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克也不再是總是背對著人的奇怪樣子了,他雙手一攤:「沒有!」

維爾斯立刻就不幹了:「沒有?什麼意思?你不會是賴賬吧?我可是會走的喲!」

多米尼克無奈道:「你也看到了,我其實窮得很。屋子裡就這些東西,如果你喜歡它們就全拿走吧!」

維爾斯瞪著眼睛:「你不是什麼月光劍聖么?」

聳了聳肩,多米尼克點頭道:「正是鄙下!」

「你有聖階的實力了吧?」

「早就有了!」

「你會那麼窮,騙誰啊?」

「我就是那麼窮,你也看到了。」

維爾斯霍地站起:「如果你是凱瑟琳姐姐的老師,又是一個聖階的武者。那麼洛汗王國的皇室會讓你那麼窮?他們不會送你一些東西?你隨便的收幾個貴族學生,那不是想要多少錢都有?」

多米尼克笑得奸詐,頗有幾分維爾斯剛才的樣子:「我是一個高人嘛!高人總是淡泊一些的,他們倒是送我一些,雖然我看著很眼饞,但是如果我要了……那我的形象不是全毀了。」

維爾斯無力的癱倒在床上,但是他「蹭」的又跳了起來:「你的床單多久沒有洗了?這味道……」


「從來就沒洗過,在我還沒有成為聖階的時候,就是這一幅床單!」多米尼克無辜的說。

呃……要承認,這個多米尼克確實很奸詐!維爾斯印象中的高人通常都是像絲卡維拉、克爾洛芙那樣面容姣好(或者英俊),性格古怪。反正總而言這一句話:看著就是一個高人。

可是這個多米尼克……開始的時候像一個高人,怎麼越看越像一個混混?

「那你靠什麼來填飽肚子呢?」維爾斯哀嚎了一聲。

多米尼克撇了撇嘴:「我上午的時候去教幾個皇子武技,下午的時候在霍伯特親王家裡教他的兒子休斯。他們通常都會請我吃些飯的……」

「蹭飯?」維爾斯瞪大了眼睛:「我現在懷疑你所有說話內容的真實性,你到底是不是一個聖階強者!」

「如假包換!」

維爾斯實在受不了這個傢伙了,他無奈的說:「你能不能給我弄些吃的!」

「呃這倒是可以,我剛從皇宮裡出來,他們請我吃的午飯,我順便就多「帶」了些!」雖然是武者,但是多米尼克的精神力倒是足夠強大,他從自己的諸物戒指中拿出一些食物,半隻烤鵝,臘腸若干,熏牛肉,醬雞腿還有幾塊蛋糕。一件一件的拿出來放在桌上。

維爾斯相信這個傢伙是一個聖階強者了,因為他的速度快得驚人。似乎只是一個眨眼,這些東西都被放在桌子上面,就好像魔法一樣。但是維爾斯可以肯定,空氣中沒有魔法的波動。

這個傢伙靠的就是速度奇快無比,就算以維爾斯的精神力,也沒有看得出來他是怎麼把那些東西一個個的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來的。

維爾斯呻吟著:「你不會是偷的吧?」

「你知道么,聖階強者的實力用在這裡簡直是手到擒來,我連吃邊拿,他們的眼睛根本就看不出來……」

維爾斯無語了,看來這個傢伙倒真的是偷的。

無聊的道德底線在維爾斯的身上從來就不曾存在過,反正是偷的,維爾斯不會有一點愧疚的。這些東西比在使館中吃過的強過百倍,他們招待多米尼克的都是最好的。

當吃過了后,多米尼克對維爾斯招了招手:「現在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訴你了。」

維爾斯點了點頭,他確實也想知道多米尼克要對他說些什麼。

「這個事情首先要從光明教會說起,光明教會和黑暗勢力例來是勢不兩立的,上任教皇在位的時候,嗯……我想想大概是多少年前了!」


「說重點!」維爾斯不耐煩的說,他對這個所謂的月光劍對完全沒有一點好印象。沒有一點高人風範也就罷了,偏偏還那麼自大。

「好吧,我就說重點。黑暗勢力比光明教會的勢力始終要差了不少,可能大陸上的人們對於黑暗的東西總是存在著一點恐懼吧。雖然光明教會一直壓在黑暗勢力的頭上,可是黑暗勢力一直隱藏在深處,想要把他們趕盡殺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個事情偏偏就有了那麼一點轉機,在一個極其偶然的情況下,上任的光明教皇得知了黑暗教會的隱藏地點。而且黑暗勢力的傢伙們要在他們的聚點進行一次聚會。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消息啊!光明教皇立刻徵集人手,派遣自己得力的手下,慢慢的圍攏了過去。

事情雖然出現了波折,黑暗勢力所隱藏的實力真的不可小看。不過光明教會自然也不會把所有的實力都擺在明面上,最後光明教會折了許多的人手,把黑暗勢力的傢伙們打擊殆盡。那次雖然勝利,卻是一場慘勝。

上任的光明教皇很是得意,歷屆光明教皇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卻在他的手裡做到了。要知道,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成績。可是他犯了一個錯誤……」

維爾斯打斷他的話說:「這個事情我聽說過,那次絲卡維拉就在光明教會的主力中。那個時候她還是光明聖女,就在那次戰鬥結束的時候,老教皇退位,宣布把教皇的位置讓給她。可是她偏偏在加冕教皇的關鍵時刻反出光明教會了……」

「不要打斷我的話,小子!」

多米尼克很不滿,是真的不滿,他的雙眼那玩世不恭的神色一點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威嚴,高高在上的威嚴,這一刻!他是月光劍聖,大陸上第一武者。 第346章魔法工會洛汗分會!

一個聖階強者的氣勢是什麼樣子?

維爾斯現在是真的深有體會了,按說他現在的實力也有接近八級了。可是在多米尼克的威壓之下,維爾斯別說一句話,就連喘息也成了奢侈的想法。

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而這座大山正壓在維爾斯的身上。而多米尼克的氣勢並不是沖著維爾斯的,維爾斯只是小小的承受了一點。

這還是由於月光劍聖的氣勢已經收發隨心,這樣的氣勢,竟然周圍的東西沒有一點毀壞!

急促的喘息了幾下,多米尼克立刻就變回了平常的混賬模樣:「這個錯誤就在於:在行動之前,他並沒有向光明神報告一下。其實並不是他不想通報,而是因為在那一段時間,他突然失去了光明神所有的迅息。存在的信息,光明聖殿那座光明神的雕像竟然失去了往日的光輝,變得好像就是普通的石像。

那段時間裡,光明教皇輾轉反側,他甚至懷疑……偉大的光明神是不是隕落了!」

光明神隕落?那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情,維爾斯雖然不信什麼光明教會,但是他至少知道:光明神很厲害。到底有多厲害?自己是弄不清楚的!因為差距太大。

「不過前任教皇對光明神的虔誠超出了所有,光明神像的異常他沒有告訴任何人。時機一閃即逝,如果等下去的話黑暗勢力很可能就重新的分散開,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件事情做完。可是當他做完之後,光明神的光輝立刻又普照了回來。

教皇敏銳的感覺到:光明神似乎虛弱了許多,當他把黑暗勢力的事情報告給光明神時候。他本來以為會得到光明神的讚許,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卻招來了光明神的震怒。」

神靈的震怒有多厲害?維爾斯想象不到,可是剛才聖階強者多米尼亞的憤怒確實讓人難以承受。甚至維爾斯感覺,如果不是剛才多米尼克有意的收斂自己的氣息,自己恐怕剛才不死也不能夠活著了。

「憤怒的光明神收回了教皇身上所有的神力,並讓他立刻交出光明教皇的位置。光明教皇立刻照做了,把光明教皇的位置讓給了本來屬於光明聖女的絲卡維拉。這個時候他已經變成了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由於對光明神的虔誠,使這位老人心中並沒有一點怨恨。他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光明神在聽說了黑暗勢力被幾乎徹底剷除之後會有這樣異常的態度?

就算在他臨死之前也不能忘記這件事情,上任的光明教皇有一個兒子。在他臨死之前的那幾個月,都是他的兒子在服侍著垂死的光明教皇……不!光明神剝奪了他光明教皇的位置,此時的他只是一個老人。最普通的老人,那些信徒們得知一些消息,對這個老人也都失去了原有的的尊敬。甚至他們認為:這個老人是一個罪人。他根本就不配再與光明教會有一點的關係。

誰能想到,曾經的光明教皇竟然因為又餓又冷而死在了街頭!」

多米尼克開始的時候語氣很平和,可是講到後來,他的神情漸漸激動,他彷彿不是在講一個故事。而是在經歷一件事情。

維爾斯心中立刻就明白了:「你就是上任光明教皇的兒子。」

多米尼克點了點頭:「不錯!我就是,我拋棄了原本的姓氏,甚至我忘記了我到底姓什麼。可是那個老人臨死前的疑惑在我這裡繼承了下來,我要找到光明神發怒的真正原因。可是神都是籠罩著一層令人目炫的光芒的,那層光芒讓他們更加的偉大,也讓人們更無法了解他們。

我想起了絲卡維拉的叛亂,在直覺中,我感覺到絲卡維拉的反叛和光明神的震怒有很大的關係。我找到了她,絲卡維拉答應把她所知道的告訴我,但是……她有一個條件!」

維爾斯立刻八卦的問:「什麼條件?」

「絲卡維拉,佐努,他們想要找神靈們的麻煩……」

維爾斯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找神靈的麻煩?這些聖階強者吃飽了撐的吧!找神靈的麻煩,不如直接找死來得痛快些!

多米尼克說完后,眼皮一抬,似乎是看了一眼維爾斯。


就這一眼把維爾斯看著心臟狂跳,什麼意思?這些傢伙要造那些神靈的反,把我也拉上?

不等多米尼克說話,維爾斯立刻就說:「我現在還年輕,才二十來歲,沒有結婚,也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等五十年以後,我可以考慮一下……」

多米尼克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嘲諷,他繼續說了下去:「你知道萬年之前的種族大戰么?那個大戰就是神靈們弄出來的。因為所謂的神靈並不是最強的,在他們的上面還有一個更加偉大的神靈——創世神!

他們種族大戰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碰巧佐努是一個空間魔法師。他可以自由的出入神界,於是佐努就把那個東西偷了回來,藏在人間的某個地方。讓那些神靈去震怒吧,讓他們去著急吧!哈哈!」

多米尼克神經質的笑了一陣,維爾斯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道:「你入他們的伙了?」

「當然不入,我只是要找回一個原因,而這個原因只有他們知道。上任的光明教皇對光明神忠心無比,他只是想知道光明神當初發怒的原因。卻不允許他的後代有一點對光明神不尊敬的形為,我只是要找一個答案而已,是不會入他們的伙的!」

維爾斯算是徹底的明白了,多米尼克眼看上任光明教皇的遭遇,算是對光明教會的那個鳥神恨之入骨。可是迫於父親的壓力,卻不能公然和光明教會做對,所以就借著尋找答案的由頭加入了佐努他們的陣營。

可是這個事情維爾斯怎麼聽著都和自己有關,他下意識的問道:「我想問問,那個佐努偷來的東西是什麼?」

「你到時候就知道了,這個問題我雖然知道,卻不能告訴你。到時候會有人告訴你的。另外我答應你的錢幣和東西都沒有給你。不過我的信譽是大陸上有名的,你可以來我這裡吃飯,也可以今天晚上在我這裡過夜……」

維爾斯立刻搖頭:「我看算了,你這裡地方也不寬綽。我就不打擾您的休息了!」

走在布拉扎維的大街上,維爾斯苦笑著。沒有想到多米尼克老奸巨滑,他根本就是一個窮鬼。不過對於這個窮鬼,維爾斯還是抱以尊敬和同情的。

至於還白白吃了他一頓飯,而且沒有花錢。自己現在還有八十枚金幣,想到這裡,維爾斯突然覺得心中狂跳。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衣袋。

「我日!那個錢袋……讓那個老傢伙偷走了!」

維爾斯氣極,破口大罵,便要找到回去的路找多米尼克算賬……

自己貌似不認識路!

「TMD!今天就饒了你這個老東西,等改日,我一定找你算賬!」維爾斯盲人騎瞎馬,發現自己漸行漸遠,路旁的建築已經越來越偏僻了。

下次!下次一定要帶一個指路人過來,維爾斯暗暗的賭咒發誓。這個指路人一定要是一個女孩,年輕貌美,性格溫柔。

眼前的建築似乎很熟悉,雖然不是納米亞王國的使館,但是維爾斯肯定是見過這樣的建築的。

大門上雕刻著複雜的花紋,一股淡淡的魔力縈繞其中。一股莊嚴肅穆的氣氛在空氣中靜靜流淌,維爾斯的心情受其影響也變得無比厚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是魔法工會洛汗分會!」

只不過相比納米亞王國的魔法工會,這裡寒酸了許多,面積也不是很大。相對於偏僻了一些,稍微一想,維爾斯也就明白了,洛汗王國是出產騎士的國家。他們本身並不像納米亞王國那樣喜歡魔法師。國土內也很少有人修習魔法,以往在納米亞與洛汗王國的戰爭中,納米亞的魔法師們在其中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囊中羞澀的維爾斯眼光一亮,身為一級魔法師的自己,似乎每個月的津貼從來就沒有領過。

雖然每個月只有一個金幣左右,但是現在也有二三十個了。

如果是中級魔法師,或者是高階魔法師的話,可就多得狠了。

以維爾斯現在七階魔法師的實力,在大陸上並不多見。一個月怎麼說也可以領到近百個金幣,而如果是八級以上的大魔法師,一個月最起碼是三百個金幣。

並不是魔法工會過於慷慨,而是因為全大陸上大魔法師也不是很多。

想到這裡,一個念頭在維爾斯的心頭浮起:「我應該要考取一下魔法工會的魔法徽章,為了那些魔法津貼。」

不過自己的身份和實力不宜外露,首先就得防範伊凡那個傢伙。想了想,維爾斯輕輕說道:「還真得多虧了傑茜教我的變形術啊!」


維爾斯的變形術天分極其變態,現在已經修鍊到中階的變形,不但可以改變自己的臉。就連身材也可以改變,如果是修鍊到高階的話,就可以變成任何的人類模樣了。

如果是終極變形術,那麼已經可以變化成任何生物了,甚至包括巨龍,獨角獸一些高階的魔獸。

維爾斯昂然走進了洛汗王國的魔法工會! 第347章大魔法師!

洛汗王國的魔法工會雖然規模比納米亞或者是總會都小了不少,但是也算五臟俱全。該有的東西一樣都不會少,只是顯得冷清破敗了些。

門口的魔法學徒是那些其中天賦並不好,年齡又偏大的。

「這裡是洛汗王國的魔法工會,請說出你的身份,來此的目的。」一位魔法學徒面目嚴肅的說。

對於這些因為天賦所限一輩子都無法取得正式的魔法師資格,而又喜歡魔法的人,維爾斯一向很有好感。這讓他想起了納米亞王國的那個魔法工會的老頭。

「哦,我的名字叫做維克多,我來魔法工會的目的一是為我的一級魔法師的朋友領取魔法津貼,還有就是我自己也打算考取魔法徽章!」

維爾斯拿出了那枚屬於自己的魔法徽章,上面的魔法波動很細微,那個魔法學徒立刻眼中閃露出羨慕的神色:「好的,請進去左手那個房子!」

維爾斯如他所說,掏出自己的魔法徽章支取了魔法津貼。這個津貼主要是用於魔法研究和魔法師的日常開銷的。一共二十八枚金幣,都被維爾斯收了起來。

面前的是一個年齡不小的魔法師,他眼皮一抬:「你要考取什麼魔法師資格!」

維爾斯想也不想的衝口而出:「大魔法師!」

老魔法師抬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維爾斯,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后冷冷的說:「年輕人!以你的年紀,如果你的天賦確實夠好的話,我建議你可以先考取低階魔法師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