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快速的一動手去擋了許迪的拳頭,和尚竟然只用了一根食指就把許迪的拳頭從空中擋了下來,而許迪這時更加的不敢相信,他迅速的收回手,又朝和尚身上的其他部位打去,可這次和尚還是隻用一根手指就輕而易舉的把許迪的拳頭擋了下來。

我可清楚的看到許迪每拳下去可是用了全力的啊。

許迪滿臉的驚訝,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時許迪喊道:“不可能。”說完就準備拿腰間的嗜血刃進行攻擊。

可這時和尚說了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句剛說完就又發生了一件讓我死都不願意相信的事,和尚用食指輕輕的往許迪的右肩膀敲了一下,我保證那絕對是看起來很輕的一下,竟然把許迪打得整個人朝後面飛了出去,就好像受了很重一拳攻擊那般,飛到遠處地上的許迪,這時已經捂住了肩膀,看樣子他肩膀好像非常之疼,就連之前腿受傷了,都沒見許迪捂住腿啊。

看來許迪這下捱得不輕啊。

我簡直是不敢相信剛纔發生的那一切,許迪的拳頭竟然可以被人用一根手指就擋下來,換做平常人,你去拿一根手指去擋許迪,最後你的手指絕對會廢掉,他不光拿那手指擋下了許迪的攻擊,甚至是一根手指就把許迪打得彈了出去,難道是他們這實力差距太大了吧?

許迪在我心中一直是異常強大的人,我可以相信有人比他還強,但是我怎麼都不相信有人的實力可以高出他這麼一大截。

我本想去問青青,可一想她可能還不知道,隨即我問2號長老道:“你們天一有這麼厲害的人?既然有這樣的人,那他何必又要在天一呢?這實力我感覺比睿都高出一大截了。”我說這話時,發現遠處的睿這時滿臉疑惑的看着場上那和尚,似乎是在想着什麼。

2號長老說道:“這個人聽說是7號長老下面的人,連名字都不知道,更別談見過了,他的身份很神祕,任務也很少出,一般不是很危急的任務,他是不會出的,知道他的人都沒幾個,他就如真的和尚一般,似乎都沒什麼慾望,金錢、財力等,他都不是很感興趣,在天一也沒什麼朋友,他手下也沒人,很多任務,別的小組需要幾個天一的成員一起完成,但他每次就一個人去完成,而且從來都沒失敗過,更沒看他受過傷,曾有的長老特地找7號長老打聽過這個人,就連7號長老自己都對他不是很清楚。”

聽到這裏,我發現了一個疑問,怎麼可能天一的人對他不瞭解呢?天一的人不都是從小開始培養的嗎?那哪有可能不瞭解?再說就連劉君那樣的人,在天一都有檔案,他這樣的人不也是有檔案嗎?有了檔案還怕看不到他的資料?我快速的把自己的疑惑說了出

來。

2號長老說道:“這人並不是從小都在天一長大的,而是期間天一的成員出去執行任務,卻每次都是受傷而歸,連續派去了3個小組,都發生這樣的情況,天一的長老就奇怪了,怎麼這任務這麼的困難?以前天一有任務時,長老一般都是不過問的,最多是組長過問,但那次的情況不一樣,天一派去的三個小組都受傷而歸。

“所以才引起了天一的重視,當時的原7號組長帶頭去完成那任務,那任務也很簡單,就是殺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那個和尚,最後額結果,是當時的7號組長被那和尚殺死了,而更奇怪的是,那和尚被殺死之後就主動讓其他的成員把他帶回天一,而當其他的成員把他帶回去後,他跟7號長老說,你現在可以殺了我,或者讓我當你下面的大長老。

“原來這和尚的目的就是爲了加入天一,當時之所以天一的人要殺他,就是因爲天一的某個成員在執行別的任務時,卻被這個和尚無緣無故的打折了腿,而7號長老也注意到了一件事,就是除了當時的7號長老手下的大組長外,其他的派出去的成員,這和尚都只是把他們打傷了,但並沒有打死,說明這和尚還是手下留情的,後來才知道他是特地想加入天一,才採用的這個辦法,可他究竟是哪裏知道的天一,以及爲什麼要加入天一,卻從來沒告訴過任何的人,當時7號長老考慮這人不簡單,他只是傷害那些天一的成員,並沒有殺死他們,說明他是給自己留了後路,如果他殺死了他們,那他永遠都別想加入天一,但他卻把7號長老最大的組長給殺死了,爲什麼?如果他不死,這和尚就無法坐上這個位置,所以最後7號長老考慮了很久,還是把他收了下來,並且讓他直接坐上了7號大組長的位置,其他的天一成員,特別是以前和7號大組長關係好的成員對這個和尚都不服氣,可大家敢怒不言,因爲大家發現沒人可以打贏他。“

這人竟然這麼的厲害?那當初爲何他不選擇2號或者3號組長的位置呢?我問出了自己的疑惑,2號長老說道:“這個沒人知道,以現在看到他的實力,去當2號長老下的組長或者3號組長老下的組長都是有可能的,可他當初偏偏選擇了7號長老下的組織這個位置。“

這時場上的許迪明顯是肩膀處受傷了,他左手捂住肩膀站了起來,而右手可能因爲肩膀的疼痛,一直垂吊着。

這時那和尚又一次雙手合十,對許迪微微行了個李數,他說道:“你們若是就地投降,我可以出門讓1號長老留你們的性命,出家人不打誑語。“

“呸~~說你是個假和尚你就是假和尚,還在這裏給我裝出家人。“許迪一副氣急敗壞的神情,我可從來沒看到許迪這副神態啊,在我的心中,不管場上的戰鬥場面如何,許迪可從來都沒有氣急敗壞過。

(本章完) “施主何來此語如此肯定我不是和尚?“那和尚說話還是相當之平靜。

“呵呵~~你自己還真的把自己當和尚了?“許迪此時把剛纔地上丟棄的衣服又件了起來,一頭用腳踩着,另外一頭用左手使勁一拉,就下來了一大塊布條,許迪把這大塊布條捆綁在自己的右手肩膀上,綁得死死的,隨即還整個人活動了下左手,他對那和尚繼續說道:”和尚的是六根清淨的人,可你眼神卻充滿了殺氣,雖然你眼中的殺氣不明顯,還是屬於刻意掩藏的那種,但這種掩藏是逃不過我的眼睛的,所以你絕對不可能是真正的和尚,你就是一個虛僞的假和尚。“

許迪說這話時,那和尚低下了腦袋,一直就是這樣低着頭聽完的許迪講述,而當許迪說完後,他整個人都在顫抖,尤其是肩膀那裏,顫抖得尤爲厲害。

我心想他究竟怎麼了?

這時突然他發出狂笑聲,原來他剛纔低着頭是一直在笑,是笑得太厲害,才把肩膀給帶動着顫抖,現在的他直接仰天狂笑了起來,他的笑我看到連天一那邊的一些人都莫名其妙,更別說我們,而許迪這時竟然也狂笑了起來,這是我覺得最搞笑的,許迪笑毛線啊?而且似乎還在跟那和尚比誰笑的聲音大,現在是那和尚笑多大聲,許迪就一定比他笑得更大聲。

和尚這時笑着問許迪:“你•••你••哈哈•••你笑什麼?“

許迪轉而笑得更大了聲,也是邊笑邊說道:“你笑什麼,哈哈哈•••••哈••••我就笑•••哈哈•••什麼。”

突然那和尚停止了笑容,他手上的佛珠丟在了地上,他脫掉了身上的衣服,轉而露出了上半身的身體,瞬間整個天一都譁然了,因爲他整個上半身都是紋身,就跟那美劇越獄裏的男主角一般,全部都是紋身,但仔細看都可以看出,他聞的是地獄裏的惡魔,身上是一個大惡魔帶着兩個小惡魔,紋身纏繞着他的身子,他此時的神情已經變得異常的猙獰,他狠狠的說道:“我笑,是因爲我馬上就會要了你的命。”此時和尚的整個人都變了,不管是氣質還是氣場,之前看起來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人,現在看來就是一個充滿了殺氣的人。

而這時旁邊的青青說道:“這人肯定不會是和尚了。“

我心想許迪既然是從他的眼神看出來的,那青青又是怎麼看出來的?我問起了青青我的疑惑,青青說道:“你傻逼啊,你見過哪個合適身上有紋身的?而且紋身還紋惡魔的?這樣的和尚不管去哪個寺廟,都不可能有人收啊。“

我還~~我本來以爲自己的腦子變得靈活的,可還是完全如我想的那般啊。

許迪說道:“你想讓我死? 我真沒想當巨星啊 那你可能真的是在做夢了。”

說完許迪就拿出了匕首,他把匕首用左手恆在胸前,對那和尚說道:“你不是要殺死我嗎?你來吧。”

和尚此時笑道:“我要殺你,根

本就不需要費什麼力。”

和尚說完就慢慢的朝許迪靠近,許迪那邊眼看着下一發力,卻突然整個人趴在了地上,我本以爲這是許迪是什麼打架招數,卻看到許迪怎麼都起不來,他似乎是用單手按着地起來,卻猶如身上沒了力氣一般,怎麼都起不了身,而且越來越沒力氣,最後整個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這時那和尚已經走到了許迪的面前,他低下頭冷冷的說道:“你不是要我殺不了你嗎?你現在在我面前,你知道像什麼嗎?就像是一直任我殺的螞蟻那般,我一隻腳就可以把你踩死。”

這和尚說完真的一腳就踩到了許迪的腦袋上,他就像是真的要用腳去碾壓許迪一般,越來越用勁,許迪的整張臉在他的碾壓下都已經變了行,而許迪就如失線木偶那般完全無法反抗。

這時那和尚高高的擡起了腳,嘴裏說道:“你現在就如一個廢物一般,既然這樣了,我就送你一程吧。”說完那擡起的腳就要踩下去,我知道那一腳如果下去,許迪的腦袋必定會被踩碎。

就這在關鍵時刻,一個黑影衝到了和尚身邊,把和尚那隻擡起的腳腕死死的抓住,這人不是別人,就是一直站在許迪後方看的睿,多虧這時他即時出手,要不然許迪可能就真的出事了。

睿抓起那和尚的腿是起身使勁的把他給拎了起來,隨即大幅度的轉着身子把那和尚甩了出去,而那和尚在空中的時候身子打了給轉,從而很輕鬆的就落了地,那和尚並沒有受什麼傷。

但卻看到他落地後滿臉不可思議的神情說道:“你•••你怎麼可能••••”

和尚的話還沒說完,睿則看了眼和尚說道:“你不相信我可以安然無事的對付你?關於你的疑惑等下再談。”隨即睿就把許迪抱起來,並朝我們這邊走來,這時睿的氣場幾乎把大家都震懾住了,在這樣的環境中,他還是可以不緊不慢的抱着許迪往我們這邊不慌不忙走,這太有大將風度了。

他把許迪放到了地上,我和青青本來擔心想去看看許迪,可睿卻對我們說道:“你們不用擔心,許迪現在一點事都沒,我只要把那和尚幹掉後,許迪就能恢復了。”

我不明白睿的話,我看着地上的許迪全身一副軟綿綿的樣子,怎麼會沒事呢?聽剛纔睿說把那和尚幹掉就行了,然道這個是那和尚搗的鬼?

這時睿已經再次朝那場上走去,我也沒有機會去問,而我發現地上的許迪,此時目光也死死的看着場上,我從許迪的眼神中看出他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此時他的眼神給人的感覺很複雜。

睿走到場上和那和尚對視着,睿笑着說道:“你肯定好奇我怎麼到現在都沒事吧?“

和尚臉上一抽搐,想說什麼,卻話到了嘴邊停了下來,沒說話,睿又繼續說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讓許迪變成那樣的?你的本事看着很唬人,實際上就只是雕蟲小技而已,但

如果不知道你本事的人,看到你這本事,肯定會非常之害怕,甚至是直接被殺害,但很不巧,我以前在暗影時看到過你這種本事。”此時睿說到這裏,就把自己臉上的假皮膚全部撕開下來,他的真面目包括他的那頭白色的頭髮立馬展現在了世人的面前。

和尚聽了睿這話,眼珠子兩邊轉動着,看得很明顯他是發慌的,但他此刻還是不說話,睿繼續說道:“我很久以前在太過那邊去執行任務,任務的內容就不用和你說了,我曾遇見過一個對手,他全身有着和你一樣的紋身,但也是打鬥的時候才露出來,之前一直都用大衣包括着自己的身體,在和我打鬥的時候,用你這招把我的同伴給打殘了,而正是因爲我同伴的殘掉,才讓我幹掉了他,因爲我發現了那人的祕密。”

睿這話說完的同時,對面的和尚臉上已經露出了驚恐之情,他顫抖的說道:“你不要胡說,我•••我能有什麼祕密?”

睿又笑笑說道:“我是說發現了那人的祕密,你緊張什麼?還是說我說準了,才讓你害怕了起來?

“你不好奇我究竟發現了什麼祕密嗎?”

和尚哼了一聲,說道:“我一點都不好奇。”

睿這時轉身對1號長老那邊說道:“這和尚不好奇,但我知道你們好奇,而且我也一定要告訴你們這個祕密究竟是什麼。”

“你去死吧。”這時因爲睿是背對着那和尚的,突然和尚就對睿進行的了偷襲。

而睿幾乎都不帶回頭的,直接朝後方就是一腿,正中那和尚的腹部,把他踢着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口子吐出了胃裏的食物。

“都說了你打不贏我的,因爲我知道你的祕密,我勸你別找死了,讓我把故事說完。”睿這時又一次看向天一那幫人。

我心裏此時到是好奇,睿爲什麼要把這個祕密告訴天一的人呢?肯定是有其中的原因,我到是洗耳恭聽。

這時場上的睿說道:“你們知道那和尚爲什麼不讓我說嗎?因爲他知道,如果你們知道了這個祕密後,估計他在天一就呆不下去了。”

什麼?和尚還有這樣的祕密?這時不光是我,整個天一的那邊全部又一次譁然了。

這時竟然有的天一成員還朝睿大聲喊着:“你不用污衊我們天一的人,別廢話了,我們不會•••••••”

這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其他的人制止了,因爲其他的人發現此時天一的1號長老似乎很想知道其原因,從而所有的天一成員全部停止了說話,大家都安靜的看着睿,都想看看睿究竟是要說什麼。

睿這時對那幫天一的成員說道:“這人在你們天一就是爲了讓你們天一的一樣東西,來延續他的生命而已,他身上的那紋身一直在腐蝕他的身體,他沒有你們天一的那樣東西,估計就活不了多久,要不然你們想象,他有這樣的本事,何必要困在在你們天一呢?”

(本章完) 1號長老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這時反倒是他身邊的一個人張嘴說道:“有什麼事你就說,至於相不相信是我們的事。”

睿大笑着的說道:“哈哈~~你們天一的人自以爲自己很聰明,你們被別人利用還以爲佔了便宜?你們這是不是有種草藥叫做‘孤食子’,聽說這種植物就你們天一最多,好像是因爲有某個長老身體上有病,所以需要這種植物。這種植物極難生長,它需要一年四季都在恆溫下生長,而且這時植物生長需要吸收其它植物的營養,並不是靠水來養殖,更不是肥料,需要每隔一段時間在它的四周栽種滿仙人掌,或者和仙人掌之類一樣生命力頑強的植物,供它去吸收,直到這些仙人掌的營養被吸收完爲止,一般這植物周圍的植物全部都是它的養料,所以它纔會起了這個名字叫‘孤食子’。

“這還不是全部,最後要等這植物開花,它開出的果實才是最好的草藥,而這植物的花是什麼時候開?是沒有規律的,它一生就只開一次花,那一次在什麼時候開?更沒有人知道,而且一次就只保持3個小時,3小時候之後這植物就會枯萎,所以爲了得到這植物的花,必須要專人守着它,人要24小時不間斷的看着它,只到得到了它的花,而這花做成的草藥,可以讓人的血中的雜質慢慢變少,人從出生到成長的過程,血中會進入各種的雜質,大家都知道的,就是肥胖的人,會因爲會胖換上血脂高,也就是血液中含有了血脂,但還有很多不知道的雜質進入到了血液中,血液如果在人體中雜質過多,會影響人生理上的器官,嚴重的會產生病變。

“這對一些有敗血症的人,特別有效果,而這個假和尚其實會的是一種魔功,那功夫的關鍵就是身上的紋身,他身上的紋身並不是惡魔,而是泰國的一種邪靈,凡是看到他身上紋身的人,就會產生身體上的幻覺,這個幻覺不同於其他的幻覺,其他的幻覺只是眼睛上的幻覺,但他所實施的幻覺是控制人的中驅神經,就好像是給人吃了迷幻藥那般,而且他的這個迷幻功能讓人輕易根本就發現不了,中了幻覺的人,只是會覺得餓自己的身體就好像被重力壓着一般,打出去的拳頭使不上力氣,而受的傷卻是平時的幾十倍,剛纔許迪就明顯是中了他的幻覺,許迪自己可能一直都沒發現,旁人就更不可能發現,要不是我碰到過和他會一樣本事的人,我也不可能發現。

“而他這個紋身,其實就是等於跟那個邪靈做了交易,他自己本事和普通人一樣,要不是有他身上那邪靈的庇佑,他什麼本事都沒,可以被這裏的任何一個人輕而易舉的殺掉,但他有了這個邪靈的庇佑後,我相信這裏除我之外,沒有人可以打贏他。

“他跟邪靈等於是做了交易,而交易的結果,就是他有了打敗任何

人的力量,但他卻要接受身體裏的血液被這個邪靈所腐蝕的事實,這樣下去他的生命就會慢慢的消逝,唯一能解決這個讓他活下去的辦法,就是吃這個孤食子,這樣的話他的生命就能得到延續,而這個植物我想必你們天一定有很多,要不然也不可能吸引到他這麼想加入你們。

“而破解他的幻術其實很簡單,親手殺了會這門幻術的人,那麼以後就永遠都不會中這幻術了,很不巧,之前泰國那個人就是我幹掉的,當時他跟我們暗影那人戰鬥後,被我在還沒中幻術前給偷襲了,後來我回到暗影專門瞭解過這門幻術,就怕以後再碰到這樣的人,後來我也知道了,自己對這門幻術是可以完全免疫的,這下你們暗影明白了,究竟他爲何要加入你們了吧。“

這時我注意到天一的那幫人臉色都變了,似乎是睿所說的那些事,讓他們都聯想到了什麼,這時沒有人在出聲,而1號長老那邊還是一直沒說話。

就在這時那個和尚突然站起了身,他起身就往天一的人羣中跑,邊跑還在邊喊:“都讓開,擋我着死。“

看樣子,他知道自己打不贏睿了,現在想從天一跑出去。

而當他跑到天一幫人面前時,有的天一成員出來想阻擋,當立馬就如許迪一般,整個人癱軟到地上,後面睿剛準比追上去,卻發現這和尚突然不動了,只看到他整個人這時和1號長老對視着,眼睛睜得大大的,突然就猶如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整個人慢慢的朝後退去,並且嘴裏說着‘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突然他跌坐在地上,緊接着就雙手使勁的掐住自己的脖子,越掐他的臉色就越蒼白,最後舌頭都吐出來了,他還沒有停下來,他就這樣活活的把自己給掐死了。

剛纔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那人看了眼1號長老就自殺了?還是自己把自己掐死?我曾經看過一本書,書上說人不可能自己閉氣而死,不管怎麼樣都做不到,哪怕你的意志力想控制自己閉氣自殺,但到了快不行時,自己生理上的反應會不受大腦的控制,然而然的進行着呼吸,而自己掐自己和閉氣是一樣的原理,是怎樣都不可能做到的。

就在我沉思的時候,許迪突然站了起來,他活動着筋骨,我看他肚皮能自由活動,壓根就不像是受傷的人啊,便問他還有事嗎?他說道:“沒事了,我現在肩膀都能動了,剛纔那一切都是神經反射,讓我以爲自己受傷了,不信你看。”這時許迪大幅度的活動着自己的肩膀,感覺可以一口氣打死一頭牛,看來他肩膀是真的沒事。

許迪活動完後就對2號長老說道:“你們的1號長老,不簡單,如果說剛纔那和尚的幻術厲害,那麼他的幻術至少比那和尚還厲害,很明顯剛纔那和尚中了1號長老的幻術,可據

我所知,天一的1號長老是不允許會武功的啊。”

2號長老也是滿臉的疑惑,他說道:“我們天一從來都是把1號長老的接班人,培養成一個管理者,並沒有教他任何的武功,或者是打鬥的本事,說實話,天一需要的是一個頭腦,而不是發達的四肢,如果一個人只有頭腦,那麼他還會受限於發達的四肢,但如果一個人有了聰明的頭腦和發達的四肢,那麼他講不會受限於任何的人,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當然明白2號長老的意思,天一的人這樣去安排,肯定也是怕1號長老一人獨大,當一個人權利過大時,他肯定想到的就是怎樣去守護着這個權利,而當一個人能力沒那麼強大時,他想要實現自己野心時,還會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他們天一就是爲了能牽制住當上1號長老的人,所以才這般設置。

可現在聽2號長老的意思,他也不知道這個1號長老究竟爲何會幻術,可現在事實1號長老是真的有這本事啊。看來現在的天一和他當年瞭解的天一,實在是有太多不一樣的地方了。

其實我心裏此時還有別的想法,那就是1號長老會不會害隱藏着別的實力?

“睿,剛纔可不算你救我啊,你那屬於開了外掛,才贏的那人,換誰開了你那個外掛,都可以贏他,那不是靠真才實學贏的那人,你現在趕緊給我下來,我還可以繼續戰鬥,別佔我的便宜。”許迪這時纔剛好就朝睿叫嚷着,這人怎麼一點禮貌都沒啊,要不是睿,他現在還被那和尚踩在腳下呢。

睿並沒有和他說話,而是還在看着那1號長老,似乎是在想着什麼,許迪這人心急,直接走上去,拉着睿,把他拉到了我們這,然後跟睿說,讓他繼續在旁邊看着就行,剛纔那和尚既不是死於許迪的手,又不是死於睿的手,所以壓根就不算,現在只能算許迪打敗了兩個人,接着他就轉身再次走到場上去。

對剩下的5大金剛說道:“你們下一個誰上,別浪費時間,我打你們肯定是還有多的。”

這時一個看起來很清秀的人走了上來,從打扮來看根本看不出來是男是女,要說他是男的,那種奶油小生的話,可他又留了一頭到腰間的長髮,要說他是女的,可他胸部那裏又沒看到明顯的隆起,他的衣服也是穿得很中性那種,他的外形和打扮非常像前幾年流行的那種僞娘。

許迪看到此人後笑道:“怎麼上來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難道你們天一沒有人了嗎?”

這時那人終於說話了,我也知道了,他原來是個男的,他把手中的摺扇打開,捂着嘴笑道:“呵呵~~你說笑了,難道你不覺得如你現在這般裸露着上身,是一件很粗俗的事嗎?“他說完還皺着眉頭一副很嫌棄的樣子。

(本章完) 許迪一貫都是說話激將別人的人,哪可能被別人所激將呢,他壓根沒生氣,他笑笑說道:“我這樣屬於粗俗,我還沒說你這樣屬於惡俗呢。“

“我是6號長老下面的,我叫花,前面的那些人也太沒禮貌了,都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你爸爸。“許迪這人實在太過粗俗了,說完直接就衝了上去,這次我注意到許迪直接拿着嗜血刃衝了上去,我想許迪之所以這次不像之前那般空手衝上去,他也是想速戰速決。

可結果那人直接就拿着那把摺扇和許迪對衝了過來,

他直接收起把扇子就去迎接許迪的攻擊,我心想這個叫花的,難道他手中的扇子也是什麼奇特的工具?要不然許迪那削鐵如泥的匕首,別說扇子了,就算是鋼鐵過去了,也都是沒用。

哪知就在他們要碰撞在一起時,那個花突然就在許迪打開了摺扇,扇子打開後在許迪的眼前一擋,瞬間就擋住了許迪的視線,而這時他竟然把扇子朝許迪的面門丟了出去,因爲許迪那邊突然被扇子擋住了視線,正想換個角度去攻擊花,可這時當花把作爲武器的扇子丟到許迪臉上時,許迪第一反應就是拿走臉上的扇子,而這時我們旁邊的人都看出了所以然,花就如一條泥鰍一般,當許迪拿扇子的時候,他已經串到了許迪的身後,等我想大喊提醒許迪是時候,已經晚了,只見到他在許迪的背後用手指點了下,就快速的往後退去,而許迪這時丟出扇子,也快速的朝遠方退去。

許迪看了眼那扇子,看了眼花,隨即許迪對花說道:“你會點穴?”

花聽完,捂着嘴赫赫的笑了起來,他笑着說道:“點穴?那是封住經脈之用,我我剛纔那個不是叫點穴,而是鎖門,我鎖住了你的氣門。”

鎖門?我這個是完全沒聽過的詞語,點穴我都有點覺得不可思議,這個鎖門,我完全是無法理解,我看向了青青,青青這時也看到了我在看她,青青說道:“這事你別問我,我對這個鎖門也不清楚,可以說是第一次聽說。”

我轉而又看向了2號長老,他幾乎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明白這老頭不是沒發現我在看他,而是可能他現在也不知道鎖門是什麼功夫,所以以不看我,來回避我。

那邊許迪沒說話,只是一個勁的用手去摸剛纔被花點過的地方,邊摸邊活動着身子,似乎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適,許迪轉而對花笑笑道:“你那功夫不過爲此嘛,可對我並沒有什麼影響喲。”

花那邊說道:“是嘛?”

他這話一出,我就菊花一緊,他說得是那麼的自信,作爲天一的八大金剛之一,我相信絕對不可能做出吹牛逼這事,但眼前的許迪確實是沒有任何的事啊,許迪再次活動了下身子,還原地跳了跳了,還是沒有發生任何的不適,許迪說道:”我不管你說的究竟是怎麼回事,反正我現在沒

事,但我知道你等下一定會有事了。“說完許迪就朝他衝了過去,可許迪衝到一般突然拿着匕首的那隻手竟然鬆開了匕首,匕首瞬間就跌落到了地上。

許迪整個人這時都發愣了起來,他停下身手用剛纔拿匕首的左手去撿掉地上的匕首,卻不知道爲什麼,他怎麼都沒有把匕首撿起來。

許迪這時換了隻手快速的拿起了匕首,而那邊花卻說道:“你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做鎖門了吧?“

我此時明顯的看到許迪的手還是使不上力氣,就那樣垂着,許迪什麼都沒說,直接用右手拿着匕首,立馬就讓匕首上佈滿了紅色的漣漪,隨即就衝了上去,那紅色的漣漪就如有生命一般,在匕首還沒觸碰到花之前,就已經衝了出去,朝花攻擊開來。

可話這次還是迎面和許迪衝了過去,許迪嗜血刃中的紅色漣漪已經刺中了花的胸部,花根本就沒躲,直接用手指朝許迪的右手肩膀處點了一下,這時許迪的右手立刻就癱軟了下去,那嗜血刃立馬就失去了紅色的漣漪,瞬間就掉落到了地上,失去兩隻手的許迪還沒有放棄,直接起跳就用膝蓋朝花的腹部攻擊而去,而花直接用手指朝許迪的大腿上點了一下,瞬間許迪半跪在地上,這時的許迪毫不誇張的說,就像一個失去了雙手外加一隻手的殘疾人。

花看着半跪在地上的許迪說道:“你剛纔不是很囂張嗎?怎麼現在跪在了我的面前?難道你瞬間變性了?還是知道剛纔自己錯了?哈哈~~你知道嗎?其實我最先開始都可以殺掉你,我只用在你的背後封住你心臟附近的氣門,那你瞬間就會死亡,我之所以不殺你,剛纔直是封住了你右手的氣門,留你這條命,就是要讓囂張無比的你跪在別人的面前,讓你嘗下這樣的感覺,看你還敢囂張嗎?”

這時許迪突然全身泛起了紅光,很快的整個身體都泛起了紅色的漣漪,花看着許迪這般說道:“你•••你現在手中沒有嗜血刃怎麼還能這樣?”不過轉而很快花就鎮定了下來,他指着許迪說道:“你現在手腳都不能用,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呢?”

就在話說這話時,地上的嗜血刃突然就猶如有了靈魂一般,它的身上也泛起了紅色的漣漪,而它所泛出的紅色漣漪和許迪身上的紅色漣漪連成了一條線,嗜血刃就如一顆子彈那般快速的射進了花的體內,讓花根本就反應不過來,整個肚皮就已經開了花。

花不甘心的倒下了,他死前都沒有說一句話,我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我發現此時許迪雖然身上的漣漪已經推掉,那嗜血刃也因爲漣漪的推掉而掉落到地上,但許迪還是站在原地動都沒有動。

而睿先我一步跑到許迪身邊,他蹲在許迪身邊,用手在許迪身上按動着,隨即許迪倒在了地上,這次又是睿抱着許迪來到了我們身邊,我發現許迪此時的面色煞白,睿把許迪放在了地上說道:“現在該我上了

,你就休息下吧。”

說完睿就朝場上走去,而許迪此時似乎是真的受了傷,和剛纔所不同的是,現在的許迪眼神都恍悟的,就像一個生病的病人,此時我相信任何人來都可以對付得了他。

而那邊睿和許迪不同,他就對看着剩下的4大金剛說道:“來吧。”

這時一個一直帶着面罩的人走了出來,那人帶着白色的面罩,最奇怪的是,那人的面罩竟然沒有眼睛,眼睛那裏是封住的,但我看他走路的神態卻不像瞎子啊。

這人剛走出來,睿那邊卻說道:“再上來一個人唄,我不想一個一個的對付。”睿說這話時是那麼的自信,在他的眼中就好像那幾大金剛根本不是個事一般。

全場立刻譁然了,天一的人包括我們這邊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具男則笑道:“不用。”

可那邊1號長老卻說道:“你們就依他的意思吧。速戰速決。我也累了。”

那邊1號長老已經發話,面具男顯然是有點尷尬,但此時看不到他的神情,這邊4大金剛也不敢不聽,隨即就又走出來一個人,是一個大胖子,全身的肥肉讓我想起了相撲選手。

那面具男介紹自己是5號長老的人,叫做冰,而那個大胖子介紹自己是4號長老的人,叫做虎。

他們也沒廢話,直接就朝睿衝了過去,跑的過程中,其中那個戴面具的直接取下了面具,我發現他的雙眼泛着紅光,而另外個胖子目前還沒看出什麼厲害之處。

而睿則是站在原地,首先睿的一腳飛起就踹向了那個胖子,結果竟然看到那個胖子用肉把睿的腳吸進去了,睿這時一隻腳站在地上,另外一邊睿的右手突然就被那個戴面具的男人的抓住了,那男的說道:“我的眼睛可以預判對手3秒之後的動作,所以你任何的動作我都可以預判,虎,你把他的腿廢掉吧。”面具男看來是可以預知未來啊,這也太牛逼了點吧?而那個胖子我看是可能身上的肉可以吸住對方的手腳。

那邊虎已經擡起了手,做成手刀狀,眼看着他就要落下手刀,砍斷那隻被插進的腿。

這時我都替睿擔心,可場上的睿卻非常的鎮定,他這時快速的把手上的鐵護腕給摘掉了!

全能跨界王 他竟然把那護腕給摘了下來!!那個不是封住他的命理嗎?他可沒和我說可以摘下來啊!

此時場上的睿的頭髮突然就長得好長,已經落到了腰部。

棄婦也有春天 而那個肚子吸收着睿的腳,此時就好像肚子被燒傷一般,鬆開睿的腳,快速的朝後退去,那胖子捂住自己的肚子,就好像受了很重的傷一般,而這時睿看着旁邊那個面具男說道:“你可以算出我下一秒會怎樣攻擊嗎?“

說完那個面具男就連連後退,扎眼一看是他自己在後退,實際上卻看到他是好像被人推着後退,但睿並沒有觸碰到他啊。

(本章完) 那個面具男退着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磕碰到腳了,直接倒在了地上,睿朝那人舉起了手掌,只見到睿的手掌在慢慢的縮緊,而隨着睿的手慢慢縮進的同時,那個面具男的腦袋竟然直接變了形,那面具男發出慘痛的叫聲,可叫聲還沒喊完,就看到他整個腦袋都炸開了,腦漿全部散開,可這期間睿壓根就沒靠近過那面具男。

這時那個叫虎的男人直接就朝睿衝了過去,可突然就猶如撞到什麼看不見的東西一般,整個人被反彈到了地上,我們可是清楚的看到睿並沒有出手啊,只見睿伸出手指指着虎,突然虎的肚子就破開了。

睿究竟會的是什麼?這就好像是隔空打牛啊,不是一點點的厲害啊。

這時睿看向了旁邊的剩下的最後2大金剛,他說道:“你們快點上吧。”

可這時剩下的兩個卻根本沒有衝上來,我此時問青青道:“這個睿究竟用的什麼本事,怎麼這麼厲害,就好像能隔空打牛一般?“

青青搖搖頭說道:“我這次真的不知道了。“

而那邊2號長老也沒有繼續說話,看來他也是不知道。

那剩下的2大金剛還是不敢上前,這時睿看向了1號長老,他說道:“我勸你,還是讓你的人讓出一條路,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1號長老這時終於有了動靜,他走了出來,對遠處的那剩下的兩個金剛說道:“你們不用怕他,只用去跟他耗時間,他支撐不了多久。”

1號長老這話一說完,那邊睿突然臉色就變了,根本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就朝其中的一個金剛衝過去,1號長老大聲喊道:“你們不要和他對視,現在儘可能的躲他的攻擊,我不說停不準停。”

紅塵如斯 那2個金剛聽完立馬就把眼睛移開了,隨即就往相反的放心跑去,而這把睿一看這情況,就更加心急的想追他們,最後的結果卻一直沒有追到,而我卻發現睿的頭髮在慢慢的變短,而且是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變短,突然睿就停止了追逐他們,轉而轉身拿起了地上的那鐵護腕,隨即就給自己戴上了。

當他戴好護腕後,整個又恢復成之前的狀態,但他喘氣非常之厲害,就好像剛經歷了長跑運動一般。

這時1號長老對那2大金剛喊道:“你們現在可以去打他,但不要打死他,我留他有用。”

那兩人聽話立刻就轉過了身,朝睿跑去,而這時的睿根本就站不起身,還在彎着腰喘氣,這下讓他根本就屬於束手就擒,很快那兩個人把睿架了起來送到了2號長老身旁,2號長老命人將睿綁好,隨即那幫人就朝我們跑來,1號長老也跟在一起,1號長老走到我們面前後,對我們說道:“你們是要反抗呢?還是自己投降呢?”

我和青青看了看地上的許迪,旁邊還在昏迷的灰,以及那年老體衰的2號長老,最後沒什麼多說的,我們選擇了投降。