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陰魂,就是額吉瑪格格!

額吉瑪格格今天打扮得真是漂亮,大紅色的婚禮長袍,鳳冠霞帔,她回頭看我一眼的時候,我都有點心神盪漾的感覺。

不過現在我是祈願天官的化身,是絕對不可能有別的心神的。

我穩住了心神,盯着額吉瑪格格!

額吉瑪格格一招手,一頂八擡大轎的乘龍攆慢慢從天安門裏,走了過來。

扛轎子的鬼差,身材高大,青苗獠牙,各個表情嚴肅,他們把轎子停在了額吉瑪格格的面前。

作爲祈願天官,我緩緩走向前,輕輕的撫開了紅色的簾子,說了一聲:新娘入紅房,大吉大利。

額吉瑪格格欣慰的笑着,坐了進去。

我給披上了紅簾,朗聲說道:“皇家威嚴,新娘起轎,百官迎門,烏綱受祈福願力!”

我右手高舉着“烏綱”,帶着我的陰人兄弟,在前面爲額吉瑪格格引路。

我身後的鈴鐺,此時似乎恢復了神智,她脫口而出:這是哪兒啊,我有點方!

我回過頭,對鈴鐺做了個禁聲的手勢,讓她不要說話。

鈴鐺看了我一眼,連忙說:李……李哥哥?你怎麼頭髮長辣麼長?你的表情,怎麼辣麼嚴肅?

風影連忙湊鈴鐺的耳邊說道:哎喲喂,別說了別說了,再說,殺身之禍都有了,安靜。

鈴鐺是個絕頂聰明的小姑娘,她看着模樣,這陣勢,也知道事情不對了,立馬沒有說什麼,安靜下來,看着我們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此時的大金牙,也甦醒了過來。

大金牙醒過來之後,說道:真是黃粱一夢啊。

大金牙“死”了兩天多。

我看着大金牙,小聲問:嫂子呢?

“嫂子的魂,在我身體裏面呢,這一輩子,我估計都和她分不開了。”

“也好,有個人監督你,總是好事。”我看了一眼大金牙,發現大金牙的左眼睛和右眼睛射出的光芒不太一樣,一邊是比較輕佻的目光,另一隻眼睛目光比較溫暖。

想來額吉瑪格格爲了成全大金牙,用她的術,爲大金牙強行灌進去嫂子的陰魂,把大金牙變成了雙魂人。

就像曾經的段廣義一樣。

我對大金牙說:老金,今天額吉瑪格格的大婚,你可得使一把力氣,要不然,也對不住額吉瑪格格的恩惠!

“那是必須的,小李爺,你說吧,咋整?”

我下午的時候,把所有下午要來的陰人兄弟全部召集到了一塊,分別告訴了他們今天大婚時候的職責,唯獨大金牙不處於清醒狀態,所以他並不知道。

我趴大金牙的耳邊說着:老金,待會等龍三搞完了他的事情之後,你就到太和門和午門的中間放“螢鬼”。

“螢鬼”大金牙瞥了我一眼:靠,你怎麼知道我有?

“廢什麼話?你啥事能瞞得過我?”我瞪了大金牙一眼,說:你上次去洗浴中心泡澡的時候,一屁崩出了個避孕套的事,我都知道!

“別亂開玩笑,現在我不是一個人了。”大金牙連忙緊張的說道。

我這纔想起來,大金牙是個雙魂人了,嫂子也在呢,我連忙擺手,跟嫂子道歉:嫂子對不住,剛纔開的是玩笑話哈,別往心裏去!

“無妨。”大金牙的身邊,突然站着嫂子的陰魂,她慈和的笑着。

接着她又說:我一直都是伺候額吉瑪格格的,今天,我最後伺候格格一回。

說完,嫂子的陰魂,走在了乘龍攆的側面,隨着乘龍攆,一起往故宮的正中線走着。

我帶着隊伍進城,剛剛進城門,本來空無一人的紫禁城,突然間,各種各樣的人都冒了出來。

說他們是鬼,更加合適。

青面獠牙、娟秀書生、披着鎧甲的武將,應有盡有!

除去鬼魂,我還看到了不少精怪。

沒有完全幻化成人形的狐仙,帶着黑色箍帶的黃皮子大仙。

今天看來是一次萬鬼狂歡!

我走在最前面,硬着一股劇烈的陰風。

陰風,灌溉着我的長袍。

我披上了黑色袍子的帽子,高高的舉起烏綱,繼續前行!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我喊着祈福天官的忌語,一步步的走了過去。

我帶着隊伍,一直穿過了午門,太和門,一直走到了太和殿前,我揚手,讓隊伍停止了腳步:太和殿到,請額吉瑪格格下轎,立於太和殿前!

額吉瑪格格只是公主,不能進太和殿,只能在太和殿前,等着新郎來接新娘!

“開簾!”額吉瑪格格威嚴的聲音傳了出來,嫂子慌忙小跑到了轎子面前,一張手,扯開了轎子的紅簾。

額吉瑪格格走了出來,立在了我的身邊。

按照祈願天官的步驟,下一個程序,應該是我站在“升龍臺”上,等着新郎過來,同時讓烏綱接受祈願的力量了。

我對額吉瑪格格鞠了一躬,說:額吉瑪格格……請做升龍臺!

升龍臺是古時候利用摺疊梯的原理,做的一個高臺,不夠現在肯定來不及做了,我只能求助額吉瑪格格。

額吉瑪格格點點頭,一擡手,太和殿前,突然升起了一個半米高的小臺子。

我直接跨了上去,站得筆直。

額吉瑪格格再次擡手,臺子不停升高,一直升到了四五十米高,讓我能夠鳥瞰整個紫禁城。

我直接將烏綱扔了出去。

烏綱劍在空中打了兩個旋轉,穩穩的落在了我正前方七八米的地方,浮空着。

我和烏綱劍,有一條黑色的線連着,這條黑線就是烏綱一部分的祈願力量,他讓我的聲音,洪亮了十倍不止。

我高聲喊道:諸位賓客,來紫禁城觀禮,皆是爲額吉瑪格格大婚祈願,現在,請衆位賓客跪拜,原地磕三個響頭,以表誠心!

呼拉拉!

整個紫禁城裏,所有的鬼怪精靈,全部跪在了地上,衝着地上連續磕了三個響頭。

在他們磕響頭的時候,我看見所有賓客的身體裏,都涌出了一團黑色的氣。

那些黑氣,最後凝聚在了烏綱上。

烏綱的顏色,變得更加漆黑了。

這代表,烏綱收集到了更強大的祈願之力。

“大家請起,等待新郎鬼王赤明臨門!”我說完,閉上了雙眼。

我感覺得到,烏綱的祈願力量,越來越強大。

一直過了一刻鐘,我感覺應該已經到了凌晨轉鍾了,我耳邊傳來了一陣鴨公嗓音。

“鬼王赤明臨門,諸位賓客,可以鬧親了。”

我一聽到了這裏,立馬睜開雙眼,天安門的門口,接親的隊伍過來了,身材高大,胸前帶着大紅花的赤明,坐着一個黃巾力士,走進了城門。

不少賓客,前去鬧親,有拉迎親隊伍的,有大喊大叫的,有跟赤明打着招呼的,還有虔誠跪拜的。

赤明不停揮手示意。

我點點頭,指着烏綱,喊道:龍三何在!

“在這兒呢!”龍三在升龍臺下跟我揮手致意!

我一揚手:龍三,速去午門,帶去天官賜字!

“知道了。”龍三一溜狂跑,一直跑到了午門。

而此時,赤明已經到了午門城門口,

我直接對烏綱說道:去!

烏綱劍在空中,飛騰了兩個來回,激射而出,三四秒後,落在了龍三的手裏。

此時烏綱劍的祈願之力,太過於強大,竟然,變成了紅色。

龍三以烏綱爲筆,直接在空中寫字,他一邊寫,一邊挪!

不一會兒,一幅對聯,就出現在了龍三的面前。

“繡閣昔曾傳跨鳳,德門今喜近乘龍”

龍三轉個身,再寫一個橫批——龍鳳呈祥!

龍三寫完之後,直接抓着烏綱劍,對着對聯猛的一揮。

那副對聯,立馬變得奇大,飛騰到了午門城樓的上空,高高的懸掛了起來,一幅對聯,像是組成了一個虛擬的城門!

“繡閣昔曾傳跨鳳,德門今喜近乘龍。”赤明擡頭,看着大得和城門一樣的紅色喜聯,對我抱拳,笑道:多寫天官賜聯!

我則對赤明笑了笑,說:龍三,再寫一聯,掛於太和殿上空!

“聽到了!”龍三抓着烏綱劍,對我喊道。

其實這烏綱劍的祈願之力,能夠讓一個人的能力增強數倍,當然,要在祈願之力夠的情況下。

所以,我可以讓陰人兄弟們的才能,瞬間增長,爲這次額吉瑪格格和赤明的大婚,增光添彩!就說龍三,龍三是北大的副教授,一手毛筆字寫得那叫個鐵樹銀鉤,所以,我讓他擔當這一次的寫聯人。

這一次,龍三再起了一紅字聯。

“秋水銀堂鴛鴦比翼,天風玉宇鸞鳳和聲。”

橫批:鸞鳳和鳴

龍三再次利用烏綱劍,直接把這副對聯,打到了太和殿的上空!他已經功成身退,直接把烏綱劍對着我甩了過來。

豪門總裁放過我:醉後愛上你 紅色巨大的喜字,讓賓客狂歡了起來。

“好字!好聯!”

“好,好,好!赤明鬼王,新婚吉祥!”

“鸞鳳和鳴,比翼雙飛!”

“鸞鳳和鳴,龍鳳呈祥!”

赤明笑呵呵的繼續走着。

我直接喊了大金牙一句:大金牙何在!

“我在呢!”

“接烏綱!”我喊了一句後,一個凌空騰躍,將龍三甩過來的烏綱劍,直接一腳蹬給了大金牙。

大金牙跳起來接了烏綱劍,跑到了太和門和午門的廣場中間,抓起了他兜裏的一個袋子,直接把“螢鬼”放了出來。 第二天一亮,柳二龍就輕聲來到唐易的房間。

走到唐易床前,用手輕搖唐易道:「小易!小易!」

「恩~怎麼了~」唐易連眼睛都沒有睜開,迷迷糊糊說道。

「我剛才看見小剛已經出門了!你還不起來嗎?」柳二龍帶著些許急躁問道。

「唔~」唐易伸了個懶腰,把被子裹緊自己迷迷糊糊說道:「不用急~我直接追過去,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師,是你們透露他的意圖給我的嗎?」

唐易繼續說道:「再說,我隨時可以出現在大師面前,有什麼可擔心的?」

柳二龍走到唐易床邊緩緩坐下坐下,捂著臉說道:「我~不是擔心這個。而是……」

「而是,小剛和那個女人,那個比比東的事!」

唐易撓了撓頭說道:「唉!我還以為什麼呢!你要相信大師啊!」

「就是因為我了解他,相信他!」柳二龍伸手整理唐易散亂的頭髮說道:「我相信他們兩個原來的感情絕對是認真的,是那種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就能斬斷的關係!」

聽到這裡,唐易皺了皺眉頭。抓住柳二龍給自己整理頭髮的手,坐了起來說道:「二龍阿姨,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他們的感情已經回不去了!要有自信,把大師的心勾出來,把握現在!」

「自信?」柳二龍苦笑說道:「小易,人家是武魂殿教皇!不論是地位,財富,勢力,魂力甚至容貌和氣質都在我之上!在這些面前,我這小小魂聖的自信實在微不足道。」

說實話,面對比比東柳二龍覺得自己在所有方面都比不過。但是真正的感情不會因為魂力等級,或是財富權利改變的。

而且唐易所說的「他們的感情已經回不去了」,柳二龍比誰都清楚。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二十年等待大師,大師卻是躲避了自己二十年。

而現在,他因為比比東的女兒事件,就要主動面見比比東。雖然大師有部分是因為唐三的緣故,這柳二龍也懂。但是從感情上就是萌生了一種「自己二十年的青春比不上比比東」的挫敗感!

唐易捏著柳二龍的手說道:「二龍阿姨,這可不像你!振作一點!你放心,大師不是那種人。」

當斷不斷,自受其亂。大師兩段感情都放不下,卻又兩個女方面都不見。就光逃避,這才留下來一堆爛攤子。

當然,感情的事唐易不懂,也不評價。她只知道柳二龍需要發泄和安慰,而這本來是大師的事情,但是大師逃避了。

只能自己儘可能的安慰一下柳二龍,有想給大師灌一碗典明粥清,醒清醒的衝動!

唐易正在努力的想措辭來安慰,柳二龍看到了唐易苦瓜似的臉。像是看到什麼好笑的事情,會心地笑了起來!

「你啊!」柳二龍捏著唐易的臉說道:「我還需要你安慰?我只不過是最近心情不好而已,等我找個打一架出出氣就好了。」

什麼?不是?那我剛才想了一句「為大師付出二十年的不是比比東,而是你!」雖然和跟我們說的話題沒怎麼沾邊,但是莫名的有點帥,就這樣把話吞下去很難受的。

見唐易沒表態,柳二龍已經打算和趙無極干一架了。反正老趙皮厚耐打。

「那小剛那邊就交給你了。」留下這句話柳二龍就甩這肩膀準備出去了。

看著柳二龍出去,唐易叫住了她說道:「我覺得你還會找人談心,發泄心裡的苦惱會比較好。」

「噗嗤~」柳二龍像是被這句話逗笑了一樣問道:「那你覺得我找誰談心比較好。」

「小舞啊!」唐易回答道。

唐易的想法是讓柳二龍找小舞談心,畢竟原著裡面柳二龍也是和小舞互相吐露心裡的苦楚。柳二龍也因此把小舞收為乾女兒。

柳二龍有點詫異,不過還是說道:「好的,好的。我找個時間和那小姑娘聊聊。」說完就走出去了。

唐易因為柳二龍的來訪睡意全無索性不睡了,起床穿衣。

感應到大師的位置,唐易直接打開自己房間的門,迎面而來的不是每天開門見到的風景,而是一個飯館。大師就在飯館的一處用餐,踏入飯館,唐易就隨手關上了飯館的門。

奈斯!獲得空間能力最想做的事排名第十二——任意門完成!

來到大師的桌子上,對服務員說道:「來份你們這裡的招牌菜。」就面對大師坐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大師停下他的湯匙問道:「弗蘭德告訴你的嗎?」

「不是,是趙老師告訴我們的,我不放心就過來了。」唐易解釋道。

「有什麼不放心的?」大師說道:「倒是你,現在才起來對吧,又是午飯當早飯吃。這樣對身體可不好!」

唐易打了個哈哈就應付過去,等菜上了唐易邊吃邊說:「大師,有句話我得說一下。」

「你,比比東還有柳二龍的事情不能在逃避了,不管你選擇其中一個還是全部放棄都必須要有個結果。」唐易啃著飯店招牌烤牛腿說道:「感情的事我不懂,我只知道二龍阿姨需要一個答覆,而且武魂殿的動作也註定你和比比東需要一個了斷。 重生豪門:千金逆襲 拖得越久,這件事處理起來也就越麻煩。」

大師停下手,看著唐易,沉默了一會兒。

接著從身上拿出手帕把唐易嘴邊的醬料擦掉,輕聲說道:「恩,好的,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