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你剛才太逗了!」沃龍那憨厚的面容上盡顯無辜之色。下一刻,沃龍雙腿閃起一道青色的鬥氣瞬間遠遁。

「沃——龍——」月夜殤此時的臉上已經變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而唐宛若和林鳶兒看著他們二人的這幅模樣,再也忍不住,互相扶著肩膀吃吃的笑了起來。

就在月夜殤打算找沃龍去報仇之時,麥瞳邪從營帳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他出來之後,眾人收起了嬉笑,第一時間圍上了麥瞳邪。

「呃,你們要幹嘛?」麥瞳邪可憐兮兮看著他們的問道。

「蕭然哥哥怎麼樣了?」唐宛若關心的問道。

麥瞳邪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右胸,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們要對我做什麼呢,要知道我可不是隨便的人。」

「你隨便起來也不是人,快說!」月夜殤惡狠狠的說道。

麥瞳邪嘿嘿一笑,「我隨便起來是不是人你怎麼知道?別動手,別動手,我說還不行嗎?」

看著眾人作勢預打的神態,麥瞳邪收起了那玩世不恭的樣子,將之前蕭然身上發生的事情與他們說了一遍。

「也真是為難他了,在這個年紀經歷了這麼多事,身上的重擔也增加了不少。」月夜殤關心的道。

沃龍道:「還是我們好啊,只需要將自己鬥氣等級提升,自身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麥瞳邪看著月夜殤四人說道:「我覺得,既然老大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擔子有些重。那麼不敢他是否能承擔的了,我們這些做兄弟的都應該為他分擔一些。這樣老大也能輕鬆許多。」

月夜殤和沃龍點了點頭,表示著同意。

唐宛若看著麥瞳邪問道:「他都沒事了,為什麼還不出來呢?」

麥瞳邪苦笑道:「誰要是說老大不是得天獨厚,我就跟誰急!老大太厲害了,看他那樣子彷彿是剛解開了心中的枷鎖。就在下一刻的時候,他體內的鬥氣好像的突破了。現在正處於修鍊當中呢,我們還是先不要打攪的好,等老大修鍊結束之後,他自會出來的。」

月夜殤看著沃龍道:「麥瞳邪剛才與蕭然溝通,應該是累了。蕭然正在修鍊,你我去為他護法吧!畢竟這軍隊當中,這裡不比學院,不一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沃龍點了點頭,道:「我沒問題,走吧。」

月夜殤看著唐宛若,「宛若妹妹,護法的事情交給我們,你也到一邊休息一下吧。同時注意一下,軍中有人來的話,你也幫蕭然先攔下來,告訴他們蕭然在修鍊。」

「好吧,辛苦你們了。」說完之後,唐宛若獨自一人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就那麼坐在地上,閉目養神了起來。

月夜殤看著沃龍,「走吧,等蕭然出來之後再和你算賬。」

「呃,我真不是故意的。」沃龍一臉無辜的跟在了月夜殤的身後。

麥瞳邪看著此時臉色微紅的林鳶兒,暗道這些兄弟還真是會為他創造機會呢!

營帳內的蕭然此時已經沉浸在了自己意識當中,完全忘記了外面的夥伴們之前對他的擔心,全身心的進入到了修鍊當中。

隨著麥瞳邪的勸慰,蕭然的心中開朗之後,他體內的鬥氣運轉速度突然急轉起來。

蕭然自從出關之後,在覺醒者二十八級的境界上已經停留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雖然每天依舊進行著修鍊,可是他體內的鬥氣時時未達到可以升級的境界。可是就在這時,他體內的鬥氣爆發了,宛如失去了理智一般瘋狂的衝擊著蕭然體內的經脈。

對於體內鬥氣的衝擊,蕭然絲毫沒有顯出慌亂之色。這一刻他已經等的好久了,可以說最近他每天都在等著鬥氣再次突破的到來。

並沒有理會體內那火紅色的鬥氣,而是按照這霸神決心法上的運行方式,逐漸的將體內急速運轉鬥氣控制了起來。

先是默運霸神決,控制體內鬥氣的橫衝直撞。在鬥氣運行的速度恢復了正常之後,再按照以往的修鍊方式開始了運轉。感覺到鬥氣漸漸地恢復了以往的速度,蕭然漸漸的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要是說體內的鬥氣橫衝直撞蕭然並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鬥氣在急速運轉的時候,他依然能感覺到經脈帶來的一絲疼痛。但是自從擁有了霸神決之後,蕭然就並不擔心了。只要自己按照霸神決上的方式來進行修鍊,體內的鬥氣就會很快的進入到正軌當中。

營帳之外的沃龍喃喃的道:「也不知道蕭然這次修鍊之後會達到什麼樣的境界。我怎麼感覺自己已經漸漸地追不上他的腳步了呢!」

月夜殤苦笑了一聲,道:「何止是你啊,我記得剛進入斗神學院的時候。我的鬥氣等級和蕭然是差不多的,可是到了現在,我依然是覺醒者二十五級,並沒有什麼進展。而我記得蕭然在晉陞堂展現的是覺醒者二十八級,這才沒過多長時間,他又要突破了。我真懷疑他的修鍊速度是不是有些逆天了呢!」

沃龍委屈的道:「你還好呢,都已經覺醒者二十五級了,也算是和蕭然有得一比。可是我呢,自從達到了覺醒者之後,始終停留在二十三級,這都這麼長時間了。依舊沒有進展。」

「別著急啊,我也有修鍊速度慢的時候。」

———————————

今天的三更結束,明天開始又要進入爆發了。夥伴們,準備好你們的鮮花了沒! 月夜殤和沃龍順著聲音來源回頭望去,只見身著白色勁裝的蕭然面帶著微笑從營帳中走了出來。通過月夜殤二人的觀察,蕭然這次修鍊之後給人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依舊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不過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身材發生了些微妙的變化。雙肩給人的感覺更加寬闊了,身材看上去也變得修長了許多,更重要的是那身白色勁裝彷彿已經滿足不了那健壯的身軀了一般。

月夜殤和沃龍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那白色勁裝的覆蓋下,蕭然的身體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似乎舉手投足之間都包含著用不盡的力氣一般。

再看蕭然的面龐,原本略顯稚嫩的神情似乎在他的臉上已經悄然消失。此時流露而出的是一絲沉穩,面龐之上稜角分明,雙眸之中偶爾能看到一絲精光閃爍。

蕭然看著他們二人,不禁失笑道:「怎麼?不認識了嗎?」

讓蕭然意外的是,月夜殤和沃龍竟然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道:「確實好像不認識了!」

月夜殤繼續問道:「你突破了?否則為什麼會讓我感覺彷彿不認識了呢!」

月夜殤說的並沒有錯,在他的眼中此時出現的,完全就像是另外一個蕭然似得。從他的身上月夜殤能清晰的感覺到有些危險的氣息。

蕭然搖了搖頭,道:「差一點,就差了一點啊,真是有點可惜了!」

沃龍滿臉委屈的道:「差一點?要是不差這一點的話,你還讓不讓我們活了?還能不能繼續愉快的玩耍了!」

蕭然嘿嘿一笑,「怎麼,你想試試我的實力如何么?正好,剛剛修鍊完,我也想找個人痛快的來上一場。」說著,蕭然還裝模作樣的擺出了準備戰鬥的姿勢。

沃龍急忙擺了擺手,「還是算了吧!雖然我是個好戰分子,但是我並沒有被虐的傾向,你還是找別人吧。」

月夜殤道:「別鬧了,蕭然,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們以後應該怎麼做?這都到狂虎師團兩天的時間了,我們總不能一天天就這麼過下去吧。如果是這樣的話,貌似根本鍛煉不出什麼。」

蕭然點了點頭,道:「這樣,你去把麥瞳邪、林鳶兒還有唐宛若叫到咱們的營帳里吧,我有事情說。」說完,轉身回到了營帳里去。

月夜殤看著蕭然的背影,喃喃的道:「他確實不一樣了,在剛才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居然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上位者的威勢。」

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未多想什麼,轉過身就去找麥瞳邪他們了。

蕭然看著此時坐在他身邊的五個人,道:「我們來到這狂虎師團已經兩天了,在此期間第一天我們完成了一個出色的任務,那就是順利的按照規定時間到達了西城門的位置。緊接著,我們這二百人又與那精銳的狂虎大隊硬拼了一場,可以說最終是以完敗收場。不過由此可見軍隊中對我們的培養是不容忽視的,可以說是非常的嚴苛,你們應該能感覺得出來,剛剛來到這裡,我們的日子卻是並不好過。」

五人聽著蕭然的話全部都點了點頭,沒有一個人發出一絲聲音。因為他們都知道,蕭然肯定還沒有說完。

蕭然目光掃視了一下,面色沉重的道:「今天我聽希爾大隊長跟我說,我們明天開始就要接受訓練了,為期大概是三個月的時間。可想而知,未來的這三個月我們可能就要在水深火熱中度過了。不過我希望大家都不要抱怨,因為你們都看見了狂虎大隊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我敢說,只要我們這二百人在未來的三個月中堅持了下來,那麼我們在三個月之後將會有著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唐宛若看著蕭然,「蕭然哥哥,你放心。我和鳶兒是不會拖後腿的。自從我們來到的軍營當中開始,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

蕭然點了點頭,從唐宛若的神情當中他能夠看出來竟然帶有那麼一絲的欣慰,這倒是讓蕭然有些摸不著頭腦。

麥瞳邪道:「老大,我也不怕苦,只要你在這軍營一天,我就會陪著你一天。」

沃龍翁里瓮氣的道:「只要能提高戰鬥水準,再苦也值得。」

月夜殤緊接著沃龍的話,「同意。」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的話,那麼就不允許有一絲的抱怨。好好的接受這三個月的訓練。但是,你們不抱怨,外面那些學員們可並不代表不抱怨、不喊苦。這樣,為了以後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團隊,你們都要給我扛起責任來。有問題嗎?」蕭然環視了一圈,目光所過之處,大家都能看見他眼中的一絲威嚴。

五個人齊聲的道:「我們沒有問題。」

此時的營帳之內就好似一個小型的指揮所一般,大家都在等待著蕭然下達命令。

蕭然道:「唐宛若、林鳶兒。」

「在。」唐宛若二女嚴肅的應了一聲。

蕭然看著二人的眼睛,道:「從明天開始訓練起,你們二人要負責起女學員們的心裡變化,如果有人出現堅持不住的狀態,馬上向我彙報。」


「是。」

蕭然又將目光看向了另一邊,「月夜殤。」

「在。」

「從今天晚上,你去一趟月夜教官的指揮部,向他,明天開始師團中給我們二百人的伙食標準要求務必提升,一直堅持到三個月訓練結束。」

「是。」


「麥瞳邪。」

「在」

「明天訓練開始,你要負責所有男學員們的心裡變化。如果有忍不住要退出訓練的,可以不用向我報告,我允許你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務必讓他們都在這三個月當中堅持下來。如果在執行的時候有負擔,可以找沃龍幫你。」

「是。」麥瞳邪再次試探的道:「真的可以用我的方式嗎?」

蕭然點了點頭,「只要他們第二天能繼續訓練就可以。」

聽著蕭然的這句話,麥瞳邪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猥瑣般的笑容。

————————

今天是2月1日,新的一個月開始。曉然答應過大家,從1日開始將再次進行無限量爆發。但是就在昨天,曉然家裡的電腦需要寬頻改光纖,應該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能恢復正常。在這幾天,更新依舊會按照每天三更。

曉然答應大家,只要家裡光纖準備就緒,《霸神降世》立刻就會進入爆髮狀態。

新的一個月,《霸神降世》需要大家的支持,求鮮花、訂閱! 最後蕭然將目光看向了沃龍。

沒等蕭然說話,沃龍便主動的喊了一聲,「在。」

蕭然微笑道:「沃龍,你的任務是協助麥瞳邪。在他不需要你的時候。我要求你額外單獨訓練,最少每天要兩個時辰。」

「呃,這是為什麼啊!」沃龍那憨厚的面容上頓時流露出了疑惑之色。

蕭然道:「不為什麼,就因為你身上的肉實在是有些多了。我擔心你以後會被大家甩下,所以除了每天的訓練,在麥瞳邪不需要你協助的時候,你必須要進行額外訓練。」

「不要啊!」沃龍頓時發出一聲悲呼。


就在沃龍準備抗議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蕭然的嘴角有些上翹,雖然面龐上依舊帶著微笑。可是給沃龍的感覺卻很不踏實。

果然,蕭然接下來的一句話頓時讓沃龍變得萎靡起來。

「你的額外訓練,由我們大家共同監督。如果你要是偷懶的話,那麼。。。。。。」

沃龍看到,足足五隻大小不一的拳頭在自己的眼前搖晃著。

沃龍委屈的道:「好吧,在強權勉強我只有選擇認慫了。」

蕭然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沒什麼事的話就散了吧。月夜,麻煩你了。」

月夜殤無所謂的道:「這點小事,不麻煩。」說完,朝著蕭然微微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蕭然感覺到,月夜殤在微笑的時候,自己的身上總是會不自覺的起滿了疙瘩。這個毛病都已經快兩年了,到現在還沒有消失。

月夜殤走後,唐宛若不明所以的看著蕭然,「為什麼要求提升伙食標準呢?」

蕭然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麥瞳邪。對於他來說,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個領導者。既然決定了就一定要做好。而自己有提升的同時,他也想讓身邊的人跟著一起進步,所以他才等待著麥瞳邪為唐宛若解答疑惑。

麥瞳邪沉思了片刻,接著唐宛若看到麥瞳邪的眼中流露出一絲恍然大悟般的神情。

麥瞳邪抬起手抓了抓後腦,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老大的意思應該是我們這二百人全部都擁有鬥氣,而平時修鍊的時候,鬥氣的提升是可以提升身體素質的。而老大要求提高伙食應該有兩點,第一,我們畢竟年紀還小,身體還有著可以提升的優勢,所以藉此機會,要讓所有人都得到一個好的提升自身素質的機會。每天的訓練強度應該不小,我們消耗也會變得很大,如果伙食提升的情況下,在我們體力消耗的時候,能吃到一些可口的飯菜,這樣更有助於我們身體的成長。」

麥瞳邪說出這些的時候,蕭然讚賞的點了點頭,道:「繼續,說說第二點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