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感應,無比清晰。

一次次的煉製,一次次的明悟,腦海之中一股清流彷彿在流竄著。

「是這個。」

「對,就是這樣。」

朦朧中,林風霎時間感覺到了主星的存在。

感覺到了四重星,感覺到了星座之道的存在,就好似近在眼前,如一條潺潺河流。

「我懂了。」林風睜開眼睛,精光璀亮。

…(未完待續。。) 「義父,我要材料。」林風眼眸爍然。

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清晰浮現著義父煉製『捲簾梭』的整個過程。每一個步驟,每一個動作、細節,就好似星空中那一顆顆星辰,有一條無形的線將它們連接在了一起,構成一副輪廓,宛如畫卷。

濃郁的星座之道,深刻感受在心中,每一次煉製感悟,便是更清晰一分。

「誒?」林臻一怔,苦笑道,「林風你不會想靠著模仿煉製來感悟星座之道,這……」

「會不會太浪費?」

戰鬥之中,尤其是生死之戰,最容易領悟和突破。

煉器師同理,星寶星器的星座之道,最容易掌握和感悟的,正是在煉器之中。

但,和戰鬥不同,煉器師的這般『領悟』太耗費金錢。倘若只是試驗人階星寶還好說一點,但試驗地階星寶的煉製,光是材料費恐怕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就是富裕如林氏一族,也不捨得如此『揮霍』。

「沒關係,算我自己的,義父。」林風淡然一笑。

這點錢,自己並不太在乎。


更何況,如今對『捲簾梭』的煉製自己基本上已是掌握。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要想真正的掌握,必須親手煉製方可。

煉製地階星寶畢竟和人階星寶不同,對『星座之道』的掌握更深刻,更重要。需要不停試驗,再試驗,方才有把握。對眼下的自己而言,腦海中的複製感悟,效果已是不大,唯有親自動手煉製。才最重要。

「呃……」林臻老臉一紅,「義父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林風笑笑,知林臻一番好意,他並非一個小氣之人。

而且作為煉器師,最看不得的,便是『材料』的浪費。尤其是煉製地階星寶,材料價值遠超過人階。


「好。」既然林風堅持,林臻也不便多勸。很快,便是取出幾十套材料放在煉器台上,捲簾梭是他拿手煉製星寶之一,林臻自存著許多配套的煉製材料。這些平時罕見的珍稀金屬礦物,但眼下卻是相當充裕。

畢竟,林氏一族在釋羅郡中,是響噹噹的煉器師家族。

富裕可想而知。

「呼。吸!~」林風站在煉器台上,悠長的深呼吸。


身體完全放鬆,閉著眼睛,腦海中不停回放著剛才的片段和畫面。義父煉製『捲簾梭』的過程一分不差的顯示,腦袋中,好似有一面鏡子擋在正中,另一側的自己,正取代義父煉製著。

熟練的掌握!

這是心的完整體悟。

「是這個。」

「就是這個感覺。」

漸漸的。林風進入狀態。

心之輕動,彷彿輕風拂面。怡然自得。

就在林臻好奇望著的時候,林風『唰』的一下便是睜開雙瞳。

眼中,劇烈光芒閃動,宛如一片浩瀚星空。星蒼瞳和星穹瞳的相結合,直接進入自我狀態,雙手重生之火霎時間呼嘯而起。帶著深刻的印記,灼然的光芒,心中感應相當之濃烈。

「啪!」「啪!」一片片金屬落入手中。

動作,簡練快速,毫不拖泥帶水。雙眸閃爍的星光沒有半點情緒波動。

此刻林風的心,平靜的宛如一壇湖水。

「烀!~」火光猙獰。

重生之火包裹著『焊金』,與『汨羅石』相凝合,以獨特的比例和方向煅燒,時間差控制的極為微妙。剎那之間,兩者就好似被喚醒似的,進入一種『水乳交融』狀態,而此時林臻已是瞪大雙眼。

他沒看錯?

如此難的開頭,林風第一次……

便完美通過?

驚訝,僅僅只是剛剛開始。

「烀!」「烀!」伴隨著煉製不斷的進行,林臻早已驚駭的張大嘴巴,許久都未曾合上。林風完全進入煉製的狀態,手起火落,每一個火檔的控制完美無缺,每一個時間差,方向感,細節的掌握更是淋漓盡致。

最清晰的,是那獨特的『節奏』。

這,就是星座之道最重要的基礎根源。

煉製,不可能沒有一點偏差,但只要『節奏』準確,星座之道便能完整的刻畫,就如刻紋之陣一般。宛如嵐雲步,步法的快慢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步法的『節奏』。

煉器,同樣如是。

「是這樣。」

「感覺,非常好。」

林風心中輕嚀,這種獨特的韻律節奏,自己在腦海中早已模仿了無數次。

卻沒想到,第一次的煉製,便自我的進入這種奇妙狀態。

感覺,相當的舒暢!

「怪,這怪物……」林臻喃喃而道,面色一片發懵、

看著林風,就好似看著他自己在煉器一樣,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煉器的小細節,都是一模一樣,不分軒輊。當看到林風那『細小』的偏差煉製時,林臻不禁老臉一紅。

這正是他剛才所犯的錯誤,卻沒想到在林風手中重現。

「太可怕了。」林臻直感心跳劇烈。

饒是他見多識廣,也從未見過林風這樣的煉器師,無與倫比。

只『看』了一遍,就能如此完美的模擬出來!

開玩笑的?!

事實勝於雄辯。

若非親眼沒纛,林臻怎麼都不敢相信。

但眼前,林風的煉製已然進入尾聲,他若是告訴別人,有個人階煉器師第一次煉製地階星寶,竟能成功煉製……不對,是幾乎『完美』煉製,恐怕沒人會相信?

再怎麼天才的煉器師,第一次煉製總得『試驗』幾遍。

每一種星寶,星器的煉製,節奏各不相同。就算『悟通』星座之道,沒個幾十次幾百次的煉製,又怎能完美掌握。

但林風。卻是完全顛覆了林臻的觀念。

倏然間——

「蓬!」劇烈炸鳴。

總裁大人進錯房 ,浮現在上空,林臻嘴角微抽,苦笑連連。

已經不用再猜測林風是否能煉製成功,單單是這『器象』的浮現,便足以證明一切。若是未煉製成功。又怎會出現器象?長吁了口氣,林臻倍感難以置信,望著林風就好似看著一個怪物。

不,是怪物中的怪物!

「林風你…也太嚇人了點。」林臻良久才是憋出一句話來。

然而,林風卻是置若罔聞。

雙眸的璨亮,閃動著極致光芒。

腦海中,再複製出剛才整個煉製的過程,感應更加深刻。

「原來,這就是地階星寶的煉製。」

「捲簾梭。唔……剛才的煉製,有好多地方可以改進。」

林風心中輕喃,進入深層的領悟之中。

此刻,心神完全集中在琢磨『捲簾梭』的煉製之中,又怎聽得見林臻在說什麼?或許在林臻眼中,林風剛才的煉製『完美無缺』,但那卻是建立在一個前提上,而這前提是——

林臻本身的『煉器』能力。

要知道。此次煉製出的捲簾梭,僅僅只是『上等』品階。

林風所煉製出的任意一個人階星寶。起碼都是『頂級』品階,而在自我狀態下——

更能達到『亞完美』品階!

上等?

等於失敗。

「在熔器時,方嚮應該再偏差半度,或許會好一些。」

「在『冥金』碎石的過程中,火焰的強度應該再增一檔,加快碎石過程。」

「狂暴玉的融合。缺乏一種『調劑』,雖然效果仍在,但若是多那麼一件『中介物』,會好很多……」

林風神色凝然,心中不斷喃喃自語。

第一次真刀實槍的煉製之後。心神已是完全進入『捲簾梭』的領悟之中。


就好似開啟了那道星辰的大門,進入其中而領悟。 亂記隨筆免費線上閱讀_風三十五_95總裁小說 『模擬複製』的不同,眼下是真正開始學習,開始琢磨的過程。正所謂師傅領進門,林風如今便是如此,被林臻帶入這道『門』。

但真正能取得多少成果,歸根到底,還是得靠自己。

「有很多地方,可以改善。」

「星座之道是固定的,但每個人的理解各不相同。」

「路,並不止一條。」

林風眼眸炯然,仔細琢磨著自己剛才的煉製過程。

去評價,去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