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靈,你重點看看筆記中的幾個殺陣,飛飛估計會用到,嗯,可能是我想錯了,臭鳥估計只是想破壞狐秋的行動,出氣而已。】

【那他爲什麼大費周章的把你支開,小七,我有種直覺,那傢伙最主要的目的是把你支開,不是怕你阻攔他殺狐秋,而是怕你在場破壞了他的某個計劃。】

李一然覺得易靈的分析的有些道理,可是真相是什麼只有赤焰清楚,他如今最煩這些勾心鬥角,索性不再理會。

對易靈說道

【哎呀,別管這麼多了,你保護好自己和她們的安全就行,嗯對了,我的那些筆記有什麼不懂的,你現在可以問我。】

易靈那邊沒有說話,氣氛古怪起來,過了好一會,她才用一種奇怪的語氣說道

【那個,那個小七,你爲什麼要研究那個,呃,春,**的配方,你想用這個做什麼?!】

【啊!有這個嗎?我明明…肯定是赤焰那好色之徒加上去的,你是不知道他最喜歡這些齷齪的東西了,肯定是他加上去的,嗯肯定!】

【呵呵,死小七你還狡辯,這個是用祕法藏在夾層的,應該是赤焰好奇才翻出來的,上面的字跡可是和你的一模一樣,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想把它用在誰的身上?】

李一然根本無法解釋,那**配方其實是他以前去妓院溜達無意中撿到的。

他是真有些好奇想弄清楚它的原理,至於使用李一然還真沒想過,他向來是喜歡你情我願的,可是這些不好和易靈解釋,支支吾吾半天沒有說話。

【好了,別想着編什麼理由呢,哼,李小七,你就是個混蛋!】

易靈說完就終止了通話,留下李一然風中凌亂。

… …

時間還早李一然想着要找點事情,要不然就太無聊了,這時有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過來。

李一然一看他長相,就知道他肯定不是個好東西,因爲那男子居然比他長的帥!

那男子徑直坐在李一然旁邊,小聲說道:“望先生救我,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

李一然詫異的說道:“我救你?大叔你認錯人了吧?”

“沒錯,你是李一然先生,你一定能救我。”

“我去,我現在這麼出名嗎,怎麼是個人都認識我,你要我救你,總要說你姓甚名誰吧?”

“我,我叫杜光耀,就是那些妖族聖女苦苦尋找,所謂的淫賊。”

李一然驚的站了起來,大聲嚷道:“你就是那個十惡不赦的淫賊,嗯,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杜光耀面色一窘,哀求李一然小點聲音,細聲說道:

“先生,小點聲音,別,別把她們給招來,先生先坐下,…其實我是被冤枉的,我沒有殺那些人。”

“那你yin辱人家姑娘沒有,可別想糊弄我。” “呃,呃,先生我不敢瞞你,我的確和那些姑娘歡好過,手段也,也有些下作,不過我找的都是那種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她們事後也並不反對和我來往,對我更是百依百順。”

李一然看着杜光耀雖然神情萎靡但依舊英俊不凡的臉龐,暗道長的帥有什麼了不起,氣憤的說道:

“那你個老,大叔爲什麼說你沒有殺人,那些姑娘和全家都是誰殺死的?”

“此事說來話長,容我向先生細細…”

杜光耀還未說完就被李一然無情打斷,李一然不耐煩的說道:

“我可沒功夫聽你說書,三句話說完,多說一句我直接走。”

“可是先生這要從頭說起啊!”

“第一句”

“先生你不能這樣!”

“第二句”

“啊…那些人是我原配夫人殺的!”

李一然得意的笑着,小樣兒還拖拖拉拉的,摸着下巴,分析道:

“你別說原因讓我來猜,…,肯定是你夫人見你在外面亂搞,因妒成恨又不忍心殺你,只好殺光你的姘頭再殺她們全家嫁禍給你,讓你如過街老鼠最終乖乖回家,嗯就是這樣,我猜的對不對,哈哈,我就是個天才!”

杜光耀此時神情暗淡,傷感的說道:

“先生只猜對了一小半,我夫人因妒成恨不假,不過她可是一直想置我於死地的,之所以沒有殺我只是因爲她的孿生妹妹。”

“我去,姐妹花!你個老東西豔福不淺啊。”

“先生說笑了,我那夫人和她妹妹從小沒了父母二人相依爲命,夫人對她妹妹是愛若珍寶,她可不會把她妹妹下嫁給我,非說要給她找個身世顯赫的貴家公子,

按理說與我無關的,可是她妹妹居然喜歡上了我非我不嫁,氣得我那夫人幾乎要殺了我,要不是她妹妹以死相逼,恐怕我早就死於非命了。”

“你夫人武功很高嗎?我看你靈力還蠻強的。”

“那倒不是,只不過我與她朝夕相處,對她我也有些愧疚,所以很多時候都不會提防她。”

“那你老婆殺那些人是爲了什麼?呃,不會是爲了破壞你在她妹妹心中的形象吧?這也太扯了!”

杜光耀無奈的說道:“事實就是如此,哎,發瘋的女人什麼都乾的出來。”

李一然這時露出了猥瑣的表情,笑着說道:“喂,你的老婆和她妹妹漂亮不?”

“呃,咳咳,我那夫人和她妹妹的容貌倒還是上上之選,只不過她倆的脾氣都比較執拗和偏激,哎。”

李一然自來熟的拍拍杜光耀的肩膀,說道:

“別說她們了,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又是誰告訴你我能幫你的,還有你從妖族那偷了什麼寶貝?一句話說清楚不然我立馬走人!”


“啊!”杜光耀大叫道,見李一然起身準備離開,他連忙拉住李一然,想了一會兒說道,

“我,我根本沒偷東西,是他們把我抓去的。”

這下輪到李一然驚訝了,沒有再爲難杜光耀,讓他仔細講講事情始末:

原來這杜光耀最近已經金盆洗手,因爲她夫人那樣做他也害怕了,正在家當好好先生的時候,突然被一陣怪力拉扯,接着就被傳送到了一個陌生大殿裏。

有個白鬍子老頭告訴他那裏是妖族聖殿,嚇得杜光耀差點尿了褲子,那老頭給了他項任務就是到百花城來潛伏,等待聖女候選人來抓。

只要他不離開百花城並且半個月不被人找到他就自由了,那老頭說完給杜光耀下了個禁制,防止他不守規矩又給了他個信物,等杜光耀將要被傳送走時他耳邊傳來一個聲音,讓他找到一個叫李一然的求他幫忙就能活命。

聽完杜光耀的解釋,李一然問道:“他們是如何找到你的?”


“聽那老頭說,是用什麼預言術找到我的。”

李一然聽完一驚,暗道妖族的那些老東西真是閒的蛋疼,用那種通天的祕術來找個淫賊,也就他們乾的出來。


接着說道:“那老頭給了你什麼信物,是不是要等她們來搶的。”

杜光耀從懷中拿出一個半個巴掌大小的黑色石頭,說道:

“就是這個東西,那老頭說只要最後我能保護這個東西,不被她們搶走我就自由了,也不知道這個是什麼,看着就是個普通的石頭,就是重些。”

李一然拿過石頭,手中一沉,看着不大的石頭卻有五十斤左右的重量,外表黑黢黢的沒什麼特點。

可是等李一然仔細用靈力感受,他忽然想到什麼臉色大變,哆嗦的把石頭還給了杜光耀,然後若無其事的說道:

“呃,就是個普通石頭,沒什麼大不了的,嗯這樣我給你個通信玉簡,我現在有事,過會我們玉簡聯繫,拜拜!”

在杜光耀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李一然已經跑沒影了。

飛速的跑回了那家客棧,跑進房間鎖好房門,大口喝了杯水,連忙把正熟睡的赤焰搖醒:

“起來,快起來,臭鳥出大事了!”

赤焰睡眼朦朧,有些起牀氣,不悅的叫道:

“瞎叫喚什麼,李小七!你怎麼老是一驚一乍的。”

“臭鳥,我這次可不是開玩笑,剛纔有個人拿着隕星石在我面前,可把我嚇壞了。”

“什麼!”赤焰雙眼精光爆漲,沉聲說道,

“誰敢帶着這東西亂走?人在哪?那隕星石有多大?”

“人我留印記了,隕星石有我半個手掌大小,你妹的,威力絕對小不了,剛纔我生怕它在我手裏爆炸,那東西可不是好玩的。”

赤焰不理李一然的牢騷,忙讓他把事情解釋清楚,聽完後,赤焰分析道:

“既然在那淫賊手裏,想來在他被捉之前,那隕星石暫時不會爆炸,不過不得不防。”

“喂,臭鳥你說聖城的那些老東西也太變態了吧,爲了增加難度也不能這樣啊,隕星石裏面充滿被壓縮的火元素極不穩定威力又大,萬一在交戰的時候炸開,我去,赤焰你能救下她們嗎?”

“難,我沒有你那空間能力,能救一個就不錯了,不過李小七,你估計想錯了,那東西絕對不會是長老會拿出來的,他們不是傻瓜不會搞出這種必死的局面,看來要好好問問那個淫賊,他的解釋有很多漏洞。”

“漏洞?沒有吧,我聽着很合理啊。”

“呵呵,一切都是他片面之詞,他是不是那個淫賊都兩說,走吧,去會會他!”

… … 杜光耀正躲在城中公園的一處假山內,當李一然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時把他嚇了一跳,剛準備逃跑就被李一然一把抓住。

“你怎麼躲這了,是沒錢住店嗎?”

“啊,是李先生!我,我錢倒是有,可是不敢住啊,如今那麼多人拼命找我,我可不敢隨意住店。”

赤焰冷冷的說道:“把剛纔那個黑色石頭拿出來!”

杜光耀對赤焰的突然說話一陣詫異,在李一然眼神示意下只好又拿出那塊石頭,赤焰將石頭吸到跟前檢查一番,接着在李一然耳邊小聲嘀咕幾句。

只見李一然抓住石頭,嗖的一聲身影消失,還未等杜光耀反應過來,李一然又回到了原地。

赤焰問道:“你把它藏哪去了?”

“把它放回你們聖城了,哈哈,呃…嘿嘿和你開玩笑的,放在了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

杜光耀這才如夢初醒,焦急的說道:

“先生,你別把它拿走啊,你拿走那個,到時候他們反悔我該怎麼辦啊!”

李一然正準備解釋,誰知赤焰突然出手一揮翅膀,那杜光耀被一股力量推向後方,砰的一聲後腦勺撞到假山岩石上暈了過去。

“喂,臭鳥你怎麼搞得,不是要問他話嘛,怎麼把他弄暈了?”

“懶得問,來,檢查下他的隨身物品。”

搜東西李一然很在行,這杜光耀身上沒有空間儲物裝備,所以東西不多,一些銀票兩本小書一瓶丹藥就什麼都沒有了。

李一然驚訝的發現那兩本紙張泛黃,不厚的小書倒是有趣的東西。

一本是記載各種**助興藥劑的配方和用途,另一本則是記錄各種樣貌的女子,和對應的可能的性格和攻略方法。

還配有圖畫,看得他是兩眼發光,圖畫很有功底關鍵的是沒穿衣服。

“那本東西有那麼好看嗎,你怎麼還流口水,拿來我看看。”

“嘶…呃,這兩本居然是食譜,看來這人對吃也感興趣,不過都是些尋常菜沒什麼價值,過會兒我把它們燒了。”

迅速把它們揣進了懷裏,若無其事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