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讓他嚇了一大跳,這是要幹什麼,我還沒對你怎麼樣呢,你就想先非禮我了!

但是看着如此距離的許仙,豈不正是大好時機,唐小白輕輕瞥了一眼熟睡中的許仙,右手慢慢伸出,首先從腹部上壓着的大白腿,開始遊走,粗布衣衫隔着,根本感受不到什麼,還有點喇手呢。

不過這古時的衣服,都很寬大,所以手是可以伸進去的,實在太方便了,嘎嘎嘎,唐小白在心裏,發出淫笑,改變目標,直接襲胸。

Www¤ тTk дn¤ ¢ Ο

被許仙壓着,不好翻身,所以唐小白可謂是艱難無比的,纔將右手伸進許仙的衣領中,向下摸索了幾下,奈何還是不夠給力,只能更加小心翼翼的,翻動身體,好讓右手,繼續往下。

終於,唐小白眼睛一亮,入手的順滑,和柔膩,讓他心中一跳,這種觸感,就好像當初摸西門蘭時的感覺,只不過,這一個,要比西門蘭的,還要讓人摸着舒服,如此已經毫無疑問,許仙確實是一個女子無疑了。

…… 害怕許仙突然醒來,唐小白趕緊撤手,緊張的拍拍胸口,呼出口氣,自己怎麼變成這樣了呢,做壞事已經,好像習以爲常了一樣,不過還是很緊張的說。

爲了不驚醒許仙,也只能就這樣睡覺了,好在我不是普通人,就算如此,一夜時間,也不至於腰痠背痛。

就這樣,迷迷糊糊之間,天色就已大亮,等唐小白再次醒來,牀上早已不見許仙的身影,看了看窗外折射進來的暗光,也就大概五六點鐘的樣子,沒想到許仙起牀這麼早。

這時候再睡也是睡不着了,起牀之後,看了一圈房間中的事物,唐小白不由愣住了,怎麼刷牙啊?

這可是個大事情,要不然剛剛起牀,嘴裏乾的要命,還有味道,就算不怕薰到別人,自己也感覺不得勁兒啊。

推開木門,唐小白徑直走到大堂,正巧碰上小青,就向她疑問道:“小青,許仙她們呢,一大早去哪了? ”

小青回答說:“她們呀,還不是你和她們說了開醫館的事情,所以現在就去準備了。”

“這麼迫不及待,好吧。”唐小白不管她們了,現在有更要緊的事情,一把抓住小青的肩膀,緊緊的盯着她,讓小青心中一慌,他要幹什麼?我要拒絕,還是接受呢?

只見唐小白微微眯縫着他迷人的大眼睛,緩緩靠近小青,直到鼻子差點就要碰上的時候,他突然張口,哈了一口氣,說道:“你們是怎麼刷牙的,你看嘴裏味多大啊。”

小青白眼一翻,被唐小白的味道給薰得差點見閻王,心情一落千丈,還以爲是什麼好事情呢,沒想到是這麼痛苦的一口氣。

“你要刷牙啊,我去給你拿新的毛刷。”小青掩着鼻子,落荒而逃。

“唉,剛剛似乎有點失禮了,還以爲是在地球上呢。”唐小白看着小青的背影,意識到剛剛自己的舉動,實在夠欠。

刷好牙,感覺渾身清爽,彷彿判若兩人啊,這時許仙和白娘子也回來了,見到唐小白,許仙立刻開心的說道:“表兄,醫館的事情,已經找到位置了,以我們之力,勉強能夠開業,這實在太好了。”

“恭喜恭喜,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還請賢弟儘管指示。”唐小白學着古代人的禮儀,拱手說道。

“說起來,還真有麻煩表兄的事情,畢竟我們一家除了娘子和小青,也就只有我姐夫了,但他公務繁忙,實在抽不開身,醫館事物,還需表兄相助。”許仙連忙回禮,客氣的說道。

“哪裏哪裏,爲兄我義不容辭。”唐小白說起話來,還真有古人的風範。

之後,一家人開始爲了醫館的事情忙碌,而唐小白也漸漸把救吳明的事情給忘了,好像真的把自己當成了這裏的人,一天天的,着急忙慌的,在四五天的時間裏,終於讓醫館正式開業了。

本來許仙的醫術,就還不錯,加上有了白娘子這個千年蛇妖,還有唐小白的幫助,醫館生意可謂是蒸蒸日上。

許仙爲醫館取名‘保安堂’,意爲保護一方平安,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一時間,保安堂成爲仙俠鎮有名的醫館,不僅大夫秀氣,老闆娘更是人間尤物,讓病人趨之若鶩,甚至有人沒病裝病,也要來保安堂。

此時正值晌午,沒什麼病人,唐小白悠閒的坐在躺椅上,翹起二郎腿,哼着小曲,吃着花生米,身上還穿着粗布衣衫,除了頭髮短之外,乍一看,還真的像是一個古人呢。

“表兄,你別閒着了,草藥不多了,你和小青一起,到山上採些草藥吧。”許仙在櫃檯裏忙碌着手頭的事情,看了一眼悠哉悠哉的唐小白,無奈的說道。

“行,小青啊,出門去兒,走!”唐小白招呼了一聲小青,拿起竹簍,踏着八字步,晃晃悠悠的走出去了, 隨後,小青緊緊的追了出去。

許仙無奈的搖搖頭,轉頭看了一眼白娘子,說道:“剛見面的時候,還覺着你表兄不錯,時間一長,這也太閒散了。”

白娘子尷尬的笑了笑,這個白撿的表兄,還真是會給自己添麻煩啊。

———————–

在去往後山的路上,也就是唐小白初次到來的那座山,一路上和這裏的鄉民打着招呼,好像他在此地生活了許久一般。


小青緊走幾步,一把抓住了唐小白的右手,就勢牽着他的手,低着頭,也不說話,唐小白歪着腦袋,瞥了她一眼,也沒有說什麼,如此大美人牽着你的手,難道你還能把她推開嗎,那豈不是傻蛋。

“對了,小青,你們這裏有沒有一個叫法海的人?”唐小白忽然想起了白蛇傳中的一個重要人物,他可是必不可少的。

“法海?不認識。”小青搖了搖小腦袋,表示不知。

“怎麼會呢,他是一個和尚。”唐小白不死心的又問一遍,白蛇傳裏沒有法海,還能是白蛇傳嗎。

“那更不可能了,我們這裏沒有和尚的,甚至連光頭都沒有。”小青肯定的搖搖頭,表明確實沒有法海這個人。

這怎麼可能,竟然沒有法海,那故事發展也應該不一樣纔對,我去,我差點忘了,許仙都是個女的了,沒有法海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能將自己世界中的歷史,和這裏的混爲一談,明顯是牛頭不對馬嘴的兩個白蛇傳嘛。

到了山上,開始採草藥,跟着許仙學了幾天,以唐小白的聰明才智,輕鬆掌握了大部分草藥,所以這點事情,根本難不倒他。

天色漸暗,到了傍晚,才採集完所有草藥,裝了滿滿的一竹簍,這次他主動牽起小青的玉手,小心的走在崎嶇的山路上。

小青俏臉微紅的被唐小白牽着手,護着她向山下走,心裏甜滋滋的,心想唐小白一定是喜歡她,否則幹嘛這麼擔心自己會滑到,自己可是蛇妖啊,怎麼可能連這點山路,都不能走呢。

越想越覺得沒錯,小青不由用力,緊緊的抓住唐小白的手,就好像是姐姐和許仙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充滿愛意的行走在山路上。

唐小白縱了縱鼻子,怎麼感覺氣氛有點粉紅呢,莫名其妙,還是趕緊回去吧,天色已經越來越來暗了。

…… 保安堂裏,許仙收拾妥當,看了看天色,疑惑道:“表兄他們怎麼還沒回來,這天都已經黑了。”

白娘子站在她身邊,抱住她的肩膀,說道:“放心吧,有表兄在,可能是他們貪玩,在鎮裏玩起來了呢,我們先回去吧。”

“也對,雖然表兄很閒散,但還是很靠譜的,那我們鎖上門,先回家吧。”許仙點點頭,拍了拍白娘子的小手,笑着說道。

然而她們剛轉身,卻見街道盡頭,忽然颳起一陣狂風,白娘子似有所覺,表情一變,轉頭看去,此時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可緊接着,一個身影猛然出現,踏着小步伐,伴隨着狂風席捲。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突然起風了?”許仙半眯着眼睛,用手遮擋,疑惑的喊道。

“仙兒,你躲回醫館裏去,千萬不要出來。”白娘子表情凝重,緊緊盯着緩緩走來的身影,向許仙說道。

“爲什麼,那個是什麼人啊?”許仙好奇的睜眼去看,見是一個身穿道袍的尼姑,她手握拂塵,雙手合上,緩步而來。


“別管了,快進醫館裏。”白娘子着急的將許仙推進醫館,而這時本來還很遠的尼姑,竟突然站在了白娘子面前不足三尺距離。

“蛇妖,不要繼續執迷不悟了,速速隨我回去。”尼姑有着一頭秀髮,梳成人婦模樣,打扮的好像年紀很大,實際上,看其嬌嫩的皮膚,和嬌美的容顏,也可看出她年齡頂多雙十出頭而已。

“什麼蛇妖?娘子,她在說什麼?”許仙看着尼姑,疑惑的向白娘子問道。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蛇妖。”白娘子沒有回答許仙的話,其實在她剛到仙俠鎮,找到許仙的時候,尼姑就已經找上她了,人妖殊途,萬不可相戀,但她卻有不得已的苦衷。

“對啊,這位仙士,我娘子怎麼可能會是蛇妖呢,我想你一定是認錯了。”許仙也是連忙否決,看其一身裝束,也可知是一名仙士無疑。

“這位施主,你肉眼凡胎,瞧不出她的真身,待我將其降服,自可見分曉。”尼姑一甩拂塵,作勢就要動手。

“仙士,雖然我們仙俠鎮人,都很尊敬你們,可也不能如此,傷害我的娘子啊。”許仙萬萬不能忍讓,站在白娘子身前,爲她遮擋。

“你讓開!”尼姑沒想到這個許仙還很倔強,收妖可以,萬不可傷到凡人啊,否則這個月的業績又沒了。

“絕對不讓!”

許仙堅定的搖搖頭,直直的看着尼姑,讓一旁的白娘子甚是感動,從身後,一把抱住許仙 ,嬌羞的說道:“相公,你真好。”

“娘子,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許仙轉頭,看着白娘子,深情切切的說道。

如此殺傷力的秀恩愛,讓尼姑這個黃金單身狗,如遭雷擊,差點逆血上涌,一大口狗糧噴出來!

“你們…你們竟如此不知羞恥,人和妖如何能相戀,你就不怕後代,變成人妖嗎?”尼姑怒不可揭,憤聲威脅加提醒道。

“哇,我聽到了什麼,人妖?”

這時突然一個笑嘻嘻的聲音傳來,讓許仙爲之一喜,馬上開口喊道:“表兄,你終於回來了,出大事了! ”

“來抓我表妹的,只有一人,想來你就是法海吧。”唐小白緩步而來,並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平淡的說道,當然還有小青。

可是等唐小白麪朝向尼姑之時,立刻呆住了,指着尼姑,嘴脣哆嗦的喊道:“你怎麼是女的?!”

“廢話,貧尼不是女人,難道還是男人不成,不過,你是如何得知我以前的法號的?”尼姑表情微怒,但也奇怪於,明明法海這個法號,已經多年不用,此人竟然知道。

“你真是法海?!”已經崩潰的唐小白,聽到這話,更加崩潰了,這個世界是女兒國嗎,怎麼全特麼是女人!

“沒錯,不過貧尼現在的法號是靈鈴。”尼姑點頭說道。

“這…這名字還真是差別好大。”唐小白嘴角抽搐了一下,嘿嘿輕笑道。

“臭尼姑,怎麼又是你,你到底想做什麼!”小青怒顏,呵斥道。

“妖孽,修得猖狂,看拂塵!”法海靈鈴甩出手中拂塵,向小青攻去,在小青準備施法迎擊的時候,被唐小白一把攔住,擋在其身前,一手接住了掃來的拂塵。

法海靈鈴大吃一驚,竟沒想到此男子有如此法力,難道他也是妖?可是爲何身上不見絲毫妖氣?

而白娘子三人也是滿臉震驚,要說這臭尼姑的法力之強,就算是白青兩女聯手,也只能勉強和其打成平手,唐小白竟輕鬆接過其一個大招。

尤其許仙最爲驚訝,向着唐小白好奇道:“表兄,原來你竟會功夫,這我可就要說說你了,既然身手矯健,爲何如此懶散,害得我家娘子每天如此辛苦。”

“呃…賢弟,現在好像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唐小白無語,還以爲許仙會說出什麼樣的話呢,沒想到竟然是吐槽自己。

“你是什麼人?”法海靈鈴謹慎的看着唐小白,在沒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也不好動手,只剛剛一招,她就能察覺出,唐小白的法力強大,如若動起手來,她自然不怕,可是卻會讓妖蛇有了可趁之機。

“我的身份嘛,你就不必知道了,你只需明白,我不是妖人即可,還有她們一家和和睦睦,開開心心,你又何必非要破壞呢。”唐小白馬上一副神棍的模樣,歪頭歪腦的說道。

“人和妖不可能相戀,這有違天理。”法海靈鈴義正言辭的說道。

“唉,固執,幹嘛這麼犟呢,再說我表妹也不是你所謂的妖,我勸你還是早早罷手的好。”唐小白搖搖頭,法海的脾氣,在他的世界裏,就已經深入人心,要想只用語言,勸服她,實屬不易。

雖然這裏的法海是個女人,但是這性格卻是一點沒變,反而因爲是女人,還有所升級,畢竟女人的心思更加難以捉摸。

“法…靈鈴,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不能妥協嗎?”唐小白開始施展美男計,大步上前,唰的一聲,擺個亮眼的pose,伸手撫向法海靈鈴的面龐,滿是深情的說道。

…… 看着面前閃閃發光的唐小白,一瞬間,法海靈鈴的心裏,彷彿小石子落入池塘,起了層層波瀾。

單身二十多年的法海靈鈴,這一刻因爲唐小白,第一次心動,這個偉岸的男子,就好像上仙臨世,來拯救她的人生。

莫名其妙的,法海靈鈴竟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唐小白呼出口氣,幸好法海是個女的,否則還真不好對付,不過,我突然發現,這世界裏的人,都好花癡哦,如此往這兒一站,她們就心花怒放。

唉,一些單純的女子啊,忽然間,心裏還有點過意不去呢,自己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早晚要破除陣法離開的,何必如此對待她們呢,實在是徒增傷悲。


“既如此,夜色已晚,靈鈴你還是早些回去吧。”說出靈鈴二字,心裏想着法海,唐小白那個彆扭啊。

“那…我就先走了。”法海靈鈴竟連貧尼都不說了,這讓唐小白更加後悔,幹嘛要招惹她呢,就算是模樣嬌美,可是想起她是法海,還是讓人不寒而慄啊。

“拜拜,晚安。”唐小白微笑着向她擺手再見,法海靈鈴一步兩回頭的走遠,完全忘了要捉白娘子之事。

“我去,終於走了。”唐小白拍拍胸口,呼出口氣,後怕的說道。

然而轉頭卻見許仙三人,緊緊的看着他,也不說話,很是怪異,唐小白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沒什麼髒亂的地方啊,幹嘛這麼看我?

“你…”三人面無表情的看着唐小白,緩緩開口,讓唐小白心裏莫名的一陣恐慌,不會是因爲剛剛的事情,吃醋了吧?

“我怎麼了?”唐小白害怕的說道,女人生起氣來,可是很恐怖的,必須隨時做好逃跑的準備。

“你好棒啊,不愧是表兄,一下子就趕走了那個尼姑。”愣了半天,三人突然歡喜的跑來,圍繞着唐小白一陣嘰嘰喳喳,讓唐小白瞬間懵逼。

一起回家之後,坐在飯桌上,吃着晚飯,現在的菜式,可別開始時好多了,最起碼只肉類,就有兩樣,而且那條魚,也不是小的了,而是一條大鯽魚。

吃着飯的功夫,唐小白看了一眼許仙,又看了一眼白娘子,突然好奇了一件事情,白娘子到底知不知道許仙也是女人,從表面上看,怎麼覺得,她不知道呢,可是如果不知道,難道她們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沒有過那什麼嗎?

“那個,小仙弟弟啊,你和我表妹是怎麼認識的呢?”唐小白疑問的說道。

許仙聞言看了一眼白娘子,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我和娘子的相識,也是因一場意外,當時我在西湖邊上看人捕魚,突然雨滴點點,但是因爲我站在紅橋上,所以雨水淋不到我,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