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二彪看了孫莫愁好一會兒,然後猛的把孫莫愁摟在了懷裏。

“莫愁,謝謝你!

被趙二彪摟在懷裏的孫莫愁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嘿嘿一笑。

抱了一會兒後,孫莫愁朝着屋子裏的王紅霞看了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趕快回去吧!要不然王姐該以爲咱們兩個在這裏沒幹好事兒呢!嘿嘿••••••”

“你要是不說我還不想呢!你這樣一說我還真就想幹點什麼好事兒呢!”一邊說話,趙二彪一邊將手朝着孫莫愁的胸前摸了過去。

“我來了!大奶瓶!”

見趙二彪一副色迷迷的樣子,孫莫愁嗔笑着打開了趙二彪的手,然後對着趙二彪繼續說道:“不要嘛!大白天的不要嘛!王姐還在外面等着呢!”

“就一下嘛!”

“晚上的!晚上的!晚上再說!嘿嘿••••••”

“晚上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嘍!”自從和孫莫愁確立了關係,趙二彪發現自己和孫莫愁的“親密度”突飛猛進。

白了色眯眯的趙二彪一眼,孫莫愁對着趙二彪繼續叮囑說道:“二彪,這件事兒是我自己做主的••••••”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趙二彪嘿嘿一笑說道:“你做的沒錯!王姐現在確實是遇到困難了,我們幫一幫也是應該的!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打斷趙二彪的話說道:“還有些細節我沒有和你說,我當初和王姐說的時候,王姐還不想來,因爲我們兩個的關係,她害怕因爲她的出現而影響了我們兩個,爲了讓她放心,我就說是你你助長讓她過來的,而且我也大力支持!”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看着孫莫愁認真的說道:“你真好!”

“我真好?!”

“對呀!你真好!”

“行啦!行啦!我們趕快回去吧!一會兒王姐該等着急了!”孫莫愁嘿嘿一笑說道。

說過話後,趙二彪和孫莫愁兩個人便端着水回到了屋子裏面。

一見到趙二彪和孫莫愁兩個人回來了,王姐哈哈一笑,然後站起身來對着兩個人說道:“怎麼這麼長時間?!你們兩個在裏面幹什麼好事兒了!?哈哈••••••”

趙二彪一邊示意王紅霞坐下來一邊哈哈的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真是好眼力!哈哈••••••我們兩個剛剛在裏面來了一下!”

“不知道害臊!”一聽到在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就知道趙二彪在和自己開玩笑,對着趙二彪沒好氣的說道。

而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一旁的孫莫愁也白了趙二彪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淨瞎說!誰和你在裏面來一下了!我看你是和自己的右手來一下了吧!”

“哈哈••••••”

“哈哈••••••”


幾個人哈哈的笑了笑後後,王紅霞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以後王姐就是你手下的小兵了!你可得多多的照顧照顧你王姐呀!”

“那是肯定的!不過,王姐,你要乾的活可不少,除了日常物流方面的工作外,還要管我們的飯哦!”


“放心吧!”

這般說完後,王紅霞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極其認真的對着趙二彪和孫莫愁說道:“謝謝你們兩個!”

“王姐說這話就見外了!”

又說了幾句話後,趙二彪忽的拿起了電話。撥出去一個號碼。

“喂,川子,你一會兒和四驢子過來一趟,咱們商量商量明天咱們二彪物流公司開業的事情!” 趙二彪給絡腮鬍子王川和四驢子打完電話沒一會兒後,兩個人便趕到了趙二彪的“公司”。

王川一進屋便對着還沒看見面的趙二彪說道:“趙哥,太好了,我們公司終於要開張了,我們可都等着急了!哈哈••••••”

四驢子搖晃着肥胖的身子跟在王川的身後進了來,而剛剛一進來,四驢子便朝着無理裏面望進來,一邊望着四驢子一邊哈哈的說道:“趙哥,今天不見,咱們公司越來越像樣了!我就知道趙哥絕對不是••••••”

就在四驢子還沒說完的時候,忽的停住不說了。

一見四驢子停住不說了,王川看向了四驢子,而剛剛一看向四驢子便發現四驢子瞪着兩個不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什麼。

絡腮鬍子王川順着四驢子的目光望了過去,也是愣了一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愣了有一會兒,絡腮鬍子王川嘿嘿的說道:“你是••••••你是••••••你是嫂子吧••••••真漂亮••••••真是太漂亮了••••••趙哥真是有福氣••••••”

聽到自己對面的這個絡腮鬍子這樣和自己說話,王紅霞稍稍的愣了一下,然後就哈哈的笑了笑對着王川說道:“你誤會了!我可沒有那麼好的福氣,能夠成爲你的嫂子!我是二彪的朋友,將來也是你們的同事,我叫王紅霞!我應該比你們大一點兒!你們叫我王姐就可以了!”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王川趕快不好意思的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趙哥呢?”

王紅霞回過身去對着後院喊了一聲。

“二彪,有人找你!”

聽到趙二彪在後院應了一聲後,王紅霞便招待着兩個人坐下。

“你應該是叫王川吧?你應該叫••••••四驢子吧?哈哈••••••”

王紅霞剛剛坐下來便展示了自己無比的親和力。

見王紅霞爽朗的很,王川哈哈一笑對着王紅霞問道:“王姐,你說的沒錯,我是王川,他叫四驢子!你是怎麼知道的呀?”

王紅霞哈哈一笑,滿臉笑容的對着兩個人說道:“我聽二彪說過你們兩個,一個滿臉絡腮鬍子,一個特別的胖嘛!哈哈••••••我這麼說你們不介意吧!?”

“王姐這說的是哪的話,我們怎麼會在意呢?”

“不在意就好!不在意就好!”

四驢子趁着王川說話的間隙,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我一看你就是一個爽快人!我和川個也是直來直去的爽快人!咱們以後肯定會成爲特別好的朋友的!”

“那是!那是!王姐就喜歡交朋友!”

“王姐,我以前對趙哥是特別的佩服,特別的崇拜,可是,今天一見到你我對趙哥的崇拜之情有點減少了!”

聽到是四驢子這樣說話,王紅霞趕快對着四驢子不解的問道:“有點意思!你倒是說說爲什麼一見到我,你對二彪的崇敬之情就減少了!”

“趙哥身邊有你這樣一個大美女,他竟然不下手,我對他的審美很是質疑!哈哈••••••”

聽到四驢子這樣說話,王川趕快在下面輕輕的碰了四驢子一下,示意四驢子不要這樣說。

王川的動作王紅霞是看在眼裏的,看了看稍稍有些緊張的王川,又看了看被王川弄得滿臉疑惑的四驢子,王紅霞嘿嘿一笑,然後微微的探出身子,對着兩個人神神祕祕的說道:“你們不瞭解情況!你們趙哥其實已經找到屬於他的那朵花了!,而且,那朵花特別的美!至少比我美!”

一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王川和四驢子齊齊的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過,就在兩個人還沒等說什麼的時候,趙二彪忽的出現了。

趙二彪剛剛一出現便對着王虹吸嗔怒說道:“王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莫愁是鮮花,難道 你說我是一坨牛糞唄?!”

“我可什麼都沒說!是你自己說的!哈哈••••••”

說完話後,幾個人哈哈的笑了笑。

王川哈哈笑過以後看了看趙二彪的身後,然後對着趙二彪不解的問道:“趙哥,我們的嫂子呢?”

“他給你們準備水呢,一會兒就過來!”

“我真有點期待!我倒要看看我的嫂子到底長的什麼樣?”

就在王川這樣說話的時候,孫莫愁端着幾個水杯慢慢的從後院走了進來。

孫莫愁雖然算不上是天生麗質,可是,卻也是清新俏麗,乾乾淨淨,給人一種特別的驚訝的感覺,特別是剛剛走過來的時候,從窗子投過來的一點兒微光撒在了孫莫愁的身上,更顯得孫莫愁清新脫俗。

王紅霞看了看盯着孫莫愁看的兩個人小聲的說道:“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你們的嫂子漂亮吧!”

“漂亮!漂亮!太漂亮了!不過,我覺得還是王姐你更漂亮一點兒!”

“川哥,我覺得還是咱們的嫂子好看一點兒!”

“你們兩個道士不避諱!哈哈••••••”

孫莫愁走上近前和兩個人能打好招呼以後便站在趙二彪的身邊,一副極其乖巧的樣子,讓人看上去有一種忍不住心疼的感覺。

趙二彪看了看身邊的幾個人,然後說道:“現在在場的應該就是咱們二彪物流公司的骨幹人員了!希望通過大家共同的努力可以好好的闖出一番事業!”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川趕快對着趙二彪擺擺手說道:“趙哥,我和四驢子可不敢稱什麼骨幹人員,我們就是跟着你幹,你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就是了,嘿嘿••••••”

“兩位兄弟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了兩位兄弟的!儘管跟着我幹!”

“趙哥放心!”

“這樣,雖然有些着急,可是,我們公司明天必須開業了,你們兩個人簡簡單單的準備一下開業典禮,買些鞭炮什麼的,好好弄着,積累點經驗,過一陣兒還有一件事兒需要你們張羅呢!哈哈••••••”

“什麼事兒呀?”

“保密!哈哈•••••• 等到幾個人走了以後,孫莫愁湊到趙二彪身邊對着趙二彪好奇的問道:“二彪,你剛剛和王川說的另外一件事兒是什麼事兒呀?”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孫莫愁說道:“不是說了嘛!是祕密!祕密!”

見趙二彪不肯和自己說,孫莫愁看了看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你不說我也知道,是不是婚禮的事情?”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在趙二彪的鼻頭輕輕的颳了一下說道:“和我在一起,受到了我的影響,變的聰明瞭,不錯,就是婚禮的事情!等過一陣兒我們好好的辦一場婚禮!”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稍稍的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我覺得咱們還不着急辦婚禮!”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趙二彪吃驚的看着孫莫愁問道:“莫愁,爲什麼呀?女孩子不是應該特別期待婚禮的嘛?你爲什麼說不着急呀?你是不是有了什麼別的想法?”

孫莫愁見趙二彪這樣緊張,嘿嘿一笑對着趙二彪說道:“我能夠有什麼想法,我就是覺得咱們真的不着急辦婚禮的!”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放下手裏面的東西,認真的看着孫莫愁說道:“莫愁,你爲什麼會這麼想?你和我說一說!”

見趙二彪這樣堅定的問自己,孫莫愁拉着趙二彪坐了下來,對着趙二彪認真的說道:“二彪,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忙過這一陣兒最少要需要個把月的,等到那時候距離咱們的寶寶出世也沒多長時間了,你說到時候咱們剛剛辦完婚禮就要辦孩子的喜宴,是不是太頻繁了,我是想着,咱們等等孩子,等孩子出世了,咱們抱着孩子一起參加咱們的婚禮,省的到時候孩子長得埋怨咱們舉辦婚禮的時候不帶着他!”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竟然嘿嘿的笑了,因爲趙二彪一想到不久之後會有一個屬於自己寶寶來到這個世界上,趙二彪的心裏面就莫名的高興。

見趙二彪只是笑着,不說話,孫莫愁看着趙二彪又說道:“二彪,你覺得我說的怎麼樣?到時候咱們兩件事情一起辦也熱鬧是不是••••••”

沒等孫莫愁說完,趙二彪便一把抱過孫莫愁,然後言語溫柔的對着孫莫愁說道:“好的!好的!一切都聽你的!”

“嘿嘿••••••”

就在趙二彪剛剛將孫莫愁摟在懷裏沒一會兒的時候,忽的想起了什麼,對着孫莫愁說道:“莫愁,你剛剛說的話還算不算?”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孫莫愁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對着趙二彪皺着眉頭問道:“當然算了!不過,我剛剛說什麼了呀?”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趙二彪淫笑一聲,然後在孫莫愁的二彪小聲的對着孫莫愁說道:“你剛剛說晚上再說!晚上再說!晚~上~再~說~”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孫莫愁猛的反映了過來,輕輕的在趙二彪的肩膀錘了錘。

“就你壞!你現在還記得呀!真壞!”孫莫愁對着趙二彪嬌嗔着。

“你考不考慮兌現一下承諾?”

看着趙二彪嘿嘿淫笑的樣子,孫莫愁紅着臉,默默的點了點頭。

就在孫莫愁默默的點了點頭後,已經慢慢的開始解開上衣的口子,而就在趙二彪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孫莫愁已經將上身脫得只剩下一件淡藍色的胸罩了。

一件孫莫愁凹凸有致的身材,趙二彪嚥了口口水,然後趕快打住了孫莫愁的動作。

剛剛打住孫莫愁的動作,趙二彪便把孫莫愁給摟在了懷裏。

見趙二彪這樣,孫莫愁不解的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你這是幹什麼呀?是不是有點兒緊張!嘿嘿!這也不是咱們第一次了,怎麼還緊張呢!”

孫莫愁說完話後便等着趙二彪的迴應,可是,過了好一會兒,趙二彪也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