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吐羅的心事被莫默看穿了,自己倒是有點不好意思,「煞訓晶解藥老夫自然是想要,不過你也不肯直接給我。但是彭長老若是能幫我派幾個弟子出去,咳咳,是不是?」

莫默當然也明白吐羅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但是畢竟這裡有兩條路可走,就不知道吐長老選的是哪條路。」莫默也開始含蓄起來。

「兩條路?」吐羅雖然想在這件事上沾點便宜,但是並沒有想到有幾條路可選。

「第一,你可以派你的心腹弟子出去做任務,這樣可以保住他們的命。或者,你也可以派有背後勢力的人去做任務,這樣那人的背後勢力,也會對你有所支持。」莫默分析道。

「不錯。」吐羅也認同。

「第二個辦法,你可以派一些什麼也不是的弟子出去執行任務,然後只給他們一個月的煞訓晶解藥,然後再想辦法殺了他們,這樣你就可以賺到很多節約下來的煞訓晶。」

吐羅臉色一黑,看了看莫默,說:「這樣會不會太心狠手辣?畢竟普通弟子,也可以做許多瑣碎的任務,就這樣捨棄了,未免太可惜。」

「可惜?那你的手上沒有煞訓晶解藥,影子們又得不到煞訓晶解藥,還不是看著他們等死。在影宮裡,一年因為沒有煞訓晶的解藥死多少人,你不知道么?」莫默自從知道了這影宮裡的水如此深,如此喪盡天良,心中早就對皇室充滿了厭惡。如今就是他利用這個任務大幹一番的機會。

「可是,如果都安排不濟的弟子去做這件事,恐怕任務也完不成吧?」吐羅說出了他的顧慮。

能夠在影宮做這麼多年長老,哪個人還不是心細如髮。吐羅很清楚,如果這個任務最終沒有完成,卻耗費了公主很多煞訓晶解藥,到時候會出現什麼後果,真是難以想象。

在莫默的計劃中,他並不希望吐羅派些垃圾出去,既然吐羅自己也對第二個辦法有所顧忌,那就正好按著莫默設計的圈套進行了。

「吐老說的也是,如果公主安排下來的任務完不成,我們幾個都不會有好果子吃,事關重大,我們還得從長計議。」莫默鄭重的說。

「那任務什麼時候開始執行?」吐羅問不出任務的內容,索性也不問了,乾脆問問任務什麼時候開始,派幾個人過來就可以了。

莫默神秘一笑,說:「到時候我通知你。」

吐羅沉吟片刻,說:「那我派多少人來?」

莫默稍微斟酌,說:「先來三十人吧,多的話,煞訓晶的解藥也沒有那麼多。到時候我還要給物華留一些。」

「好,那就先謝過彭長老了,等我拿到煞訓晶的解藥,必定有所表示。」吐羅倒是難得的講起了做生意的規矩。

「哪裡哪裡,有錢大家一起賺,有煞訓晶的解藥,大家也一起攢嘛。」莫默苦笑的說著,似乎是被宰了一刀的樣子。

吐羅自覺佔了便宜,怕莫默變了卦,也不在莫默這耽擱,幾個閃身,便跳出了自知殿。

莫默得意的一笑,看著吐羅消失的方向,暗道:「吐羅吐羅,這下我非讓你吐了不可。」

……

封神宮中。

一個黃袍老者端坐在御書房中,身上披著琉璃白虎皮的大氅,仔細的看著一本不知道什麼樣子的書,歲月的痕迹爬滿他有些蒼老的面龐。

多少年來,憂心忡忡,殫精竭慮,數不盡的刺殺與威脅,算不盡的人心險惡與爾虞我詐。

如今一切快要隨風而逝!

歲月不饒人,猶如一把刻刀,蠶食著漸漸蒼老的心。

「朕該怎麼辦。」

這個時代,他是最知名的君王,他從來沒有問過別人他下一步應該怎麼辦,所以就算是問,也好像是自問自答。

整個御書房中靜悄悄的,天已大亮。

一夜未眠的黃袍老者也莫名其妙的焦慮,這種感覺從未在他身上有過,非常的無力,非常的失望。

「去把太子和卓依叫過來。」黃袍老者最後還是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說話之人,正是當今封神帝國的皇帝,陳赫。


沒過多久。

六個身影出現在御書房門外。

兩個站在前面的。一個是恃才傲物,心狠手辣的太子殿下,陳戈;一個是風華絕代,天縱英姿的卓依公主,陳卓依。

後面的四人。有兩人是卓依公主的金衣衛,厲鬼和歷魅。還有兩人是太子陳戈的金衣衛殘風和殘月。

四個金衣衛,四位武神強者。兩男兩女,個個猶如戰神一般跟著二位皇室純正血脈的後裔。

「兒臣拜見父皇。」

「女兒拜見父皇。」


兩個聲音響起,兩個身影同時跪倒在地。

「進來吧。」陳赫的聲音恢宏有力,顯然修為也是不俗。

陳戈與卓依二人並肩進入御書房,四個金衣衛木然的站在御書房外面,面無表情。

「都坐吧。」陳赫輕瞥二人一眼,輕描淡寫的說。

二人正襟危坐,心中不免忐忑。

少頃。

「朕的皇子公主眾多。」陳赫款步走到窗前,看著天邊那初升的朝陽。「對你們兩人,最為倚重,你們可知曉?」

二人都默不作聲,算是默認了。

「十幾年前,子憑母貴,十幾年後,母憑子貴。朕之所以疼你們,大多是因為你們母親的緣故。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你們已經漸漸羽翼豐滿,雖然沒有撐起半壁江山,但是也算是朕的左膀右臂,看著你們,讓朕更想起了你們的生母,心有愧疚。」陳赫悠悠的說道,每句話都是肺腑之言,情真意切,溢於言表。

「朕的一生,披荊斬棘,戰功赫赫,穩定了祖先的基業。現在雖已力不從心,但是看著你們慢慢成長,也非常欣慰。」說到此處,陳赫回頭看了二人一眼,眼神中充滿了自豪和欣慰。


「如今,我們封神帝國危機四起,也不得不居安思危,之前的每一步計劃,都還進展順利,但是最近我總是心感不安,不知道你們最近都在做些什麼,可有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卓依公主和陳戈同時互看了一眼,然後都閃爍其詞不想先開口。

陳赫看見此景,說道:「陳戈,你先說。」

陳戈一抱拳,說:「冰震天已經被我們抓捕多年,極地城並沒有什麼異動,據說已經立了新城主,但是極地城環境惡劣,路途遙遠,我的探子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他們也沒有傳出來什麼風聲。」

陳赫點了點頭,冰震天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極地城,封神帝國也沒有要去吞併的打算,按道理,與極地城關係最差的應該是星魂帝國才對,所以陳赫一直在等著星魂帝國與極地城正面衝突的那一天。

可惜這個衝突一直沒有出現。

「這也不奇怪,極地城被冥獸帝國包圍,我們想要到達極地城尚且困難重重,那星魂帝國想要動一動極地城,就更是難上加難。何況,極地城這塊肉本來就不肥。」陳赫說道。

卓依公主見陳戈開口,她也開口說道:「父皇,前些日子封神城古家的人都消失不見了,怕是響水城那邊動了什麼手腳。」

陳赫聽了這個消息,倒是沒有意外,說:「響水城有異動是早晚的事,當初由於內部矛盾巫師家族全部鳥獸魚散,元氣大傷,此時必然有人主持大局,不然不會應者雲集。」

「父皇的意思是,古家的人都回了響水城?」卓依公主有些難以置信。

「這是必然。」陳赫肯定道。 卓依公主還是有些不理解,馬上問道:「可是據我調查,古家的人竟然把古井波留在了封神城。」

「這也不難理解,只能說明古略奇對響水城的信心不足,所以給自己留後而已。」陳赫分析道。

「那,要不要先抓住古井波?」卓依公主問道。

「自然不必,古家幾代人安居在封神城,從未與人有過糾葛,就算他們現在不把封神帝國當作自己的母國,也不會輕易的做出對我們不利的事情,我們沒必要多此一舉。」

卓依公主還是有些不解,問:「父皇,能不能告訴我,古家的人為什麼要迴響水城,響水城高手如雲,堪比一個帝國的實力,難道還缺他們這一脈的戰力?」

陳赫頗為欣賞的看了看卓依,說:「你說的沒錯,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響水城有一個秘密,或許連古略奇都不知道。」

聽了這話,別說卓依公主有些驚奇,就是在一邊老老實實的陳戈,也是為之動容。

「一直以來,巫師家族的正統傳承都姓古,他們的祖先我姑且叫他古老祖,具體叫什麼名字,或許也只有古家的族譜上才能找尋得到。古老祖的巫術從何而來沒人知曉,但是他以水元素為根本,傳承了很多驚世駭俗的巫術下來。其中有七脈傳人得到了他最重要的七部巫術。」

「都是什麼巫術?」卓依公主倒是有些好奇。

「我也只是聽我的父皇說過,事實是不是如此,我也不確定。當初我父皇跟我說,這七本巫術分別是朝露咒、晨雨咒、水簾咒、墓雨咒、飛霜咒、冰雹咒、碎冰咒。父皇跟朕說,這七部巫術是巫師一族的鎮族之寶,每一本巫術都價值連城。」陳赫說著。

卓依公主疑惑的看了看陳戈,發現陳戈也一臉的疑惑。

「父皇,這幾部巫術我都有聽說過啊,似乎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難得一見。」卓依公主說的也是事實。

「不錯,朕也知道這幾個巫術並不是世間罕見的巫術,甚至它們都沒有排在封神巫術榜的前幾位,而且,朕年輕的時候還跟會這幾種巫術的巫師交過手,所以對當初父皇的話很不以為然。」

「女兒覺得也是,那消失的古略奇,不就是以墓雨咒成名的么,雖然他的巫術頗有一些知名度,但是跟厲鬼歷魅這樣的高手過招,應該一個呼吸的時間就魂飛魄散了。」卓依公主坦誠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這也是朕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過儘管這樣,朕也要把這件事告訴你們。你們的爺爺,是一代明君,是我們陳家的大英雄,我想他不會無中生有,或許他也是聽他的父皇說的吧,所以,這件事應該沒有多少人知曉。」陳赫又強調了一遍。

「那父皇的意思是,古略奇會因為此事去了響水城?」卓依公主追問。

陳赫看了看天,說:「想必如此,這天可能要變啊。」

陳戈有一事不解,也問道:「父皇,當初響水城的巫師縱橫天下,為什麼最後才只佔了那麼一點版圖,就連後來被冰震天佔據的極地城,都有響水城那麼大了?」

陳赫笑了笑,說:「按道理說,我們封神帝國也好,冥獸帝國也好,星魂帝國也罷,大家本都是同根同源,全部來自於響水城。而響水城也一直以巫師為尊。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些不是巫師的強者也不甘於受巫師統治,所以就離開了響水城然後自立門戶。」

陳赫整理了一下思路,接著說:「這些強者在響水城的時候,因為響水城的巫師過於強大,所以無法與之匹敵,但是他們紛紛離開了以後,響水城中本是有對手的巫師們,卻通通的安逸了起來,於是響水城的巫師們不僅沒有擴張自己的版圖,反而為了爭奪響水城的資源,發生了大規模的內亂,於是後來就成了這個樣子。」

陳戈依然不解,接著問道:「父皇,響水城就算資源再多,也不如外面的世界廣闊啊,為什麼偏偏都擠在響水城爭奪資源?」

陳赫又笑了笑,反正今天就當跟這兩個孩子談心了,多說點也無妨,於是說:「對於巫師來說,想要學習巫術,最好就是先對水元素有所感悟,如果自身天賦不高的話,就必須長期待在水元素充足的地方,才可以提高對水元素的感悟能力。而響水城之所以得此名,就是因為響水城幾乎就是一個被水包圍的城市,這個城市的水元素濃郁至極,很容易感悟到水元素的存在,所以學習巫術也容易的多。」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巫師一族很少出來活動,原來那裡有他們離不開的環境。」陳戈感嘆道。

陳赫捋了捋鬍子,說:「我叫你們來,除了這些,我還想說幾件事情。」

卓依和陳戈馬上認真起來,趕忙說:「請父皇明示。」

陳赫又滿意的笑了笑。

「現在極地城重新立主,應該已經眾星捧月,眾志成城,加上延望山脈是他們的自然屏障,或許想要動搖半分,也是不易。

而響水城也蠢蠢欲動,不知意欲何為。

道天帝國一向色厲內荏,生性不善爭鬥,所以不足為慮。

星魂帝國爭強好勝,陰狠毒辣,是我們最需要防備的對象,必要之時,我們可以聯合響水城形成合圍之勢。

當然,我現在要警告你們的就是,千萬不要招惹冥獸帝國的人,冥獸帝國人不僅擅長奴獸,驍勇善戰,最關鍵的是,整個落漠大陸的能工巧匠基本全是冥獸帝國人。」

陳赫慢條斯理的一個帝國一個帝國的講解,總算是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了。

卓依公主與陳戈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朕還有一件事,不知你們二人誰能去辦。」陳赫又問了一句。

「兒臣可以!」

「女兒可以!」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回答。

陳赫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嘴巴有些干,隨手拿著茶杯押了一口茶。

「父皇已經老了,將來這天下也都是你們的,等朕不在了,你們兄妹二人可不要自相殘殺啊,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現在有很多事情,也不要太介懷。帝國的淪陷多是君王昏庸所致,帝王的昏庸,才會造就內亂,你們說父皇是昏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