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穿過仙道學院的外院向內院趕去,視線里看到的和精神力感應到的三三兩兩隻有幾位學員,看來多數學員都被長老們帶走。或是趕往迷霧森林,或是前往中域大陸,自己也必須加快速度!

內院的入口在外院最深處的一道結界處,只有內院學員才有資格入內。輕門熟路的身影一晃沒入結界內,走在寬廣的草地上卻發現這裡的陣法早已撤去,不知道院長作何用意。

清靈直線前往視線里可見的三層木質大宅,疾步走上前去推門而入直接奔上三層,找到毒仙人所在的房間。

『砰——』被用力的推開,清靈的聲音隨之而至,「毒仙人,我要趕往迷霧森林……」

「小丫頭冒冒失失的像什麼話?!」房間內,寬大的桌子后,一位身材不高,弓背花白鬍子的老頭專心的那眼前數十種藥材湊在一起,用一隻小鎚子敲來砸去,專心製藥。只不過他製藥的方法有些獨特,竟然是拿鎚子在敲。

毒仙人專心工作的樣子讓清靈站在門口頓了頓身形,直到他又添了一味藥材,用小鎚子敲打之時才抬頭看了一眼清靈,「等著,等我這一批解毒丸做出來之後,你一起送過去。」

「好。」

話都說道了這個份上,清靈也不能心急火燎的就要孤身前往,自己一個人前去對整個仙道學院實力對抗迷霧森林的鬼物來說起不到多大作用,而護送解毒藥前往,這其中她的作用可比早點去多殺幾個鬼物要大的多。

清靈轉身,輕輕的關上房門,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去,目光落在了毒仙人那一桌子藥材上面。

白紋蜈蚣、紫樟蠍子、青蟲蛇、毒酸蟻……

僅是毒物都有三十二種之多。

最佳女配 ,大多數略帶毒性,還有小部分竟然是解毒的藥材。這毒蟲、毒藥和解藥混合在一起沒有精確的藥材分配比例,是絕對不能做出解毒丸的。毒仙人對藥效的深入了解竟然到了這個程度,可以在毒與解之間做出避毒丸!

看似悠閑的拎著小鎚子把藥材放在桌上的石板一點一點的敲碎,清靈走近了之後才發現毒仙人每一次輕輕落錘時,一道真元隨著鎚子均勻的落在了下面的藥材上,使得原本形狀不規則的藥材竟然在瞬間粉碎成揉腰看不到顆粒的粉末。

就這樣藥材也在一點一點分配、製作。

看似輕巧的錘鍊藥材,這樣的手段清靈自認為自己是沒有辦法做到毒仙人如此完美的手法。他手中的小小鎚子,一抬一落間似乎形成了一種完美規則的東西,讓人看的清楚,卻掌握不住。

毒仙人埋頭製藥,清靈的一舉一動也逃不出他的眼睛,似乎有意點撥,難聽的聲音少了幾分猥瑣氣息,毒仙人的話傳進了清靈的耳朵里,「小丫頭,不要因為實力的迅速增長就忽略了原本應該注意的事情,你的力量是比以前強大了幾倍,可是境界~~差得遠嘍~~」

「前輩這話是什麼意思?」清靈眉頭一蹙,雖然聽不懂毒仙人的話里真諦,但她清楚毒仙人是話裡有話。

『噠——噠——噠——』小小的鎚子敲打著藥材,發出輕響的碰撞聲,毒仙人抬頭望了清靈一眼,說到,「太深奧的東西你也聽不懂,我老人家教你一樣,不管是修鍊什麼,你要一遍又一遍的修鍊、使用,做到千錘百鍊的地步之後,所展現出來的成效就要比起初強大的多。」

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毒仙人話還未完,「比如我現在,看似簡單的錘鍊藥材,實際上也是修行的一種,你能看清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嘍~~~」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留意懸念,讓清靈自己去集中精神關注。

目光在那鎚子與藥材之間徘徊,清靈又發現,毒仙人那一錘一錘的粉碎藥材,不光是粉碎出的粉末顆粒相同大小,就連每一錘所粉碎出的藥粉重量都是完全一致。

這樣的手法就是他所說的千錘百鍊?

…………………………………………… 山下,王陽也是全副武裝,臉色冷峻的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十二名龍牙成員。

“兄弟們,你們還記得,當初葉寒帶着你們出生入死,一起並肩作戰的時候嗎?”

王陽那冰冷的眼神,掃視着每一個龍牙成員。

“記得!”

十二名龍牙成員異口同聲的喊道。

“今天,他遇到危險,你們,該怎麼做,大聲的告訴我!”

“唰!”

十二名龍牙成員站直了身體,握緊手中的槍,大聲的喊道:“爲他掃清障礙!”

而站在不遠處守衛的武警隊員,看到這些威風凜凜的龍牙成員,他們也熱血沸騰。

俗話說,沒有上過戰場的士兵,永遠都是一個新兵。

站在武警隊員面前的十二名龍牙成員,每一個都是身經百戰的軍人,他們是華夏最強大的部隊,這僅僅十五人的隊伍,卻無數次的保衛了華夏。

他們是軍人的驕傲,也是軍人的支柱!

軍中之魂!

“三年前,葉寒離開了,你們再也沒有和他一起並肩作戰過。”王陽說話的時候,他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但今天,你們終於能再次和他一起並肩作戰,你們也了結了這幾年的心願,還記得戰場上那個威風凜凜的背影嗎,都給我打起精神,我們一起殺上山,把葉寒帶回來!”

說完,王陽握緊手中的槍,將子彈上膛,大聲喊道:“我們走!”

“葉寒,龍影指揮官,我們來了!”十二名龍牙成員迅速的將手中的槍上膛,然後對着山上大喊。

站在一旁的武警隊員耳朵嗡嗡響,因爲他們的聲音實在是太過洪亮,震耳欲聾。

但這些武警隊員沒有任何的不滿,他們反而熱血沸騰,恨不得端着槍,和他們一起衝上山。

包括王陽在內,所有龍牙成員一起端着槍,快速的往山上衝去。

被抓起來的佐木和杜高飛頹廢的閉上了眼睛,葉寒不死,那死的,將會是他們。

半山腰,葉寒和夏紫嫣都停留在了原地。

一分鐘前,葉寒就一直擡着頭看着天空,而剛纔那聲大喊,把夏紫嫣給嚇了一跳。

夏紫嫣只是聽到了空中傳來一句不清晰的呼喊聲,她沒有葉寒那麼恐怖的聽力,所以沒聽清龍希說的是什麼。

聽到葉寒的吼聲後,夏紫嫣的第一反應就是,葉寒這樣會把敵人給引來。

但看到葉寒沒有再前進,夏紫嫣雖然心中疑惑,但沒有多問,很乖巧的蜷縮在葉寒的懷裏。

雖然她已經恢復了一些力氣,但她卻不想離開葉寒的懷抱。


“呼……呼……呼……”


突然,上空傳來破空聲和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

夏紫嫣下意識的擡起頭。

很快,一架WZ-10進入了兩人的眼簾。

看到直升機的到來,夏紫嫣的瞳孔下意識的收縮,她把這架直升機當成是敵人的。

下一刻,艙門打開,全副武裝的龍希拿出一把繩槍,對着距離葉寒不遠處的那顆大樹,沒有任何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扣下扳機後,龍希抓着繩子,縱身一躍,直接從直升機上跳下,然後順着繩子,快速的滑落。


在接近地面的那一刻,龍希鬆開手,在地面打了個滾。

一連貫的動作,讓夏紫嫣直接看蒙了,這也太牛逼了吧。

但葉寒的卻沒有任何的驚訝,輕輕的放下夏紫嫣,笑道:“你能站着了吧。”

夏紫嫣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抱住葉寒的手。

而看到葉寒臉上的笑容,在看看全副武裝的龍希,夏紫嫣下意識的想到,或許這些是來幫他們的人。

“我們過去吧,我和她很熟。”葉寒拉着夏紫嫣,緩緩的走向草叢裏的龍希。

龍希落地後,習慣性的把繩子掩埋好,然後才站起身。


看到葉寒和夏紫嫣手拉着手走過來,龍希的眼神頓時變了,看向夏紫嫣的時候,眼神愈發冰冷。

“他是爲了這個女人而留下來的麼?”龍希看着夏紫嫣,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以葉寒的能力,想要脫身只是分分鐘的事情,但如果帶上這個女人的話,葉寒的行動就會受到很多約束。

看到葉寒拉着夏紫嫣的手,還有葉寒爲她做的一切,龍希心中莫名的出現了一種叫嫉妒的情緒。

龍希看向夏紫嫣的眼神,很不友善。

“師傅!”看到葉寒走過來後,龍希站起身,看着葉寒。

葉寒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看着龍希。

良久,葉寒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

“你的身手依然是那麼好。”葉寒沒有任何大敵當前的表現,而是滿臉微笑的看着龍希。

站在一旁的夏紫嫣有些意外的看着葉寒,她第一次見葉寒露出這樣的微笑。

意外夏紫嫣的原因,龍希的表情很冷,但看到葉寒笑着稱讚她的時候,龍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過來,我很恐怖麼?”葉寒看到龍希一直站在原地,笑道。

聽到葉寒的話,龍希連忙走到葉寒身前。

“不愧是我最優秀的徒弟。”

說着,葉寒伸出手,摸了摸龍希的頭。

龍希的年齡比葉寒大五歲,但葉寒卻像是一個長輩一般,用着長輩對晚輩的語氣說着話。

龍希卻沒有任何的怨言,她很喜歡葉寒這樣對她。

夏紫嫣看看龍希,又看看葉寒,一時間她成了多餘的一個。

“師……師傅。”龍希的眼角有些溼潤,但因爲有墨鏡的緣故,葉寒也沒看出來。

“怎麼了?”葉寒收回手,而他的掌心還殘留着龍希秀髮的香氣。

“兄弟們已經在往山上趕了,最快應該能在三十分鐘內到達。”

“但敵人依然隱藏在暗處,我建議我們先找一處高地,高地易守難攻,這樣我們比較好抵擋敵人的攻擊,也能拖延時間,讓我們的兄弟前來支援。”

龍希說完,看着葉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葉寒似笑非笑的看着龍希。

“師傅,如果你有更好的想法,可以……”龍希低下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哈哈,我的徒弟長大了,你真的長大了。”說着,葉寒伸出手拍了拍龍希的肩膀,笑道:“你說的很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然後,葉寒把夏紫嫣輕輕的推到龍希的身旁,說道:“北方,距離這裏一公里外,有一處小山丘,你先帶着她去山丘山駐守,我隨後就到。”

“師傅!”龍希有些焦急的說道:“這不行,我們必須一起行動!”

“現在我是指揮官還是你是指揮官,按照我說的去做!”葉寒皺着眉,龍希的猶豫讓他很不滿,罵道:“距離我們這三公里外有一個三人小隊在靠近着,我能感覺的到,其中一名必定是北極狐組織的首領,想要殲滅敵人,那就先挫一下他們的銳氣,我去把他們的首領擊殺,就馬上回到我們駐守的地方。”

龍希剛想說些什麼,但被葉寒給打斷了:“你別廢話了,我給你一個任務,保護好她的安全,她剛纔中了一槍,失血過多,你在快速移動的同時,也要保證她的安全,這是命令!”

看到葉寒皺眉的模樣和不滿的語氣,龍希不敢在說什麼。

因爲她知道,就算她說的再多,也不可能改變葉寒現在的想法,如果還繼續說下去,葉寒可能會發火,龍希不敢再繼續刺激他。

“是!”龍希對着葉寒敬了一個軍禮,然後拉起夏紫嫣,看了她一眼,拉着夏紫嫣快速的移動起來。

夏紫嫣剛剛失血過多,身體還很虛弱,根本沒有太多的力氣跑。

但看到葉寒對龍希那有些親密而嚴厲的態度,讓她不知道怎麼又有了力氣,被龍希拉着,她居然也沒掉隊,速度也沒有減弱。

龍希原本想給這個女人一些教訓,但看到她那蒼白的臉色,和咬牙堅持後,又放棄了這個打算。

因爲葉寒剛纔所做的一切,就是保護這個女人的安全。

龍希輕輕的嘆了口氣,放慢了一絲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