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見荷魯斯真的把拉神說服了,無不大跌眼鏡,貝斯蒂更是不能接受,氣得她連自己的父親都不理了,直接去找卓越,打算隨他到其他地方散散心。只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這傢伙在哪兒,最後還是她最討厭的伊西斯指明了方向。

過去一看小卓焱正守在阿波菲斯的屍體旁,奇道:「小妹妹,告訴姐姐卓越那個混球現在這哪兒好嗎?」

卓焱之前看過卓越和貝斯蒂並肩戰鬥的身影,知道不是敵人,指了指蛇屍上的一個大洞道:「老爹在裡面練功呢,你可不能打攪他。」

貝斯蒂點了點頭,進去一看卓越不知何時竟然鑽到了蛇魔的身體里,似乎正在那裡吸取阿波菲斯心臟內殘存的能量。心說怪不得他一個人類能變得這麼強大,原來竟然有這麼變態的術法。

不過心中又好不怪異,因為這類術法她只在自己的父親拉神融合阿蒙的神魂時見到過,他一個人類不知怎麼會懂此類逆天的術法。這傢伙若是一直這麼吸收下去,最後豈不是能成為天下最強大者?

等了半天卓越才吸收完畢,還在那裡自言自語地說什麼身體已經儲滿、剩餘的能量殘留在這裡浪費等等廢話,不禁道:「卓不凡,你剛才是在幹嗎?」

卓越嚇得差點沒蹦起來,一看是她才放下收緊的心神,沒好氣地道:「你是鬼嗎,怎麼不但走路沒有聲音,而且連我的感知都能躲過?」

「笨蛋,別忘了我是誰,你聽過貓的腳步聲嗎?」貝斯蒂瞪了他一眼,這才想起跑題了,又道:「別廢話,先說說剛才是在幹嗎,不然我把你的秘密宣揚到天下皆知。」 「那我說了你可不許告訴別人。」

卓越說完見貝斯蒂肅然地點頭答應,忍住心頭的笑意嚴肅地道:「我曾經啊,是這個宇宙中最強大的boss,可惜因為一次穿越黑洞出現了意外,搞得身體毀滅,恰巧靈魂來到這個世界上,無奈之下只能又投胎到新生命中轉世做人。剛才那就是我們那個世界的魔法,我要不停地吸收能量,只有吸了足夠的能量,我才能返回到我的世界里去。」

「哇!原來你這麼厲害,那我以後就跟著你混了,回頭你走的時候也帶著我,讓我看看你們那個世界是什麼樣子。」

貝斯蒂雖然明知道他在扯淡,還是裝作一副滿眼星星的樣子,搞得卓越又是滿足,又有些心虛。這時猛然想起拉神和荷魯斯的事,問道:「怎麼樣,你老爹和你老情人和解了?」

貝斯蒂一聽氣得照他胸口就是一拳,又有些好奇地道:「你怎麼知道?」

卓越撇撇嘴道:「傻瓜看了你那個樣子也猜出來了,若是他們兩個有一個出了問題,你還不哭得死去活來。」

貝斯蒂把外面的事簡單說了一遍,又道:「卓越,我想到你們希臘去玩,你歡不歡迎?」

「歡迎,怎麼可能會不歡迎,你這種大美女到我家做客,這可是八輩子也修不來的福分!」卓越知道拉神和荷魯斯無論達成了何種協議,她這個前朝公主都是最失意的人,讓她到自己那裡散散心也不錯。

一切談妥,卓越於是一邊和貝斯蒂、卓焱閑扯,一邊開始在魔蛇體內開鑿起來。阿波菲斯是和拉神一級的超級魔怪,渾身都是寶貝,若是不是這傢伙身體過去龐大,他早就移到自己的異空間去了。一會的工夫阿波菲斯的五臟、毒囊包括骨骼都被他挖了個遍,那數十米的長牙更是被他敲了個精光。

出去后正準備開始挖眼扒鱗,只聽一個聲音道:「小傢伙,人不可過於貪心喔!阿波菲斯身上的好東西你已經得的夠多了,何不留一些給大家一起使用?」

卓越抬頭一看正是天空之神努特,只是還沒等他說話那邊貝斯蒂已經不樂意了,貝斯蒂冷笑道:「「這是我們的獵物,我們怎麼弄關你屁事,需要你這叛徒插嘴。」


「吆!我孫子不要你,你也不能把氣撒到我這老婆子身上不是,要不我從中撮合撮合,讓你去給他當個情人?」

努特那張嘴比卓越毒多了,一下把貝斯蒂戳的又是憤怒又是心傷,咆哮著就要和她拚命。卓越趕緊一把抱住她,知道自己惹不起,趕緊賠笑道:「大神說的是,我拔幾片蛇鱗就走,絕不妨礙你們收集寶物。」

卓越說著來到蛇魔的脖頸之處,從七寸處拔出幾片巨麟,然後拉著倔強的貝斯蒂帶著卓焱,過去和眾神打聲招呼就開始閃人。這時荷魯斯趕了過來,把他拉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取出一具神靈的軀體遞過去,笑道:「不凡,這具雖然不如阿蒙神軀那麼好,也勉強算是一流神靈了,哥哥也算是沒有食言而肥。」

「別,你以後就是埃及的老大了,我哪裡還敢和你稱兄道弟。」卓越接過調侃道。

荷魯斯嘭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不悅地道:「無論何時,不管形勢怎麼變化,你卓不凡都是我荷魯斯的兄弟,只望你以後發達了別忘記老哥才行。」

卓越知道一旦隨著地位的改變,人的心態肯定也會跟著改變,笑了笑也沒過多糾結這個問題。兩人又說了一會話卓越就打算回底比斯,從卓焱的口中他知道夜月也去了,現在正和忒提絲她們在那裡焦急地等著自己。

荷魯斯想了想道:「我要先和諸神去太陽城一趟,你還是快回底比斯看看吧,那幾個女人聽說你被人劫持,差點沒把我的神殿燒了。」

卓越早就心急如焚了,一聽立即告別眾神和貝斯蒂、卓焱一起向底比斯飛去。快到底比斯的時候貝斯蒂決定先到卓瑪老爹斯芬克斯那裡等他們,卓越知道她有心結,估計是不願這時和哈托爾相見,就沒勉強,約定時間后和卓焱趕到底比斯。

「乖女兒,夜月和斯露德之間沒有發生什麼事吧?」快到底比斯的時候,卓越想到斯露德和夜月兩人都是強勢的脾氣,心裡有些惴惴不安。

卓焱哪裡不知道他什麼意思,笑道:「放心吧,老爹,她們關係好著呢,夜月姐姐來沒多久就和斯露德阿姨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卓越心說那就好,不然我還真有些心虛。來到荷魯斯的王權大殿一見果然如卓焱所說,幾人之間關係似乎的確很融洽。

在亞述皇宮尼尼微時夜月還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雖然也很漂亮但根本沒完全長開,這時一見卓越不禁有些呆了,只見她出落的超逸嫻雅、儀態大方,看著她那黒眼、黑髮,卓越彷彿又回到了前世的東方。

哈托爾見卓越剛來話都沒說就開始發愣,調笑道:「哎!不凡,我這妹子長這麼漂亮,你打算怎麼迎娶?」

「婚嫁什麼的那都是俗人乾的事,我這麼高雅的人豈會犯那樣的俗病,我早就決定了,這一生浪跡天涯,不理會那樣的俗事。」卓越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索性胡扯起來,當然也是半真半假地說出心裡的話。

哈托爾這時也知道自己不經意間給他出了個難題,笑了笑就沒再繼續糾結這個話題,想到他們許久沒見必有話說,於是說了幾句場面話就離開了。忒提絲笑道:「不凡,在太陽城怎麼樣,沒受到什麼嚴刑逼供吧?」

「什麼話,我在太陽城拉神像貴客一樣待我,每天悠哉悠哉的好不快活。倒是你們,好好的怎麼想著都跑這裡來了?」卓越若無其事地道。

「哥哥你好過分啊!你自己在那裡吃香的喝辣的,讓我們在這裡為你擔驚受怕,真是太不夠意思了,也把我們接去享兩天福嘛!大家說是不是?」夜月一聽促狹地道。

「是,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幾人商量好了似得,一起大聲道。

卓越心說這小妮子,看來這個公主幹得不錯,都知道發動群眾了。不過一時間還是被十幾雙關切的眼睛看得有些感動,也不隱瞞了,把在那裡被囚禁的日子說了一遍,笑道:「諸位,我這次要帶一位女神回去,你們有沒有什麼意見?」

斯露德一聽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就是夜月臉色也有些不大好看,倒是忒提絲笑道:「你們都被他騙了,肯定是和他沒什麼關係的人他才敢如此大膽的說出來,不然他哪敢明說。」

「哈哈,還是忒提絲懂我。人家是前朝公主,只是心裡不舒服,到我們那裡散心而已,我就是想做點什麼人家還不樂意呢!」 眾人說了會話,那邊哈托爾已經把酒宴備好,席間卓越問起夜月族人的事,這才知道蘇美爾人現在已經很少了,整個兩河流域也不過萬把來人,現在大多都被夜月想辦法聚到一起,生活在共工被鎮壓的那個山區。

卓越聽完想了想道:「夜月,你們生活在那裡,一舉一動肯定都在巴比倫諸神的監視之下,做什麼事也不方便,有沒有想過遷出來?」

「是啊,既然生活的不如意,何必非要生活在那裡。我們埃及還算得上氣候宜人,妹子你完全可以帶著族人來我們這裡生活。」哈托爾心思乖覺,一聽立即有了招攬之意。她知道荷魯斯有挽留卓越的意思,夜月他們若是能遷過來,卓越即使留不下來,最起碼也能加強相互之間的關係。

夜月搖頭道:「老祖宗還在那裡關押著,我又怎麼能舍他不顧。再說萬人遷徙,千里風沙之路難走不說,一路上經過的其他國家也不會同意的。」

卓越想想也是,自己現在早就成了阿淑爾等巴比倫諸神的眼中釘,根本沒辦法去帶人,只能以後再做打算了。又道:「那你以後得多加小心了,你們現在實力弱小他們才沒過問,一旦成了發展成了大部族,即使巴比倫王國不問,上面的諸神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夜月點了點頭,想到部眾剛聚集到一起沒多久,巴比倫王國還經常派兵前去掃蕩,現在自己出來已經小半年了,狄克又不能服眾,部眾還不知道怎麼樣了,於是和眾人說了一下就打算告辭回去。

卓越本來想讓她隨自己去阿爾卑斯山的洞府呆上一段時間,聽她一說形勢也沒強加挽留,拿出在北地得到的那個水獺皮袋遞給她道:「這是我在北地得到的一個空間袋,裡面有不小的空間,你帶著它以後辦事也方便不少。」

夜月也沒客氣,接過直接收了起來。哈托爾這時也笑道:「妹子,咱們現在就是一家人了,以後有什麼事千萬別見外,縱使像不凡說的真要有神靈對你們不利,我們也可以做個中間人調停不是。」

夜月點頭答應下來,眾人說了一番告別的話,卓越把她送出去,低聲道:「夜月,你們在那裡雖然也受那人的照顧,不過我估計他是想用你來牽制我,而且關鍵時刻還可以把你們當槍使,所以一定要多加小心。」

夜月一聽笑道:「我知道了。其實老祖宗早就發現這件事了,而且他還猜到你和那人必然有一定的關聯,所以才讓我對他們所做的一切照顧坦然受之。後來聽卓越說出你交代的話,就分析說你們現在都在蓄力成長階段,而且相距甚遠,暫時不會發生大的衝突。」

「老爺子智慧,連這些都能看得出來,那我就不用擔心了。」卓越說完見夜月看著自己發愣,笑道:「怎麼了,我臉上有花?」


「哥哥,你喜歡過夜月嗎?」夜月幽幽道。

卓越瞬間被她打個措手不及,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想了想道:「夜月,老爺子和你說過關於我的事嗎?」

夜月點了點頭:「說過一點,他老人家說你雖然長著藍色的眼睛,卻和我一樣也有一個黃皮膚的心,說我們是這片世界上最親近的人。」

「是啊,見到你我就像見到了親人,你又生得這麼美麗動人,哥哥這個好色之徒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你。」卓越嘆了口氣,又搖頭苦笑道:「可惜我身上有太多的感情債,而且現在自保都不行,怎麼能再拖你下水。」

夜月聽完開心地一笑道:「哥哥,你放心吧,妹子從來沒想過破壞你和忒提絲姐姐之間的感情,只要知道你心裡有我就成了。」

「可這對你是不公平的,你應該有自己的二人世界。」

「呵呵!你若是有歉意,別再繼續招惹其他女人就行了。」

卓越一聽有些尷尬,其實對感情他無論前世還是今生都有些稀里糊塗。當初卡利斯托他的確是極力追求,夜月、忒提絲和斯露德卻又是完全被動的,只是覺得這人不錯就接受了。更搞笑的是和四個女人到現在也沒發生任何超友誼的關係,和他發生關係的兩個女人反倒都沒什麼真正的感情。

夜月見他半天沒說話,笑道:「哥哥,你不答應,不會是還有其他女人吧?」

卓越怕她當真了,趕緊否認道:「哪有。我是覺得這世間的感情真是奇怪,一個不經意間的認識,稀里糊塗的就成為愛人了,你和忒提絲都是這樣。」

「那是因為哥哥你天性善良,而且很有魅力,能獲得女孩子的青睞。」夜月笑道。

兩人又向東行了一段,夜月答應卓越回頭去阿爾卑斯山看自己,這才分別而行,卓越回去后和卡利斯托等人也開始準備返回。

第二天荷魯斯從太陽城回來,一聽卓越要走有些不大樂意,沉聲道:「不凡,你和宙斯不對付我都知道,而且整天四處遊盪也不是個事,現在埃及已經是由哥哥掌控了,何不留下來我們兄弟一起干一番大事業?」

「還是不了,我這人目無高低尊長,也不喜歡過拘束的生活。再說就我這點實力,留下來也幫不上你什麼忙。」卓越知道兩人是朋友的身份才能相處得這麼融洽,若是留下來就成了荷魯斯的下屬子民了,到時候如何也不可能再這麼無拘無束。而且還有一點,這裡離迦南太近,他實在不想再和耶和華有什麼關係。

荷魯斯其實也知道挽留下來的可能性不大,見他如此說知道肯定另有打算,就沒再勉強。眾人一番告別,卓越去卓瑪老爹斯芬克斯那裡把貝斯蒂接走,數人一起向阿爾卑斯山趕去。

貝斯蒂見卓越竟然有三個愛人,心說這傢伙說話色色的,果然是個色鬼無疑,只是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妖法,竟然讓她們三人都是死心塌地地跟著他。


趕到洞府時竟然遇見了伊娥勒,卓越好不驚奇,心說她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歐律托斯答應把她嫁給赫拉克勒斯了?誰知向伊娥勒一問關於赫拉克勒斯的事,竟然惹得她嚶嚶哭著跑開了,更是把卓越搞得一頭霧水。 卓越見伊娥勒哭著跑開,滿心好奇地問她旁邊的蝶衣道:「蝶衣,這到底怎麼回事,她怎麼啦?」

「怎麼了,還不是你的好兄弟造的孽。」蝶衣還沒有說話,那邊斯露德一臉怒意,忿忿不平地道。

「什麼意思,赫拉克勒斯始亂終棄?」卓越一聽更是大奇,心說沒聽說那傢伙有這毛病啊!

「那瘋子現在就是個殺人魔王,搞得現在整個希臘對他是又恨又怕。」

雅典娜不知何時來到眾人身邊,說完見卓越一臉迷惑不解的神情,於是把赫拉克勒斯和歐律托斯結怨的事說了一遍,又道:「他氣憤當初歐律托斯沒要他的賣身錢,年前就殺上俄卡利亞城,把歐律托斯一家全殺光了,只留下伊娥勒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所以我就把她接這裡來了。」

「他…他不是這樣的人啊!」卓越又驚又疑,見眾人不信,就把赫拉克勒斯當初看到伊比利亞人搶掠柏柏爾人暴怒、見戰神之子用人頭築京觀被他暴力斬殺的事說了一遍。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其實何止如此,以前凡是得罪過他的人幾乎都被他殺光了。」雅典娜說完見卓越不信,就把最近這一年多來赫拉克勒斯幹得事都說了一遍。

原來赫拉克勒斯從赫梯回來后就開始復仇,首先找到的就是伊利斯的國王奧革阿斯,前面曾經說過這傢伙因為賭牛賴賬還侮辱赫拉克勒斯,於是被赫拉克勒斯攻破城池殺了全家,只留下當初替曾他主持過正義的那個小王子費琉斯繼承王位。

奧革阿斯還算是罪有應得,那後面這幾位就太倒霉了。當初他被人迷惑本性失手殺了歐律托斯的兒子伊菲托斯,曾經讓色薩利的國王納洛和皮羅斯島的國王涅琉斯幫他洗罪,這兩位一方面和歐律托斯關係不錯,一方面也不齒他的為人——認為他是求親不成殺人,就沒有答應,這次他不光殺了歐律托斯全家,連帶著把這兩位全家也殺了個精光。最倒霉的是邁錫尼國王希達,就因為許拉斯經過的時候吐了口唾沫,濺到許拉斯身上了,他隨後就又攻破邁錫尼,把人家全家也給殺了。

卓越聽得是目瞪口呆,其他那些反正和你赫拉克勒斯沒什麼關係,你找個錯把人殺了,世人最多罵你一句殘暴不仁,可歐律托斯再怎麼說和你也有師徒之誼,何況你本來還喜歡人家閨女、失手殺了人家兒子,現在為了一點小怨又把人家全家都給殺了,這根本就是禽獸行為啊!

又想到那個莫名其妙出現的許拉斯,心說這傢伙和赫拉克勒斯什麼關係,他竟然會為了這貨出頭?

不問還好,一問斯露德差點沒罵人,只是怎麼也不願說出來是因為什麼,最後還是半人馬喀戎揭開了這個謎底,原來赫拉克勒斯竟然和他老爹宙斯有了相同的愛好——養兔子,許拉斯就是他養的兔兒爺。他本是赫拉克勒斯征伐德律約俘虜的一個少年,後來赫拉克勒斯見他生得美貌,就像宙斯對待加尼米德一樣,把他留在了自己的身邊當孌童。

卓越聽完差點沒石化掉,心說怪不得那時候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大一樣,自己為此還和他開過玩笑,沒想到他還真有這個愛好。不禁暗暗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為自己的菊花保住暗叫僥倖。

喀戎這時嘆了口氣道:「不凡,你能不能勸勸他,那傻小子現在帶著集合的希臘軍隊四處攻略,色雷斯地區已經被他們打了個遍,現在正在向東北進發,估計過不多久就要打到科爾喀斯。」

「老爺子,不是我不願意去勸,而是去了也沒用。」卓越說完一指雅典娜,低聲道:「既然這女人都沒辦法,我一個凡人更是束手無策啊。」

「不凡,你不知道,他現在做得實在是太過分了,每到一地,他就站在城下讓人投降,然後派軍跟隨他出征。你若是同意也就罷了,最多出兵出糧,若是不答應可就慘了,他現在已經和惡魔沒什麼兩樣,直接帶著青銅巨人塔羅斯就攻破城池,然後殺光裡面的成年男子,女人和孩子沒身為奴。」

雅典娜這時又走了過來,說完見卓越有些發怔,又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去色雷斯地區看看,那裡他殺的人最多,有許多城市被他殺的血流成河,許多地方已經和鬼蜮沒有區別了。」

「不去,你這個智慧女神都解決不了的事,我一個普通人類能有什麼辦法。」卓越見雅典娜也想讓自己去,不禁有些不爽。心說你當初可是說宙斯不會成功的,現在那王八蛋不正在完美地施行自己的計劃嗎!

「唉!你去勸說一下又如何,若真是不行我們再想辦法就是,你總不願意眼睜睜地看著他殘殺人類吧?」

雅典娜一時也沒了主意,她明顯感覺赫拉克勒斯有些不大對勁——因為和他平時的性格差別太大了,可是就是看不出來問題出在哪裡,勸了幾次赫拉克勒斯根本連她也不怎麼理會了。而且她還不能明著阻止,因為這是宙斯的意志。


卓越一聽冷笑不已:「嘿嘿,你說的輕巧,宙斯早就看我不順眼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何必自找沒趣去得罪他,到時候那混蛋要殺我你保得住?」

「原來你也就是個怕死鬼,算我看錯你了。」雅典娜不屑地瞥了卓越一眼,冷冷道。

「我本來就是怕死鬼,你這激將法對我沒有。不跟你廢話了,我還要忙自己的事呢!」

卓越說完再不理會她,直接帶著貝斯蒂等人向內室走去。他現在有兩件要緊的事要做,一是把從阿波菲斯屍體上吸收的能量完全轉化為自己的力量,然後突破進入煉神返虛後期;二是把那具神屍練成自己的分身,否則對上強大的神靈,還是會被他們輕鬆擒獲。

當初被賽特輕鬆擒住對卓越的打擊已經夠大了,後來看到拉神和阿波菲斯的對敵,他甚至感覺自己這點實力一比簡直是螢火之光與日月爭輝,何況宙斯很可能比拉神還要強大。

「不凡,既然那個赫拉克勒斯是你的朋友,我覺得不管成功與否,你最好還是去一趟。我聽你們說了半天,覺得他很可能和我姐姐一樣,也是中了會心術一類的法術,你總不會想看到他清醒過來和我姐姐一樣後悔不已吧?」幾人來到洞府深處,貝斯蒂想了想道。

「不會的,否則以雅典娜的眼光不會看不出來。」卓越搖了搖頭,雅典娜都束手無策的事,自己何必再多此一舉。」

忒提絲卻道:「不凡,我覺得貝斯蒂說的對,你還是得去。」

「不是吧,你覺得有用?」卓越沒想到半天沒說話得忒提絲也讓自己去。

忒提絲搖了搖頭:「沒用。可勸說無效你也得去,這樣至少你在雅典娜和喀戎老爺子那裡也有個交代,而以後大哥若是清醒過來,也不會認為你對他漠不關心。」

「唉!這種明知無用卻還要一本正經的樣子去做,真的和傻瓜一樣。」


卓越無奈,只得讓貝斯蒂等人先在這裡等待,向雅典娜問清楚赫拉克勒斯軍隊的具體位置,然後帶著卓焱和火龍狄克向東北方向趕去。

來到色雷斯地區發現果然如雅典娜所說,許多地方和自己南遊時在赫梯見到的那些被亞述人攻陷后的城鎮一樣,都變成了無人的鬼蜮。心裡不禁暗嘆一聲,沒想到赫拉克勒斯現在竟然變成了他自己曾經最討厭的那一類人。

趕到阿爾喀斯發現他們已經攻下來數個重鎮,此時正在攻打另一個山間小城。離好遠就看到塔羅斯那巨大的軀體正在揮著一條巨大的鐵棒砸擊城牆,那山間小城雖然修造的極為厚實,還是沒幾下就被他砸開一個巨大的口子,然後上前軍兵呼嘯著就沖了進去,和裡面的守軍展開了巷戰。

赫拉克勒斯倒是休閑無比,坐在城下不遠處一個專門搭制的涼台上,擁著身邊兩個俊美少年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似乎歡暢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