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孤白心中想着, 翅膀如同切豆腐一般將烏龜殼切開了。

“這麼容易?你實在是弱爆了!”傅孤白不屑的說道,這麼容易就領便當了,這傢伙還是天境?

“土遁術而已,你不要得意得太早!” 沒有想到被砍了的 玄武依舊能夠發出聲音,而且還是那種中氣十足的樣子。 土遁?好像是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傅孤白看着玄武重新凝聚的身體,身形一飄,已經離開了幾丈。

“天生爲土元素領導的我,什麼物理攻擊對我來說都是浮雲。”玄武悠然自得的將腦袋探了出來,得意的說道。

“嘖嘖,你這話說的很有信心的樣子?你不知道什麼叫做武裝色霸氣嗎?”傅孤白說着,後面的羽翼瞬間就黑化了,充滿了力量的危機感。

“沒聽過。”玄武搖搖頭,作爲這個世界的人,沒有穿越過是不會知道傅孤白說的霸氣的。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聽過,你只要見識一下就可以了。”傅孤白說着,翅膀無限放大,如同鋒利的刀刃,切向了玄武的烏龜殼。

“這力量我無法防禦!?”玄武雖然不知道傅孤白武裝色霸氣的奧妙,但是還是會感覺到危險,死亡離自己的距離,這就是達到天境後十分的未卜先知,比如說傅孤白的打噴嚏也屬於這一類的範圍。

就在傅孤白的翅膀要切到玄武面前的時候,那巨大的烏龜殼飛速旋轉着離開了傅孤白的攻擊範圍。

“躲得挺快嘛!不硬碰硬了?”傅孤白揶揄一下,看着瞬間就離開自己幾百仗的玄武,他的攻擊自然是落空了。

“我還有幾百萬年的壽命,和你這麼玩命不值。”玄武心有餘悸的說道。

“哦,我瞭解了,你這話的意思就是怕死啊?”傅孤白哈哈大笑,這傢伙肯定是怕死了!所以要不留餘力的吐槽這傢伙,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敢取笑我?小心老子咬你!”被傅孤白這麼取笑,玄武也是忍耐不住的惱羞成怒,但是還是止住了和他拼命的念頭,說道:“你們可以走了。”

“生氣了?想要狗急跳牆了,什麼?等等等……你是再說什麼?我們可以走了?會有這麼好心?”傅孤白還以爲這傢伙真的是狗急跳牆了,沒有想到,沒想到他會放我們走?傅孤白真的是風中凌亂了,按理說,自己帶着他們先知也就是自己的秀兒妹子,來到這裏,就是爲了爭奪妖族的統治權,也就是相當於亂臣賊子的存在,這些傢伙就這麼大方的要放他們走?這麼奇葩的事情是真的嗎?傅孤白很懷疑。

“大烏龜, 你說要放我們走?”還是秀兒比較會說話,直接問道,鶯鶯燕燕們也是一臉的好奇。

“其實……”玄武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傅孤白他們心中忍不住的一顫,這個老烏龜要幹嘛?

“是騙你們的!”老烏龜說完哈哈一笑,接着道:“你們是不是以爲我會這麼說啊?”

好吧,惡趣味的老烏龜!

傅孤白萬惡的詛咒這傢伙睡覺拉肚子,這傢伙到底是打什麼主意?

總裁的逃跑新娘 ?要放我們走?”傅孤白有些懷疑的問道,這傢伙說不定又來一句我沒有這麼說過,他們就感覺真的要被這個老烏龜坑死了,傅孤白肯定要把這個老烏龜先大卸八塊!

“這次沒有騙你們,我說的是真的,好歹你們也是拯救世界的,要是真的殺了你們對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處,現在什麼時代了,不流行什麼打打殺殺了,雖然我們是妖怪,但好歹我們的智商都過了這麼千百年,聰明談不上,情商還是有點的。”

“唷,還真是看不出來啊?”傅孤白一驚,這傢伙腦子這麼好用?還說什麼情商?比那些中二青年要明理多了。

“哼,你才活了幾歲?”玄武不屑於傅孤白的這句看不出來,反而鄙視道。

“就不怕我們再來搶這個統治權?”傅孤白爲了安全起見,忍不住的問道。

“一個人類要統治妖族,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妖族的水比你想得深多了,你以爲就我們這些老傢伙?要是你們真弄出什麼大動靜來,萬萬年的老妖怪出來你們就沒戲了,回家洗洗睡去把。”玄武揮揮手,妖族的底蘊在玄武的話語下,高深莫測起來。

“萬萬年老妖怪?”秀兒聽了老烏龜的話勃然色變,要是真有那種存在,她的那種保護小動物的想法恐怕就要落空,和諧社會什麼的還是等待這羣動物們自然進化還差不多。

“哦,那麼我們走吧!”不過傅孤白就沒有多少猶豫了,底蘊嗎,萬萬年老妖怪也真要出大事纔會出來,哪裏會來管他們天境的事情?說不定就算他沒有阻止孽龍,那些更牛逼的存在出來就可以直接解決了。

“傅孤白,我們這麼快就要走了嗎?不住幾天嗎?”鶯鶯燕燕們卻有另外的想法,竟然想要住幾天?

你丫腦子出問題了?要是沒有我,你們都不知道是化成哪裏的大糞了,還想要住幾天?

“有趣的小丫頭!”玄武沒有想到這羣丫頭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什麼初生牛犢不怕虎,都是騙人的,這些丫頭一看就是見過很多大世面了。還敢這麼說,真是有底氣啊?玄武說着,就來到了鶯鶯燕燕們的面前。

“哇,好大的角啊!”鶯鶯燕燕們看着玄武來到自己面前,有些畏畏縮縮,但是卻忍不住一起湊上前去摸摸玄武龍頭上的鹿角。

這些丫頭,我還能夠說什麼?

從玄武的話裏,看來他並不是喜歡吃人殺人什麼的,傅孤白倒是不忌諱這老烏龜會突然動手。

“……”不過被鶯鶯燕燕們這麼亂弄他的寶貴的龍角,他也滿臉黑線,不過卻沒有惱羞成怒的動手,按照他的話來說,他是有修養的,不屑和這些鶯鶯燕燕們動手。

“真的要住幾天?”兩方說到底沒有什麼仇怨,這些傢伙也不會厚臉皮趕他們吧?傅孤白看向了妖龍,那傢伙很淡定,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

“住半個星期吧!”作爲鶯鶯燕燕們的大姐頭,紅兒,一下子就決定了,其他丫頭也沒有意見,所以直接確定了下來,傅孤白的意見她們基本可以無視!

“……”玄武黑線更勝,不過好歹都是雄性,總有一些紳士的風格,不然被吐槽幾句肯定受不了,對此就沉默了,反正只是一羣丫頭,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真是有趣的丫頭啊,我突然想起萬年前的那羣女孩子們了,當初小花,哎……”一直沉默的那羣小動物也開口了一下,是那頭沒蝸牛殼的蝸牛,遠古蝸牛,不過現在好像蝸牛殼開始重新凝聚了?

聽蝸牛的口氣好像是個有故事的男人,也不會阻止鶯鶯燕燕們住在這邊,所以,事情就很順理成章了,鶯鶯燕燕們心滿意足的住了下來,兩邊和好,那麼事情就這麼圓滿的結局,早這麼說不就好?搞得非要打一架纔可以,哎。 兩邊的事情和平解決,鶯鶯燕燕們歡呼起來,反正對她們這羣天真喪失的丫頭來說,哪裏都是歡樂的聚集點!

“不要撥我的耳朵!”兔子原本是蹲伏在地上睡覺的時候,不知道何時鶯鶯燕燕們就已經聚在旁邊,給他的腦袋掛上了一個花環,紫兒還好奇的玩弄着兔子的耳朵。

“兔爺我要發火了!”兔子甩動他的耳朵,將頭上被鶯鶯燕燕們戴上的花環甩了下來,身形一閃,正要逃離。

“不許跑!”澄澄大喝一聲,一衆鶯鶯燕燕們在她的帶領下,撲向了兔子,都掛在了他的身上。

“兔爺要爆氣了,兔爺爆氣可是很厲害的,你們趕快下來,不然被我氣傷到算你們活該……啊!”兔子正在僞裝出一副土匪樣,但是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尖聲叫了一聲,將正掛在他身上的鶯鶯燕燕們嚇了一跳。


其中皇皇還扯着兔子的耳朵,嬌嗔道:“叫的那麼大聲,好吵啊!”

“不要撓兔爺的肚子!”兔子大眼睛一瞪,雖然說身爲小動物,氣勢沒有幾分,但是好歹也是一頭達到天境的小動物,氣勢還是槓槓的,又萌又霸氣!

“嗚嗚……”看到兔子一臉的不情願,鶯鶯燕燕們如同相約好了一般抿起嘴巴,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快要掉下來的樣子。

“不要哭不要哭!讓你們撓!”兔子似乎得了見到眼淚必須死的病,一下子就慌亂了,趕緊安慰道。

“耶!”鶯鶯燕燕們聽到兔子的話,馬上就歡呼開來,兔子的身高已經有一個成年人那麼高,而鶯鶯燕燕們的身高也就是屬於蘿莉,都掛在了兔子的身上,還有幾個調皮的不斷的撓着兔子。

“啊,哈哈哈,好癢好癢!”兔子被撓肚皮,臉上不斷的露出奇怪的表情,似乎很舒服的樣子,慢慢的坐在了地上,任由鶯鶯燕燕們撓着,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沒趣,這樣就睡着了。”看着兔子被撓了幾下就入睡了,所以鶯鶯燕燕們撓了一會兒就覺得很沒有意思了,鄙視道,然後眼神一起環遊周圍,三三兩兩的跑到了旁邊。

“小樹苗,你的鼻子怎麼這麼長!”紫兒跑到了小樹苗人的身前,好奇的問道,因爲小樹苗的臉似乎完全是由坑坑窪窪的木頭堆積而成,呼吸什麼的自然是不用,但是基本的作用還是有的,加上爲了美觀,鼻子什麼的直接是一根木頭的形象。

“……” 小樹苗人沒有說話,他對於自己說,要淡定,雖然兔子舒服得睡着了,但是這羣鶯鶯燕燕們就不理兔子了,所以只要不搭理這羣鶯鶯燕燕們,說不定他就倖免於難了!

“剛纔看到他好像還是可以說話的啊,現在怎麼不說話了?”鶯鶯燕燕們有些疑惑的說道,圍繞着小樹苗人討論起來。

而作爲天境,樹苗人自然是不屑於欺負這羣小丫頭,但是剛纔他纔想要取笑兔子,不能夠步他後塵,免得連笑話他的機會都沒有了,至於使用術法將這羣丫頭趕走?拜託,好歹都是客人,雖然有些調皮,不過是小孩子而已,跟人家用什麼術法?就算是拳頭大才是硬道理,但是這麼做他肯定會被兔子玄武他們鄙視的,連對付一些手無寸鐵的人類都要術法什麼的。

“眼睛睜得大大的,明明在聽我們說話,爲什麼不搭理我們?!!!”青兒有些惱怒,指着一動不動的樹苗說道。

“……”樹苗上的人臉只是裝飾而已,又不是真的,當然是睜着了!樹苗人心中吐槽着,心想自己是不是要開口訓斥這羣丫頭一頓,他可和兔子不一樣,看到女孩子掉眼淚就會心軟。

“哼,不理我們!”鶯鶯燕燕們賭氣了,撇下了小樹苗,但是還沒有等小樹苗舒緩了一口氣,災難過去的時候,鶯鶯燕燕們已經將睡着的兔子架了過來。

這羣丫頭要做什麼?我不動,我不動!等這羣丫頭膩了就會走了!趕緊離開!

樹苗人眼睜睜的看着兔子逼近,特別是眼前不到一米的那顆大兔牙,背後冷汗直流,這傢伙昨晚肯定有沒有刷牙!有口臭啊!

“一二三!扔!”鶯鶯燕燕們擡着兔子,將兔子的嘴拉開,咬在了樹苗人長長的鼻子上。

“咔嚓!” 兔子依舊在睡夢中,沒有發現自己咬到的是什麼東西,還以爲在夢中碰到了自己最喜歡的胡蘿蔔,鋒利的牙齒一口就啃了下去,發出喀嚓喀嚓的嘣咯聲,雞肉味!

“……”樹苗人還是沉默,心中已經將兔子罵了個千百遍,這吃貨,睡覺!睡什麼覺!

“好沒意思啊,這小樹苗就是不說話,傲嬌了!” 我乃全能大明星

鶯鶯燕燕們歡快的去找老鷹了,不知道離開後兔子和樹苗人發生的情況。

“靠,你爲什麼要打擾兔爺的美夢!”鶯鶯燕燕們不住,樹苗人終於爆發了,一下子氣勢彭發,將兔子給彈開,也彈醒了,兔子被打擾清夢,頓時怒火奔騰!

“你的美夢就是我的鼻子!”樹苗人也不是吃素的,指着被兔子咬斷的鼻子,怒斥道。

“胡說,兔爺我吃的明明是胡蘿蔔,怎麼會吃你那個沒有任何味道的鼻子!”兔子哪裏會承認,而且也沒有記憶,更不知道鶯鶯燕燕們對他做了什麼喪失的事情。

“看我揍死你!”被鶯鶯燕燕們玩弄的窩火到現在終於爆發了,木頭拳一下子打向了兔子的臉,一下子就紅腫了。

“你敢打我!”兔子雖然是吃素的,但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頓時揮舞着他的兔掌,甩向了樹苗人。

“你還有理了!”聽到兔子這麼說,樹苗人更是火冒三丈,和兔子就開始了大戰三回合。

當然這一切鶯鶯燕燕們是不知道的,只有注意着鶯鶯燕燕們動靜的傅孤白看到了,也怪兔子和樹苗人靠的比較近,纔會發生這種事情,要是離遠點,鶯鶯燕燕們說不定就懶了。


傅孤白心中一笑,看着鶯鶯燕燕們已經跑到了老鷹的面前,要老鷹帶她們去兜風。

純潔的眼神讓老鷹心頭一軟,直接答應了下來。

這頭老鷹還真好說話啊?

傅孤白看着鶯鶯燕燕們慢慢的爬上了老鷹的身體,直接起飛,緊接着就是鶯鶯燕燕們歡呼的聲音,哎,這羣丫頭還真是什麼都不需要顧慮。

既然鶯鶯燕燕們有老鷹保護,傅孤白也就放心下來,好歹都和平解決事情了,那麼兩方就沒有什麼必要猜疑,天境高手會這麼小氣量嗎?

傅孤白直接來到了遠古蝸牛的面前,那傢伙現在沒有蝸牛殼難看極了。

“你來幹嘛?”遠古蝸牛對於傅孤白可沒有什麼好顏色,這個可是破壞它風吹雨打都可以安居樂業的地方,現在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夠凝聚一個蝸牛殼出來,能爽啊?

“真不好意思啊,沒有想到會是你的蝸牛殼。”傅孤白也不是那種厚臉皮的傢伙,至少犯了錯還是要認錯的,改不改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算了,百八十年後我的蝸牛殼就會重新出來了。”蝸牛說着,身子飛速的縮小,直接化成一個人形,好像是傅孤白所見到的第一個妖怪化形得最徹底的,孽龍不算妖怪。

“話說,妖龍呢?”傅孤白乾笑了幾聲,爲了緩解尷尬,直接找了一個話題。

“反思去了。”遠古蝸牛化成人形,就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老年人,好像行將就木,但是依舊是風騷半邊天的感覺,一襲白衣,問題是身材佝僂,氣質是有,但是一看就是猥瑣大叔的形象。

“反思?”傅孤白倒是好奇了,也沒有鄙視遠古蝸牛化形後的形象,追問道。

“當初他和蠻族的那個族長做了一個協議,打算要佔據乾坤帝朝的, 可惜野心雖然不小,但是稱霸這種事情,我們還是懶得做了,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了。”遠古蝸牛沒有忌諱, 狂女翻天︰墮落斗神,撩一個 ,直接將事情說了出來。

“嘖嘖,現在的小年輕都這樣。”傅孤白搖搖頭,呵呵的笑了兩聲,發覺沒有什麼話想要繼續下去,而這傢伙也懶得搭理他的樣子,傅孤白還是識趣的走了,這傢伙纔是真正的懶啊。

……

“哇,再飛高點!”鶯鶯燕燕們現在在天上三千丈高空,觸摸着雲端,臉上歡快,催促着身下的老鷹。

“再上去的罡風我怕你們承受不住,還是算了吧。”雖然這樣做很輕鬆,但是老鷹還算是有點良心,爲了保障鶯鶯燕燕們的安全,還是說道。

“老鷹哥哥,你那麼厲害,罡風來了你還不能保護我們嗎!”鶯鶯燕燕們又嬌又嗲的聲音讓老鷹渾身舒服,看來他就是一個屌絲了,平日裏都是寂寞的宅男,好歹有妹子,讓他心甘情願被髮幾張好人卡。

“那就上去看看吧,不過要是想要星星我可是摘不到。”老鷹自然是開心的答應了,身上升起防護罩,將鶯鶯燕燕們保護起來,然後就是繼續升空,讓鶯鶯燕燕們見識一下更上面的場面。

……


高空之中,傅孤白和玄武站在一起,看着身下的無盡大山。

“話說,你糾集了那麼多人,應該不是爲了來和我打一架吧?”傅孤白已經在玄武的面前,將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

“當然是……不過你認爲這有可能嗎?”玄武總是有點惡趣味的,話說的第一句都是唬人的。

“靠,你丫能不能不要這樣!”傅孤白被這傢伙的惡趣味噁心到了,忍不住的吐槽道。

“算了,告訴你也無妨,我們都是打算去參加天脈論武而已。”玄武直話直說,讓傅孤白開始沉思起來。 似乎玄武也看出了傅孤白的疑惑。

“你想知道天脈的祕密?”玄武突然笑了,看上去十分的老奸巨猾。

“看你這個樣子好像有什麼不良企圖啊?”傅孤白對於這個老傢伙雖然說有點好感,可惜了這幅猥瑣的樣子。

“你這麼說我的話,我就不把天脈的祕密告訴你了。”玄武皺着眉頭,不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