龍宇恍然大悟,原來是喜歡上人家,又一個被愛情俘虜的傢伙。

這位更不得了,全大陸最大的地下武場的老闆,名聲再外,手下擁有至少近萬名不同階級的武士,是一位跺跺腳,大地顫三顫的主。

門外己經圍了數位記者,不爲別的,只因爲原本跟着這位老闆想拍一些緋聞之類的,如今一見,居然來酒店參加某人的婚禮。

一個個手忙腳亂的抓起電話,爭分奪秒的聯繫老闆,英明一些的記者,己經攝像機一藏,改成針孔拍攝,隨着人流混了進來,準備瞭解一下,到底是那位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勞動地下武場的大老闆親自前來恭喜。

哇,李國強,鄭氏的第一祕書。不進來還好,一進來就張大的嘴巴,徹底被眼前的情景征服了。

我,我靠,那女的手上戴的不會就是水藍之鑽吧。有眼尖的更是一眼看出了那枚戒指的來歷。

心知這次遇到大新聞的。

晴朗的天空,白雲變得如晚霞般紅豔,天空紅彤彤的異景讓人們不禁駐足觀看。

突然間,刺耳的入侵警報打斷了所有人的心情。

三長,一短,一長。

幾乎己經被遺忘的魔人入侵的警報。

龍宇和舞以及衆強者也感覺到了天空中的力量,不禁走出酒店看向天空。

當警報響過之後,天空之中,由遠及近的三個火焰形態的生命讓執法員們大驚失色。

火焰天使,火焰巨鷹和一隻百丈長的火焰巨龍在空中臨近。

火焰公爵,火焰城堡的大管家,還有那條只火焰巨龍,是可以毀滅這個城市的可怕存在啊。

戰戰兢兢的執法員攔下了三人的去路,縱然今日的實力己今非昔比,但是多年來形成的恐懼不是一時可以改變的,爲首一人顫聲道:“火焰公爵殿下,請,請問您有什麼事情路過這裏嗎?”

聲音十分客氣,在不明白這三個超級強者目的之前,他們可不敢輕舉妄動,真要是挑起戰爭,搞不好丟掉性命的會是自己。

“哼,沒有事情就不能來這裏嗎?”火焰巨龍洪鐘似的聲音,震的幾名執法員耳朵發麻。

即使四周的氣溫因爲三個焰魔的存在,業已升到一百幾十度的高溫,冷汗還是從額頭滲了出來,乾笑道:“不敢,不敢,只是……”

“哼,這次沒你們的事,這次是私事來你們人類領地,辦完事情,我們就回去。”


聞聽如此,執法員們才長鬆一口氣,心想,私人問題,還好,不是來開戰的。

抹了把汗紛紛讓開,既然和這座城市無關,也就沒必要拼命了。

看着焰魔近了,沒有能力的人嚇的一個個大氣不敢出一個。

強一些的人暗自提起力量,準備隨時開戰。

瞭解火焰公爵和舞之間祕密的人卻十分輕鬆,心裏清楚這是衝着誰來的。

不禁微笑着看好戲。

在龍宇等人上空,三名焰魔逐漸縮小,最後變成比普通人稍微高大些的人類型態落了下了。

“火焰公爵。”

“火焰騎士。”

“火焰雄獅。”

三魔各自報上姓名,齊齊單膝跪到舞的面前,道:“恭喜焰神殿下新婚大喜。”

噗通……

後邊癱倒一片,接着一片翻着白眼暈倒。

少數還算穩的住的人全身顫抖的看着這名美麗的新娘。

極少數還有餘力反應的人,心中狂呼:天,上帝,您,您不是玩我們吧,焰神,這,這不是不存在了嗎?

記者們的臉都綠了,不是嚇的,是驚的,是震驚,天底下最大的新聞是什麼?是龍神族的入侵嗎?

不是,他們頂多算是一羣戰爭和強的離譜的瘋子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