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孩子!”

他連續重重的喊了兩聲,兒子終於沒有喊出來。可是,他眼中的兩行熱淚卻已經流了出來!

“咔嚓,咔嚓,“

站在他身旁的五名血衛見少主生命受到威脅,也情不自禁的握緊了刀柄。可是,有白起坐在旁邊威懾,誰也不敢有任何異動!

“滾回去!“

伊蘭卡斯喝了一句,年輕人瞪着伊蘭卡斯,默默走回到父親身旁,卻始終沒有抹去眼淚!

“總指揮官,小兒冒犯,請您一定原諒!“

迪絡立即向白起道歉道,白起掃了眼委屈的年輕人,

“誰沒有年少輕狂?“


“謝謝理解,您看那錢的事情?“

“可以免去!“

“什麼?“


迪絡,五名血衛,甚至落淚的年輕人都看向了白起,想要知道他這個免除的方法!

“按說,按照你們的身價,每人七八億羅蘭幣,或者魚人幣應該不算高。”

白起剛說到這,就見一衆人全都低下了頭,似乎都很慚愧!

是啊,白起剛纔的做法他們已經看到,那手筆,動則上百億!

他們動則還要爲幾十羅蘭幣爭持!

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

“星盜王國屬於剛剛建立,許多方面有待完善,我,卡斯在治國方面都不太擅長,“

白起說着,就見對面的迪絡一下子擡起了頭,疑惑的看着白起,

“想必諸位已經看到了我星盜王國在宇宙各個國度的招聘啓事!“

白起說到這裏,就連站在迪絡旁邊的五名血衛也擡起了頭,怔怔的看着白起,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白起這句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竟然想招攬我們!”

七人彼此對望,都能從對方的眼神裏讀到驚訝,白起與伊蘭卡斯坐在對面看着幾人的表現,也沒有說話!

迪絡等人雖然不便討論,但是衆人幾個眼神的交流已足矣!

三分鐘後,迪絡轉頭看向白起,

“總指揮官,我們有自己的路要走,所以不打算加入星盜王國!”

“不打算加入?”

伊蘭卡斯驚訝的問道,本來以爲這些人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也料到了他們會拒絕,卻沒料到會反應這麼快!

“別給臉不要臉!”

伊蘭卡斯可沒白起那麼好脾氣了,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短粗的雙手直接摸向了插在腰間的兩柄短刀!

“唰唰唰,”

迪絡的五血衛也齊刷刷的伸手抓緊了利刃,五雙眼睛緊張的盯着依舊微笑的白起。眼前兩個人,最可怕的是白起,最致命的也是白起!

“迪先生有何打算?”

白起站起身來,一步步向七人走來,他每走一步,七人的心跳就加速一分。甚至,白起走到他們跟前的時候,迪絡發現兒子搭在自己背上的雙手竟然變得冰涼無比!

懼怕!無聲的懼怕!

“我,我……”

“迪先生不必回答了,你們既然已存去意,我也不好強逼!”

“謝謝,謝謝,那贖金…..”

“贖金也不用交了,”

白起大度的擺擺手,轉身向伊蘭卡斯走去,走到艙門之前,猛然回頭,

“迪先生,我想與你打個賭!”


“打賭?”

迪絡與兒子互望了一眼,又看了看身旁的五血衛,不明白白起這話的意思,

“我賭迪先生還要欠我兩次贖金!”

“兩次贖金?”

“還要欠你兩次?那豈不是三次了?”

“你怎麼知道?”

迪絡七人心中疑惑不解的看着白起,卻並未將心中的疑惑說出來,全都怔怔的看着白起,

“如果我賭對了,那是迪先生幾人加入我星盜王國可有異議?”

“這?”

迪絡七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白起哪來的胸有成足。與此同時,更對白起的愛才之心有些欽佩!

“小云,你說呢?”

迪絡連續張了幾次口都沒有說出話來,最後竟然問向年紀輕輕的兒子,迪雲活動了一下發涼的手腳,擡眼看着一臉自信的白起!

看到白起的時候,他竟然也情不自禁的受到了白起的感染!

“爸,如果他能救我們三次,我們還拒絕的話,以後也就沒臉在星盜行業混了!”

“你們呢?”

迪絡看向五血衛,事實上,五血衛有今天,完全是迪絡所賜。所以,五人對迪絡幾乎死心塌地!

“大哥同意,我們沒意見!”

五血衛全都表態道,見到白起出手的時候,他們就對白起佩服的一塌塗地,如果能夠在白起手下辦事,對於他們來說,也的確是一件很容幸的事!

“總指揮官,那如果您說的不會發生呢?”

“好說,天意如此,我也就恭祝各位發大財,不會再打擾諸位!“

“總指揮官爽快,這個賭我賭定了!“

迪絡這一刻也沒有了那副慫樣,整個人看起來豪氣無比!

“哼,”

伊蘭卡斯不爽的掃了眼七人,轉身鑽出艙門,跳進神族運輸型飛船離開。

“再見!”


白起衝着七人一擺手,跳進神族攻擊性飛船也悄然離開!

“大哥,你說真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不知道,不過我右眼睛皮跳的很厲害,該不會真的大禍臨頭吧!”


迪絡揉了揉右眼睛皮,目光落在血腥氣瀰漫的D9級星河戰艦內,

“收拾一下我們的戰利品,我們立即離開!“

依舊活着的十多星盜興奮無比的開始打掃D9級星河戰艦,迪絡帶着兒子來到星河戰艦的智能操控室,

“兒子,我們終於有一艘星河戰艦了,就算我們以後不做星盜,就這一艘星河戰艦賣的錢我們一輩子也花不完!“

說着,迪絡興奮無比的撫摸着D9級星河戰艦的每一個部分,手掌所及之處,他的眼神裏充滿了狂熱!

“兒子,我多年的抱負終於將實現了,有了它,我們稱霸羅蘭帝國星盜行業還有阻攔嗎!“

看着興奮的父親,迪雲心中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說不清楚。可是,歸根結底,他總覺得有哪個地方有些不妥! “小云,快來看看怎麼操控它!“

並沒有容迪雲有多少思考的時間,父親興奮的聲音幾乎是吼着喊出來的,

“小云,還愣着幹什麼,快點動手!“

連續被父親吼了兩聲,迪雲的思緒徹底被打亂,再加上年少輕狂的率性,他也撲到了D9級星河戰艦的智能系統前,開始嘗試着按動一個又一個的按鈕!

數分鐘後,D9級星河戰艦浩浩蕩蕩的起航了!

D9級星河戰艦里正在狂歡之際,相隔十多萬公里的星空某處,兩艘龐然大物並排漂浮着,

“白起,我真搞不明白,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放掉他們呢,就算勸不了,直接動手不就行了!“

白起指着眼前N維屏幕上模擬出來的正在移動的那艘D9級星河戰艦,

“卡斯,我可沒說放棄。這艘D9級星河戰艦就是餌!“

“餌?“

“是的,但凡星河戰艦,都會被一個帝國所重視。所以,戰艦上一定會有極其隱祕的追蹤器!“

“你是說,羅蘭帝國一定不會放棄剿滅他們的機會?“

小魔女湊過來好奇的問道,

“可能性很大。不過,可能只是可能,我們需要的是肯定!“

“那需要怎麼做?“

瑪麗也好奇的看着白起問道,到現在,瑪麗是越來越看不明白白起了,

“關鍵就在那個絡腮鬍艦長的身上!“

“那怎麼做?“

“我們再做一個餌!“

“還要做餌?”

本來鬱悶無比的伊蘭卡斯也被白起弄糊塗了,看來,爲了得到迪絡這個人才,白起是煞費苦心啊!

白起伸手指着N維屏幕上的另一個角落,那裏一個小小的光點也在快速的移動着,

“我們現在的目標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