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江城,整個身體都沐浴在神聖的火焰之中,猶如一個火焰戰士,臉部的輪廓,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更顯立體,有一種說不出的氣質,彷彿變得更帥了。

「那個女生宿舍的守護神就是你?」那女生江城認識,是自己前女友王雅莉的室友,也是江城的同班同學,此刻,她正一臉驚訝地打量著這個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江城。

曾經的江城,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宅男,在整個大學三年多之中,除了交往了一個系花王雅莉之外,便再也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記憶中的江城,始終都是一個不太愛說話,老實木納的男孩。

可是今天,當她再看到江城的時候,頓時覺得江城和以前不一樣了,無論是氣勢還是樣貌,都變得格外有殺傷力,就是學校的校草,都無法與現在的江城比。

那包裹著全身的絢麗火焰,那挺拔的身材,那銳利的眼神,每一樣都如此震撼人心。

那女生一時之間有些無法接受,無法接受眼前的江城就是曾經女生宿舍的守護神,是人們心中的英雄。

現在的江城可沒有時間理會發花痴的女生,因為旁邊的唐糖,在和人形寄生蟲交戰的人時候,已經受傷了。

唐糖的手臂,被人形寄生蟲那如電鑽一樣的口器生生撕下一塊肉來,此刻那手臂之上,黑血橫流,看上去甚是恐怖。若不是江城及時將那隻紅色伴生甲蟲殺死,現在的唐糖恐怕已經成為了一個人形寄生蟲,再也不會認識江城了。

「下次能不能不要這麼魯莽?救人固然重要,可也不能連命都不要,這以卵擊石的事情,以後要少干,你知不知道?這寄生蟲的口器中含有毒素?」江城說罷,也不管唐糖那羞紅了的面頰,他雙手抱著唐糖的胳膊,張大了嘴巴,沖著那流著黑血的手臂吸食過去。

隨著幾口黑血被吐在地上,唐糖那有些灰暗的臉色也漸漸恢復蒼白。

一個角落裡面,蜷縮著一個孤單落寞的身影,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城的前女友王雅莉。

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眼前的江城,就是這個自己看不起的前男友,更不會想到,他會成為女生宿舍守護神,成為北開大學武力最強者。

一時之間,王雅莉後悔不跌,如果自己和江城晚分手幾天,那現在躺在江城懷中,臉色蒼白的女生,一定會是自己,而不是唐糖,可是這世界並沒有後悔葯可以買。

「你們誰的手中準備了繃帶?」唐糖對於江城來說十分重要,江城現在正打算組建自己的勢力,所以唐糖絕對不能有任何損失。如果能得到唐糖的支持,江城相信,這個由江城一手組件的勢力,一定會讓世界為之驚訝。


江城的目光在人群之中一一掃過,隨即他看到了一雙渴望的目光,正直直盯著自己,這女人便是江城的前女友王雅莉。

十年過去了,江城早已將那段感情在心中埋葬,見到王雅莉一雙渴望的眼睛,江城卻並沒有過多理會,只是一掃而過,繼續尋找身上帶有繃帶的女生。

「我這裡有繃帶。」王雅莉咬了咬牙齒,站了起來,從口袋之中拿出一盒橡皮膏來,她臉上帶著淡淡的憂傷,一雙含情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江城,彷彿要把江城的內心看穿,在王雅莉看來,江城不可能這麼輕易忘記自己的,那個肯為自己下跪的男生,一定還深愛著他,只是江城那淡然的神情,在一次讓王雅莉失望了。

看著接過橡皮膏,認真為唐糖包裹傷口的江城,王雅莉的心居然被狠狠刺痛了一下,她直到此刻才發現,她居然還深愛著江城,只是身在物質社會之中的她,在一段時間裡面,迷失了自我罷了。

「江城,我們還有可能和好嗎?」王雅莉低著頭問到。

蜷縮在角落的一眾女生一片嘩然,就連正在閉目修養的唐糖,也是嬌軀一顫。

… 江城也沒有想到,王雅莉此刻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末世十年,江城早已把這個女人,在自己的記憶深處埋葬,現在回想起來,江城甚至都快不記得王雅莉的模樣了。

隨即,在美術學院頂樓,王雅莉的那冰冷的話語,又一次回蕩在江城的腦海之中,久久無法飄散。

「如今末世降臨,人人難以自保,你覺得是談兒女私情的時候嗎?」

「又或者,你覺得你和我老大還有可能嗎?在美術學院頂樓,你對我老大說出那樣的話語的時候,你們之間就已經徹底完了,就算是普通的朋友,在看見我老大跳樓的時候,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語吧?」

「如果不是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把你扔到樓下面喂蟲子。」

張鐵男的一番話,頓時讓王雅莉如墜冰窟,心中的幻想,也一下子被現實所擊碎。

「江城,有本事你跳啊?你今天不走下來,有本事你跳下來。」這話語確實太過惡毒,王雅莉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說出那樣的話來,他一時間呆立在當場,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江城把唐糖靠在牆角邊,示意唐糖休息一會,不再理會呆傻的王雅莉,接著他一一掃視著這群柔弱的女生。

這群女生,有的正在輕微的抽泣著,有的則一臉的黯然神情,就像死了爹娘,只有少數的幾個女生,在這樣壓抑的環境之中,才勉強保持著一絲堅強與冷靜。

也不怪這群女生害怕,前一世的江城,在突然面臨世界末日的時候,甚至還不如這裡的一些女生。

前一世的江城,在末日降臨的時候,就是獨自一個人躲在被子裡面,直到餓得身體發慌,才敢走出宿舍區尋找食物的,想到這裡,江城由不得有些釋懷。

「你們這群女生,哭的和不哭的分成兩群。」不得不說,江城身為女生宿舍守護神,在這一時刻,號召力還是十分之強大的。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蜷縮在角落裡面的女生,便分成兩幫站立,女生們睜著懵懂的眼睛看著江城,根本不知道江城要幹什麼。

「身處末世,女生本來就是弱勢群體,你們這群哭的女生,也是最為懦弱的一群,終究有一天會淪為男人的玩物,你們知道嗎?」

冰冷的話語,飄落在眾人耳中,那群輕聲哭泣的女生,顯得有些不服氣。

「軍隊難道不會保護我們嗎?不要忘了,華夏國可是有著幾百萬鋼鐵軍隊的。」

「別以為你是女生宿舍守護神,就有多麼了不起,你現在說這些是什麼意思?難道想讓我們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嗎?」江城聽到這裡,不由得發出一聲苦笑。

「我知道,現在的你們,根本不相信我說的話,今天你們不相信我說的話,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在末世之中,像你們這樣懦弱的女生,除了成為男人手掌心的玩物,還有什麼價值?長得漂亮的還好些,可以有資格成為男人們的玩物,那些長得不漂亮的,甚至會更慘,可能會被拉去做奴隸,永無出頭之日。」

一些女生被江城穿透力十足的話語,嚇得哭聲更大了,有些甚至展現出絕望的神情。

「江城,你在說什麼?他們心情本來就夠不好的了,你現在還要雪上加霜。」唐糖蜷縮在牆角,一雙大眼睛使勁瞪著江城,甚至要把江城的心底看穿。

江城也覺得火候差不多了,有的時候,做得過頭,可能會物極必反。

「所以,你們註定是弱者,女人?女人的身體本來就柔弱,如果不試著變得強悍,在這充滿危機的末世之中,你覺得你們會活的很滋潤?」

「你相信嗎?」江城指向一個女生說道。

「你又相信嗎?」江城又指向一個抽泣的女生。江城的一番話語,讓女生們有些沉默,雖然殘酷,但這可能就是最真的話。

「那些不哭的女生,你們在遭遇危機的時候,沒有哭,沒有太過害怕,光這一點,就讓我欣賞,現在一個變強的機會就擺在你們面前,你們想不想成為強者?」

「敢不敢拿起你們的武器,出去和那些蟲子戰鬥,去獵殺那些蟲子?」

江城的話語,再一次震撼了這群女生。

「出去,和那些恐怖的蟲子戰鬥?」

有些女生點了點頭,有些女生又搖了搖頭,最終在江城那頗具煽動力的棒打加鼓舞之下,一共有十五名女生站了出來,表示願意和江城一起,對抗那些恐怖的蟲子。


「那些不敢站出來戰鬥的女生,今天我可以庇佑你們,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我並不是你們的老公,也不是你們的兄弟,我可以庇佑你們度過今天,但是明天呢?」

江城今天說的這一番話,其實都是好心,他希望這幫有些柔弱的女生,聽了今天自己的一番話,可以幡然醒悟,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只有這樣,她們才有可能在這末世之中,多活上幾天。

讓江城略微有些詫異的是,身為系花的王雅莉居然也站出來了,江城的記憶之中,後世並沒有聽說過有王雅莉這麼一號強者,也沒聽說過他淪為其他強者情-婦的事情。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重生,又出現了蝴蝶效應?

不過,現在也不是江城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江城走入一個女生宿舍之中,用自己那把削鐵如泥的古刀,將宿舍之中的兩層摞架床全部削斷。

這些二層摞架床,全部都是不鏽鋼材料所做,江城在劈砍的時候,便將那些鋼鐵支架,全都銷成頭部尖銳的利器,女生拿在手中,不光輕便,也更加具備殺傷力,如果有男人膽敢挑釁,江城相信,只要這幫女生勇於反抗,絕對有可能將那些不懷好意的男人殺死。

就連那些哭泣的女生,也都選擇拿起那尖銳得利器,身在末世之中,手中多了一把利器,畢竟不是一件壞事。

「老大,這個東西也太輕了?我拿著,就像拿一塊棉花那麼輕鬆。」張鐵男隨意舞動著那鋼鐵支架,怎麼拿,都有些不上手的感覺。

「鐵男,你不用急,老大一定會給你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江城沖著一群女生擺擺手,接著說道:「那紅色伴生甲蟲,缺點十分明顯,它的皮並不厚,甚至有些脆弱,就是你們手中拿著的那些鋼鐵支架,只要你們足夠用力,就可以捅進他們的身體之中,讓它們立刻身死。」

正在這時,六樓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也正好讓江城能夠給這幫女生,上一堂深刻的實踐課。

那是一個滿臉是血的女生,腦袋上面破了一個大洞,猙獰的臉上,趴著八隻火紅的蟲足,甚是嚇人,這人形寄生蟲也沒有想到,來到頂樓,會發現如此多的美味腦漿,她頓時發出一聲興奮的尖叫,奔著這幫女生撲了過來。

「看好了,這些人形寄生蟲,真的十分脆弱。」

江城從地上撿起一條鋼鐵支架,大踏步向前奔去,手中的利器猛地奔著那女生的眼睛刺去。

「噗嗤!」

鋼鐵利器輕鬆穿過女生的眼睛,那尖銳的部位,直接從女生的後腦之中穿過來,上面甚至還帶著鮮綠的蟲族血液。

「那是我的室友,你怎麼下的去手?」

有些女生,認識江城殺死的人形寄生蟲,那是她們曾經的室友,此刻,她們正一臉厭惡地盯著江城看。

… 江城自然也看到了那幾個女生厭惡的目光,當下不禁冷笑起來:「你們難道沒有看過《生化危機》這部電影嗎?裡面的人類,只要是被病毒感染了,就必須殺死,就算是自己的親爹也不行,你們難道還不明白嗎?他們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同窗,而是那些恐怖的蟲子寄生蟲。」

「正是那些寄生蟲殺死了我們的同窗,才讓他們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這你們都看不懂?醒一醒行嗎?」

江城對於那幾個厭惡自己的女生,實在有些無語。

「現在,趁著那些寄生蟲還沒有繁殖,我們應該快速殺死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了,這些該死的蟲子,繁殖的速度很快,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將反擊。」

「反擊?」

這一幫女生,畢竟在安逸社會生活已久,一聽說要和蟲子開戰,大部分都嚇得臉色蒼白,有的甚至不自覺顫抖起來。

「如果有不願意跟來的,可以再這裡等候,我說過,我能庇佑你們一天,但是明天呢?」江城的一番話語,讓許多猶豫不決的女生也握緊了自己手中的利器。

顯然,沒有一個女生,敢於自己一個人呆在恐怖的頂樓,尤其是在沒有強者保護的情況下。

最重要的是,她們更加害怕面對孤獨。

「你們當中,可有人感覺到自己有什麼不一樣的?」江城還是有些不死心,如果能再發現幾個先天覺醒者,江城相信,自己的勢力將又會壯大幾分。

不過答案顯而易見,先天覺醒者,在整個世界上,還是太少了。江城也沒有想過,這幫女生會帶給自己什麼驚喜,只是隨便問一問。


「江城,你說的不一樣,是指什麼?」王雅莉小心翼翼地問道,他現在只想和江城多說上幾句話。

「異時空和我們的空間相撞而產生了裂縫,從那些異時空之中,會湧入無盡的奇怪氣體,我們暫且可以稱之為天地元氣,而我們人類,本身為靈長類動物,是最容易修鍊的一個族群,一些天賦異稟者,自身與天地元氣契合度非常高的人,就會迅速覺醒自己的本命武魂,自身自然就會發生一些奇怪的變化。」

「就像你一樣,身體可以被恐怖的火焰所包裹,而不會傷到自己?你就是因為快速的覺醒了自己的本命武魂,才會這麼強悍的對嗎?」

「我們也會覺醒自己的本命武魂嗎?」

王雅莉也問出了所有女生想問的問題,面對如此強悍的江城,女生們自然羨慕,她們也想成為像江城這樣的覺醒者,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危機重重的末世之中,有一絲的自保能力。

「本命武魂可不是大白菜,有些人,可能還沒有等到自身武魂覺醒的那一刻,便成為了蟲子口中的食物,而更多的人,甚至超過人類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不會覺醒自己的本命武魂。」

「千分之一嗎?這簡直比中彩票還要低。」許多女生從興奮之中回過神來,變得更加失落。

「不過這也不是絕對,還記得世界末日前的一場流星雨嗎?那場流星雨便是從異時空降臨下來的,在那些流星之中,會夾雜著一些武魂神石,我們人類可以吞噬那些武魂神石,從而轉化為自己的武魂,為己所用。」

江城也不想把這些失望的女生打擊的太嚴重,那樣她們也許會喪失鬥志。

「可是這些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你怎麼知道覺醒的人類,不會超過千分之一?」

「咳咳!」

「光看你們就知道了,這整棟女生宿舍樓之中,可有一人覺醒了?你們這棟女生宿舍樓,應該住了五百人都不止吧?這是數學的概率問題,難道很難算嗎?」江城知道,今天自己的話說的有點多了。

「我好像覺醒了?江城你幫我看看,你覺醒的最早,應該對武魂這東西頗有研究。」一個戴著眼鏡的女生,從人群之中走出來,神情有些羞澀。

這個女生,江城認識,和自己是同班,江城恍惚記得,這個女生叫做趙燕,是一個十分平凡的女孩,在大學三年之中,江城甚至對這個女生沒有什麼過多的印象,她好像沒有干過任何讓人能記住他的事情。

沒上台演過節目,沒參加過社團,沒被評過三好學生,甚至連體育課都沒有上過。

記憶中,這個女生彷彿每天都捧個手機看小說,也就是人們所說的腐女。

「你試著和你丹田深處的武魂溝通,看看能不能夠觸動。」江城變得異常高興,真沒想到,自己就是這麼隨意一問,居然又發現了一個先天覺醒者。

「這太神奇了,我每天看小說,都夢想著自己能夠能為一個超能力者,沒想到今天居然實現了這個願望。」


每天都看攻受小說的腐女,果然也是十分強大的物種,這個叫做趙燕的女生,就是剛剛江城欣賞的幾個女生之一,記得就在剛才在六樓,這個叫做趙燕的女生,並沒有表現出恐懼,也沒有感到絕望。心理素質絕對是超一流的。

「難道她和張鐵男都是一個物種?當宅男碰上腐女,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江城嘴角抽動了一下,不由得看向了張鐵男,卻見鐵男整個眼睛都直了,他盯著這麼一大群柔柔弱弱的女生看,嘴角居然淌出了哈喇子。

五月,正是天氣好的時候,女生們也穿得極為新潮和性感,絲襪、齊b小短裙、弔帶都是這一時期的主流裝扮。

江城頓時覺得又可氣又可笑,走到近前,一拳砸在了張鐵男的腦袋上面。

「鐵男,你看什麼呢?現在是決戰時刻,能不能打起精神來?」

張鐵男被江城砸了一拳,居然也沒有生氣,他壓低了聲音,小聲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