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這就是銘紋法陣的口訣。”程川大喜,開始默唸銘紋,嘗試一口氣把銘紋按照順序默唸一遍。

與此同時,那棺槨中的巨人再次行動了,爬出了棺槨,走向了程川所在的位置。

只是才走了兩步,身體再次停滯,顯然是心臟都意識再次控制了身體。

“蠢貨,難道你情願做他的奴僕也要跟我作對嗎?”

巨人的口中傳出一道威嚴的聲音。

“嘿嘿嘿,做幾年奴僕總比被你抹殺意志的好。”

巨人口中再次傳出另外一道蒼老的聲音。

“沒想到我紫葫真人誕生的魔念竟然是個貪生怕死之輩,哈哈哈,可笑可笑,你以爲我真的無法抹殺你嗎?”

威嚴的聲音怒極反笑,原來這巨人之軀本名叫紫葫真人。

“哼,一萬年過去了,你還是那麼目空一切,當年就是你太囂張了,導致被藥仙人鎮壓,這小子不錯,我打算跟他混一段時間。”

蒼老的聲音在翻舊賬。

葯香娘子寵夫忙 藥仙人,真賤人,要不是他給我下套,我能輸給他?”

威嚴的聲音義憤填膺。

“嘿嘿,事實擺在面前,你不認也不行。”

蒼老的聲音賤笑幾聲,他現在的任務是拖延時間。

他沒想到頭顱的意識分身在損耗這麼嚴重下,還能壓自己一頭,草率了,剛剛差點被抹殺了。

不過也難怪,當年紫葫真人,可是一方霸主的存在,修爲通天。

自己只不過是他的心臟所誕生的意識,要正面抹殺主意識,難度太大,必須藉助程川的幫助。

……

威嚴聲音和蒼老聲音的爭辯還在繼續,而程川的嘴角也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終於搞明白了,那片金色銘紋的口訣,緩緩睜開眼,程川臉色露出了一絲怒意。

此番沈夢身受重傷,恐怕需要在嬌娃空間修養一段時間,身軀才能重新長出來。

“不好,你這個混賬,竟然在給我拖延時間,給我去死……”

眼見程川突然站起來,那威嚴的聲音怒罵一聲,再次控制了身體,一掌拍向了程川。

“天地有靈,育化仙葫,紫氣東來,幻靈真虛……”

程川卻是站在那裏沒有動,口綻蓮花, 午夜系列:冥夫別亂來 ,開始束縛那巨人的手掌,手臂,身軀,頭顱,只不過一個呼吸,那巨人全身佈滿了金色銘紋。

“尊我法令,幻化隨心,仙葫洞天,一掌在握。”

隨着程川最後的一句法決唸完,一道耀眼的紫光閃過,程川瞬間致盲。



等到他再度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之前崑崙山的那道石門之前,手中是那個紫皮葫蘆。

石門的一側,盤膝坐着一個人,卻是劉焱。

“主人,你這麼出來了?石門背後是什麼?”劉焱見程川出來,連忙站起來問道。

“我進去多久了?”程川心中暗暗有了個猜測。

“大概一刻鐘不到,對了小白和葉公子呢?”劉焱如實回答道。

“哈哈哈,這次真是掙大發了。”程川緊握着那個紫皮葫蘆放聲大笑。

根據金色銘紋的口訣,程川發現那口訣不僅可以束縛控制那個紫葫真人,而且還隱藏了控制這個仙葫世界,也就是藥神界的祕密。

紫葫真人,其實不過是紫皮仙葫的一個使用者,藥仙人才是紫皮仙葫真正的上一任主人。

根據藥仙人留下的信息,這紫皮仙葫乃是生於混沌之中的一件先天至寶,能夠噴射億萬劍光,毀天滅地。

不過紫皮仙葫這個攻擊手段,以程川現在的實力,自然是無法催動的,起碼還隔着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而這仙葫中的世界一萬年一覆滅,時間一到,期間所有生靈將化作紫葫靈氣,滋潤仙葫助仙葫再進一步往先天靈寶進化。

藥仙人千年之前得知仙葫祕密,不忍心看着跟自己相伴近萬載的仙葫世界覆滅,踏破虛空,尋找解救之法去了。

“仙葫世界還有五十年,就要天地大劫了,不知道藥仙人能不能找到辦法回來,不行的話,我只能轉移一批人出來。”

仙葫土生土長的人要出來,實在太難了,即使程川能控制仙葫,也只能隔一個月放一個出來。

不然太過頻繁,仙葫的意識會認爲仙葫被侵蝕,啓動重啓模式,到時整個仙葫世界就將化作一團靈氣。

有了這點限制,程川自然不敢造次,不過到時提前告訴莫玥容和周良才,讓他們準備好人選和確定好出來的順序。

不過外來客的進出,倒是在程川的一念之間。

“走,劉焱,帶你進去石門後看看。”

程川拉住劉焱,心念一動,再次消失在石門之前。 程川他們的身形再次出現,已經是在藥神山頂的那處墓穴之中。

被禁錮的紫葫真人已經化作了常人大小,盤膝坐在棺槨之前,守護着沈夢。

程川一出現,便抱着沈夢遁入了嬌娃空間,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回了水晶盒子,整個過程中,沈夢都沒有睜眼。

這一次,沈夢受此重傷,估計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

跟芊甜交代了一聲,讓她幫忙照顧一下,程川便再度閃出了嬌娃空間。

看着地上盤膝而坐的紫葫真人,程川面色微冷。

“是你了嗎?”程川輕聲問道。

“主人,是我了。”一陣蒼老的聲音響起。


紫葫真人心臟誕生的意識終於抹殺了主意識,取而代之,成爲了唯一的存在。

“還好是你,不然我可要忍不住再度鎮壓你了。”

紫葫真人把沈夢傷得那麼重,程川一股怒火沒地方發泄。

“那要不主人你打我一頓?”

紫葫真人賤兮兮的說道。

“哼,你皮粗肉糙的,打你累壞我自己,我不會這麼傻的,劉焱,給我燒他十分鐘。”

程川哪裏不知道紫葫真人的算盤,仗着自己肉身無敵,叫囂程川。

程川自然不會上當,而且他帶了劉焱過來,劉焱的火焰,雖然不能傷害紫葫真人,但灼燒一下,也能解解程川之氣。

紫葫真人瞬間哭喪着臉,這簡直是自討苦吃。

最終,在劉焱的烈焰下,紫葫真人被燒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和毛髮,這才解了程川的氣。

只不過下一刻, 封神從皇帝開始 ,這倒是讓程川驚訝不已。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此刻紫葫真人因爲被藥仙人練成了藥神界的護道元靈,身體可實可虛,端是神奇。

“那你是不是可以隨時跟我離開藥神界?”程川突然想到一種讓他戰慄的可能性。


如果有紫葫真人在身邊,世俗界哪裏還有他的對手,包括所謂的程家強者,在紫葫真人的面前,不過是土雞瓦狗。

“不行的,主人,我跟藥神界已經成爲了一個整體,一旦我離開,藥神界就會毀於一旦。”

紫葫真人無比嚮往道。

“好吧,就知道指望不上你。”程川嗤之以鼻道。

“主人,那可不能這麼說,你可以把人引進來啊,我保證把他揍得連他媽都不認得。”

或許是因爲程川幫他獲得身體主導權的原因,紫葫真人的心態特別好,無時無刻不在幫程川考慮。

不過他這話倒真的是讓程川眼前一亮,對啊,在外面幹不過別人,把人引進來不就完了。

“哈哈哈,老*胡,你真是太聰明瞭,好好好……”

程川大喜道。

“老*胡,主人,你是給我賜名了嗎?”

紫葫道人其實本命叫任北平,但他不想要這個名字。

“嗯,你不是紫葫真人嗎?就叫老*胡吧,親切。”

因爲紫葫真人乖乖的站着讓程川燒了一輪,程川對他的態度好多了。‘

“好,就叫老*胡,這個名字好。”老*胡喜開顏笑道,劉焱也在一旁跟着傻笑。

“對了,老*胡,你知道武道之上是什麼境界嗎?你這個真人又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

程川突然想起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修煉境界劃分的事情,他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認知。

“哈哈,這個我自然知道,主人,可有酒?”

老*胡吧唧了一下嘴,近千年沒喝過酒了,突然口有點幹。

“酒管夠……”程川招呼這劉焱一起盤膝坐下,拿出了三瓶人間值得。

老*胡眼睛發亮,打開酒瓶,狠狠的灌上了一口,滿意的發出了一聲感嘆,“好酒,好酒……”


原來武道之上,乃是真人境,跟葉家的大長老說的一樣。

只是真人境之中,還有四個小境界的劃分,而且在真人境之上,便是仙人境。

真人境:人仙、真人、散人、神武

仙人境:仙尊、金仙、天仙、地仙

而且按照老*胡的說法,在神武以上,算是徹底脫離武道,踏入修仙一途了。

當年,老*胡就是在真人境,被人仙境的藥仙人擊敗,囚禁,好不淒涼。

說完,老*胡又仰天喝了幾口酒,唏噓感嘆。

直到此刻,程川纔對未來之路有了清晰的認知。

從凡人境,再到武道境,然後是真人境,再然後是仙人境,至於仙人境之上,連**也不知道。

而程川此刻纔剛剛到武道境的開始,路漫漫其修遠兮。

跟兩人喝乾了壺中酒之後,程川帶着兩人瞬間來到了幻月城的皇宮,莫難敵的寢宮。

莫難敵躺在牀上,臉色依舊慘白,還沒甦醒過來,周然失魂落魄的坐在牀邊,顯然是已經清醒過來了。

莫玥容和莫如風垂首站立周然身後,滿眼憂慮的望着莫難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