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

蘇琳的語氣逐漸激動:“你就是負心漢,你不是個男人,你就是個流氓!”

韓毅被蘇琳罵得一臉懵:“不是我怎麼你了”

“你……”蘇琳話說到嘴邊突然嚥了回去“哼”了一聲繼續開車。

韓毅頓時頭都大了,自己那兩年究竟對蘇琳做過什麼,能讓她這麼恨自己,估計問是問不出來了,只能靠自己慢慢探索了。

“到了。”蘇琳突然說道。

韓毅扛起昏迷的樑邵勇道:“謝謝你!”

蘇琳冷道:“謝我,你不配!”說完駕車離開了韓毅的視線。


韓毅嘆了一口氣道:“這個女人真奇怪!”

說着就扛着樑邵勇走進了醫院內,剛剛踏入醫院的大門,韓毅就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老闆!”

韓毅看清面前的人立刻激動道:“老忠,我閨女呢?”

李大忠趕忙幫韓毅放在急診的牀上。

“小侄女已經在輸液了,醫生說再有一個小時燒就能退了。”

韓毅聽到這裏,緊張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噗!”一口鮮血從韓毅的嘴裏吐了出來,整個人失去了意識,向後倒去。

“老闆你醒了?”

不知過了多久,韓毅緩緩睜開了眼,又是這熟悉的病房,自己這一年已經不止進過幾次了。

“過了多久啊?”

李大忠回答道:“你才昏迷了一個小時!”

韓毅面色慘白的笑道:“怎麼,一個小時短啊!”

“不短不短。”

李大忠看着韓毅,面色露出一絲奇怪。

韓毅問道:“怎麼了?”

李大忠上下打量着韓毅說道:“醫生說按你這個傷勢沒有個十天半個月醒不來,你怎麼這麼快!”

“我的傷勢?”韓毅突然想起自己被車撞了出去後居然沒事,而且還揹着樑邵勇走了那麼遠的路。

“對啊,醫生說你體內的胸腔骨骨折,身體機能大幅度下降,可是你卻……”

韓毅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也是一陣疑惑。

“叮,是本系統爲宿主治癒的。”

“你?”

“叮,本系統不可能看着宿主就這麼死了,所以消耗了大部分的力量治癒了宿主一次!”

“哦哦哦,系統我怎麼感覺你好像?”

“叮,有感情了對不對?”

韓毅點點頭,系統如今說話的語氣居然不再是冷冰冰的,而是略帶一絲人類的感情。”

“叮,因爲我更新了!”

韓毅點點頭,這個更新到是很不錯,剛想再問點什麼,系統突然說道。

“叮,我要沒有能量了,最後的能量用來治癒宿主了,我關機……”

韓毅暗道:“這個家系統這次更新還不錯,相當人性化!”

“老樑和我閨女怎麼樣了?”

“大侄女退燒了,睡着了,但是老樑他,唉!”

韓毅問道:“老樑怎麼了?”

“不太樂觀,出血太嚴重了,現在也昏迷了,能不能醒來就看他造化了。” 聽到這韓毅嘆了口氣,如果老樑真的出點什麼事,韓毅會愧疚死的。

“嫂子打了這是第十個電話了,接不接?”

韓毅接過電話:“接啊,不能讓她知道,要不然又該擔心了!”

“韓毅,你怎麼才接電話,你的電話怎麼打不通?”

“剛纔手機好像被人偷走了,就沒接到,你放心,孩子沒事,已經退燒了,我在這陪孩子一宿,你在家好好呆着。”

宋欣悅質問道:“你確定沒事?”

“沒事!”

“不對,你聲音不對,是不是出事了?”

韓毅強裝淡定道:“真沒事啊,你放心!”

“沒事就好,千萬別有事,孩子好了就抓緊回來!”

韓毅“嗯”一聲後掛斷了電話。

“我去看看老樑!”

在李大忠的帶領下,韓毅來到了一個病房裏,樑邵勇正躺在病牀上,面色雪白沒有一絲血色。

“老樑!”韓毅呼喊了樑邵勇幾遍,但樑邵勇並沒有什麼反應。

“老忠,我現在要你辦一件事!”韓毅的目光突然嚴峻起來。

李大忠問道:“什麼事老闆吩咐!”

“撞咱們的人絕對是故意的,現在我認爲有兩個人可能!”

李大忠聽到自己可能是被害後立刻暴怒起來,“誰,老闆你說,我現在就去弄死他!”

“一個是劉長斌,一個是陸 昊!”韓毅想來想去,最有可能害自己的就是這兩個人。

劉長斌雖然半年前逃出了本市,但不排除他又回來的可能,而陸 昊自從上次消失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這兩個人是最有可能對自己動手的。

“老忠,動用你的全部關係和人脈,不管花多少錢,務必要將這兩個人翻出來!”韓毅說話間目光緊盯着病牀上的樑邵勇。

老樑說什麼也是跟着自己創公司的元老,如今躺着牀上,韓毅無比的心痛。

李大忠呲牙咧嘴的走出房門,隨後掏出電話,一個一個的撥打着號碼。

“韓毅!”一聲嬌呼突然在韓毅的身後響起,韓毅甚至都不用回頭就知道來的人是宋欣悅。

“來了?”

宋欣悅一把抱住韓毅哭道:“爲什麼瞞着我?”

“我瞞着你什麼了?”

“你還不承認,李大忠剛纔在外面都告訴我了,你還不承認麼?”

韓毅暗罵了李大忠一聲隨後解釋道:“我這不是怕你擔心麼!”

“你差點死了你知道麼!”

韓毅微微一笑:“這不是沒死麼。”

宋欣悅用力捶了韓毅一下道:“我閨女呢?”

韓毅緩緩道:“在那屋睡着了,睡的挺香的。”


宋欣悅立馬衝進老六的病房去了,整個病房又剩韓毅一個人了,韓毅握住樑邵勇的手唸叨着:“老樑啊,你也算忠心耿耿,你放心我一定爲你報仇!”

宋欣悅神情恍惚的走回了韓毅身旁:“你要在這陪着老樑麼?”

韓毅點點頭。


“我陪着你吧。”

“孩子呢?”

“保姆看着呢。”

韓毅“嗯”了一聲,將宋欣悅摟緊懷裏,在韓毅的懷中相依着睡着了。

“別睡了老婆。”韓毅輕輕拍了拍宋欣悅的頭。

宋欣悅睡眼惺忪的看了看韓毅道:“怎麼了?”

“李大忠說找到陸 昊的下落了!”

宋欣悅緩緩站起身道:“那你去吧,我在這看着他。”

韓毅點了點頭,宋欣悅在這他放心。

轉身走出了病房,撥通了李大忠的電話。

“老忠,人在哪?”

“清水小區,二棟一號!”李大忠說的是本市的一個高級別墅區。


韓毅點點頭,隨即出去打車向着李大忠所說的地址出發。

“老忠,人在哪?”韓毅到了後問道。

李大忠立刻走上前指着遠處的一棟別墅道:“我一個朋友的朋友告訴我,人進去了!”

韓毅點點頭:“敲門去!”

李大忠一直在等韓毅的命令,立刻走到門前喊道:“開門!”一邊喊還一邊猛踹大門。

“來了,誰啊!找死嗎?”屋內傳來一段叫罵聲,隨着門把手的扭動,別墅的門被緩緩打開。

李大忠和韓毅幾乎同時喊道:“陸 昊!”

開門的人正是陸 昊。

陸 昊一眼就看到了韓毅,想都沒想轉身便向着別墅內跑去。


李大忠手急眼快一把抓住陸 昊的頭髮,一腳將其放倒。

“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