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來這裡,難道是看著你再把秋水氣走,再把你的父親也『逼』得不認你這個兒子,把你的好『女』婿也趕走嗎?」辛西婭聞聲后,冷笑出聲,一字一頓道。-

「你懂什麼……」李開澤聽到這話,臉上只覺得有些掛不住,低頭嘟囔了一句后,道:「這是我的家事,你先不要攙和,咱們倆的事兒,我們倆以後再慢慢說。」

「我是不懂,但是我至少知道你們華夏人說的知恩圖報。林白為了救你這條命,說成是冒了九死一生的危險,都毫不為過。不僅是你的命,就連你的公司,如果不是林白一手斡旋,現在恐怕也已經換了主人。」辛西婭冷笑一聲,面上滿是鄙夷神情,冷聲呵斥道。

「辛西婭……」李開澤聞言,臉『色』一沉,想要說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神情卻又變了,臉上『露』出懇求之『色』,道:「你先出去,有什麼話我們以後再慢慢說,這畢竟是我的家事……」

看起來自己這個便宜老丈人也不是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的主兒,這耳根子貌似是有些軟啊。看到李開澤這神情,林白心中不禁一動,嘴角更是有笑意『露』出。他著實沒想到,對自己的態度如嚴霜般無情的李開澤,在面對辛西婭的時候,竟然會是這種做派,準確點兒說,自己這位便宜老丈人『性』格裡面怕是有點兒懼內,更準確的說是有妻管嚴。

想到此處,林白不禁向著李開澤的面相看去。這一看不當緊,林白卻是登時樂了,自己這便宜老丈人眉『毛』婆娑下,眉壓眼,兩顴又極低,這正是不折不扣的妻管嚴面相。

所謂眉『毛』婆娑下,說的就是眉『毛』的一端向下生長。()只要是這種面相的男人,在平時生活中,十有**是對於妻子,言聽計從。為什麼會這樣呢?眉眼通肝肺。肝代表脾氣,代表『性』格。而肺代表出氣,代表呼吸。眉『毛』往下生,說明肝陽不足,為人『性』格脾氣必定怕內。

而眉壓眼,則是因為雖然眼生在眉『毛』下,但和眼最接近的不是眼,而是鼻子。眼與鼻最近,而眉又管著眼,如果眉壓眼,能管著鼻最近的眼失去了力量,再讓眉來管,那就有點遠了。 億萬軍婚:首長,寵上癮 ,這個時候,也代表鼻子得勢,旺。鼻子為妻子,自然說明妻子『性』格更為剛強,處事作風更為凌厲。妻子作風凌厲,丈夫作風自然就要軟弱,這種類型的男『性』也必定怕妻。

而顴骨低就更好理解了。因為在面相中,顴骨代表的是權力,代表威嚴,代表能力。如果兩顴低,說明不是一個擅於管理,欠缺威嚴的人。不論身處何地,都絕對是一個被人管的男『性』,沒有主見,往往說的就是這類相格的男人。所以,因此這個,他們也必定怕妻。

以上三種,只要佔據其中之一,基本上都是妻管嚴沒跑兒。而李開澤是三樣全部佔全,這樣的面相,除非回爐重造,否則的話,絕對改不了妻管嚴的『性』格。

當然有的人會認為,對於李開澤這樣的億萬富翁而言,『女』人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怎麼可能會把『女』人看的太重要。但實際上這是一種誤解,因為李開澤是億萬富翁不假,但大前提是他依然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一個既定的『性』格命理。錢雖然可以讓人自信,讓人有足夠的信心,但卻不見得就能改變一個人的『性』格,更不用說是李開澤這三種均沾的面相。

「你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你說誰不是你的家人都好,但偏偏不能說她不是你的家人……」而就在林白在心中揣測李開澤面相的時候,張三瘋卻是氣鼓鼓道:「人家肚子裡面懷著你的孩子,你卻一口一個她不要管你的家事,我實在是想不明白,要是連一個肚子裡面有你孩子的『女』人,都不能算是你的家人的話,那這世上還有什麼人不是你的家人?還是說李大富豪你吃干抹凈,拍拍屁股就想不管這事兒,不想承擔這份責任。」

話語落下,場內頓時一片寂靜。看著李秋水那疑『惑』的神情,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不迭。辛西婭懷孕的這件事情,他是無意間說給了張三瘋,按著辛西婭的意思,是想暫時把事情瞞下來的,是以林白連李秋水都沒有告訴。卻成想,如今竟然被張三瘋給說漏了嘴。

不過就林白看來,其實如今這事兒被大嘴巴的張三瘋一口道破,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以辛西婭那倔強的個『性』,以及李開澤的做派,若是沒人把這層窗戶紙點破,事情不知道還要僵持到什麼時候,說不好真要等辛西婭把孩子生下來了,孩子都不知道父親是誰。

如今這層窗戶紙被張三瘋捅破,雖然事出唐突,但也能打破這份僵持。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張三瘋這句話,無異於是在李開澤心裡邊點了個炸雷,聽得此言,李開澤臉上先是驚喜,然後滿是震驚,有些倉皇的望著辛西婭,道:「辛西婭,這是真的嗎?你為什麼之前不把這件事情告訴我?」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深宮劫:美婢難寵 ,然後望著李開澤,沉聲道:「你不是什麼都懂,什麼都看透了嗎?你既然什麼都懂,還需要我跟你說嗎?」

「辛西婭……」李開澤聞言之後,臉上滿是歉疚之『色』,之前鼓足了的氣勢,此時也是『盪』然無存,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在病『床』上,一時間全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看著氣氛尷尬的場內,李秋水急忙走到林白跟前,扯了扯林白的袖子,壓低聲音問道:「林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麼大的事情,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啊?」

林白聞言苦笑搖頭,見事情已經被張三瘋點破,索『性』也不再隱瞞,便將自己當初在詢問辛西婭為什麼能破開以血引魂時候的發現,以及其他前因後果盡數講給了李秋水。

「爹地……」聽完了林白的話,李秋水頓時連連跺腳不止,有些惱怒的看著李開澤,道。

「辛西婭,我……我……」李開澤聞言,更是覺得臉上掛不住了,滿是歉疚的望著辛西婭,吭哧了半晌,才垂頭喪氣如斗敗了的公『雞』般,喃喃道:「我對不起你,我是真不知道你有了我們的寶寶。可這麼大的事情,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你還能聽得下我們的話嗎?」看到李開澤面上滿是歉疚之『色』,辛西婭也是有些心軟,但嘴上卻還是不願意這樣輕饒了李開澤,話語中滿是怨氣的回應道。

「聽……我都聽……」李開澤聞言神情愈發頹喪,但眼眸里卻還是無法掩飾的欣喜,柔聲道:「我什麼都聽你們的,你別生氣了,坐我旁邊來,別動了胎氣。」

話說著說著,李開澤突然開始劇烈咳嗽起來,而這麼一咳嗽,更是牽動到了他身上的傷勢,一時間痛苦的皺緊了眉頭,雖然竭力忍耐,但還是有呻『吟』聲傳出。

「你們先出去,我跟他說些話。」沉默片刻后,辛西婭抬手抹了抹眼角,有些氣惱又有些心疼的向著李開澤看了眼,然後轉頭對林白和李秋水等人道。

林白和李秋水相視一眼后,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便向屋外走去。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李開澤和辛西婭兩人之間的『私』事,長輩的事情,他們倆小輩在場,也不好說。

「你認不認錯?」等看到林白和李秋水走出房間后,辛西婭緩步走到李開澤的『床』邊,雙眼直視李開澤的雙眼,那目光灼熱的叫李開澤的雙眼不敢面對,躲閃不停。

聽到這話,李開澤面上滿是尷尬之『色』,向著依舊還躺在病『床』上的張三瘋望了眼,然後求助般的向辛西婭看了眼,努了努嘴,嘴角勉強擠出了個笑容。那意思是你看現在有外人在場,就不要『逼』迫我了,我實在是丟不起這個人,你就高抬貴手,得過且過好了。

「你說不說?」但對於李開澤的擠眉『弄』眼,辛西婭就像是沒有看到般,依舊追問道。


李開澤聞言無語,臉上掛滿了苦笑,向著張三瘋瞄了眼,然後又輕咳了一聲,試圖提醒辛西婭,如今病房內並不是他們兩個,而是還有張三瘋這個大燈泡。

正一臉看好戲神情盯著眼前這一幕的張三瘋,在看到李開澤這模樣后,臉『色』一沉,然後做出一幅義正言辭的模樣,指了指自己滿是燎泡的大『腿』,道:「你看我幹嘛,你看看我的『腿』為了替你擋火燒成什麼樣了,我他媽還能去哪?我要是能走,你以為我想聽你這些酸詞兒?」

「你『女』婿有句話說得好,事無不可對人言。事情對了就是對了,錯了就是錯了,你自己做的事情,既然能做,又有什麼不能讓別人聽的?」辛西婭聞言頓時有些忍俊不禁,但還是板著臉,一字一頓的緊盯著李開澤的面容,一幅李開澤不開口就誓不罷休的模樣。

「我說……我說還不成嗎……」李開澤聞言之後,臉上苦笑之『色』頓時愈發深重,梗著脖子梗了大半天,這才用如同蚊子哼哼般的聲音道:「我錯了……」

「聲音太小聽不見,大點聲!」聽得這話,辛西婭頓時笑出了聲,眉眼如畫的掩嘴道。–55789+dsuaahhh+25501456–> 隨着太陽的西落,幷州境內安靜了下來。

但是有一個地方仍舊喧鬧,那就是長安城,經過一夜的奮戰,樂進等人將城門吃力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看破舊不堪的城門,好像下一刻就會被打碎,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敵人太瘋狂了。

尤其是那些羌族人,在嚐到不封刀的好處後,對於進攻幷州城池那是百分之一千的熱情,就算戰死再多,也沒有那琳琅滿目的寶物和錢財好。

真是爲了錢什麼都不要了,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殺,爲了族羣,爲了財富,爲了自己。殺。”

“我的財富,殺!”

“那是我的,給我上!”

嘈雜的怒吼響起,無數奇怪鎧甲的士卒衝了上去。

他們頭戴獸角頭盔,身穿五顏六色的鎧甲,彷彿不是來戰鬥,而是來參加舞會的。

這些士卒出現後,城牆上的曹軍士卒可不這麼認爲。

這幾天,瘋狂的羌族可是讓他們損失慘重,哪怕羌族沒有什麼攻城器械,但是他們的標槍,可是能扔到城牆上,給上面的士卒造成很大的傷害。

尤其是那些強者的標槍,即便是鋼製盾牌也無法阻擋,會被一下子洞穿。

“吭,吭,吭……”高聲的怒吼從這些羌族的喉嚨中發出,將手中的標槍用力的投出。

“嗖嗖嗖……”一時間,附近的天空都是暗了下來。

這是標槍太多,阻擋了上面的陽光,給人的錯覺。

隨着這些標槍的升空,羌族士卒向着長安城發起了攻擊,用僅有的攻城車,攻擊城門。

“咚。咚。咚。”一下,兩下,三下。


到了第三下,城牆上面才發起攻擊。

一塊塊巨石擲下,砸擊敵人和攻城車,不過他們的攻擊,對羌族沒有什麼作用。

特製的鎧甲可以很好的保護他的身體,除非是擊中致命部位,不然是無法一下擊殺。

金錢和美女的誘惑,在加上族中那些已經獲得的榜樣,讓這些沒有享受到財富的羌族更是瘋狂,就算是致命的攻擊也不在乎,只要能攻破敵人的城門,殺進去,就算自己死了,族人也會給自己的家人一份。

這是族長“拿不”肯定的,所以他們纔會如此。

面對羌族的瘋狂攻擊,于禁只有親自衝下去,儘快擊毀敵人的攻城車,至於敵人的標槍,于禁實在沒有辦法了。

軍中精銳都被曹操抽調,前往攻擊袁紹,此刻在長安城內,根本就沒有多少精銳,全是一些普通士卒,還有更多是炮灰,這一個月來,他手下的傷亡超過九成。

“啊,看刀。”一聲輕喝,于禁抽出手中的兵器,對着空氣揮砍一下。

下一刻,一道巨型的刀氣飛出,將沿途的羌族士卒劈成兩半,而刀氣的目標則是攻城車。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沒有攻城車,馬騰派發給羌族不過百輛攻城車,在一個月的使用下,僅剩下十輛,要是摧毀了眼前的這輛,那就只有九輛。

可惜,于禁對此沒抱有什麼希望。

“嗆!”一名壯碩的戰將手持長矛,將於禁的攻擊擋住。

看着他的身影,于禁的臉色有些難看,他就是羌族的族長,目前羌族最強的存在。

“哈哈,手下敗將,速速投降吧,我羌族不殺強者。”羌族族長拿不大笑着。

眼中神光閃爍,這幾日,和于禁的對戰,雖然佔盡上風,但是想要擊殺于禁,還是有些困難。

他就算比于禁強,也是強不了太多,尤其是長安城內還有樂進的存在,他們兩人一起的話,自己唯有逃跑,不然會把性命留下。

“拿不,你要是投降我們丞相,我會替你美言幾句,不會讓你丟了性命!”于禁緊張的看着拿不。

用言語去刺激他,好讓拿不失去鎮定。

經過幾日的交戰,他了解了拿不的個性,那就是唯我獨尊,在羌族內他就是天,就是皇帝,是羌神在大地上的代言人,除了少數幾個人,他誰的話都不聽。

養成了驕傲自大的個性,受不了語言的刺激。

這不,于禁剛說完,拿不就衝了上去,手中的長矛狠狠的刺向于禁,一但刺中,于禁必定重傷。

眼看拿不的長矛即將擊中於禁的時候,一支利箭衝上面射下,要是拿不不躲閃,就會集中他。

感應箭矢的破壞力,拿不暗道一聲“不好”

一個後退,躲開了箭矢。

“嗡!”雖然沒有擊中拿不,但是箭矢射中大地,巨大嗡鳴聲響起。

告訴衆人,此箭的強大。

伴隨箭矢的攻擊,于禁也是衝了上去,讓拿不一陣手忙腳亂,好不容易擊退了于禁。

“該死的漢人,就會偷襲,有本事和我決一死戰!”拿不拿着長矛,小心的看着四周。


通過剛纔的箭矢,他可以肯定,前幾日救了于禁的那個人就在附近,要是兩人形成合圍,他就只有逃跑,除非馬騰出面幫助。

可惜,在不經意間,拿不回頭看了一下遠處的馬騰,發現他面無表情,默默地看着自己,彷彿自己的戰鬥和他沒有一點關係。

在感受馬騰手下的大軍,竟然都是在圍觀,沒有一個上前幫忙的。

此時在場上,都是自己的羌族族人,損失的也都是自己人。

想到這裏,他有點悔恨,但是想到那些金銀財寶,和漂亮如水的漢族女子,他的心又十分火熱。

反正戰利品是按照出力多少來劃分,如果馬騰一直在圍觀,他甚至會叫好,那樣一來,整個長安城都是自己的。

“嗚啦嗚哈,給我殺!”一聲大喝,他後面的羌族興奮起來。

這是全體進攻的怒吼,是他們族長的聲音,只要族長牽制住敵人的兩個強者,他們就有希望攻破敵人的城門。

而沒了城門的漢人,在他們眼中就是待宰的羔羊,可以隨便玩弄。

“嗚嗚,嗚哇,嗚哇!”羌族的語言在長安附近迴盪,羌族展開了全面進攻。

手持骨盾的羌族士卒,防備上面射下的箭矢和巨石,至於手持標槍的羌族,則是一支支射向城牆上面,給下面的攻城車提供掩護。

僅剩下的十駕攻城車,則是分成三隊,殺向長安三門,這是要一鼓作氣,拿下長安城。

不過就在這裏,龐德和馬超那裏,緩慢後撤,將攻擊的主力讓給羌族,他們則是默默的看着羌族的進攻,就如同馬騰一樣,無論羌族是勝利還是失敗,他們不會出手。

隨着羌族的進攻,長安城上面的防禦利器終於開始作用,爲了守衛長安,曹操可是將袁紹那裏繳獲的所有防禦物資都是弄到了這裏,那一架架巨型防禦器械,可是讓敵人痛苦萬分。

但是這些器械維修昂貴,材料稀缺,攻擊數量嚴重不足,所以只要在危機時刻才能使用。

而現在,就是最危險的時候,無論是于禁還是樂進,都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咔。咔。咔。”三聲巨大而沉悶的聲音響起。

巨型防禦器械打開了,鋪天蓋日的箭矢飛出,看那箭矢的模樣,長不過一尺,粗不過半寸,但是整體呈現純銀色,就連飛行的時候,聲音都是一點沒有。

彷彿無形的死神,在悄無聲息之間,奪走敵人的生命。

“啪啪啪……”箭矢過後,所有靠近城牆的羌族,死傷超過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