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緩緩點頭。

北珩立即明白,率先挑戰雷沃,道:“雷沃!本公子挑戰你!你可敢應戰?”

雷沃張狂一笑,眼睛斜視,不屑道:“你不配挑戰我!讓你們那個太子來!”

北珩叫囂道:“我呸!你也配挑戰我們太子?沒看到剛纔我們二皇子就把你們天齊帝國的皇子打的暈死臺上!你更不配挑戰我們太子!想要挑戰太子殿下!你先勝過本公子再說!”

“好好好!”雷沃連喊三個好字,道:“你成功激怒了我!本少便先打死你!再會會你的太子!七號次戰臺!領死!”

雷沃當即大怒,一躍而起,飛身便至七號次戰臺!正是剛纔荒孤庭大戰的地方!

北珩看了荒孤焚一眼,隨即跟隨而去!

荒孤焚點點頭,便挑戰起天秦的風成!

而下等帝國的四人也各自尋找對手。

韓位對戰劉科。

秦暮對戰孟小涵!

四場戰鬥一觸即發! 天空白雲微飄,荒孤庭大戰結束時,時間纔是午時。此時午時已過,天空上的日光多少有些無力,但觀戰臺上所有人的興致卻更加高昂起來,因爲荒孤庭所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讓他們對接下來越來越強的武者更加期待,他們將會打出多麼動人心絃的美妙武章!

此時,七號次戰臺上!

雷沃手中一柄雷火畫戟,他手中微微擺動,便有一層雷火涌動在畫戟長柄之上,威懾力十分駭人。

而對面的北珩此時已經有些退卻,因爲他從北珩的目光中竟然感受到了殺意!

不過北珩畢竟也是王侯之子,不會這麼容易便被嚇住,雖然元力等級略低一重,立於絕對的劣勢。但他的氣勢沒有半絲逞弱,手中長槍一揮,風嘯震耳的喊出一聲:“來吧。”

“很好!”

雷沃冷笑一聲,雷火畫戟頓時橫立身前,然後腳尖一踏,猛地竄出數米向北珩直殺而去!

北珩不敢怠慢,全身元力頓時灌入手中長槍,腳下連踏三下,全身氣勢頓時升上一層,槍尖所指,一往無前。猛地刺出!

“轟!”

雷火畫戟與風暴長槍猛地碰撞在一起。

凌厲與強橫的力量轟然撞擊到一起可怕的元力風暴肆意宣泄,雷火在兩人周身涌動起來,遠比單獨的風暴更加炫麗!兩人腳下的臺石瞬間衝出了點點裂紋。靈元境三重的實力顯然已經不弱,已經足以撼動次戰臺!

長槍上的風暴被不斷摧裂,雷火畫戟的力量風暴也被快速撕裂,透過狂亂交纏的力量,兩人的目光撞擊在了一起,都看到了對方目光中的凜冽。

這一擊的碰撞,他們的心裏同時吃了一驚,雷沃察覺到自己低估了這個靈元境二重!

同樣北珩也覺得自己低估了這個傻大個!

次戰臺邊緣的看衆,更是紛紛睜大了眼睛,驚駭莫名。

“好……好強!隔着這麼遠,我都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勢!”一個蘊元境武者用顫抖的聲音道。


砰!!

兩股力量同時爆裂,兩人也被向後衝擊而去,雷沃的後腳在地上一點,整個人驟然向前,快的就如一道一閃而過的幻影,他手中的雷火畫戟更是失去了蹤影……快到了竟如憑空消失了一般。

“好快!”北珩被遠遠的鎮開,畢竟修爲稍弱一籌,這一擊雖然沒有敗,但已經明顯落了下風!他的心中微微一驚,因爲雷沃並不像表面上那樣是個莽漢!此時他的速度之快,真如雷電一般迅捷!對付比自己低一重修爲的武者竟然都要耍心機,看來,這個雷沃不一般!

北珩不停的轉換方位,向四周旋迴觀察,此時雷沃身速十分快捷,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甚至到了連他的眼睛都捕捉不到的程度,剛纔幾次都是憑藉本能躲開!在這樣下去,他覺得不出半刻鐘,自己就會被雷沃擊中!

雷沃的雷火畫戟威力巨大,正面碰撞已經落了下風,若是背後受敵,恐怕不死都會脫層皮!

這一刻,北珩真是狠狠罵自己一頓!沒事逞什麼強,這要是受了重傷,荒孤焚會管他嗎?不可能!荒孤焚怎麼可能會幫一個毫無價值的手下?任何人都不會的!

想着想着,北珩背後冷汗便飄落下來。

“嘭嘭!”

“哈哈!看你還能再躲開幾下!貓捉老鼠還真是好玩的很!你不是偏要挑戰本少嘛!本少就好好跟你玩玩!”

“嘭!”

再一次雷火衝擊到北珩腳下,北珩叫苦不迭,剛纔腿上已經被雷火燒了一下,現在已經有微微痛感傳來,他已經有了認輸的念頭,但此刻也根本無法認輸!

因爲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幾乎沒有受一點傷,雷沃的數次攻擊也被他躲過,若是此時認輸,先不說無法向荒孤焚交代,便是天荒帝國這些觀衆都無法交代,日後還怎麼行走與於此間?

北珩此時真可謂進退兩難,總不能被打成重傷再投降吧!

北珩未戰已怯,本就沒有勝算,現在更是必輸無疑。正在心下躊躇時!

又一道雷光迅猛無比,從北珩身後猛然刺來,北珩頓覺脊背發麻,便想回頭防護,可是爲時已晚,正欲長槍相護之時,另一道雷光從前面刺來,雷火畫戟包裹於雷光之內,電光石火洶涌澎湃,畫戟更有刺破空氣的炸響激鳴。

北珩在一瞬間瞳孔放大,手忙腳亂,手中長槍根本不知再向哪一邊防護。

“砰砰砰!”

北珩在一瞬間,被兩道雷火畫戟包裹,周圍頓時數道雷聲炸響,火光瀰漫!

雷沃出現在戰臺之上,響起張狂無比的笑聲!

十息之後,北珩才從火光中爬出,全身衣物都被火光焚沒!他頭上一陣焦黑,並且發出焦糊的氣味!

伸出手臂,雙目通紅:“我認……!”

“想認輸!”雷沃冷笑一聲,手中雷火畫戟再次涌動刺目的火光,隨手被雷沃扔出去!直直射向北珩!

北珩頓時嚇得頭皮發麻,但卻無力脫逃!

荒擎風眉頭微皺,隨即宣佈:“天齊雷沃勝!”

下一瞬間,便來到北珩身前,一把抓住雷沃的雷火畫戟,畫戟上本是涌動的熾烈火光頓時消弭無形。

“嘭!”

荒擎風隨手反扔回去,直接插到雷沃腳下!

雷沃連退三步,額頭上都嚇出冷汗,前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小命已經不屬於自己!

隨即耳邊傳來荒擎風的聲音:“論戰施爲,點到爲止,只分勝負,不決生死!你再敢有如此殺手!休怪本王手下無情!”

雷沃連忙點頭,被荒擎風盯住,他靈元境的修爲生不出半分反抗之心!

荒擎風一揮手把北珩身上的餘火熄滅,立即有皇城士兵上臺把北珩擡下去醫治!

而另一邊,荒孤焚則是暗罵一聲,“廢物!”他正和風成激戰,雖然佔了上風,卻也一時不能擊敗他!因爲風成的速度也是極快,一直躲避,讓荒孤焚很是着急!不過他也一直暗中觀察雷沃,沒想到北珩如此不掙氣,不到三個回合便被重傷如此!根本沒有試探出雷沃的真實戰力!

荒孤焚不由心中急切,已經隱約察覺到雷沃果然難纏!自己不能再在這裏耗費元力,頓時心神凝一,劍氣涌動,經過這半天周旋,已經找出風成移動的規律,他手中長劍連連刺出,幾個方位頓時被劍氣籠罩!

“啊!”

風成嚎叫一聲,再也無法躲藏,一下失足被瀰漫的劍氣劈下次戰臺! 風成正欲再次變幻身形,但下一刻,身體便不受控制在半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從次戰臺上狠狠摔下來!

荒擎風隨即喊道:“天秦帝國落臺!天荒帝國勝!”

而另一邊,下等帝國的四人也決出勝負!

觀衆席上頓時響起一陣歡呼。

秦月璃暗暗氣惱:“你這個皇兄還是有些本事嘛!風成不到十個會合便被打敗臺下!”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畢竟是一國太子!若連你們一個普通武者都打不過,天荒帝國豈不是威風掃地?”

片刻之後!

荒孤焚對戰雷沃!

秦暮對戰韓位!

雷沃冷冷看着荒孤焚,一臉凶神惡煞的笑道:“剛纔,你那個手下的下場看到了吧!而你,只會比他更慘!”

荒孤焚不屑道:“雷沃,休要在本太子面前說大話!有能耐手底下見真章!冰魄劍!來!”

頓時,荒孤焚手中銀白之劍,光芒四射,一道道冰晶從劍身上揮灑而出!

荒孤焚同樣是一身白衣,劍眉星目,朗朗風神,此時冰魄劍微微一顫,幾片雪花便從周圍的空氣中凝結,周身溫度驟然下降,並且隨着次戰臺向雷沃蔓延而去!

雷沃眼神一凝!手中雷火畫戟迅速一掃。

“烈火衝擊!”他腳下一踏,身影高高躍起,手中長長的畫戟已經完全被火焰包圍,只有畫戟尖端露出銀白色的刺目之光,他猛地向前橫掃而下!一道烈焰衝擊波,頓時從畫戟尖端涌出並俯衝而下,將眼前瀰漫過來的冰凌盡數衝散。

雷沃手中的雷火畫戟,釋放着赤色火焰,元力澎湃洶涌,幾乎讓畫戟上的雷火凝爲真正的火焰。

看到這一幕,荒孤庭微微笑道:“雷沃的雷火畫戟,火屬性的元器,正好對荒孤焚的冰魄劍有剋制作用。冰火相抗,就看誰的元力更爲渾厚了!”

秦月璃也點點頭,道:“你說他們誰能勝?”

荒孤庭輕輕一笑,沒有說話。此時兩人都只是試探一招,並沒有動用底牌,現在談勝負還爲時過早。


荒孤焚手中一擺,冰魄劍的劍氣盡數消散,剛纔的衝擊,兩人算是旗鼓相當,但荒孤焚怎能滿意?

“本太子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雷火畫戟厲害,還是本太子的冰魄劍厲害。”荒孤焚冷然一笑,殺意凜凜。

雷沃如此張狂,荒孤焚怎能隱忍?一定要重傷他,方能出心頭惡氣!

冰魄劍再次舞動,讓周圍氣溫頓時下降幾度,所有人感覺一股寒冷徹骨的涼意。

雷沃從半空中落下,全身籠罩在一片火焰之中,依然張狂無比,凌然無懼荒孤焚的威脅。

“冰魄幻斬!”荒孤焚厲喝一聲,冰魄劍發出數道冰刃,刺破空氣,呼嘯而出。

“雷火化盾!”雷沃嘴角冷笑“雕蟲小技!”他雙手橫抱,舞動雷火畫戟,火鋒之上凝出一面火盾,擋掉四面八方襲來冰刃攻擊。

無數冰刃在碰到他的雷火盾牌之時都迅速熔化,根本不能靠近他半米之距。

雷沃猛然躍起,一擊重戟打碎數十道冰刃,嘴角扯動:“你打完了,看我的吧!”

下一刻,雷沃的身體突然漂浮起來,旋即全身散發出淡淡的火焰,一層一層,好似一朵火焰蓮花,在緩緩綻放。

觀戰席上的武者也都驚異的看着雷沃!

而只有天齊帝國瞭解雷沃的人才知道,現在他是要釋放殺招了!

緊接着,當火焰蓮花開出三瓣花朵,頓時雷沃雙目圓睜,大喝一聲:“火焰焚蓮!”


頓時數十道燃燒着烈焰的蓮花源源不斷的從雷沃的雷火畫戟上涌出,以極快的速度向荒孤焚衝殺而去!

感受着火焰蓮花的熾熱溫度,他不由微微心靜,但手中卻毫無停頓,冰魄劍遙指雷沃,一道刺目的冰花頓時從冰魄劍尖上驟然綻放,冰花璀璨無比,在出現一瞬間便猛地向雷沃的火蓮衝去!

“嗖嗖!”

“嘭嘭!”

雖然只有一朵冰花,但冰花的寒意確是無與倫比,冰花衝破數十道火蓮,才完全耗盡,而冰花和火蓮的接連碰撞在戰臺上亦是美輪美奐,冰與火的極致碰撞,火花四濺,冰雪漫天,讓次戰臺周圍的武者同時受到刺骨寒意和燎人熾痛兩種不適,連忙向後退卻幾步。

但一朵冰花顯然不能破除全部火蓮,雷沃畫戟上依然涌現出數不盡的火蓮,接連不斷的向荒孤焚衝殺而去。並且響起張狂大笑:“荒孤焚!我這火蓮無窮無盡,看你能擋住多久,哈哈!!”

Wωω ●ttκд n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