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說着,一面用刀片戳慕容傑。

“慕容傑,還不拿出解藥!”裁判導師喝道。

“解藥?”慕容傑一愣,隨即連忙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哆哆嗦嗦遞給徐灼,“徐哥……這是解藥,你……別戳了好不好……”

徐灼一把奪過解藥,從裏面倒出幾顆紅色藥丸,不放心的看着慕容傑。

“真真的!”慕容傑苦着臉道,這種時候,他的膽子已嚇破,不敢再耍心眼了。

“韓冰!”徐灼將解藥遞給韓冰。

韓冰接過藥丸,一口吞下。

“運功療傷……效果更佳。”慕容傑說了一嘴,此時他的毒藥也已開始發作,臉色已是有了烏青色,“徐哥……也給我……兩顆吧?”

“你的毒發作這麼慢?”徐灼見慕容傑臉上纔剛開始泛烏青,疑惑道。自己可是戳了他不下七八十刀,按說毒素應該迅速蔓延纔對。

“因爲刀片就巴掌大,上面塗的毒有限……你往我身上戳幾刀以後,毒素就抹的比較乾淨了……戳後面的幾十刀時……其實刀片上基本沒什麼毒了……”

或許是物極必反,慕容傑嚇破了膽,此時反倒冷靜下來,耐心跟徐灼解釋起其中的道理。

大意了。徐灼心中暗道,目光投向韓冰,發現他的臉色好多了,臉上的烏青之色已是開始褪去。


“放心……這次我沒害他……解藥……是真的。”慕容傑這邊卻是愈加的虛弱起來,這位慕容家精英子弟,臉色已開始朝着鍋底色發展而去,而他眼中卻是有了些呆滯之意。

“徐灼,把解藥拿來!”此時那裁判導師已躍上擂臺,來到徐灼近前,並釋放出一股威壓。

他知道,再讓徐灼磨蹭下去,慕容傑這條命就磨蹭沒了,到時慕容家族鬧起來,也是不小的麻煩。

“是七階鬥兵。”徐灼知道自己打不過這裁判導師,一甩手把解藥扔了過去。其實他也是見韓冰沒事,否則他今天是定要整死慕容傑的。

裁判導師見徐灼還算識相,面色稍稍緩和了些,這才轉身將解藥給慕容傑。

本以爲慕容傑得像瘋狗一般來搶解藥,可裁判導師卻愕然發展,慕容傑面對能救他命的解藥,竟表現出超出一般人的冷靜。

不……

確切的說,是麻木,茫然。

這小子,不是被嚇傻了吧?

裁判導師,徐灼,韓冰,三人不約而同冒出這麼個想法。 “傻了就傻了吧,好歹先保住命再說。”裁判導師抱着活的總比死的好的想法,倒出兩顆解藥,親自給慕容傑塞了進去。

慕容傑此時倒是溫順的很,也不管人家給自己塞的是什麼,只要進了嘴,那就往肚子裏咽,只是那呆滯的面色卻沒有改善。

解決了慕容傑的事,裁判導師掃視了下擂臺上的考生,有的鼻青臉腫,有的口鼻竄血,還有的衣服被人撕成一條一條……

而在擂臺之下,則是一個個被打下擂臺的淘汰者。

“人數已在百人之內了。”裁判導師暗暗點點頭,按照規定,最終擂臺上剩下的百人,將是通過本次考覈的人員。

當然,對於還在地上發呆的慕容傑來說,通不通過的,已經不重要了,那些都已是身外之物……

重要的是,這傻子還能好起來嗎?

“我宣佈,第三場考覈結束!”裁判導師的聲音在全場迴盪,“凡是仍留在擂臺上的考生,都將成爲我天武學院的一員,恭喜……”

裁判導師的恭喜話還沒說完,臉色忽然一沉!

因爲他看到留在擂臺上的考生當中,有個衣服襤褸的小胖子,正扛着一柄大錘,躡手躡腳的要往擂臺下溜……

“那個胖子,你要往哪去!”裁判導師皺眉道,通過考覈,大家都應該開心纔是,這個胖子的行爲,他實在無法理解。

裁判導師不喊還好,這一喊,那小胖子一個哆嗦,大錘也不要了,咣噹往地下一扔,撒腿就往臺下跑,快到擂臺邊緣時,兩腿一併,一頭朝人羣中扎去!

“刷!”

小胖子剛跳起沒兩米,一道鞭影破空而出,纏住了小胖子的一條腿。

“哎呀!”小胖子一驚,隨即心頭又有點火:我都這麼躲着了,還不肯放過我嗎?!

“開!”小胖子使勁猛拽,想利用自己力氣大的優勢掙脫開長鞭。

“若讓你跑了,我這裁判也就不用當了!”裁判導師一拉手中長鞭,呼的一下,將小胖子給拽了回來,噗通一聲摔在了擂臺上。

“你要去哪兒?”裁判導師面色冷峻,不過心中倒是蠻好奇。

“我要回家!”小胖子從地上爬起來,氣咻咻的瞪着那個壞了自己好事的裁判導師。

“是你?”

裁判導師一眼認出了小胖子,正是上一場考覈時,用大錘敲自己腦袋的王天寶。

“你要回家?”裁判導師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他對這個王天寶的印象,真的很差。

“對!”王天寶連連點頭,“我不要進天武學院,我要回牛頭村!”

“既然不想進學院,卻又爲何來考覈?我看你這分明是蔑視天武學院,故意搗亂!”裁判導師目光灼灼,滿帶殺氣的看着王天寶,“既然不進天武學院,那我就廢了你!”

說罷,裁判導師作勢就要動手。

“你幹嘛呀?我、我不回家了還不行?!”王天寶看着一臉兇相的裁判導師,立刻膽怯了,剛纔那一鞭子,他就感到裁判導師的實力,遠超自己,他要真想廢了自己,還真不是事兒!


裁判導師點點頭,“饒你一次,若再讓我聽見類似的話,就按學院規矩嚴懲!”

“知道了。”王天寶垂頭喪氣的應和着,心中卻是無比後悔,“早知道,就該早一些跳下擂臺的……看來我後半生的幸福生活,就要毀在這個壞裁判手裏了!”

“好,各位!”

料理好了王天寶,裁判導師恢復了平日莊重溫和的臉色,“接下來將有工作人員爲大家登記入冊,分發銘牌,同時每人還能領取五十顆聚靈丹作爲獎勵,七日後正式到天武學院報道!”

擂臺之上,一陣歡呼雀躍!

“五十顆聚靈丹,說不定能讓我再提升一級!”

“終於進天武學院了,今晚回去定要好好慶祝一下!”

“只要進了天武學院,那就不再是普通百姓,這輩子都不用愁了!”

“那是,咱有也是有天武學院撐腰的人了,以後在百虎城,誰都得高看咱一等!”

“聽說天武學院美女很多啊,這次可要大顯身手了……”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抱着不同的目的進天武學院,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凡是從天武學院出來的人,在白虎城不論哪個大家族,都得高看一眼!因爲即便是實力一般般的學員,其代表的也是天武學院,白虎城誰不得給天武學院面子?

往差裏說,每個天武學員的學員,今後錦衣玉食是不必愁了。

往好裏說,每個天武學院的學員都有無限可能,只要肯努力,甚至成就一方強者也不是不可能。

聽着衆人的熱烈議論,徐灼也是心中激動,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很快,徐灼與衆考生一同登記入冊,領取銘牌,隨後便是等待七日後的正式報道了。

……

天武學院的學生住宿區,是分爲精英學員區和普通學員區,精英學員的住宿條件極爲優厚,每人都有獨立的修煉庭院,環境幽靜,不會有人來打擾,學院甚至制定了規定,不經宿舍主人的同意,其他學員不準進入精英住宿區。

創造一切條件,讓精英學員去修煉,足以可見精英學員的受重視程度。

一處優雅精緻的院落內,忽然傳出一聲興奮的吼聲。

“終於達到鬥兵了!”

一名紅衣學員從宿舍房間內走出來,臉上有些毫不掩飾的激動之色。

這紅衣學員正是張寒天。

“二十顆聚靈丹,終於讓我突破了!在天武學院的地位,也更牢固了!”張寒天握着雙拳,眼中厲芒閃爍。

環視精緻院落,張寒天面露滿意之色,“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張寒天也有今天!當年那些瞧不起我的人,若是知道我如今進了天武學院,還進了精英學員住宿區,不知會怎樣?一定嚇得給我跪地求饒吧!”

“說起來,還應該感謝徐灼!要不是他的推薦信,我也不可能有今天,只可惜他不識好歹,我給了他很好的條件,足以讓他吃喝不愁,舒舒服服過下半輩子,可他居然拒絕我!”

張寒天眸光陰冷,“徐灼,既然你不識時務,那就不要怪我心狠,凡是阻礙我成就霸業的,我絕不會讓他活!我的前途絕不能讓你毀了!”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你現在根本沒資格跟我鬥了!當然,如果你能死掉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

今日是天武學院的考覈,他派人去抓了丁小強,約徐灼去救人,實際上是安排下圈套,要徐灼的命!

當然,能殺了徐灼是最好的結果,如果殺不了,至少也要拖延時間,耽誤徐灼的考覈,讓他進不了天武學院!

就目前來看,徐灼死沒死不知道,但是至少他已錯過了考覈,進天武學院無望了!

張寒天從考覈現場回來時,第一場幻境森林的考覈已經過了一個半時辰,距離結束還有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就算徐灼趕到了,也沒可能在短短半個時辰之內通過幻境森林!

須知……

即使當年藍月霏那種天才少女,也是用了近一個時辰!徐灼就算天賦再好,也不可能逆天到這種程度!

“只要徐灼進不了天武學院,我就有辦法殺了他!只要徐灼一死,就算青木那個老東西回來了,我也有辦法瞞天過海!”張寒天心中盤算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正在此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藍衣少年神色慌張的走來。

精英住宿區,沒有主人的許可,其他學員是不能擅自闖入的,不過這藍衣少年卻是經過了張寒天許可的。

或者說,張寒天一直在等這少年。

“張哥!”藍衣少年來到張寒天近前,神色有些唯唯諾諾,似乎很怕張寒天。

“嗯?”張寒天眉頭一皺,沉聲道,“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藍衣少年小心的往後退了一小步,才說道:

“辦砸了。”

張寒天卻是淡淡的點點頭,“砸了就砸了吧,也是預料之中的。”

一開始讓藍衣少年辦這事,他就沒指望能殺了徐灼。

反倒是,他們真把徐灼殺了,他纔要對藍衣少年刮目相看呢。

“只要徐灼沒進天武學院,我就有辦法整治他!”張寒天道。

“這個……”藍衣少年卻是臉色一苦,看着自己的張哥,試探性的道:“假如,我是說假如……徐灼他進了天武學院呢?” 張寒天臉色一變,一把抓住了藍衣少年的衣領,眼中透出懾人的目光:“你是說,徐灼他通過考覈了?”

“張哥,冷靜……遇到事要冷靜!”藍衣少年見張寒天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樣子,忙慌里慌張的勸。

“說!”張寒天鬆開藍衣少年,狠狠吐出一個字。

“徐灼通過了考覈,幾天後就要到學院正式報道了。”藍衣少年撇了張寒天一眼,又小心補了句:“而且今天他表現還挺搶眼的……似乎學院老師看他挺順眼。”

“難道,他竟在半個時辰內通過了幻境森林?”張寒天眼中有着陰冷,看起來,自己還是小看了被推薦進天武學院的人的恐怖天賦。

只不過……如今徐灼進了天武學院,那他肯定會將推薦信被偷一事告訴青木大師,到時候,他張寒天可會死得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