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了。”北冥戰說了一聲,接着,那數百根紮在老霍華德身體上的銀針竟然開始冒出一陣陣銀白色的光芒,而老霍華德的身體也跟着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就連昏迷中的老霍華德都皺起了眉頭,似乎很是痛苦。

秦少傑也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真元進入到了老霍華德的身體各處,在身體經脈中不斷的衝撞着。

如果現在有透視設備的話,那便可以清晰的看到,老霍華德的惡性腫瘤在一點點的變小,癌細胞也開始一點點的消散。

不僅是這樣,就連他身體裏幾十年來積累的毒素,都通過毛孔排出了身體。

秦少傑現在明白北冥戰爲什麼要把老霍華德紮成刺蝟了。

要麼不救,要麼就一次到位。既然救了,那北冥戰就乾脆把老霍華德全身的毛病都治好算了。

秦少傑現在也開始佩服起了北冥戰,不僅是那種百針齊下,而且還同時治療多種病症。

放在當今的醫學界,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那幾率,不對,應該是根本沒有可能。或許,只有修行人才能這麼做吧。

秦少傑越來越覺得,修行人是個神奇的人類品種。

隨着銀針的光芒越來越盛,老霍華德的身體也顫抖的越來越厲害,眉頭也越皺越緊,甚至已經痛哼出聲,一顆顆豆大的汗珠順着光禿禿的腦袋流了下來。

秦少傑很鬱悶,因爲北冥戰的醫治,讓老霍華德身體裏積累了幾十年的毒素全部排了出來,一層層黑乎乎的物質出現在了他的身體表面,很快的,就覆蓋了全身,直把老霍華德弄成了一尊‘泥人。’

此時,屋內是臭氣熏天,若不是秦少傑已經閉住呼吸,恐怕北冥戰還得費點時間來搶救他了。

“收。”

這時候,北冥戰低喝了一聲,那銀針便全部脫離了老霍華德的身體,整整齊齊的回到了盒子裏。秦少傑也同時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行了?”秦少傑問道。

“不行。”北冥戰搖了搖頭,手裏多出了一個藥丸,說道。“吃下去就沒問題了。”

說着,便屈指一彈,那藥丸就準確的飛進了老霍華德微微張開的口中。

PS:最近訂閱很不好啊,貌似很多讀者都去看盜版,哎,悲哀。各種都求一下吧。 “這次好了?”秦少傑看着一身黑色粘稠物質,並且散發着惡臭的老霍華德,對北冥戰問道。

“當然好了。”北冥戰說道。“我耗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就算死人都醫活了。”

“也對。”秦少傑點了點頭,問道,“那他怎麼還不醒呢?”

“你急什麼。”北冥戰絲毫不嫌棄老霍華德身上的贓物,一把抓起他的手腕。過了一會,才放了下來,說道。“藥力已經化開了,再有一個時辰左右就能醒過來了。現在,找人給他清理一下吧。”說完,北冥戰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當秦少傑與北冥戰走到大廳的時候,卻突然愣住了,因爲大廳裏除了秦少傑帶來的人,就只有林賽爾母女兩個,但是現在,卻多了三個人,一個是穿着一身名貴白色西裝,身材高大,長相帥氣的外國男人,另外兩個,看那黑西裝墨鏡的扮相就知道,這倆傢伙是保鏢。

“怎麼樣?少傑,我爸爸怎麼樣了?”秦少傑還沒等開口詢問,林賽爾卻看到秦少傑下來了,便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抓住秦少傑的胳膊焦急的問道。林賽爾的老媽也是一臉焦急的看着秦少傑,甚至額頭上都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身體也有些情不自禁的顫抖,彷彿秦少傑一說出醫生常說的那句“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這句話,就馬上暈過去一樣。

停頓了好一陣,就在林賽爾和她老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緊張的快要窒息時,秦少傑才咧開嘴笑了笑。“幸不辱命啊,治好了,現在還在昏迷中,大概兩個小時左右就能醒過來。”

“謝謝,少傑,真的謝謝你。”林賽爾跟她老媽頓時痛哭流涕,抓着秦少傑的胳膊一個勁的道謝。

“先別謝了,找人上去替他清洗一下吧,不過我先提醒你們,別被薰死。”秦少傑伸出手,替林賽爾擦了擦眼淚,笑着說道,至於她老媽—–算了,讓她自己擦吧。丈母孃抱着女婿的胳膊哭天搶地,女婿還給丈母孃擦眼淚,悉心安慰,這場面,肯定很怪異。

“好,我馬上去。”林賽爾的老媽連連點頭,然後叫上了兩個傭人便匆匆的向樓上走去。

林賽爾沒有走,而是緊緊的抱着秦少傑的胳膊,站在秦少傑的旁邊,眼神卻看向了那個一直沒有說話,卻不斷打量秦少傑的男人。

“他是誰?”

“他是誰?”

兩人同時看着林賽爾問出了這句話。

“少傑,這是我哥哥,萊恩霍華德。”林賽爾給秦少傑介紹了一下,又指着秦少傑說道。“哥哥,這是我的男人,秦少傑。”

“哦?就是那個想娶了你,然後得到我們霍華德家族財產的人?”萊恩面無表情的問道。

靜,整間大廳在萊恩說出這句話以後,突然安靜的可怕,秦少傑甚至能聽到林賽爾那急促的呼吸聲。

同時,秦少傑也是愣了一下。

這傢伙就是林賽爾的哥哥?我靠,這是要幹嗎啊,突然跑回來不說,而且還**味這麼濃。自己還沒說話,他就敢挑釁自己了。

靠,小爺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你們家財產的?不在中東老實的呆着,跑回來幹嗎?

不過,萊恩的表現也讓秦少傑確定,這個人是個直腸子,有什麼就說什麼,不知道委婉,不知道隱忍。

“哦?你們家有很多錢嗎?”秦少傑淡淡一笑,並沒有生氣。

“我們霍華德家族有多少錢,不管你的事情。”萊恩還是一副拽的要死的模樣,鼻孔都快仰到天上去了。這讓秦少傑很奇怪。

這傢伙這麼高傲,說話都用鼻孔對着別人,外面下雨的時候怎麼沒嗆死他呢?

“是啊,不管我的事。”秦少傑笑道。“但是你不想是想處心積慮的得到繼承權麼?對了,聽說你還要對你妹妹下手呢,真的假的啊?”


萊恩不委婉,秦少傑就更直接,索性直接將他一下,看他什麼反應。

果然,秦少傑話音一落,萊恩的臉色就越來越陰沉,本來挺帥氣的臉頰,卻陰沉,扭曲。雙眼中冒出一陣陣的殺意,膽小的人看了估計都會害怕。

看着萊恩的眼神,秦少傑想道,這傢伙手上沾了不少血啊。

“一派胡言。”萊恩冷聲說道。“這是霍華德家族,是我的家,我需要去爭嗎?我怎麼會對我的妹妹下手呢?”

秦少傑心裏暗笑,好,太好了,不怕你解釋,就怕你不解釋。

“哦?是嗎?”秦少傑笑了起來,看着萊恩問道。“你知不知道,我剛纔在上面做什麼?”


“嗯?”萊恩遊戲愣神,不知道秦少傑突然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等萊恩說話,秦少傑嘴角露出一絲壞笑,說道。 桃運天師 我說說看啊,你看我分析的對不對。”

林賽爾是秦少傑的女人,本來在他與萊恩起衝突的時候,就擔心的要死,現在看到秦少傑這副笑容,頓時就明白了,他肯定又有什麼壞主意了。心裏也是暗暗高興。

女人啊,胳膊肘通常都是向外拐的。

“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的。”秦少傑來回走了幾步,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說道。“你呢,其實早已經回了英國,但卻沒回家,不知道在哪個酒店或者小情人家裏住了下來。至於你回來是幹嗎的呢?應該是聽說威廉霍華德那老頭快掛了,等着回來分財產的吧?”

萊恩不說話,但臉色卻是越發的陰沉。

“看來我說對了。”秦少傑笑了笑,繼續說道。“可是我今天剛到,你就跑回來了,又是什麼情況呢?”

“哦,應該是這樣的。你看,我來了,說要給那老頭治病,然後你就跑來了。至於你怎麼知道我要給他治病的,或許是因爲這個家裏有你安排的人給你通風報信了吧。”

“不過呢,有一點我很疑惑,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秦少傑問道。

“說。”萊恩冷冷的問道。


“你是希望你老爹活呢,還是死呢?”

“廢話,我當然希望父親活下去。”

“呵呵,是個孝子。”秦少傑笑了起來,說道,“既然是這樣,我就沒讓你失望,你的父親活過來了,而且還很健康,再活個幾十年也不成問題。”

哦不!我成了她手 問題是,你沒機會了。” “你什麼意思?”萊恩冷聲問道。

“我沒什麼意思啊?”秦少傑一臉無辜的表情,說道。“我這不就是試着分析一下你的想法麼。”

“至於我說你沒機會了,難道不對嗎?”秦少傑繼續說道。“你看啊,我剛纔問你,是希望你老爹活還是死,你說希望他活,這就證明,你是個孝子咯,所以啊,你這次跑回來分財產的想法落空了。”

“然後我說你沒機會,是因爲,剛纔在給威廉那老頭治病的前,他跟我答成了一個協議,你猜猜,是什麼協議。”

萊恩心裏頓時一顫,似乎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好的消息會從秦少傑的嘴裏說出來,但礙於自己的面子,他也不主動發問,只是眼神冷冷的看着秦少傑。

“哎,你都不求我,真沒意思。”等了半天,見萊恩都不說話,秦少傑無奈的說道。“好吧,我這個人呢,就是嘴快,這不,剛剛惹毛了一個女人,還被打了一頓呢。”

“我告訴你哦。”秦少傑一臉神祕的說道。“給那老頭治病前,我可是跟他說了,只要我能治好他,那他就會馬上把公司所有的股份轉移到林賽爾的名下,而且,他也不會退休,會繼續當霍華德集團總裁,你說,你還有機會嗎?”

聽到這句話,萊恩終於淡定不了了,鼻孔也不再衝着天了,臉色異常猙獰的看着秦少傑,而同時,他身後的兩個保鏢也都把手伸進了西裝內側。他們知道,自己的主子現在很生氣,只等主子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在一秒鐘之內完成拔槍,開保險,對着秦少傑的腦袋射擊這一系列動作。

“呵呵。”盯着秦少傑看了半天,萊恩竟然反常的笑了起來。這讓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很驚訝。

他們兩個全都是美國人,而且還是那個不被承認,而且最神祕的部隊—–三角洲部隊的退役士兵。

三年前,兩人一同退役,但是軍隊給的那點可憐的安家費,連一個衛生間都買不下來,所以,兩人便加入了僱傭軍,在中東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萊恩,萊恩看上了他們的能力,他們也對萊恩開出的價碼心動了,所以,便做了萊恩的貼身保鏢。

他們可是清楚,萊恩可不是什麼善茬,而且還跟恐怖組織有聯繫,石油,軍火,走私,什麼賺錢他做什麼,什麼違法他做什麼。同樣,他的脾氣也是很火爆,惹到他的人,他都不會秋後算賬,他是那種有仇當場就報的人。

所以,萊恩沒有下令殺掉那個把他氣的快爆炸的年輕人,而是笑了起來,這就讓兩個保鏢很是詫異了。

同樣,秦少傑也有些錯愕,這傢伙竟然還笑的出來?

“你以爲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萊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秦少傑說道。

“無所謂。”秦少傑聳了聳肩。“我說不說是我的事,你相信不相信是你的事,不過我很好奇,你怎麼就斷定我說的不是真的呢?”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也無所謂。”萊恩又恢復了他鼻孔朝天的姿態,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說道。“我萊恩霍華德是什麼人,你或許不清楚,但有很多人都知道,只要我認定的東西,永遠都不會逃出我的手心。”

“狗屁。”秦少傑不屑的說道。

不就是跟恐怖組織有聯繫嗎,那又怎樣?惹毛了我,帶上一羣修行人,把你們全擺平了去。

萊恩也不生氣,說道。“等着瞧吧,既然你說沒有機會,那我就給自己創造機會。”

秦少傑一愣,心說這傢伙還真是夠自信的,自己都這麼說了,他還信心滿滿的。

自己創造機會。這其中的意思秦少傑再明白不過了。

意思就是,如果秦少傑說的是假話,那就無所謂。如果是真話,那他就要提前下手了。這就是所謂的自己創造機會。

就算到時候老霍華德把繼承權給了林賽爾那又怎麼樣?他完全可以先殺了老霍華德,然後再弄死林賽爾,這樣一來,他就是霍華德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了。


別人或許不相信他會殺掉自己的父親和妹妹,但秦少傑相信,他絕對敢這麼幹。

自古以來,不論中外,豪門內鬥就是這樣,爲了爭名,爲了利益,有時候甚至可以親手殺掉自己的親生父母。

這些人,他們的心絕對夠狠。

這樣的人是自私的,是冷血的,是變~態的,他們內心深處有着一種莫名的恐懼,只有金錢,只有權利,才能讓他們獲得安全感。

不過讓秦少傑想不通的是,聽萊恩的話,他已經斷定他肯定敢做出這些道德淪喪的事情,既然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捨得殺,那爲什麼現在卻不對自己下手呢?難道他還有顧忌?或許是,他也跟自己有着同樣的想法,等待對方先出手,然後就師出有名的把對方置於死地嗎?

如果是這樣,那這萊恩可跟他表現的不大一樣了。

表面衝動易怒,而且說話還不考慮後果,但是,內心卻是異常縝密,擅於心計。

既然現在都沒有機會殺了對方,萊恩便說道。“剛纔你治療我父親的病,也就是說,你懂醫術的?”

“是有咋的?”秦少傑說道,心裏也快速的盤算着,這傢伙想要幹嗎。

“我聽說過華夏的一句話,叫做醫武不分家,想必,你也應該會華夏功夫吧?”

秦少傑看了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頓時明白過來了,這貨說醫武不分家,感情就是想用這句話做切入點,然後讓自己露一手,至於怎麼露,那當然是跟他的保鏢切磋了。

既然他暫時殺不了自己,想辦法把自己打一頓也好。

“會一點。”秦少傑不動聲色的問道。“你想怎麼樣?”

“哦,那太好了。”萊恩笑了起來,說道。“那不如就跟我身後的兩個保鏢切磋一下吧,我對華夏功夫可是仰慕已久了。”

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秦少傑心裏暗笑,張口就要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