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時,老者和同伴卻徑直的往後倒去,在兩人的額頭之間,一道細小的血痕直接劃到了他們的下巴。

除去被比瑞休斯所燒死的那人,這是第二次,而且還是三個人面對一人,三人都身死!

空靈看着呂樓帶着畏懼的神色走了過來,沒有看他而是冷笑着望向天下人。 “現在既然都這樣了,不如你們幾個門派同時派人吧,實境也好清境也罷,不如來一個一次性的了結,你們看如何?”

空靈又開口了,而且這次的開口比起開始還要狂,要剩下的門派同時派人上來。

剩下的門派有着耀光門,天下宗,萬物門,九方園,霸絕門,明日宗,聖明門和通靈教。

這八個門派可都是地球上面修行界的代表者,可現在忽然跳出來了一個門派,說要這八個門派一起上。

周圍圍觀的人紛紛涼氣不斷入體,這是他們在深呼吸着。這極樂門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居然如此狂傲。

除去耀光門和天下宗,剩下的門派領袖紛紛怒目的望着說話的空靈。早知道這貨這麼煩人,當初他沒死透的時候自己應該就給他一刀了,省的他在這裏唧唧歪歪的說大話,貌似他也有實力說。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空靈恐怕早已灰飛煙滅了。

如花公子還是笑眯眯的樣子,看着近在咫尺的極樂門,他人也無法猜透如花公子的想法。

黑雙亦是如此,黑雙不擔心了,這樣的大事自己做不了主,師兄呀你在哪裏呀還不蹦出來,我不行了呢!

衆多門派雖然怒視極樂門,可是卻沒有和極樂門單獨做對的勇氣,畢竟剛纔呂樓那一招實在太霸道了,銳之氣場配上那無影無蹤的劍法,簡直是噩夢的存在。

空靈見眼前這些曾經叫囂着要殺了自己的人不言語了,輕蔑的說道:“怎麼,不敢接麼?”

“有何,不敢?”如花公子這時淡淡的伸了一個懶腰,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好像剛纔沒坐舒服,身體有點不好過。

等做完了這些,如花公子站起身來,指着空靈笑眯眯的說道:“要不,我們,來,練一手?”

空靈爲之一堵,他可是重傷之軀呢,而且沒重傷的時候這個傢伙給他的感覺就很危險,和他過招貌似有點艱難。

見如花公子出面,衆人心中的惡氣也被出了一口。

極樂門的老者這時也笑呵呵的站起身來:“如花公子,何不我們倆來試試?”

如花公子眉頭微挑,嘆道:“不行。”

空靈被剛纔如花公子的話給堵着說不來什麼,現在見如花公子不敢接自己師兄的挑戰,連忙嗤笑到:“你就只會欺負比你弱的嗎?”

如花公子不屑的看了空靈一眼,指着老者說道:“他,是我,師兄,的,菜。我,可不,敢搶,我,師兄,的菜!

狂,比起空靈來說都要狂,居然把老者當作菜,而且聽語氣還沒放在眼裏一般。

老者的神色也爲之一變,接着平淡的坐了下來:“哦?不知你師兄在哪裏,我倒想見識見識,我還第一次被人當菜呢。”

“很容易,的,其實,我師兄,就在,我們的,身邊。不知,你,可否,察覺,到呢?”如花公子緩緩的說道。

接着如花公子虛空一指,一個拿着拂塵身着紫金色長袍的老者猛然出現在了場中,雙手揹負。

紫金道人!

天下宗這邊,高明豪沒有教導範小鳥什麼了,他所知道的已經全部告訴了範小鳥了,現在的範小鳥已經纏上了慧玲和尚,聽着慧玲和尚說着他去全球旅遊時見過的情況。

而高明豪則再次和三女在一起溫着彼此的感情,對於爭鬥,他沒怎麼注意,至於耀光門和極樂門爭鬥嘛,管他呢,兩家死了也不管他的事。

“雪梅,你真的想去第一高峯上去看看呀。”高明豪問道。

剛纔趙雪梅提議等天玄天結束之後,幾人就去珠穆朗瑪峯上面拍照做一個紀念,畢竟來到了這裏不去去珠穆朗瑪峯就虧了。

高明豪也是想要見識見識珠穆朗瑪的風采,只是他擔心的是趙雪梅的身體。

“恩呢,還要瑤琳姐姐和紅娘姐姐也都想去呢。”趙雪梅親暱的拉着高明豪的手臂說道。

高明豪看了看兩女,發現兩女同時點着頭,眼神希翼的望着自己。

“好吧,等這裏的事結束了我們就去珠穆朗瑪峯。”

紫金道人靜靜的站在衆人圍觀的中心,沒人知道紫金道人怎麼來的,也不知他是如何來的。而此刻紫金道人給衆人的感覺,卻是他好像一直都站在那裏,而那片天都彷彿是他的。

“師兄,我沒搶,你的菜。”如花公子見到自己師兄來了,笑了笑然後坐回了位置。

極樂門老者也是凝神看着紫金道人,此人不尋常呀。

自己出世以來,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站在一個地方能夠自成一片天的人,而這樣的人自己只是在門內古籍之中見識過,現實中還沒有。可現在,這樣的人出現了。

紫金道人好歹是衆人熟悉的人,而且也沒有狂傲過什麼,所以衆多門派對紫金道人的到來也是很歡喜的。

“紫金前輩。”

林曾強雖然是霸絕門的太上長老,可是面對紫金道人還是得做一個晚輩。

紫金道人緩緩的巡視了一邊衆人,在慧玲和尚身旁的範小鳥身上頓了頓,接着把視線轉移到了極樂門衆人的身上。

當紫金道人的目光注意到極樂門衆人,極樂門衆人都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從天而降,這股壓力好像天都塌了,壓在自己的身上,無論自己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出這股壓力的鎮壓。

“你摸到了天?”

極樂門老者一字字的問道。

紫金道人微微一苦笑:“如何摸天,誰能知曉,我不過只是站在了清境邊緣而已,天還未到。”

清境邊緣,老者自認也沒有達到,可是眼前人卻已經達到了。

怪不得如花公子那般的自信,能夠說把我當菜,在如花公子的身上老者也隱隱約約感受到了壓力,可面對紫金道人的時候,這股壓力簡直只是一個彈珠,眼前的人已經化身爲天了。

老者本想這次直接帶人取回自己極樂門第一的名號,現在紫金道人的出現完全打破了他的策劃。

空靈此刻也什麼也不敢說了,他生怕自己一開口冒犯了眼前人,這頭頂的天會真的塌下來。

如花公子見狀,呵呵一笑:“師兄,過來,喝杯熱茶,吧。天,有點涼,擔心,你,身體,受不了。”

身體受不了,如果紫金道人的身體受不了的話,那天下間還有誰的身體能夠承受。

紫金道人也聽了如花公子的話,緩緩的走到了桌前,如花公子早已把位置給讓了出來給紫金道人做,自己則做起了站在一旁的人。

“紫金前輩,不知你來到此處爲何呢?”

極樂門的老者有點忐忑的問道,眼前人強大,雖然也許無法一下子把自己秒了,可是惹惱了眼前人,除了自己恐怕自己帶來的人都會被他留在這裏吧。

“天玄天乃我耀光門舉辦,我做爲主人前來不可以嗎?”紫金道人緩緩的說道。

老者苦笑一陣,隨即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這時,在一旁的如花公子開口道:“極樂門,你們是,來參加,天玄天,的。而且我,觀你,門人的,實力,也都,算得上,不錯。不如,我們,雙方都,只派,三人,來比試,一番,如何?”

聽如花公子長篇大論,如果沒有耐心的人,早就拍桌子了,高明豪也爲此說過如花公子你說話說快點之類的話來。而且如花公子一旦說多了,這意思表達出來就需要人來猜一陣子才能夠想到。

剛纔老者說其他門派的人只能算是不錯,現在如花公子把這話還給了極樂門,你們的弟子我看來也只是不錯而已!


耀光門,霸道如此。

老者微微一皺眉,先是看了紫金道人一眼,見紫金道人沒有任何神色這才望向如花公子:“如何比?”

“三局兩勝!”如花公子這次破天荒的一口氣說了四個字!

說完他自己也驚訝了許久,自己還能一口氣說四個字了,不錯不錯。

шωш☢ тт kдn☢ ¢ Ο

“紫金前輩,你如何看待?”老者問道。

紫金道人抿了一口熱茶,吐出了一口氣,說道:“全聽我師弟做主。”

“好。” 如果極樂門沒有出現,紫金道人也不會出現。

因爲紫金道人一旦出現,就會破壞了天玄天的平衡。

因爲誰見識到了紫金道人的強大,那天玄天還怎麼比賽呢?

畢竟你要坐上天下第一門派,那就得有着足夠的實力,可你實力在強大有着紫金道人這麼強大嗎?

這就是紫金道人不出現的原因,但是如今他出現了,天玄天也就變了。


其他的門派此刻完全失去了對話的資格,完全淪爲了看客,只是比周圍的看客要強大一些,能夠有專屬的位置,不用和他人擠在一起。

老者聽到如花公子的提議,也是心中一動,如果只是派人出來比試的話,自己還真的不畏懼誰。

“好。”

老者一口答應道,雖然紫金道人的壓迫很大,可是老者也不是常人,雖然比起紫金道人要弱,可是心神也是無比強大。

如花公子淡淡一笑:“而且,我還,不會,用我,耀光門,的人。來和,你們,比試,不夠格。”

狂,這才叫真正的狂。

如花公子說話語氣很溫柔,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很霸道,不夠格!

今天極樂門遇到了太多次的第一次了,老者第一次被人說成菜,現在又聽他人說自己極樂門不夠格。

想要爭辯或者給如花公子一刀,但是一看到一旁巍峨如山的紫金道人,什麼話什麼動作都只能深深的埋在心中。

見到極樂門吃癟,衆多門派也覺得心裏爽呀,耀光門果然強大。


接着如花公子伸手一指天下宗的方向:“高明豪,帶,範小鳥,一起,過來!”

高明豪還在和三女商量着應該怎麼去珠穆朗瑪峯呢,聽到如花公子呼喚自己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如花公子一眼,剛纔如花公子和極樂門的談話這貨沉浸在和三女的溫存之中根本沒聽到。


不耐煩的對範小鳥同志招了招手,等小鳥過來了說道:“小鳥,你先過去,給那個如花公子說一聲我有點忙,等會兒過來。”

範小鳥本身就不懂修行界裏面的事,然後懵懵懂懂的聽了高明豪的話加入了天下宗,又見識到了高明豪的財力,已經把高明豪當成老哥對待了,現在老哥說話小鳥也很聽話的走到了如花公子面前。

很如實的說道:“如花公子,明豪大哥說他有點忙,叫你先等一下。”

如花公子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高明豪還是第一個讓自己很無語的人,這貨真的就不怕自己呀!

但是既然這樣,如花公子也不過多執着與高明豪的事,然後對着黑手黨的方向指了指:“比瑞休斯,過來。”

老者是後來人,沒有見識過這三人的水平。但是空靈卻知道了,沒過來的高明豪有着讓自己重傷的水平,而比瑞休斯能夠用強烈的火焰直接燒死一實境強者,範小鳥那快捷的攻擊手段讓人思想都反應不過來,這三個都不是省菜!

這些他也簡短的給自己師兄說過,老者當然也是瞭解這些。


範小鳥好奇的望着如花公子,傳達了高明豪的話的他問道:“如花公子,還有事嗎?沒事我先過去了。”

如花公子一愣,這貨怎麼和高明豪一樣的極品!

紫金道人從範小鳥一過來就很仔細的打量範小鳥,範小鳥只有二重天的修爲,可是在他的身上卻瀰漫着一股刺眼的光芒,好像眼前的人就是天上高掛的太陽。

“原來是光之子呀,怪不得呢。”

範小鳥不解的撓了撓頭:“什麼嘛,沒事了我先走了。”

高明豪這時也交代好了三女,然後雙手插袋一臉悠閒的哼哼唧唧的走了過來。

“小鳥,咋回事?”

範小鳥一見高明豪來了,搖了搖頭:“不知道,這些人有點怪,說我是什麼光之子什麼的。”

“哦?”高明豪已經不再是那個初出茅廬的菜鳥了,當初自己是電元素的時候王石就說過自己是電體,而且自己在範小鳥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同宗的感覺,看來這貨也和自己是一樣的人吧。

接着高明豪望向如花公子問道:“如花公子,找我們哥倆來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