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來說,你的兵器還沒有真正鑄造升級完畢,還差最後一道工序。”陳丹忽然道。

徐灼一怔,自己的兵器是半成品?

陳丹笑了笑,指着騰蛇棍上的灰白色布條,解釋道:“最後一道工序,便是用這冰血獸的獸皮內膜包裹浸潤棍身,當內膜乾裂脫落之後,纔算大功告成。”

徐灼眉頭一皺,“那在這內膜脫落之前,豈非不能用了?”

若是動起手來,這內膜豈不是要破損?

“放心。”陳丹道,“這冰血獸乃是戰將級別的妖獸,其內膜堅韌無比,除非戰將級別,否則休想破壞其分毫。”

“不僅如此,你使用這長棍戰鬥,還會加快獸皮內膜的浸潤程度,更快的完成最後一道工序!”

“也就是說,在獸皮內膜脫落之前,你越用這長棍戰鬥,它的品質就越高!”

“還有這種事!”徐灼又是驚奇又是高興。

陳丹笑道:“這兵器已是今非昔比,或許你該給它起個新的名字了。”

“沒錯。”徐灼點點頭,輕輕舞動長棍,發出呼呼風聲,“當初這長棍叫騰蛇棍,其中就有騰蛇化龍的意思,如今不如就叫騰龍,加上融合了赤煉黑鋼……不如就叫赤煉騰龍棍!”

“赤煉騰龍棍?”陳丹眼中一亮,笑道,“名字不錯。”

再次謝過陳丹,徐灼拿着兵器離去。


“其實,也該謝謝你,金大師的臉上,已經有十年沒出現過那種遇到特殊兵器的驚喜狂熱了,雖然你的騰蛇棍還不足以讓他狂熱,但也足夠了……或許,如今以金大師的境界,也只有魂煉能讓他再次狂熱起來吧?”看着徐灼離去的背影,陳丹有些感慨。

“只是沒想到,那個叫韓冰的小傢伙,卻是沒有再來鑄魂閣……本以爲他會願意當魂煉的志願者呢……” 一回到宿舍,徐灼便直接閉關苦修。

赤煉騰龍棍在手, 婚在旦夕:惡魔總裁101次索歡

轉眼間又是半月,封號大賽的日子終於到了!

清晨,暖風夾着泥土的芬芳吹來,讓人心中有種特別的舒適。

徐灼今天穿了一聲黑色戰鬥服裝,肩上扛着他那赤煉騰龍棍,與韓冰、丁小強一同走入熙熙攘攘的人潮,朝封號大賽的比賽場地走去。


今天是封號大賽的初戰,不僅是天武學院,甚至是白虎城的盛事,因此學院幾乎所有的學員都暫且放下了自己的事,不管自己參不參加,這個熱鬧是肯定不能錯過的,更何況,觀看那些天才學員們的激烈搏殺,對修煉也是一種非常好的啓發。

徐灼與韓冰都在五天前登記報名,兩人是要參加封號大賽的。

韓冰已是換了兵器,過去的長劍,換做了如今背後插着的一柄厚背斬刀,想必也是他爲了此次比賽,精心挑選準備的。

人羣之中,有不少陌生面孔,徐灼知道,此次參加或觀看封號大賽的,除了本學院的人之外,還有來自白虎城甚至是其他城池的大家族,可謂羣英薈萃,天才濟濟。

“吼~!”

一聲沉悶的低吼,是從喉嚨裏發出的低聲咆哮,但即便如此,這聲音也震人耳鼓,讓不少人立時驚覺,紛紛循聲望去。

徐灼也回頭看過去——

只見在身後那條寬闊的青石路上,赫然有一頭黃斑猛虎,這猛虎足有三米之高,皮毛光滑如錦緞,其黃色部分在眼光下金燦燦,一雙虎目冰冷,粗壯的四腿緩緩前行,其巨大身軀看上去如一座移動的小房子一般。

“這是妖獸!”有人驚呼起來。

妖獸闖入人類城堡,而且還是天武學院,這種事簡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徐灼也是心中驚奇,不過隨即他便發現,在這猛虎的背上,竟有一人。

與這巨大猛虎形成了強烈對比的是,這虎背上的,竟是一名身材嬌小玲瓏,粉雕玉琢一般的可愛小姑娘。

小姑娘一身火紅色勁裝,頭扎一條烏黑長辮,盤膝坐在猛虎背部,怡然自得,絲毫沒有在意周圍人的目光。

“她也是參加封號大賽的?”一名矮個子少年仰着脖,一雙掃帚眉緊皺,看着這可愛紅衣女孩,眼中有着毫不掩飾的敵意。

那猛虎身高體大,幾步之間就趕超衆人,衆人忙紛紛避讓,有些受不住猛虎強大威壓的都是臉色蒼白的倒退。

“這妖獸很強!”猛虎在眼前經過,徐灼感到一股強大的威勢在猛虎體內蠢蠢欲動,一旦爆發必定極其可怕,而猛虎雖然身軀龐大,但是每踏出一步,腳步都極爲輕柔,沒有發出絲毫聲音,可見這妖獸對自身力道的掌控,已近極致。

握了握手中沉重的赤煉騰龍棍,徐灼心中的戰意也已蠢蠢欲動。

“你可要保佑我徐哥和老大,可別碰到這嚇人的小丫頭……”一旁,丁小強小聲嘀咕着,也不知是在向哪位神佛祈禱。


徐灼一笑,丁小強最近的苦修,雖然實力沒提升多少,但對危險的感知倒是敏銳了許多。

隨着人潮,徐灼,韓冰和丁小強三人很快到了天武學院的中部偏後方位,在這裏,有八座圓形擂臺,座落在廣闊的場地之中,如同一副巨大棋盤上的八顆巨型棋子。

而來自四面八方的天才少年們,將在這八顆“巨型棋子”上,一決高下,奪取封號獵妖師之名!

當然,這獵妖師的封號,不僅僅是個虛名,更重要的是這一封號所擁有的各類特權,在整個青雲帝國都是通用的,可以說,成爲獵妖師是踏上武道巔峯的捷徑。

也正因如此,今日的封號大賽,吸引了太多太多的年輕精英。

縱眼望去,場地之地的人數已是達到數千人,相信比賽正式開始後,人數還會更多。

不過即便人數衆多,但徐灼還是一眼在這人潮之中,看到幾個熟悉之人。或者說,他們的排場實在有些大,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徐灼一眼看到的,就是來自慕容家族的慕容傑,這慕容傑自從養好傷之後,性格不但沒收斂,反而變得更加跋扈張揚起來,此刻他在人羣之中,身披銀色閃亮長袍,如墨般的長髮精細的攏在身後,整個人挺拔高傲,不可一世。

不過最惹人注意的,還是慕容傑身後四名美貌侍女,膚白如雪,冷豔照人,身着輕紗,曼妙朦朧的身軀在輕紗之下若隱若現,走在人羣中,立刻引來諸多眼光,不過更多的,還是羨慕那慕容傑,能有如此豔福,能收到如此佳人。

徐灼漠然的在慕容傑身上掃過,便移開了目光,他知道,這一次的封號大賽,他們兩人很可能會爆發一場生死戰。

除去慕容傑,天武學院的三大社團團長也都一一現身,無不引起衆人的驚訝歡呼,這些人物,平時難得見到,今日卻是齊聚一起,實在是大飽眼福。

“恩?”正觀瞧間,徐灼感到一道冷森森的目光射向自己,目光掃視,卻是與那赤雲樓團長凌天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不過,那凌天不過是稍稍在徐灼身上停留片刻,便移開了目光,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俯視螻蟻一般的高傲。

“看起來,他絲毫沒把我放眼裏。”徐灼可不會忘記,當初他可是殺了赤雲樓的三人,其中司徒恆,更是身份不一般!

徐灼還記得,當初司徒恆親口說自己是凌天的表弟,是慕容家族的人。

“想必他們已經知道了司徒恆被殺,甚至可能懷疑到我頭上,只不過沒有證據罷了。”徐灼心中警醒的很,在這件事上,容不得出半點差錯,尤其是在封號大賽這節骨眼上。

徐灼正琢磨着,一陣淡淡馨香襲來,“徐灼,聽說你也參加了封號大賽?”

回身看去,原來是藍月霏和薛姍姍。

想必是因爲要參加今日的封號大賽,一向穿着清雅的藍月霏今日穿了一件銀白的緊身戰鬥裝束,貼合着那副嬌軀的服裝,將其修長緊緻的雙腿以及已初具規模的胸脯勾勒出優美線條,充滿了青春的美感,一雙秋水般的眸子卻是嫺靜幽深,與其對視之下,有種動人心魄的魅力。

至於薛姍姍,因爲壓根兒沒報名參加,因此倒是把自己捯飭成了大家閨秀一般,矜持內斂,不過虎虎生風的腳步,卻暴露了她女漢子的本性。

此時,兩名少女的眸光落在徐灼臉上,微笑親切自然,顯然有種“跟徐灼已不是外人”的感覺。

“想不到你挺有魄力的,四階鬥兵竟然也報了名參加!”薛姍姍笑道。

徐灼一笑,“我就是碰碰運氣。”目光又落在藍月霏身上,“但願今日的比賽,不會碰到你。”

藍月霏,可是七階鬥兵,徐灼可不想碰這個釘子。

“自古以來,那些天才都有着越階而戰的實力和魄力,你以四階的實力參與比賽,我相信你定有自己的底牌,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藍月霏抿嘴一笑, 浦江東

“盡力而爲吧。”徐灼笑道。

正說話間,又有幾人說笑着走來,徐灼一眼就看到其中兩人,正古飛雷和古昊天父子。 “姍姍,月菲。”與古飛雷談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身材魁梧,面若刀削,濃眉虎目,不怒自威,如一頭威猛雄獅一般。

此人正式薛姍姍的父親,薛崗。

“薛叔叔,古叔叔。”藍月霏笑道。

薛姍姍在跟自己父親打了招呼之後,不情願的叫了古飛雷一聲“古叔叔”。

“月霏。”古昊天儘管醉心修煉,少近女色,不過見到藍月霏,也不由眼中一亮,主動打招呼,不過藍月霏只是禮貌的朝他笑了笑,便向薛崗介紹道:

“薛叔叔,這位就是徐灼,姍姍常跟您提起的那位新生。”

“哎呀月霏,你不要亂說,我哪有常提起他啊……”薛姍姍不由臉紅道。

薛崗倒是沒在意自己女兒的“嬌羞”,眼中一亮,盯着徐灼打量起來,“不錯不錯,不愧是英雄出少年!看來我這一輩的,是真老了!”

薛姍姍當初施展了徐灼改進後的圓舞飛蝶劍之後,薛崗便一直想見一見這新生,如今看到徐灼,雖然相貌普通,但目光沉靜內斂,整個人透着一股精氣神,讓人一見之下便心中舒服,不由得誇讚起來。

“薛叔叔過獎了。”徐灼謙虛一笑,也沒多說什麼。

見藍月霏,薛崗都對徐灼讚譽看重,古昊天不由臉色一變,冷聲哼道:“薛叔叔,是不是英雄出少年,那得看真本事!現在下結論,恐怕太早。”

隨即,古昊天轉而朝向徐灼,目光灼灼的盯着徐灼的眼睛,“徐灼,想必你不會忘記,咱們還有個賭約吧!”

“誰輸了,就拿出50顆元靈丹,並退出天武學院。”徐灼冷漠道。


“退出天武學院!”薛崗,薛姍姍,藍月霏都是驚愕,50顆元靈丹倒也罷了,但是退出天武學院,這可不是鬧着玩的,這是拿自己一輩子的前途做賭注啊。

“古先生,你看此事……”薛崗目光投向古飛雷,他的意思很明顯,這麼重的賭約,還是取消了的好,畢竟,這關係到兩個少年的前途。

“昊天的事,我只是給他建議,但最終決定權,在他自己手上。”古飛雷淡淡笑道,似乎根本不把那賭約當回事。

你倒真看得起自己的寶貝兒子。薛崗無奈,很顯然,古飛雷對自己兒子有足夠自信,認爲他根本不可能輸。

“徐灼!”得到父親默許的古昊天,頓時氣勢一漲,逼視徐灼:“倘若你後悔,現在向我磕頭認輸,我還可以允許你留在天武學院!否則,你這輩子的前程,定將毀於此地!”

磕頭認錯?薛崗,薛姍姍和藍月霏都不由皺眉,有點過了吧?

不過古飛雷卻仍是泰然之色,完全默許自己兒子的言行。

“向你磕頭認錯……”徐灼目光一凜,注視着古昊天,“你沒資格。”

“你會爲這句話,付出代價!”古昊天臉上一沉,扭頭離開。

古飛雷冷冷掃了徐灼一眼,隨之離去。

看着離去的古家父子,薛崗,薛姍姍,藍月霏都有些無奈,這次徐灼真是招惹了不該惹的人了。

時值正午,來自天武學院以及各大家族的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已到位,在擂臺周圍一圈的場地上,搭建了涼棚,旁邊有着美貌侍女端上茶點,靜待比賽開始。

不過,也有不少人並未到場,比如天武學院的院長、白虎城城主以及藍月霏的家族等,倒是並非他們不重視這封號大賽,而是封號大賽將持續九天,分三場進行,一般只有最後一場,纔是最激烈最有觀看價值的,這些重頭人物,將在最後一場比賽才現身。

很快,一位身穿天武學院導師制服,長髮如墨的青年男子登上中央最大的一處擂臺,宣佈封號大賽開始,同時宣佈了比賽的規則。

封號大賽分三場,共持續九天,沒比完一場可休息三天,然後進行下一場比賽。

封號大賽採取的是積分制,在三場比賽中,每位參賽者都要盡力獲取積分,最後積分最高的五人,將是本次大賽的獲勝者,將獲得獵妖師的封號。

也就是說,即便暫時失利,也未必就一定被淘汰,若是在後面的比賽中趕超,積攢分數,仍是可能後來居上的,只不過這種成功的可能性,並不太高。

“我叫洛風睿,是這次封號大賽的裁判,如果誰對本次大賽有任何疑問、異議,都可以來找我!”那長髮青年男子嘴角噙着一絲笑,語氣淡然,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超然自信。

作爲整個白虎城的盛事,天武學院自然要挑選導師中的精英作爲裁判,否則那就是丟天武學院的人。

比賽規則宣佈之後,洛風睿倒也乾脆,一句廢話沒有,直接宣佈第一場比賽開始。

參與封號大賽的足有四百多人,爲了儘快選拔出其中的精英,因此第一場無論如何進行,其淘汰率肯定會很高,不過當洛風睿宣佈了第一場的比賽方式時,衆考生們還是有些吃驚。

或者說,是感到新鮮。

“傳送亂鬥”,這是天武學院導師們爲第一場比賽的命名。

傳送亂鬥,是在場地當中的八個擂臺上同時進行,四百餘名少年考生們登上擂臺之後,擂臺上將會出現數十個傳送銅柱,通過傳送銅柱,可隨機將考生傳送至其他七處擂臺的任意一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