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筱筱哼哼一聲。

“遲早是我的。”

程筱筱一擡頭,發現楚雨晴在發呆,伸手在楚雨晴眼前晃了晃。

“雨晴,想什麼呢?”

楚雨晴回過神,“沒……沒什麼。”

“雨晴,就之前那個R國的山本孝川你還記得嗎?”程筱筱問道。

楚雨晴點點頭。“怎麼了?”

“他之前帶了一大幫子國外客戶來我們公司參觀,來了好多國家的客戶,但是翻譯耳機不夠用,我們的翻譯也不夠。

我當時都快急哭了,但是你猜怎麼着?”

“怎麼了?”

程筱筱又一次摟住王浩。

“他!土包子!一個人,頂七個翻譯!

你不知道,當時都給我看傻了,各種翻譯他都會。

事後那個山本孝川當着我的面還想挖土包子去他們公司。

昨天臨睡之前又給我發消息想聘請土包子過去,在他們公司做國際運營顧問。

年薪五百萬,任何他們公司商業覆蓋的國家都送土包子一棟房子,衣食住行全部報銷。

一年還放三個月的假。”

楚雨晴愣了良久,“這個條件的確很誘人。”

程筱筱道,“但是土包子沒要。”

王浩吃了口菜,“沒多少東西,要它幹嘛?”

“什麼叫沒多少東西?很多人一輩子就奔了一棟房子。你這一下子這麼多房子,年薪五百萬還三個月假期,衣食住行報銷,這加起來和年薪千萬有什麼區別。”安然也有一些眼熱。

王浩不以爲意,“我不喜歡給人打工。”

正說話的時候,王浩的手機一陣振動。

掏出來一看,發現是雷小花打來的電話。

站了起來朝着外面走去。

接通電話。

“怎麼了?”

那邊傳來雷小花的聲音。

“老大救我!” 王浩微微一楞。

“怎麼了?”

“小孩沒娘,說來話長,你先來救我。”

“說地方。”

“紅圖酒店1010。”

一紙婚約:天才寶腹黑爹 ,已經大概想到了怎麼回事。

會到包廂。

“怎麼了?”程筱筱仰起臉問道,

“我有點事,出去一下,你們吃吧,別等我了。”

“我陪你一起去。”程筱筱站了起來。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出了飯店,王浩開車朝着紅圖酒店而去。

到地方一進門,王浩就看到一樓大廳坐着幾個人人,都是外國人,不知道在搞什麼,幾個人哈哈大笑。

王浩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八字鬍給旁邊一個絡腮鬍大漢使了個眼色,絡腮鬍大漢看了過來。

王浩只是掃了眼,朝着電梯走去,


絡腮鬍大漢走了過來,跟着王浩一起進了電梯,看到王浩摁了一個十樓。

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絡腮鬍大漢伸手擋住了,門重新打開。


外面的八字鬍帶着幾個人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幾個人一起站了進來,把王浩爲在中間。

王浩手腕微微離褲腿一段距離,只要這幾個人想要動手,王浩能在十秒鐘只能把幾個人亂殺在這裏。

一直到下了電梯。


幾個人都沒動手,從電梯門反射的鏡像上面來看,幾個人都通過電梯門看着王浩。

下了電梯,王浩直接朝着1010房間而去。

那幾個人沒有跟下來。

到門口的時候。

王浩敲了敲門。

沒人開門,王浩擡起手腕,正要用手錶開門的時候。

門開了。

伴隨着門打開。

裏面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就頂着王浩的腦袋。

可是就在那人現身的一瞬間。

王浩擡手往上一推,往前一搓又往回一拉。

那把槍就到了王浩的手中。

王浩端着槍。頂着那人的腦門。

用腳關上門,王浩看向裏面。

是個長長的玄關,玄關之後是一個客廳,客廳再裏面是一張大水牀,雷小花就穿着一個睡袍,被四仰八叉的綁在了牀上。

在牀旁邊還有一個大漢,二百來斤,但是看起來並不胖,給人一種很壯實的感覺。

就像是一座肉山一樣。

懷裏抱着一個很漂亮的外國女人,穿的很涼快,皮膚很白,兩條腿又長又白又直又嫩又細。交叉在一起,媚眼如絲,看的人不由得口乾舌燥。

大漢身後還站着兩個大漢,都戴着墨鏡,手中都端着槍正對着門口的王浩。

王浩推着身前的大漢往裏面走。

就在剛走出玄關的一瞬間,旁邊一道光影一閃而過。

王浩往後一退,隨即就是一腳。

腳下踏着一隻手,一隻握着刀的手,正是躲在旁邊埋伏王浩的人。

王浩手中槍口頂着大漢。

“朋友,大家都是出來做生意的,這樣不太好吧。”

壯漢端起一杯紅酒。

“錢呢?”

“什麼錢?”

壯漢神色不悅,“沒錢你拿什麼贖人?”

王浩咧嘴一笑,“仙人跳啊。”

昨兒雷小花說約了個大洋馬,王浩就沒管,今天雷小花說了救他又說了地點,王浩就想的差不離了。

這小子缺點只有一個,那就是每天晚上必須抱着女人睡覺,國內的女人還不抱,專門抱着大洋馬睡覺。就感覺抱別的他咳嗽一樣。

壯實大漢晃動着紅酒杯。

“別說的那麼難聽,仙人跳指的是沒有辦成事兒就被騙了錢,你這個朋友,已經把事情做了,那就不叫仙人跳了。”

王浩哦了一聲,“對,沒錯兒,那應該叫嫖了是吧。”

壯漢喝了口紅酒,“別把話說的那麼難聽,做生意嘛,皮肉生意也是生意,你說是不是?”

王浩咧嘴一笑,“道理是這麼個道理。

錢我沒帶,多少錢你說,我讓我帶來給你。”

壯漢從旁邊拿起來一根雪茄。

旁邊的漂亮外國女人給壯漢點上,壯漢吸了一口,嘴對嘴給女人呼了一口煙霧。

重生之超級毒後 ,口中緩緩冒着煙。

“十萬。”

王浩咧嘴一笑,“朋友,十萬是不是有點高了,銀州市可沒有這個價啊,就算是鑲了鑽也不值這個價。”

壯漢眼中怒色浮現。

“我說十萬!現在就要!要是不給錢,那就得留一個零件!”

王浩槍口撓了撓腦袋。

“留一個零件也行啊? 英雄聯盟之開掛中單 ,你這樣吧,你把他吊剁了,應該能值十萬。”

雷小花一聽這話,“老大!你別搞我啊,我們老雷家還靠我傳宗接代呢。”

壯漢雙眼宛若鷹隼。

手中的槍抓起來朝着雷小花就是一槍。

雷小花連忙往後一羣,褲襠位置的牀上,被打破了一個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