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秀眉輕蹙,正躊躇著要不要下樓去,便見到一道嬌小的身影走向了龍司昊。

而這道嬌小的身影正是陳蘭,她知道龍司昊今晚沒回來,覺都不睡一直在大廳里等著。

原本她是跪坐在大廳里偌大名貴茶几下的地毯上的。

一見到龍司昊回來了,心裡一喜,便立即起身有些的急切的走向了龍司昊。

「少爺,你回來了。」她臉上帶著笑意,雙眼緊緊看著龍司昊,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欣喜與激動。

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深沉的睨著到現在還沒睡的陳蘭,薄唇微微勾起,「怎麼還沒睡?」

他聲音低沉動聽,語氣平淡,聽不出是什麼情緒。

站在二樓旋轉樓梯口的黎曉曼,俯首可以看清樓下的一切,她見龍司昊像是在與陳蘭說著什麼,而且他的態度似乎還很和善,她眯緊了雙眸,垂在身側的纖細小手捏緊了幾分。

「我……」陳蘭看向龍司昊,微微低著頭,臉上微微泛紅,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在等少爺回來。」

話落,她鼓足了勇氣,大膽的抬起頭看向龍司昊。

而龍司昊此刻依舊正眯起眼眸盯著她,俊美的臉上線條柔和,抬步走近她,薄唇微微挑出一道魅惑的弧度,慢慢俯下了身去。

陳蘭見他不但靠近她,還俯下身來,她心裡既欣喜又無比緊張起來,有些欣喜若狂的抬起了下巴,然後踮起腳尖,閉上雙眼,微微顫抖的雙唇有些緊張的湊向了龍司昊。

樓上的黎曉曼見狀,目光一冷,神色清冷的睨著俯下身來像是要吻陳蘭的龍司昊,捏緊的縴手氣的砸到了樓梯的護欄上,心像是被利刃刺中一般,生生的痛了起來。

就在她準備轉身離開時,龍司昊停止了再靠近陳蘭,而是狹眸微眯,目光沉沉的睨著她,唇角勾出一抹盪人心魄的魅笑,聲音低沉,「好香,用的是什麼牌子的香水?」

見龍司昊說自己香,陳蘭笑的臉都快變形了,還一臉嬌羞的小模樣,低垂著頭做出小女兒的嬌羞之態,「是法國的嬌蘭。」

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深邃的睨著她,薄唇彎起,「嬌蘭?嬌媚動人,蕙質蘭心。」

話落,他直起身,往樓上闊步走去。

陳蘭則是因為他剛剛的那句「嬌媚動人,蕙質蘭心」的話,整個人興奮的都快飄飄然了,她一臉欣喜,眼冒桃心的看向龍司昊,激動的喊道:「少爺,你晚上有用餐嗎?如果沒有,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

聞言,正欲上樓的龍司昊腳步微頓,側眸睨向陳蘭,微微斂眸,聲音低沉的問:「你會做飯?」

「會會會……」陳蘭點頭如搗蒜,臉上帶著欣喜與自豪的笑容,雙眼迷戀的看著他,「我可以給少爺做我最拿手的,少爺一定會喜歡。」

龍司昊斂眸,目光深沉的睨了她一眼,薄唇輕抿,「我正好餓了。」

說完這話,他便轉身徑直往樓上走去。

他沒有直接回答說要吃,也沒說不吃,陳蘭咀嚼了一會他的話,隨即一臉欣喜的看向身形快要消失在樓梯口的龍司昊,喊了一句,「少爺,你等著,我現在就去給你做。」


隨即她便欣喜不已的跑向廚房。

龍司昊回到三樓他和黎曉曼的卧室時,黎曉曼正側躺在豪華的圓形大床上,像是已經睡了。

由於黎曉曼沒有打開床頭燈,卧室里有些昏暗,他抹黑,輕手輕腳的走到了床頭,伸手打開了床頭燈,在黎曉曼的身旁坐了下來。

見黎曉曼閉著雙眸,似乎睡的很熟,龍司昊伸手輕撫著她清麗的臉蛋,小指的指腹摩挲著她粉嫩誘人的唇瓣,狹長的幽眸微微眯起,目光深情溫柔的睨著她,「曉曉,我還以為我沒回來,你今晚會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看來我太高估自己在你心裡的位置了,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邊,你都可以睡的這麼香。」

話落,他眸帶深意的睨了她一眼,彎唇一笑,俯下身,吻上她的粉嫩誘人的雙唇。

原本就是在裝睡的黎曉曼沒想到龍司昊會吻她,想到他剛剛在樓下時和陳蘭的一幕,她就氣的想給他一拳,狠狠的踹他一腳。

被窩下的她捏緊了纖細的雙手,此刻的她很不想被龍司昊吻,她恨不得抬起手就給他一耳光,再狠狠的踹上他幾腳,但她又不想醒過來面對他,竭力忍下了想推開他的怒氣,等著他親完了自己離開。

但龍司昊像是與她作對似的,不但沒有離開她唇瓣的意思,還由剛剛的淺吻演變到長舌撬開她的貝齒,霸道的攻進了她的領域。

唇里蔓延進了屬於他特有的清冽乾淨味道,她香舌有些慌亂的退縮,不讓他的長舌攫住她,糾纏她。

可是她越是退縮,他的長舌便似一條靈活的水蛇一般勇猛的截住她的退路,霸道的纏住她,允吸,糾纏……

就在她不想再裝下去,想一把將他推開時,卧室外傳進來一道嬌柔的聲音。

「少爺……」

聞聲,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深沉的睨了眼依舊閉著雙眸的黎曉曼,便離開了她粉嫩誘人的唇瓣,直起了身。

陳蘭走進了卧室,見龍司昊正坐在黎曉曼的身旁,她眼中閃過一抹妒忌,隨即又走近了龍司昊幾步,低著頭說道:「少爺,你是在卧室吃還是在書房?我煮了百合粥,已經送去書房了,需要我去端過來嗎?」

她微微低頭說著,小臉泛紅。

龍司昊狹眸微眯,深睨了眼低著頭的陳蘭,闊步走近了她幾分,俯下身,薄唇貼近她耳邊,聲音低沉的道:「你想的真周到,當然是去書房。」

話落,他直起身,徑直往卧室外走去。

陳蘭見龍司昊出了卧室,心裡是抑制不住的狂喜,轉過身一臉不屑的瞪了眼黎曉曼,便抬高下巴,搔首弄姿,扭腰甩臀的出了卧室。

剛剛龍司昊對陳蘭說的話,裝睡的黎曉曼自然是聽見了,待他們都離開卧室后,她才睜開雙眸坐起了身,清麗的小臉上浮滿了怒氣,纖細的雙手緊緊捏著,尖銳的指甲在手心摳出幾道月牙印。

此刻的她恨不得衝過去將龍司昊和陳蘭這對那啥男女「碎屍萬段」。

龍司昊出了卧室就直接去了書房,他一直在電腦前忙碌,對於陳蘭擱放在他身旁的那碗熱氣騰騰的百合粥,他是連瞄都沒瞄一眼。

跟著他進入書房的陳蘭見他只顧專心處理公事,卻不喝粥,她聲音嬌柔的道:「少爺,這百合粥有助睡眠,你趁熱喝,要是冷了就不好喝了。」

對於陳蘭的話,龍司昊就像是沒聽見一般,依舊專心的看著手上的一份文件,完全當陳蘭是隱形的。

而陳蘭見龍司昊不理會,心裡頭自然不悅,她端起那碗百合粥,笑看著他,「少爺,我喂你吧!」

我借春風嫁予你 ,狹眸微微眯起,目光深沉的睨著她,伸手將她手裡的百合粥接過來擱放在了他的紫檀木辦公桌上,薄唇微微勾起,「我缺一個人私人秘書,你有沒有興趣?」

「我……私人秘書……」陳蘭一臉驚訝的看著龍司昊,眼中滿是不敢置信,她伸手指著她自己,「少爺,我……我可以成為你的私人秘書嗎?可……可我什麼都不懂,我沒有學歷,連……連電腦都不太會用。」

龍司昊像是有所準備一般,從他的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了兩本書來,然後遞給了陳蘭,目光深沉的睨著她,「我讓人給你配備一台電腦,你邊看邊學,不懂再問,很晚了,早點睡。」

變丑以後總有人夸我好看(快穿) ,他便徑直往書房外走去。


話落,他便徑直往書房外走去。

陳蘭盯著手上的兩本厚厚的書,一本是學習計算機的,另一本是關於辦公室文秘的必備全書。

她怔了好一會,翻開看了看,大腦一片空白,當她的目光落在擱放在紫檀木辦公桌上的百合粥上時,才想起龍司昊還沒喝粥,隨即大喊道:「少爺……」


待她轉過身,龍司昊早已經不在書房了。

卧室里,黎曉曼這次沒有再裝睡,而是坐在大床|上,背靠在床頭,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的盯著卧室房門的方向。

再次回到卧室的龍司昊見剛剛還睡的沉穩的黎曉曼此時卻坐起了身,他關好了卧室的門,闊步走上了前,在她身旁坐下,白皙修長的手指正欲挑起她的下顎,便被她避了開。

見狀,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深沉的睨著她,聲音低沉,「我先去洗澡。」

話落,他徑直去了浴室。 待他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黎曉曼已經躺下了,上身赤裸|,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的他上了床,隨即長臂一伸,準備將黎曉曼撈進他的懷裡,可是卻被黎曉曼的胳膊肘往後一頂,正好頂中他的胸膛。

「嗯~!」他悶哼一聲,英挺的俊眉輕蹙,睨著她的背狹眸微眯,再次伸出手箍住她纖細的手腕,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面對著他。

「曉曉……」他垂眸睨著黎曉曼,薄唇彎起,聲音低沉清潤,「還在生氣?」

抓心[娛樂圈] ,「我哪有?」

「真的沒有嗎?」龍司昊狹眸微微眯起,白皙的大手輕捧住她的小臉,目光沉沉的盯著她,「我看看,是真沒生氣還是假沒生氣?嗯,這張臉是越看越美,連生氣的樣子都這麼美?笑起來還不迷死人?是吧曉曉?」

黎曉曼被他沉沉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垂下了眼帘,「嘴巴這麼甜,你吃了蜜吧?」

想到剛剛在樓下看到的他和陳蘭的一幕,她又抬眸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經常這樣哄女孩子?」

龍司昊目光淡掃她一眼,彎唇一笑,「可不就是了,經常哄。」

見他竟然承認了,黎曉曼眯了眯眼眸,「你還真經常這樣做?」

龍司昊淡淡挑眉,薄唇彎起,語氣輕鬆的吐出兩個字,「當然。」

見他說的雲淡風輕的,黎曉曼險些被他氣死。

她捏緊了纖細的雙手,「混蛋。」

見她清麗動人的小臉上浮出一絲怒氣,龍司昊則是微微斂眸,拿起了她纖細的小手,敏銳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心處。

見她手心處有指甲印,他眸底閃過一抹心疼,「曉曉,你是有多生我的氣?手心都摳成這樣了,你不疼嗎?」

話落,他低下頭,親吻著她的手心。

黎曉曼觸電般的身子顫了顫,有些不自在的縮回了小手,「這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效果嗎?別告訴我你剛剛在樓下故意和那個陳蘭眉來眼去的是在試探我對你的真心,要真是這樣,你也太幼稚了。」

龍司昊微微挑眉,綴滿笑意的狹眸深睨著她,薄唇彎起,「曉曉,你腦洞怎麼越開越大?你想太多了,誰說我是在故意試探你的真心?還有,我和那個叫什麼誰來著,我和她有眉來眼去嗎?

見他還不承認,黎曉曼眯緊了雙眸,「還說沒有,你都已經承認你有故意的成分了。」

龍司昊斂眸,依舊是眸帶笑意的深睨著她,薄唇挑出魅惑動人的弧度,「曉曉,你會錯意了,我的確是有故意的成分,但這故意是對她,可不是對你,至於你正好看見了什麼,那都是巧合,還有,我剛剛說經常哄女孩子,我說的是哄你,傻丫頭,除了你,我還會去哄誰?」

「你……」睨著腹黑無比的龍司昊,黎曉曼是又氣又動容,哭笑不得,「那你剛剛那樣說又是故意在氣我了?你……你怎麼那麼壞?混蛋……」

她掄起粉拳砸向他,龍司昊則是順勢接住她的拳頭,將她帶進懷裡。

黎曉曼抬眸瞪了他一眼,故意氣他的說道:「我要睡了,你去別的地方睡,從今晚開始,我要和你分房睡。」

龍司昊狹眸緊緊眯起,目光沉沉的睨著她,「不行,我一晚不摟著你睡,我就睡不著,曉曉,你這一輩子都別想逃離我,除非我死了,否則,任何事都不能構成我放棄你的理由。」

他的話令黎曉曼的心頭一顫,一陣動容,她抬眸緊睨著神色認真的他,蹙了下秀眉,「不許說死,我故意說說而已,你還當真了?」

龍司昊垂眸目光溫柔的睨著她,「你的每一句話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

話落,他雙臂一收,緊緊擁著她,下巴抵在她的額間,白皙的大手輕撫著她的頭,低沉的聲音夾雜著濃的化不開的深情,「曉曉,我就想這樣摟著你,抱著你,這一輩子都不放手。」

心又被他動容,黎曉曼抬眸深深的睨著他,低喚一聲,「司昊。」

「嗯!」龍司昊輕應聲,垂眸目光深情的睨著她,「曉曉,洛瑞說你今天有些不高興,是因為在安泰墓園的事嗎?如果你是因為我今天開槍的事而耿耿於懷,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你明白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黎曉曼因為他的話,緊緊蹙了下眉,隨即抬眸睨向他,神色凝重了幾分的問:「司昊,如果今天夏琳沒有擋在霍雲烯身前,你會開槍殺他嗎?」

龍司昊斂眸,目光深沉的凝視著她,薄唇輕抿,「曉曉,今天是他想要殺我,難道你希望我被他殺嗎?」

黎曉曼睨著他搖頭,纖細的雙手緊緊摟著他的勁腰,頭靠在他健碩的胸膛上,「司昊,我當然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傷害,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饒他一命……」

頓了下,怕他誤會,她又繼續說道:「司昊,你不要誤會,我這樣說絕不是在替他說話,我只是怕你會因為他背上殺人的罪名。」

龍司昊挑眉,狹長的幽眸緊緊的凝視著她,薄唇彎起,「這就是你不希望我殺他的原因?只是因為擔心我?」

黎曉曼抬眸對上他帶著期待的目光,如果她的坦誠可以阻止他們兄弟相殘的話,她也不想再隱瞞對他的真實情感了。

她纖細的小手輕撫上他俊美迷人的臉,清澈的水眸緊緊睨著他,目光深情,點頭說道:「是!我擔心你,我很怕你殺了霍雲烯受到法律的制裁,更怕他傷了你,在你第一次用槍指著他的時候,我之所以會擋在他的身前,不是要保護他,而是怕你背上殺人的罪名,我一直擔心的人是你,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你的感情不僅僅是喜歡了,我已經愛上你了,司昊,我愛你,我所說的那些不在乎你的話都是假的,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總是在傷害你,你一直在為我付出,而我從來沒有為你付出過什麼。」

龍司昊因為她的這一番話,整顆心都被動容了,他白皙的雙手輕捧著她清麗的小臉,狹長的幽眸緊緊的凝視著她,眸底是濃的化不開的深情,「曉曉……」

他激動的低喚一聲,便低下頭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粉嫩的雙唇,白皙修長的五指緊扣著她的後腦勺,吻的非常深情,非常深入……

他等她說愛他已經等了很久了,從他愛上她的那一刻起,他就在等著。

當知道她嫁給霍雲烯后,他以為他再也沒有機會去愛她,可是上天給了他這個機會,不但讓他有機會愛她,還讓她愛上了他。

最讓他幸福的事莫過於她愛上他,嫁給他,和他相伴一生。

因為他吻的太過深入急切,黎曉曼有些承受不住,快要被吻的窒息的她伸手推著他健碩的胸膛。

「唔……司……司昊……唔……我不能……呼吸……了,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