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女兒到書坊任職,他十分不滿意,爲此,他還差點將女兒關在家中,現在想想,幸好當時沒有那樣做。

不然的話,他現在就不會知道這次融資大會!

並且,有了女兒這層關係,以後成立錢莊的時候,自己肯定會提前得到消息,從而多入些股份。

他倒不指望發什麼大財,只要能像程咬金他們那樣,一年分上個十幾萬貫,就已經很好了。


“只要是造福百姓的好事,臣等定當全力支持!”

房玄齡大義凜然的說道。

之前爲了與趙寅拉近關係,他特意派自己兒子去應聘記者,誰曾想,那個不爭氣的兒子,竟然沒應聘上。

回去之後,被他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原以爲這下攀不上趙寅這個大樹了,可沒想到,這次融資大會,竟然能有自己的份兒!

等回去之後,還得讓自己的兒子多去駙馬府走動走動,保不齊,還能混個像樣的差事呢!

“吾雖然爲官清廉,但也有點家底,以後若是有用得着柴某的地方,駙馬儘管開口!”


柴紹也不敢落後,趕緊上前套近乎。

雖然他也不明白什麼叫錢莊,但連皇上那老摳貨都說全力支持了,那肯定就錯不了。

之前入股酒坊、書坊的長孫無忌,與他同樣是皇親,現在已經賺了八萬貫了。

就連戶部尚書戴胄,都在一個月內分到了八萬貫,可他還在拿着那可憐兮兮的幾百貫月俸!

這麼大的落差,讓他十分不平衡!

所以,他在聽說柴令武不但應聘失敗,還將駙馬給得罪了之後,將他吊在房樑上,狠狠的揍了一頓。

明令禁止他在與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交往。

……

在聽說錢莊比糧食生意還賺錢後,衆人全都湊過來,帶着崇拜的目光,說要入股。

而趙寅自然是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錢莊所需巨大,自然是越多越好。

並且,以後七大家族必然會反撲,留着他們,還能擋下子彈。

最後,將股份分配完之後,趙寅才叫廚房開始上菜!

孜然羊肉、乾煸肥腸、熘肝尖、毛血旺等菜,衆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在嘗過之後,衆人紛紛掄起旋風筷子,不住的往嘴裏送!

酒足飯飽過後,一個個相繼拱手告辭!

“你怎麼還在這?”

讓趙寅沒有想到的是,在衆人走後,只有長樂公主還坐在原位,紋絲不動。

這小妮子最近見到他,可都是繞道走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難道忘了扶牆走路的時候了?

“你和李婉婷之間怎麼回事?”

見屋內只剩下二人,長樂公主這才面帶慍色的開口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

趙寅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問,搞的十分不解,疑惑的看着她。

“我可都聽說了,她正在教記者標點符號的時候,你就把她叫了出去,兩人神神祕祕的嘀咕了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長樂公主梗着脖子,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

“對啊,確實是有這事!”

“那你是不是對她有意思?”

“她是長安第一才女,又長的膚白貌美大長腿的,試問任何一個男人見到她都會邁不動步吧,本駙馬若是不喜歡,那還叫男人嗎?”



“你……你竟然真的喜歡她?”

“那還不是怪你,你最近總是躲着我,無奈之下,我也只能在她身上動點心思了!”

“你……你不要臉唔……放手,青天白日的……”

“廢話少說,晚上你敢來嗎?”

“那……那你儘快吧,我必須在天黑前回去,不然的話,父皇會派人來找我的!”

“我也想盡快,可是沒辦法,實力在這了!”

“你就知道吹噓!那日剛開始的時候,你不是……?”

“人之初,都一樣……,哦不,人之初,性本善,哈哈哈……!”

……

“現在天下皮毛,都被我們收購一空,眼看秋天就要到了,這皇宮裏面,怎麼還一點消息都沒有?”

半月之後,七大家族齊聚盧氏內宅,李立山疑惑的問道。

自從上次決定之後,他們七大家族全國所有商號,都在高價收購皮毛,勢必要在戶部動手之前,將皮毛搶購一空。

現在光是收購皮毛這一項,便花去了每家上百萬貫,可見數量之大。

可現在戶部竟然還沒有動靜,着實有些奇怪。

“你們就放心好了,去年冬天就是因爲皮毛緊缺,所以有不少邊關將士被凍死,今年戶部一定要購入更多的皮毛,才能避免這樣的情況再發生,更何況,高句麗之前已經收走了大批的皮毛,現在市面上的皮毛都在我們手裏,有了這個籌碼,你還怕李二不來找我們嗎?”

盧掌櫃淡定的說道。

“我怎麼覺得,這就像是個坑呢?”

李氏族長李立山,還是一臉擔憂。

“我也有同感,總覺得這是個坑,若是我們再次上當的話,那可就是損失慘重啊!”

王氏族長也皺着眉頭,擔心的說道。

“上次我們的人彈劾那小子私毀青苗,可他卻與衆人打起了賭,說是兩個月後自會解決這個問題,難道,他已經買到皮毛了?”

“應該不會,大唐現在所剩的皮毛,應該都在我們手上,他怎麼可能買到那麼多的皮毛?”

“眼看兩月期限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好像,他與長樂公主大婚之日,就是兩月期限之時,若是我們的人在他大婚之日上奏彈劾,應該會很有趣!”

“上次,他可是立下了軍令狀,若是無法解決將士禦寒難題,就任憑盧富貴等人處置,如果這次他真的輸了,不但能順利將他扳倒,還能借機向李世民發難,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哈哈哈,沒錯,到時候,他們翁婿二人,可就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了!”

“這是個好主意……!”

原本是在商議皮毛問題,可現在竟然成了討伐趙寅大會了。 “不好了,出大事了,族長……!”

就在幾人暗自高興之時,門外匆匆跑進來一個人。

衆人齊齊向門口看去,是盧氏家族的管家,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

不過,當他看清屋內的衆人後,略微遲疑了一會。

刺客穿越之落湘傾城 出什麼事了?”

盧氏族長見他一把年紀,還跑的滿頭大汗,蹙眉問道。

“戶部的糧行,今日重新開張售糧了,依然是限量出售,可價格卻只有六文每斤!”

盧管家看了一眼衆族長後,焦急的回稟道。

“價格竟然這麼低?”

李立山瞪大了雙眼,感到十分詫異,“我們剛將糧食的價格漲到每斤四十文,戶部就開始賣糧,怎麼會這麼巧合?”

“要我說,諸位就是多慮了,我們將糧價調的這麼高,李二必定是怕百姓心生怨懟,所以才動用的儲備糧,希望能夠平抑糧價!”

王氏族長,一臉自信的安慰衆人。

“這次的不是儲備糧……!”

然而,他的話剛說完,盧管家卻連連搖頭,“此事古怪,我立馬派人出去打探的消息,聽說這次的糧食不是儲備糧,而是昨晚剛運進城的新糧,戶部召集了上千名士兵,整整卸了一夜,纔將糧食全部卸完,聽說不但糧倉裝的滿滿的,就連東西兩市的糧行也都裝不下了,直接擺到了大街上,那些糧食堆的像座小山似的……!”

“這不可能啊,我們手中現有的糧食,就是戶部高價賣過來的啊,他們怎麼可能還有糧食呢?”

王氏族長越聽越糊塗。

這次收糧,他們可是賠了足足五百萬兩,將整個江南的糧食收的乾乾淨淨的。

戶部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收到這麼多糧食?

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這個屬下就不知道了,聽說是兵部的士兵護送回來的,而不是商隊,所以,很難打探到消息!”

黑科技學習系統 ,盧管家有些無奈的嘆息道。

“還有更爲奇怪的,昨天剛回來的商隊,不但沒有休息整頓,反倒是裝上了一些書籍、茶葉、陶器,原路返回了,並且,兵部又加了幾隻隊伍,也裝滿了這些東西,一起出發了!”

盧管家頓了一會後,似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

“你現在親自去兵部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得到消息後,立即回稟!”

盧氏族長焦急的對身邊的管家吩咐道。

此時,其他六家族長也吩咐自己的人去兵部一探虛實!


現如今,無論是御史臺,還是三省六部,七大家族的勢力都已經滲透進去了,這麼大的事隨隨便便就可以打探出準確消息。

沒多久,各大家族派去的人紛紛回來稟報!

“如何?”

“戶部這批糧食到底是從何而來?”

族長們迫不及待的詢問下人。

“稟告族長,我們在兵部的人回信說,所有的糧食都是從安南之地運回來的,並且,不只這些,後續還有許多,都會絡繹不絕的抵達長安!”

前去兵部打探消息的下人,趕快回稟,片刻不敢耽誤。

“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