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默默地看着,山泉秀櫻的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就這樣,山泉秀櫻默默地、如癡如醉地看着,竟達到了忘我的境界。

衝完涼後,楊非凡疲勞頓消,整個人變得神清氣爽。

“秀櫻,你還站在這裏幹嘛?”當楊非凡打開沖涼房的玻璃門,看到山泉秀櫻的時候,嚇得打了一個冷戰。

所謂人嚇人,嚇死人!

楊非凡壓根就沒有想到,山泉秀櫻居然站在沖涼房的外面。

站在門外也就罷了,問題是,山泉秀櫻一動不動,就好像幽靈一般,十分嚇人!

“秀櫻!”楊非凡看到山泉秀櫻呆若木雞的樣子,於是,舉起右手,來回不斷地在她的面前搖晃着。

“呃!”山泉秀櫻晃了晃腦袋,立刻清醒過來。

不過,一想到楊非凡白色的肌膚、結實的肌肉時,山泉秀櫻的嬌臉,就紅得像熟透的蘋果,好看之極!

“你怎麼了?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楊非凡很是詫異地看着山泉秀櫻。

“有麼?”楊非凡越是這麼說,山泉秀櫻的嬌臉就越紅。

“你是不是不舒服?來,讓我看看。”楊非凡將右手按在山泉秀櫻的額頭上,試探了一會體溫,然後,快如電閃般,抓住她的左手,把脈候診。

“呃!我沒事!”山泉秀櫻連忙甩開楊非凡的右手,就好像做了虧心事一樣,生怕被人發現。

與此同時,山泉秀櫻的心臟,如小鹿一般使勁地亂撞。

緊張!分明是緊張到極致的表現!

“咦,奇了,奇了,怪了,怪了,你好像得了一種很奇怪的怪病!”楊非凡弄着下巴,擺出一副神醫也頭痛的樣子。

“什麼怪病?有多奇怪?”山泉秀櫻嚇得連忙問道。

“比起趙海這個老頑固的怪病,還要怪!”楊非凡輕咳一聲,故作嚴肅地道:“你心臟很虛,很虛,很虛……”

“什麼?心虛?”說到這裏的時候,山泉秀櫻似乎意識到不妙,羞得立刻低下了頭。

“對了,對了,就是心虛!”楊非凡玩味地笑道:“說!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比如,殺人放火、偷看帥哥沖涼……”

“大哥哥,你好壞!你居然敢耍我?”山泉秀櫻揚起芊芊玉手,不斷地拍打着楊非凡的心口。


“你呀,沒救了!不但心虛,而且,還得了相思病!”楊非凡哈哈大笑,任由山泉秀櫻的拳頭,打在他的心口上。

“還說?還說?我打死你!”山泉秀櫻羞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纔不至於這麼尷尬!

“別鬧了,快將手機拿出來。”楊非凡抓住山泉秀櫻的芊芊玉手,大有深意地笑看着她那曼妙的身軀。

“你抓住人家的手,叫人家怎麼拿呢?”山泉秀櫻努努嘴,嬌聲嗔道。

www☢ тTk Λn☢ ¢○

“不準胡鬧了,哈!”楊非凡連忙鬆開雙手。

山泉秀櫻做了一個鬼臉,喵喵嘴,然後,從褲襠裏掏出手機,遞給楊非凡。

“這是你的手機啊,你給我幹嘛?”

“你不是要我的手機麼?”

“我要你的手機來幹嘛?”楊非凡沒好氣地道:“拜託,我要的是,我的手機!”

“這麼緊張幹嘛?說!是不是你的手機裏,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山泉秀櫻就好像是妻子一樣,審問丈夫是否在外面,悄悄地養着一大班美女。

“瞎說!”楊非凡將手機還給山泉秀櫻,然後,伸手在她的褲襠裏,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當翻開了來電顯示記錄的時候,楊非凡赫然發現,空白一片。

“怎麼來電顯示記錄,全部變成空白?”楊非凡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山泉秀櫻的嬌臉上。

“幹嘛這麼兇?人家不小心刪掉了,不行麼?”山泉秀櫻搖着楊非凡的手臂,可憐兮兮地道:“對不起啊,大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好嗎?”

“算了,算了,下次,記住不要亂刪我的信息,知道麼?”楊非凡很是無奈地走到睡房,坐在沙發上,苦思冥想。

他很想知道,剛纔,到底是誰打電話給他?可惜,來電顯示和通話記錄,全部都沒有了。

楊非凡很想開啓天目,傾聽山泉秀櫻的心聲,可惜,山泉秀櫻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無奈之下,楊非凡只好做罷。

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山泉秀櫻依依不捨地回去了。

送走山泉秀櫻後,楊非凡一顆緊繃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山泉秀櫻是一個十分可怕的人物,不但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俏麗面孔,而且,還有令人防不勝防的催眠術!”楊非凡越想,心裏就越亂。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楊非凡不忍心傷害她,不捨得殺她,可是,偏偏就無法擺脫她。

再這樣下去,楊非凡就要奔潰了!如今,唯一可以做的是,儘快治好趙海的怪病,然後,送走山泉秀櫻,至於山泉家族的祕密,來日方長,以後,再慢慢去查,相信,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


楊非凡看了一眼手機,輕聲喃喃:“現在,晚上十點半,十二點的時候,趙龍就會採取行動,偷龍轉鳳想換走趙海的血液樣本。這個傢伙,居然真的中計了。”

今天,在趙家醫療機構裏,楊非凡通過開啓天目,悄悄地傾聽趙龍的心聲,赫然發現,他想趁着夜深人靜的時候,偷龍轉鳳,換走趙海的血液樣本,然後,再放進其它病毒的樣本。

以此來誤導楊非凡,想讓楊非凡誤治趙海。

趙龍的陰謀雖好,但,很可惜,被楊非凡識破了!

時間流逝,轉眼間,就已經十二點。

此刻,夜深人靜、月黑風高。

在通往趙家醫療機構的路上,一個穿着夜行衣、蒙着臉的黑衣人,快如電閃般疾馳而去,轉眼間,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趙家醫療機構。

黑衣人輕飄飄地降落到化驗室的外面,凝神傾聽了一會,確定無人後,拿出了一根細小的鐵絲,放到門鎖裏,很輕柔地轉動着。

如此來回地轉動了數圈後,化驗室的大門,應聲而開。

黑衣人躡手躡腳地走進化驗室,往着培養箱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目標,正是培養箱中的ABC三支血液試管。

黑衣人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支細小的手電筒,打開後,將光線對準了培養箱。

打開了培養箱,取出了ABC三支血液試管後,黑衣人立刻將事先準備好的,另外三支寫着ABC的血液試管,放到培養箱中。

偷龍轉鳳成功後,黑衣人微微一笑,收起楊非凡專門爲他準備的ABC血液試管,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出化驗室。

正當黑衣人走出化驗室的一瞬間,醫療機構的燈,全部亮了起來。

“等你很久了,哈!”

燈光亮起的一瞬間,一個英俊非凡的男青年,正負手而立,微笑地看着黑衣人。

這個英俊非凡的男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楊非凡!

楊非凡的身邊,赫然還站着趙飛、趙梅、白荷等人。

這些人,都是趙飛叫過來的。

本來,楊非凡只是將他的推測,通過短信的方式,悄悄地告訴趙飛,讓趙飛今晚十二點過來化驗室看好戲,壓根就沒有想到,趙飛居然興師動衆,帶了一大班人趕過來!

黑衣人看到楊非凡等人後,嚇得臉色突變,身體禁不住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見狀,趙飛大吼一聲:“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跑來我們趙家偷東西?”

黑衣人沒有吭聲,兩隻眼睛來回不斷地轉動着,掃視了四周一番後,身體急速逃遁。

“你跑不掉!”趙飛冷哼一聲,飛身撲向黑衣人。

“不要追!趙少主,小心!”楊非凡通過開啓天目,悄悄地傾聽黑衣人的心聲,赫然發現,這個黑衣人有陰謀。


可惜,當他想告訴趙飛注意的時候,趙飛早就已經飛身撲向黑衣人。

趙飛速度之快,剎那臨近!

黑衣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邪笑。

眼看趙飛就要撲到,黑衣人立刻右手一揚,一股帶着屍體腐臭氣味的黑色粉末,迅速地往着趙飛的身上,直撲而來。

趙飛大吃一驚,連忙運轉能量,雙掌齊出,將直撲而來的黑色粉末,直接扇開。

僥是如此,不過,趙飛的身上,還是沾到了少量的黑色粉末。

“大家快屏住呼吸,這是腐屍毒,千萬別吸進肺裏。”楊非凡嚇得臉色突變,連忙開口提醒。

這時,一陣風吹來,那些黑色的粉末,立刻沸沸揚揚,飄向四方。

與此同時,黑衣人趁着大家慌亂的時候,飛身躍起,跳上窗口,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趙飛拼命狂咳、全身發癢、滿臉通紅。

很顯然,由於趙飛吸進了黑色的粉末,中了腐屍毒,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症狀。

這種毒十分霸道,剛開始,拼命狂咳、全身發癢,半個小時後,就會身體發臭、化爲血水。

“飛兒……”白荷傷心欲絕、泣不成聲,她身爲名醫的妻子,自然知道腐屍毒的霸道之處。

“哥……”趙梅身爲中醫世家的後人,醫科大學的佼佼者,一眼就看出了趙飛中毒至深。

“少主……”那些守護在一旁的下人,同樣發出了陣陣痛心疾首的哀嚎。

“別過來,你們都別過來!走開,快走開!有多遠,就走多遠,離我越遠,就越好!”

趙飛一邊運轉能量與腐屍毒抵抗,一邊警告着說:“誰也不準過來,否則,就是和我趙飛作對!”

爲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趙飛不得不這麼做。

因爲,趙飛不想連累大家,更不想大家有事。

腐屍毒十分霸道,誰要是不小心碰到了中毒者的身體,那麼,誰就會跟着中毒。

除非,有腐屍毒的解藥,否則,必死無疑!

很顯然,剛纔,黑衣人一早就已經吞服了解藥,所以,纔會安然無恙。

這時,楊非凡輕咳一聲,慢慢地往着趙飛的方向走去。

趙飛嚇得連忙往後倒退,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不顧一切地走過來。

“楊兄弟,你幹嘛?”趙飛一邊往後倒退,一邊大聲吼道:“別過來,快走開!” 楊非凡不但沒有走開,而且,還飛快地往着趙飛倒退的方向而去。

趙飛嚇得一邊飛快地倒退,一邊叱喝楊非凡不要過來。

大家都明白,趙飛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不想連累楊非凡!

“趙少主,請你不要再走了,你所中的腐屍毒,我楊非凡有辦法可以化解。”楊非凡無比堅定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