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佔據前列的,不是氣變境,便是九轉巔峯,像林邪這樣初入九轉還是比較少見。

“該死,廢物林邪居然超越我了……”

林邪身後,一名被超越弟子牙齒緊咬,臉上有着恨意,冷笑一番,手掌一翻,一道赤紅符篆出現,朝着林邪丟了過去。

“這是烈火符,二品符,足可以傷害到氣變弟子,林邪你現在想必全力加速吧,哪還有多餘玄力抵抗,你必死無疑!哈哈!”

那名弟子冷笑道。

林邪眉頭一皺,猛地回身,只見那弟子朝自己都來的赤紅烈火符,已變成一團熾熱燃燒威勢恐怖的火焰漩渦。


“第一關就是比拼速度!在火橋的速度,足可以看出你們玄力基礎是否殷實!”

“而你,居然比拼不成,妄圖偷襲?我宗龍看不上你這種人。”

宗龍劍主搖了搖頭,手指一點,那弟子腳下的粘力突然變大,直接把他粘結在了那裏,滾燙的岩漿般火熱也讓他疼痛難忍,高聲尖叫哀嚎起來。

烈火符化作的恐怖火焰則在宗龍劍主揮手之下,化作一片虛無。

他看向林邪,投以一道溫暖的目光,這種目光讓林邪沉默,旋即後者不言不語也只是點了點頭。

返身看了眼那偷襲自己的弟子,林邪先是沉默,隨後則拿出一把弓箭,對準那偷襲自己的弟子,便是三箭射去。

見狀,不少在後方的弟子便是心裏一喜,看樣子林邪會和那搞偷襲的弟子一起被禁賽了,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

排在前面的弟子越少,他們的壓力越小,心裏也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看到林邪三箭射來,那弟子慌忙一躲,直接跌入了下方的火海之中,收起弓箭,林邪繼續向前趕路。

甚至,他的速度還加快了很多,直向前方的第一梯隊追去。

只是,在遭遇這種變故後,他還想在一柱香內通過第一關,可就得加把勁了。

跌入火海後,那燙到極致的煉獄火海瞬間把該弟子吞沒,撕心裂肺的痛苦,讓他發出了一陣後悔到靈魂深處的哀嚎。

聽到這陣哀嚎,和林邪一條路的懸劍山弟子紛紛心裏一顫,看向林邪時心裏沒來由的產生一陣懼怕。

誰都怕林邪對自己突然來那麼一下。

宗龍劍主看到這一幕,面色爲難,但也不得不準備出手懲罰林邪,但在懲罰前,林邪擡頭道:“劍主,我那三箭,並沒有箭頭。”

聞言,宗龍劍主凝神一看,深吸一口氣,不發一言。

林邪點了點頭,旋即將弓箭收入儲物戒,看了一眼那前方走着的第一梯隊弟子,再度趕了上去。


隨着一柱香時間快要過去,沒有希望過關的弟子們,臉上逐漸有着一抹絕望之色。

快要通關或者已經到對岸的弟子,則一臉欣喜,這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看到這些,宗龍劍主面色平靜,無喜無悲。

懸劍山就像一個巨大的襁褓,這裏的競爭壓力和通關難度已經很小,若是出去與外人競爭,那不只是能否通關的問題了,是生與死的問題。

而在一柱香快要燃燒殆盡前,林邪險之又險的到達對岸。

此刻,一柱香剛好燒完。 到岸後,林邪不禁有一絲劫後餘生之感,驀然回首,他驚愕的發現那十條火橋下的岩漿火海,竄到了路面上,那最後的路也不存在了。

回去已無路,只能繼續闖關。

半空中,宗龍劍主看着過關的一衆弟子,點了點後驚咦一聲道:“不錯,過關的竟然有一百零二人。”

過關後的百人,此刻神態各不相同,有慶幸的,有不以爲然的。而此刻的人羣裏面,氣變境弟子至少佔了六成。

宗龍劍主笑了笑:“先前我所說,凡過關弟子每人劍氣晉升一品,現在也還是我兌現諾言的時候了。不過你們中,劍氣品級高的,升一品,品級低的,會視情況晉升。”

此話一出,整個岸上的懸劍山弟子,一個個都凝神下來,看着半空上談笑的宗龍劍主,心中隱隱都有着一絲期待了。

林邪則是心中一驚喜,他如今是九品劍氣,再升一品,足可蒞臨劍氣之巔。

若是他到了十品劍氣,恐怕等宮家之人來到懸劍山,也得對他恭恭敬敬。

十四歲,劍氣之巔,便是放在赤月皇城也是了不得的劍道奇才。

之前大出風頭的金旗旗主和三位銀旗旗主,則分別站立,互相之間的神情都是變得頗爲忌憚。

劍氣晉升一品,對於他們這些接近劍氣之巔的劍修來說,無疑是會幫助破十品劍氣或者至十品劍氣!

要麼蒞臨劍氣之巔,要麼突破,踏入十一品劍氣也即劍勢。


林邪雖然也是銀旗主人,但此刻並不想招搖,他深知低調能獲得最大好處。

半空之中,宗龍劍主微微攤開雙手,一縷縷晶瑩凜冽的劍氣從他手上鑽出,這種劍氣的品質頗爲超然,隱約間帶着某種深不可測的意境之力。

這是達到劍意級別的劍氣了。

手掌一揮,足足一百零二道劍氣向着下方的弟子以人均一份的方式遞去。

林邪沉吟片刻,身上九品劍氣猛然發作,但並未長達九尺,在他刻意的隱藏之下,此刻只是三尺之多罷了。

雖然曾經有弟子親眼見到林邪施展九品劍氣,但此刻的場景,林邪若是不刻意出頭表現,那位金旗旗主小侯爺姜宇以及三位銀旗旗主恐怕注意不到這裏。

而這,便是林邪想要的。

此刻,場上弟子紛紛施展出自己的劍氣,主動去接納那射向自己的劍主劍氣。

宗龍劍主,生前可是踏到了紫府巔峯,不僅領悟了淬體境劍氣,還有氣變境劍勢,更領悟紫府境劍意,一個領悟了劍意的劍修其劍氣便是一縷,對於尚且還在劍氣之階的劍修也堪稱是一場造化了。

林邪劍氣融納宗龍劍主的劍氣後,突然間面色一變,連將那劍氣納入體內。

體內丹田處,林邪劍氣與宗龍劍主賜下的劍氣戰成一團,但廝殺片刻,那劍氣便主動投誠融入他的劍氣。

只是那種劍氣裏的熾熱火焰讓的林邪很是吃不消。

眉心處猛地掠過一道晶紫邪劍虛影,以這虛影的力量,莫名將宗龍劍主的劍氣吸納一空。

此刻,林邪才鬆了一口氣。

反觀其他弟子,有些弟子十分謹慎的吸納那劍氣,也有的則是一片痛苦,極爲艱難的經受龍火劍氣對自身劍氣的改造。

半個時辰後,場上一百零二名弟子,只剩下三十名弟子完全熔鍊了劍氣,其餘的弟子依然是面色艱難的盤膝坐在地上煉化着宗龍劍主的劍氣。

“一柱香之後,第二關開啓。這是幻境也不是幻境,你們在其中會經歷各種隨機事件,堅持三天不死,你們便會過關。至於這三天時間,不過是祕境流速,外界則只是三個時辰罷了,你們可以放心這點。”

宗龍劍主交代完後,不發一言,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衆人。

聽到一柱香後第二關就會開啓,且是一場似真似假的但會死的幻境,一些弟子還是陷入了一陣緊張。

至於那金旗旗主和三位銀旗旗主,在煉化了劍氣後,均是面色一喜。

姜宇久久閉着的眼眸驀然睜開,臉上有着扭曲的驚喜,劍氣一凝,便是十尺之長,但那劍氣尖處,有一道凜冽晶瑩的氣漩。

猛地一顫,那十尺劍氣變成了十一尺,一種類似玄之勢的劍氣之勢從那片地域莫名降臨。

輕握劍柄,劍鋒所指,劍勢壓迫,劍氣縱橫!

“哈哈,哈哈,這龍火洞府,我姜宇必贏!”

至於那三位銀旗旗主,身上劍氣均從九尺到達十尺,盡皆蒞臨劍氣之巔。

見此,銀旗主人盡皆驚喜,但看向姜宇的眼神,卻是一片冰冷。

龍火洞府的最大獲得,並非那些所遇的天材地寶,而是宗龍劍主的龍火傳承。

一位紫府巔峯劍修的傳承,足可讓人也修到紫府境,且領悟超越劍勢的劍意,也有所參照,那種難度自然會降低很多。

林邪由於遠離主場,且比較低調的緣故,銀旗旗主和姜宇並未重視他。

除了這三人以外,實力比較神祕的則是一個身處黑袍中的少年,他的身邊赫然是曾與林邪有過生死之仇的內門弟子鐵屠。

林邪將目光投過去後,鐵屠也露出不善的面容,至於那黑袍少年微微擡起頭,露出一雙血眼,隨後再次低頭。

一雙血眼……林邪不知道此人是如何進入劍龍祕境而不被懸劍山長老所發現,這或許可以說明此人也許身份正常,血眼可能是所修功法的原因。

眉心處晶紫虛影掠過劍光,一道溫和的無主劍氣如水般流入林邪劍氣,這種餵養般的融入,讓他的劍氣也到達了十品,他也到達劍氣之巔。

只是劍氣晉升到十品後,那尖銳嘶鳴之音,讓的林邪想低調都不可能了,這種情況除了讓他尷尬之外,也遭受了一些弟子仇視和忌憚的目光。

一柱香後,宗龍劍主雙手揹負在身後,一副處事超然的姿態,淡淡道:“第二關開啓。”

“通過者,可將幻境中發現的天材地寶帶回現實。或者說,這本是現實的東西,拿到幻境裏讓你們進行試煉而已。”

宗龍劍主低聲道:“入關吧!”身影隨後化作星點消散。

岸上衆人盡皆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一陣深深的霧氣席捲而出,將一百零二人都籠罩在霧裏。

當霧氣出現時,林邪果斷凝出元煞凝血盾,控制在身後,至於身前,他則是雙手持着血影劍。

刺!

在林邪福如心至的做好抵禦措施後,一把劍從他身後刺來,但先刺在了元煞凝血盾上,將凝血盾刺穿後,那劍鋒之勢已經殆盡。

林邪返身血影劍劈出,那電雷赤焰剎那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入偷襲弟子的心口,將其一件秒殺。

飛快拿過其儲物袋,林邪一腳蹬開那弟子,霧氣便是消散了。

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哀嚎,林邪深吸一口氣,直接拿血影劍抵向那聲音來源,只見是一位身受重傷的懸劍山弟子,這弟子血流不止,竟然瀕臨死境。

“那邊的兄弟們被圍困了,我是衝出來求援的,你快去!”

那懸劍山弟子說完後便是倒地身亡。


林邪擡起頭看了一眼這所謂第二關,只見是一方諾大的戰場,而這戰場,一望無垠的一片土地。

遠處盡頭是一片汪洋大海,那大海深處有着恐怖的氣息,以林邪曾經見過的玄天門掌教玄陰陽來比對,那深海之中的氣息比玄陰陽更加恐怖。

超越陰陽的存在,那是神御的力量。

御魂海無疑。

在這片無邊無際的地域,有着御魂大陸與御魂海,大陸分爲九州,赤月在乾州,陸佔三成,海佔七成,這海便是御魂海。

而九州並非在同一片陸地,而是主大陸和另外板塊的副大陸。

這片林邪認出的戰場,便是赤月境內,上九宗對抗不可消滅的血宗餘孽的戰場,此外還有身穿天邪宗衣袍的武者縱橫其中。

這片戰場上,那些懸劍山弟子的模樣他盡皆不認識,但那強悍的氣息加上明知是幻境,林邪思忖片刻驚聲道:“是三百年前的古戰場!當年就是在這裏,懸劍山以九宗第一的姿態,帶領皇室和其餘八宗,血戰天邪宗與其附宗血宗!” 三百年前的戰場……林邪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是傳說中的時代。

那一年,懸劍山上九宗第一序列巔峯,一宗壓過八宗和皇室,在之後的與天邪宗血宗對抗中,更是作爲了主力部隊。

巔峯時期,懸劍山劍修百萬!只是戰後,實力大減。


到如今,不過三百年時間,懸劍山便從第一序列衰退到了如今的九宗之末,甚至有掉出九宗的危險。

林邪不知道宗龍劍主設置的第二關目的是什麼,但他提出的任務,則是存活三天。

也就是說,林邪不需要刻意去做什麼,只需要活着。

戰場上活下來,有兩種辦法,一是勇,二是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